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梦还法身
    “不。”景函果断地拒绝了林炎。

     如今他已经知道先前那些不适的缘由,心里有了防备,没那么容易被冲撞魂魄。

     更重要的是,他本就一直想去极北冰原找到前世的自己,如今好不容易到达元婴期,又看到了那样的画面,他实在是有些忍不住。

     只是以他现在的脚力,从金玉山庄到极北冰原一来一回需要两个多月……

     掐指一算,景函发现这样很有可能赶不上那件在离火城中拍卖的下品道器。

     根据书中的记载,这件下品道器属水,是件防御系的法衣,与景函的灵根正相符合,原书中林炎在拿到之后,直接送给了后宫中的某位,两人一起快快乐乐地双修,咻地一声就突破了渡劫期。

     先前深藏在巨鲸腹中的道器虽然是极其稀有的中品,可毕竟是火属性,水火相克,拿在景函手上必将大打折扣,若真说起来,反而还不如这件下品。

     林炎见景函面露踟蹰之色,小心翼翼地勾住他的小指头,一边晃荡着一边道:“师兄,相信我好不好,我会保护好你的。”

     玉真人感觉自己一双老眼都要给晒瞎了。

     “不……我……”景函侧过脸,正撞上林炎的视线,那眼神又委屈又缠绵,粘腻至极,像是蜂蜜一般甜美诱人。

     他不由得回想起林炎嘴唇的味道,眸子也垂了下来,无意识地打量那形状姣好的唇峰。

     眼看着这眉来眼去没完没了,玉真人终于忍不住了,问景函:“为什么不去呢,虚无观和九焰宗大不相同……”他瞧了一眼林炎,没说下去。

     毕竟玉真人的劝说也是为景函好,林炎识趣地找了个理由退了出去。

     玉真人看着他高大可靠的背影,不由道:“这倒是个好孩子,和九焰宗旁的人不大一样,你师父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这话题转得太快,景函本身又有些不好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玉真人朝他挤了挤眼睛,长胡须随着鼻子的耸动一抖一抖的,颇有些滑稽。他一屁股坐到景函的床尾,一转眼就从仙风道骨的得道高人变身村口爱听八卦的高龄无聊男子。

     “哎,他听你的话吗?”玉真人满脸笑意地问。

     景函疑惑地点了点头。

     玉真人又问:“厨艺如何?”

     景函回想了一下,大概勉强比自己好那么一丁点儿,可修仙之人要厨艺做什么?

     见景函不言语,玉真人摆摆手道:“这不重要,媳妇儿嘛,只要乖巧听话就好,不似你师娘……”他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不言语了。

     景函就这么有些尴尬地等着他的后文,却听他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被面便走了,显然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玉真人才走没半刻,林炎又溜回了景函的房间,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问:“师父他说了什么?是要去虚无观了吗?”

     景函摇了摇头,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玉真人光顾着打听八卦,完全忘记和他讨论正事儿了。

     他不大自在地上下看了林炎一眼,心道林炎这么大的块头,哪儿像是“媳妇儿”了?

     不过林炎立刻就“媳妇儿”了起来,瘪着张嘴道:“为什么不去啊?难道要让一个不相干的人一直偷窥你的事情吗?“

     昨天明明气氛那么好,却被那番突如其来的偷窥生生打断,真是太可恶了。

     而且虽然现在只是这边可以看到那边的情形,万一那人心血来潮,偷窥这边,而景函正在和他嘿嘿嘿,那岂不是让人看了个光?

     林炎的眼神一黯,坚决地抱着景函的腰晃来晃去撒娇:“我才舍不得让他看你的身体呢,我们去吧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魔音绕耳,景函被缠得没办法,只能微微抬高了音调哄道:“不过是个小法术,如今有了防备,并不碍事的。”

     林炎立刻不晃了,抬起脸来,一双乌黑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真的吗?”

     景函被那目光晃得头脑发晕,声音也柔软了不少,应道:“真的。”

     林炎吧唧就对着景函的嘴亲了一下,又不过瘾似的舔了舔,像是确认食物味道的小狗。

     头一日景函头脑发昏、听之任之,让林炎占足了便宜,如今清醒过来,再这样卿卿我我,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他不愿用法术伤害林炎,只用两条胳膊推了推林炎的胸脯,却被某位老司机误认为是情趣,愈发勇猛地把景函压下去亲了个够本才罢休。

     作为一个有个渡劫期高冷灵魂的大能,竟然被眼前这样一个毛头小子撩得面红耳赤呼吸不能,景函有些恼羞成怒,到后来用力揪着林炎的衣襟把他拎了起来,让兀自发情的小狗丝毫摸不着头脑、两眼茫然地看着他。

     在看见景函眼中又羞又怒的神色后,林炎立刻见好就收,内心偷笑,脸上却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欲语还休。

     “下去。”景函手上的力道不由得松了几分。

     林炎嘟着嘴道:“为什么啊,是我咬疼你了吗?还是……”

     景函直接送了他一个噤声咒,道:“我想休息。”

     林炎委屈地眨巴了几下眼睛,示意知道了,一步三回头地往外挪。

     景函只得放下帘子,简单粗暴地隔断了他的视线。

     噤声咒这种前世的他用得再熟练不过的东西,这辈子怎么就总忘记用呢?

     他闭上眼——大概是因为那委屈的眼神比平淡的话语更有杀伤力吧。

     .

     小憩片刻,景函又醒了过来,他缓缓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浅蓝色的昏暗冰洞。

     这是他自己的身体!

     他猛地坐起身,腰背随着这个动作猛地抽痛起来。

     “嘶——”他听见自己倒吸了一口凉气。

     接着,双腿不听使唤地落到了地面上,一瘸一拐地往洞室外走去。

     “阿衡。”操控着“景函”这句躯体的人低声喊了一句,毫无波澜的语调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亲昵。

     黑暗中传来靴子踩在冰面上的刮擦声,一名男子从后环住了景函的腰,近乎轻柔地问:“怎么了?”

     那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洞中,听起来有种让人头皮发麻的磁性。

     “你说过的,双修完,我的灵力就会恢复。”冒牌货摊开手掌,景函能感受到一股浅浅的压力从丹田处缓缓升起,渡劫期汹涌澎湃的天地元气以及凝炼过的水灵之力也随着这个动作叫嚣着翻滚着想要从掌心迸涌而出。

     冒牌货顺势拔出了腰间的宝剑,剑上水灵激荡,整个洞室都被照得透亮,他咬了咬嘴唇,猛地挥出了剑,无数水灵瞬间炸裂,激起水蓝色的薄雾。

     疯了吗?!!

     景函只感觉瞳孔放大、并不存在的寒毛也都根根倒竖——这冰洞位于极深的冰面之下,一剑下去洞室尽毁不说,更上层冰面的崩塌足以把任何一个修士困死在这里。

     景函试图操纵身体迅速从此处逃脱,却丝毫无法动弹,整个人充满了绝望。

     “呵。”一阵轻笑声从他的耳边响起,浇灭了一切惶恐,“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你是想吓唬我和你殉情吗?”

     男人轻轻地把头埋在了景函的肩颈之间,鼻尖隔着一层覆在面上的黑缎细细地嗅着,带起一丝丝凉气。

     即便长时间未用,对自己的身体,景函仍是再熟悉不过,刚才那一剑已经发动,绝对没有半分转圜的余地,为什么……为什么……

     薄雾逐渐散去,冰洞毫发无损。

     本应被从中一分为二的地方,一团几乎凝结出实体的天地元气不断涌动着,发出噼啪的声响。

     原本应该化作剑气的元气,竟然一整个被丢了出去?!

     这就像是原本用来刺杀的银针在落到被刺杀对象身上的前一刻时自己变成了银锭,简直闻所未闻。

     景函怔了怔,想要伸出手去碰一碰那团元气,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确定这不是他梦中的幻觉。

     大概是这愿望太过强烈,他的魂魄缓缓地从本体中走了出来,飘向了元气。

     两团薄雾相撞,那一大团元气迅速被景函吸收,消失殆尽。

     一股柔和的力量以不可反驳的气力把景函层层包裹起来,越收越紧,直到他无法呼吸。

     “谁?!”异象突生,那名被唤作阿衡的男子迅速放开了怀里的躯体,一柄黑色的雾状长剑从后至前劈向空空荡荡的洞室,却毫无所获。

     他的眼眸危险地眯了起来,瞳孔泛起一丝丝诡异的红色光芒,双手各持一柄长剑不断劈砍,似乎不把那不知名的始作俑者揪出来誓不罢休。

     .

     就在景函将要窒息之时,那股诡异的力量骤然消失,新鲜的空气伴随着凉意刺入景函的鼻腔、直入胸肺。

     他大口地喘着气,双眼茫然地盯着翠绿色的床帐,心脏扑腾得几乎要跳出胸腔。

     刚才的……是梦?那个男人……又侵入了他的灵魂?

     景函慢慢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盈满了力量,甚至超越了渡劫期!

     这不会还是梦境吧?

     他扯开床帐,重重一挥手,随着那纤细五指带着奇异节奏的律动,一堵几乎占据了整个房间空档的冰墙凭空出现,屋内的温度骤降。

     他的实力又回来了!

     一直盘踞景函身躯的困顿仿佛一扫而空,他四下环顾,感觉此生从未有一刻像现在一样耳聪目明,连最细微的气流带起的灰尘都能体察得一清二楚。

     身体的感觉和法力做不了伪,可见先前的所见并不全是梦境,占据身体的冒名顶替者、身份不明的黑衣人,以及如同漏斗一般无法施法的身体……

     景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飞越整个大陆,去到极北冰原上一看究竟。

     不再迟疑,景函微一跺脚,出门的行装自动装备妥当,他推开门,足下涌起翻滚的雾状剑气,一个须臾之间便离开了金玉山庄的地界。

     真是太久太久没有这种爽快淋漓的感觉了!

     从前用惯了剑气,只觉得这是寻常手段,如今感受了两年慢如蜗牛的御剑飞行,失而复得的感觉竟是如此美好!

     他扬起广袖,怀着满腔狂喜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离开的方向……

     一股熟悉的呕吐感涌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