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迟疑片刻
    “这是……”景函不自觉地抿了抿嘴,只是看见这几个字,他就有种一桶冷水当头浇下的错觉。

     林炎也看过这本书吗?

     他知道自己是主角吗?

     已经知道一切的他又怀抱着怎样的心思在于自己接触……?

     他不由得收紧了双手,如梦初醒般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林炎。

     林炎在看见这本书的名字时,立刻想起了先前在东海巨鲸腹中那名名为血也的魔修说过的话。

     他本想私下里仔细研究,看看这本书到底会不会是以他为主角的那本,可偏偏一个没注意,色令智昏,竟然让景函看见了。

     “哎,这本书……”他伸出手来想要做最后的挣扎,却从景函的眼中读出了一股冷冽的杀意,要知道,师兄杀人可是无需拔剑的啊!

     林炎顿时沁了一头的冷汗。

     师兄已经知道了什么吗?

     书里到底写了什么?难道是……

     来不及细想,林炎脱口而出道:“我真的真的没有随手去买|春|宫画啊!这是下午卖茶叶蛋的小贩搭送给我的!”

     杀意骤然而止,景函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地审视林炎的表情。

     他记得确实看见那小贩送了林炎一本小册子,至于林炎看了没有,其中又到底是什么内容……

     他轻轻地翻开了第一页。

     这不是他在系统中看过的那本《焰破九天》,而是一本记载着焰破九天中所有情节的纲要。

     林炎眼见着景函的脸色越来越严峻,真想不管不顾地把书抢回来,可直觉告诉他,如果他敢稍微露出一点这个念头,怕是会死得更惨。

     只是粗略确定了这本纲要的前半部分和自己看过的《焰破九天》剧情安排一模一样,景函迅速地翻到了最后一页……

     这本小册子,竟然补完了焰破九天省略的那一部分!

     可出乎景函意料的是,在书的最后,林炎竟然没能飞升成功,而是被人杀死了!

     并且是死在了一个直到最后几章才勉强出场露了个脸的反派手上!

     一本长达千万字的小说,主角从一个废柴开始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竟然在飞升的前一刻不明不白地死了!

     一点铺垫都没有,就这样死了!死了!

     景函突然有些明白了系统中的那本书没有完本的原因……

     如果真的写出来,作者大概会被所有读过这本书的人打死吧。

     景函缓缓地合上书,林炎立刻别别扭扭地凑上去,试图蒙混过关。

     “师兄~~”他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卖萌。

     景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心情有点复杂。

     幸好这本纲要中并没有提及角色的名字,而是用一切奇怪的字符代替,不然林炎要是看到了……

     不,就算看到,林炎也不会想到这是他自己。

     如先前血也所说,这本纲要更多着眼在剧情,并没有特别仔细地提及林炎的身份背景,如今林炎的命运已经彻底改变,许多事情也和原书中的轨迹大不相同,若不是有心刻意比对,常人根本发现不了文中这位气运之子是谁。

     他轻轻摩挲着书的封面,只觉得自己何其有幸能在书中的林炎变得阴暗狂躁之前遇见他——面前的大男孩儿的眼神是这样的无辜,丝毫没有沾染外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前世的他向来被友人们嘲笑为“大道忘情”的典范,对修仙以外的任何事都不感兴趣,而那些觊觎的的修为与容貌,试图打乱他生活的陌生人也一一被驱逐出境。

     这一世,他不但有了如同父亲一般的师长、兄弟一般的师弟,甚至还阴差阳错,和一名原本该是他师妹夫的大男孩情意相投,可见缘之一字的奇妙。

     眼见景函的气息逐渐平和,林炎松了一口气,大着胆子蹭上去,问:“师兄,这本书里到底说的是什么啊?”

     景函斟酌片刻,道:“这是一本藏宝书,记录的是一名大能留下的所有宝藏传承。”

     林炎眨了眨眼:“那我能看看吗?”

     景函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有这本书做幌子,他想要到各个地方去寻宝都有了理由,根本不用担心会暴露自己看过《焰破九天》的事实。

     即使手上这本小册子已经传遍修真界,因为有更详尽的原作的原因,他还是能够以比其他人大得多的优势先一步找到宝藏。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坐在一起研究了一晚上一本来历不明的小册子,认认真真地讨论取得每一处宝藏难易程度,谁也没有发现——对方竟然毫不怀疑地把这寻常人多会以为是编故事的书当了真。

     一本书看完,天也快亮了,林炎因为一直保持着筑基期时的习惯,忍不住靠在景函的怀里打起了瞌睡,景函轻轻揉着他的发根,一边继续研究那本小册子,一边调出系统中的书卷与之比对,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贝场。

     这处贝场距离火城只有三千里的距离,位于一个巨大的天然淡水湖泊下方,场中有一对小型公母贝和一只中型公贝,因为一直无人发现的缘故,整个贝场里藏有约二十万枚灵贝,买下一件道器绰绰有余。

     根据原书做完记录一切需要注意事项的笔记之后,景函动了动胳膊,林炎仍旧蜷在坐塌上睡着,两条长腿堪堪挤在床沿,一个不小心就要掉下来,而他的怀里还一直抱着景函先前为了脱身出来写字时胡乱塞进去的靠枕,仿佛那是什么极其重要、绝对不能失去的宝物一般。

     景函不由得动了动唇角,心也跟着柔软起来,重新坐了回去,偏头看向林炎的睡颜。

     不知梦见了什么,林炎突然抽了抽鼻子,嘴也跟着努了起来,孩子气极了。景函忍不住用手戳了戳他凸起的唇珠。

     林炎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睁开眼,眉目含笑地看着景函。

     “师兄,你好坏啊,竟然趁我睡着偷袭我。”他晃了晃怀里的“胳膊”,在发现是个赝品后嘴立刻又翘得老高,眯起眼睛一点一点挪到景函的怀里控诉,“师兄竟然拿个假的敷衍我,我好伤心啊。”说着,作势抹起眼泪来。

     景函越看越觉得林炎真是可爱极了,忍不住揉了揉他被坐榻的垫子印出一道道痕迹的脸。

     林炎立刻发觉了景函气质的不同以往,得寸进尺地整个人扑到他身上闹起来,一会儿是挠痒痒、一会儿是要亲亲的,景函竟也随着他闹腾,脸上的表情是难得的轻松自在。

     看着景函眉头舒展、闭着眼睛躺在那儿予取予求的样子,林炎一直以来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可他却没来由得升起一丝不安——他十分确定,景函是只有面对他的时候才会露出这副姿态来。

     可他真的配得上这份独一无二的心意吗?

     这念头只在林炎的脑中出现了片刻,就立刻被潜藏在本性中的征服欲给卷走了,他半伏在景函的身上,像是个谋划应该如何肢解猎物的屠夫一般琢磨着该如何做才能使景函再也离不开他。

     这样的师兄,毫无疑问应该永远永远的只属于他一个人。

     尚未打定主意,一个软绵的重物撞在了厢房的门上,发出沉重的闷响。

     景函颇不自在地想要起身,然后便听见外面有人大声骂道:“我艹,这什么玩意儿!这院子里还下埋伏的?”

     林炎一听这个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说什么气运之子,依他看来,玉磐子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哪有每次都刚好在人家要办好事儿的时候打断的?

     一股闷气压在嗓子眼里,林炎不管不顾地用胸膛顶了顶景函,示意他别理外头,景函却摇了摇头,迅速整理好衣冠打开了大门。

     院子里,一头一人多高的大狗正一脸惊恐地被封在了冰块里,像是个巨大的标本,既滑稽、又骇人。

     景函立刻解开了咒法。

     太极整条狗瘫软了下来,像是一团没骨头的狗泥似的,脸上尽是哀怨。

     玉磐子差点儿也变成这狗样,心里十分不忿,手里的扇子毫无章法地天上地下乱指,控诉道:“小宗宗,你这也太狠了吧!自己家的院子还下这种毒咒!难道里面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话未完,“见不得人的”林炎肩膀上随意披着一件外衣就走了出来,他的胸口、上臂上尽是抓痕,看起来暧昧之极。

     玉磐子的眼神在他的伤处游移再三,又重新回到景函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还果真被他在耳垂下方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红点。

     一种自家的好白菜被外来的野猪拱了的痛心感瞬时间席卷了玉磐子的神经,他颤抖着手里的扇子指向林炎,一连说了三个“你”字,硬是没憋出句完整的话来。

     毕竟小宗宗不是女孩子,更不是他缺心眼的妹妹,人家有主见的很,要是他真说出什么话来,万一被胳膊肘往外拐的小宗宗一剑劈成两半怎么办?

     玉磐子痛心疾首地叹了口气。

     见玉磐子的脸色如同走马灯似的变幻半天,景函微微皱起了眉,问:“师弟清早前来,所为何事?”

     师弟!竟然只是叫师弟!说好的小磐磐呢!

     玉磐子完全忽略了景函从未称呼他为小磐磐过的事实,再次自顾自痛心疾首起来。

     林炎翻了个白眼,和声和气地说:“磐师兄找师兄有什么事儿吗?进屋来说吧。”

     清清楚楚看见林炎白眼的玉磐子简直一口老血,心道小宗宗这是什么眼光啊,一定是被那畜生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撒娇卖萌本领迷惑了吧!还是说……

     玉磐子扫了一眼林炎的下三路,“咳咳”地咳了两声,眼神飘忽地四下环顾,暗骂卧槽,终于在景函周身的气势变得冷冽起来之前迅速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小册子,道:“不知小宗宗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本书。我今儿早上帮妹妹买胭脂,发现松风楼大堂里的修士们几乎人手一册,都在讨论其中的藏宝地点。其他人不知道内情,九焰宗的后山、东海的巨鲸,甚至咱们庄子里的藏剑阁,这些都是已经证明真实存在的。我与师尊连夜商量过之后,决定组织一波人手来探探这本书的虚实,这会儿过来就是问问你的意思。”

     景函表情一愣,玉磐子立刻凑了上来,献宝似的把书往他面前一晃,正是头天夜里从林炎怀里掉下来的那本焰破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