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那不是我
    “老朽观这位小哥病入膏肓,恐有不治之症啊。”医馆的大夫翻了翻景函的眼皮,又捏了捏他的手腕,摇头晃脑地道。

     “这不可能!”林炎拉起景函的一只手——冰冷、削瘦、甚至连脉搏都微弱到难以感受。

     明明……明明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之前,他们还一起好好地走在路上啊。

     这到底是怎么了?

     景函看到了什么?

     大夫摇了摇头,捋着长胡须叹了口气,道:“年轻人,生老病死乃是天地法则,就算是金丹修士也不能避免,”他探头探脑环顾四周,从柜台的隐秘处掏出一个纸包,悄声细语道,“原本你兄弟这个病是一定没救了的,可不巧老朽手上正好有祖传的灵药秘方,就剩这么一份了,我是看你们兄弟情深这才拿出来……”

     他神神秘秘地打开纸包,一大包乱七八糟的草根纠结在了一起,其上甚至还带有干燥的泥土与几个没来得及弄掉的虫卵。

     这真的能吃吗?

     林炎怀疑地朝纸包伸出手去,想从里头掏出一点儿来闻一闻。

     大夫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纸包给盖上了,搓了搓手指道:“五十灵贝一包。”

     这动作,这神情,这眼神,没来由地让林炎觉得眼熟。

     他眼睛微微一眯,一缕玄火瞬间烧到了大夫的脸上,大夫忙慌乱地扔下了手里的药,屁滚尿流地跌坐在地上,整个人往柜台深处爬去。

     随着温度的升高,一丝裂痕出现在了大夫的脸上,他的额角甚至掀起了好大一块死皮。

     林炎翻身进了柜台,顺着那块死皮重重地撕下了大夫的面皮,露出其后的另一张脸来——正是之前卖会唱歌的贝壳儿的骗子!

     “是你!”林炎揪住了他的衣襟。

     这骗子早就认出了林炎,伏跪在地上,不住喊着:“道爷饶命啊!道爷饶命!”

     竟然又被这骗子耍了!

     “我要你赔命!”林炎的手不禁收紧,勒得骗子几乎喘不过气来。

     那骗子一边挣扎着一边从牙缝里吐出几句话:“我是真的大夫,真的大夫啊!骗人只是兼职!”

     林炎的手指松开了些许,眼中仍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骗子说:“令兄真的只是晕剑而已!晕剑而已!休息今天就好!小的上有老下有小,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

     不等他说完,面前那尊瘟神已然带着躺在长椅上的男人飞也似的走了。

     对于晕剑之人的照顾,林炎早有了经验,只是在寻仲滕要药的时候被一通好骂。

     “你没长脑子吗?!”仲滕翻了个白眼,手里扯着一把黄纸在脸上扇风,想想又补了句,“这点小事也要劳烦座首,掌药执事这个名字你听过吗?!”

     林炎本就心中不快,被这莫名火一殃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心道掌药执事的破玩意儿有用我还用吃你这闲气?

     两个火药桶相看生厌,空气中火花哔哔作响,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一朵红云不由分说地压住了林炎。

     又是这条傻狗!

     林炎抬手就要烧,不高兴脑袋一低,塞了他一嘴狗毛,狗脸一拱就不由分说地把他给推了出去。

     林炎好不容易从不高兴的肚子下面爬起来,却碍于风度不好和一条狗一般见识。

     重新进去和仲滕干一架?金丹初期对元婴巅峰,怎么看都是找死。

     他冷静下来,想着只能用那些庸医的破药试试了。

     林炎一脸不爽地往下层的舱室走,不高兴不知怎么的,也跟着他一晃一晃,怎么甩都甩不掉,还时不时在林炎身上左嗅嗅,右嗅嗅。

     林炎被不高兴粗重的呼吸声搅得心烦意乱,正要回头赶它,不高兴一口就咬住了林炎的衣服。

     不是说狗狗是人类的朋友吗?!怎么有这么烦人的狗!

     林炎玄火一燃,直接往不高兴身上招呼。

     不高兴一条元婴狗,怎么会怕这种雕虫小技,大嘴一张就把那与他的身躯相比简直如同萤火一般的火球给吞了下去,末了还打了个满是烟气的嗝儿。

     技不如狗,林炎简直要气炸了。

     就在他忍不住要丢一个更大的火球的时候,不高兴脑袋一拱,推开了隔壁一间房间的大门。

     林炎只扫了一眼,就看见了房间正中那个一直通向天花板的高大药橱。

     药橱两边则堆着各种巨大的木箱、玉匣,甚至还有个装满了冰虫的水晶罐子。

     这是门内权贵专用的药室。

     不高兴的尾巴一摇一摇,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房间,狗脑袋一拱一拱地从一堆东西里面翻出一个小盒子,小心翼翼地用两颗尖牙咬着递给了林炎。

     林炎眯了眯眼睛,打开了药盒,正是他需要的那种灵药。

     面对如此机智又友善的不高兴,林炎舔了舔嘴唇,别扭地学着景函的样子挠了挠它的狗耳朵。

     不高兴的鼻腔里发出愉悦的哼哼,可林炎一放下手,他立刻就抖了抖威风凛凛的红毛,扬起了一颗大脑袋,一脸不屑地别过了脸去,仿佛在说:“狗爷可不稀罕你的喜欢,凡人跪安吧。”

     .

     有了仲滕的灵药,这回景函只用了一日就醒了过来。

     他朦朦胧胧地睁开眼,好半晌才恢复清明,猛地坐起身,四处环顾。

     “醒了?”景函的身旁,一直半靠半躺在贵妃榻上的林炎迷蒙又惊喜地看着他。

     不等景函问话,林炎一把抱住了他,委屈兮兮地黏在他身上,小声说:“师兄,你真是吓死我了,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什么事情那么急啊?”

     景函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遇见前世的自己。

     渡劫期大能不常在中土露面,就算出现,也多有各自的活动范围、互不干涉,因为仲滕的缘故,景函出没的地方自然是离火城,就连离火城的护城大阵都有他的一份法力在其中。

     玄临城既然倚仗着澜沧派,自然是澜沧派修士的据点,景函除非要买东海特产的灵贝诱饵和催眠草根,极少会到此间来。

     更别提还和人一道公然在玄临城上方御剑飞行了。

     是看错了?

     还是记错了?

     他皱着眉头细细思索,却不防备两根湿热的手指揉上了他的眉心:“师兄,你不会摔傻了吧。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景函这才反应过来身上还挂着个大活人,轻轻推了两下把林炎沉重的身体推开,道:“没什么,只是睡过了。”

     林炎撇撇嘴,小声嘟囔道:“师兄也知道自己睡了很久啊,下次可不要那么莽撞就御剑飞起来了,晕剑这毛病犯起来还是很可怕的。”

     被一个才十几岁的年轻修士念叨,这种感觉真是又新奇又无奈,景函偏了偏脑袋,说:“无事,没有下次。”

     “哼,谁知道呢。”林炎耸了耸鼻子,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坏笑,“师兄是在向我保证吗?我们是不是应该拉钩?那样太幼稚了吧?还是亲亲好了。”

     不等林炎故意嘟起的嘴唇贴上景函的脸,景函眼神微动,一道薄薄的冰墙出现在二人之间,林炎的鼻尖重重地撞在了上面。

     “……”

     林炎捂着鼻子控诉道:“师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啊……我鼻子要断了!好疼好疼!嘶——!”

     他的声音又委屈又颤抖,听得景函心里咯噔一声,忙撤掉了冰墙,却见林炎两只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线,飞快地拿开捂在鼻子上的手,俯身在景函的脸上亲了一下。

     那得意又开心的样子,活像是一只得了逞的小狐狸。

     “你……”看着这样的林炎,景函也不好意思朝他发火,只说,“不可没大没小。”

     “谁是大,谁是小?”林炎笑吟吟地看着景函,“师兄,现如今我和玉环儿的婚约已经解除了,你我二人都是道门年轻一辈的弟子,平起平坐,虽说长幼辈分由修为来定,可我虽现在修为不如你,以后却未可知,说不定有一天你还得喊我师兄呢。”

     按照道门通用的规矩,师兄弟只限于同一门派之内的称呼,不同门派之间皆以道友互称。

     “那你便不喊我师兄了吧。”景函道。

     “那我要怎么喊你呀?”林炎又靠在了景函的胳膊上,小声在他耳边道,“李大哥?玹宗?宗宗?……还是阿玹?又或者……”

     景函被他低沉中带着魅惑的声音搅得脑中一片混乱,不由得重重推开了他,道:“我不是什么李玹宗!!!”

     两个人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地上,两两相顾,都是愣了。

     景函的内心狂跳起来,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轻易就说出了这个秘密!万一林炎说出去……

     他张了张嘴,想要解释,林炎却先一步站起来,一边拍了拍屁股上的灰一边说:“好啦,我就是开个玩笑,师兄这么凶做什么。”

     那沮丧的模样可怜极了,看得景函一阵自责。

     他试图安慰道:“你……你还是称我师兄就好。”

     “知道了,师兄。”林炎闷闷不乐地道,“我去我房间拿点灵液来给你补补身体,你先休息吧。”

     景函应了一声,尴尬地躺了下去。

     盯着被子隆起的弧度看了好一会儿,林炎终于松开了紧握着的手,退出了房间。

     001号立马蹦跶出来嘲笑道:“傻逼,人家根本不甩你,要我说,早点把他的金丹挖出来了事。他不是有那个什么催眠草吗?鲸吃了都扛不住,更何况人?趁着他还虚弱的时候一举拿下,到时候他一个废人,还不是任你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