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初入离火
    作为道门三大派之一,九焰宗的弟子众多,其中只有长老、供奉以及部分中高级弟子才能住进宗门之中。

     这些弟子最低也有筑基巅峰的修为,几乎没有任何饮食上的需求,就算有个别饕客存在,那也是藏着掖着躲在小厨房里偷偷开小灶。

     表面上看来,整个宗门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景象。

     而那些门人亲眷、低级弟子和需要饮食的才入门弟子,大多居住在宗门附近的离火城中。

     景函在宗门中找了一大圈,除了一些灵果和灵禽之外一无所获。

     灵果多入药,修为不足的修士贸然吃下反而对身体有害。

     所以当林炎饿得头昏眼花,眼巴巴地等着景函给他找回来什么好吃的时,看见的只是一只被拧断了脖子的灵雉。

     那只灵雉足有两尺高、通体褐黄、脖子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扭曲着,黏腻的血液沿着粗厚的尾羽滴滴答答流了一路。

     他脸色古怪地看着景函,问:“这要怎么吃啊?”

     景函召唤出一个比灵雉更大的滚烫水球,直接把它给泡熟了,拎着尾羽递给了林炎。

     林炎简直被景函这简单粗暴的烹饪方法惊呆了,他几次张口,终于还是被面前这只僵硬的死鸟给打败了,不忍心地道:“师兄,我们去离火城找点吃的吧。”

     离火城依傍九焰宗而建,是整个中土的第一大城。

     除了收容九焰宗的底层人口外,这里还设有陆上最大的交易所,城中商贸繁荣,外来人口极多,凡是在凡俗世界中能找到的享乐,此处无一不俱,甚至皆要好上数倍。

     即使不带着林炎一起,景函也有在这里打听一些情报的意思。

     他记得不久以后,离火城的金鼎阁就会拍卖一件下品道器,此物对水灵根的修行者极有助益,甚至有可能催生出变异的冰灵根。

     他前世时在极北之地闭关,对中土之事一无所知,生生错过了宝物。

     既然有机会重新来过,无论如何,景函也是要去争一争的。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需寻到书中记载过的一处贝场,不然就道器动辄数十万的价格,即使是下品,也不是他现在的身家能够承受得起的。

     九焰宗宗门内有一扇直通离火城的门方便宗门中人出入。门外十丈是一扇既高又陡的峭壁,名为断离壁。

     对于修士来说,此壁自是来去自如如履平地,对普通人来说却是一道难以越过的天堑。

     甚至每年都有不少人为了能得一眼仙家人士垂青,拼着命想要爬上去。

     久而久之,爬断离壁的人、壁下的白骨、断崖上往来的修士一道成为了离火城独特的风景,每天都有无数人慕名前来瞻仰。

     可这一日,常在崖下卖茶叶蛋赚点小钱讨生活的货郎却真真看到了一副奇景。

     只见高处一道剑芒翩然而下,一名用抹额蒙眼的瞎修士与一名一腿残疾的瘸修士一道落在了地面上。

     瘸修士明明个大块头也大,却像是个小媳妇似的挽着瞎修士的胳膊,整个人都要黏到他的身上。

     瞎修士被那么重个东西压着,步子却比常人还要轻快稳健,一点儿没有通常瞎子的不便姿态。

     要知道,修士大多是仙姿出众、离群索居之人,货郎在这崖下许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有瞎子瘸子,更别提两个人还黏黏糊糊的……

     他突然背上一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猛地涌起,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一抬头,那名瘸修士正一脸警告地瞪着他……以及他锅里的蛋。

     “师兄,我想吃那个茶叶蛋。”林炎拱了拱景函的胳膊,附在他耳边小声道。

     景函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一个脏兮兮的小车上正摆着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小火炉,炉中煨着个陶钵,钵中放着十余枚拳头大小的禽蛋,每一个蛋都有大半浸在近乎纯黑色的液体中。

     这些蛋的蛋身呈棕褐色,上头裂纹遍布,像极了魔道中人才会喜欢的食物。

     “不可吃。”景函断然否定。

     林炎身体还没大好,事事都还需要他帮忙,他可不想在这时候出什么岔子。

     林炎一张嘴翘得老高,说:“可是我想吃嘛!闻起来好香啊……”

     景函理都不理他,大踏步地走开了。

     林炎只能跳着一条腿跟上,嘴里不断念叨着好饿好饿。

     终于,就在林炎以为景函是想喂他喝西北风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在一幢金碧辉煌的楼宇前停了下来。

     一面绣着紫色盘龙吞火纹的赤金底大旗从二楼垂下,上书“长身迎松风”五个大字,字迹洒脱,颇有些上古神符的风范。

     随着锦旗猎猎作响,一股浓郁的食物香气也传了出来,林炎早就饿得不行的肚子里不禁发出了“咕”的一声响。

     “进去吗?”他迫不及待地问,连黏在景函身上的胳膊也松开了许多。

     景函点点头,两人随意在大堂里挑了个位置坐下,等小二来点菜。

     “这里生意真好,看来修士也不全是无欲无求的嘛。”林炎给景函倒了杯水,意外发现壶子里头装的竟然是稀释过的灵液。

     景函倒是习以为常,解释道:“松风楼处在离火城正中,四通八达,多有修士喜欢约在此处谈事。”

     谈情也是不错的。

     林炎朝杯子里吹了口气,心情愉悦地想。

     不知是因为生意太好无暇顾及景函他们这桌还是什么缘故,林炎一杯灵液下肚,连个小菜都没上桌。

     他等得颇有些不耐烦,把头探出屏风去想看看外头到底怎么回事,一阵低语传入了他的耳膜:“……退婚这么大的事儿,我还需与你玹宗师兄商量商量才好说服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