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林大阳
    周凛和许晓艾都不是性格特别外向活跃的人。

     萌萌的离开,让这栋总是充满了小孩子欢歌笑语的别墅,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随时有可能吞噬活人的地狱一般,沉闷得令人透不过气来。

     周凛第二天就离开了别墅,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回来。

     许晓艾则在萌萌离开的第二天,就一病不起。

     迷迷糊糊的,她也能恍惚感觉到,有人在照顾自己——有时是别墅的保姆赵阿姨,有时是中年女护士……

     而许晓艾的病情其实也简单,就是感冒了。

     发烧,咳嗽,食欲不振。

     可这么一个小小毛病,居然反反复复的,病了大半个月才好。

     那天,周凛回来的时候,看着坐在院子里形销骨立的许晓艾,半天都没能说出一个字。

     他静静地站着,看了她半天。

     许晓艾的眼神始终飘忽着,一直落不到实处,也看不见他。

     周凛静立了许久,叹了一口气。

     他放下公文包朝她走去,脱下了外套,将外衣轻轻盖在许晓艾的身上。

     许晓艾受了惊,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

     她本就生了一双杏眼,现在瘦成了皮包骨,眼睛更是大得突兀。从周凛的角度看去,她和日漫中的那些大眼美少女没什么不同。

     他又叹了口气。

     许晓艾和他一样,都是话不多的人,以前有萌萌在,两人之间的交流倒比现在多多了……话说得多,感情似乎也更容易沟通。

     可现在……

     周凛几次三番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要对她说些什么才好。

     倒是许晓艾先开了口。

     “好久不见……”

     刚说完,她就愣了一下。

     其实她也就是觉得,两人这么一个干站着一个干坐着,确实挺尴尬的,所以也就随便没话找话说说……

     可这句话,好像包含着太多特别的意思?

     许晓艾心中暗叫不好,可一时之间,她也没想好到底是转移话题的好呢,还是把“好久不见”解释清楚好。

     周凛已经微微地笑了起来。

     “嗯,已经忙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也没什么事了,可以安心过年了。”他低声说道。

     许晓艾呆了一呆。

     过年?

     “时间过得真快!”她由衷地说道。

     周凛“嗯”了一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今年过年……咱们就在这儿过?还是去山上的温泉别墅过?”他随意闲聊了起来。

     许晓艾又呆了一呆。

     他这意思……他要留下来和她一起过年?他为什么不回老宅?从z国人的传统说来,一般人出去打工或者工作什么的,无论平时有多忙,但过年过节和家中长辈生日的时候,基本上都要回老家的。

     她突然想起了他那糟糕的童年……

     如果她是他,她也不想回到那样的家。

     许晓艾突然释然了。

     “我哪儿也不想去,就呆在这儿吧,”她轻轻地说道,“……我病刚好,不想折腾了。”

     周凛又“嗯”了一声。

     两人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周凛突然低声说道,“……薜伟伦破了产,断了一条腿。现在因为欠汉光的钱和故意伤害罪被警察关押了起来,在医院做治疗,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许晓艾一滞。

     “故意伤害罪?他伤害谁了?”

     话刚说完,她呆了一会儿,忽然明白了过来,连忙急急地问道,“他,他……米茹怎么样了?”

     “你别着急,米茹的问题不大,”男人温言说道,“……她也在医院住院——她被薜伟伦从楼梯上推了下来,手臂骨折了,但为了要治薜伟伦,所以得把她的伤处往大了夸……”

     许晓艾急道,“她手臂骨折了?她……要不要紧?住哪家医院?我,我去看看她……现在薜伟伦破了产,米茹就得自食其力。她学的是画画和钢琴,以后要生存,恐怕也只能靠这两样……”

     说着,她就站了起来,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懊悔。

     “我,我……我当时怎么就忘了,竟然任由她离在薜伟伦身边呢……”许晓艾喃喃自语道。

     她突然朝着外头走去。

     只是,她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回过头问周凛,“……米茹现在在哪家医院?”

     男人看着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晓艾,你现在不方便见她。”

     许晓艾奇道,“我为什么不方便见她?在我妈和薜伟伦之间……她还算不上第三者。再说了,就算当年的事情她也有错,可她和薜伟伦呆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她过得并不快乐,这已经是报应了……我为什么不能去见她?”

     周凛看着她,突然微微地笑了起来。

     许晓艾皱着眉头看着他,不明所以。

     男人失笑。

     想了想,他还是觉得把来龙去脉跟她讲清楚比较好……不然,这女人的主意太大了,就算他有法子让她见不到米茹,恐怕她也会想了其他的法子去见。

     “其实我并没有插手薜伟伦的事……但是萌萌的离开,与薜伟伦有关,”他直截了当地说道,“……现在薜伟伦的下场,是周家处理的。我只是……收拾了一下你的手尾,以及把米茹保护了起来,仅此而已。”

     许晓艾又呆了一呆。

     在这几个月里,她唯一的目标就是要把萌萌送走。以至于萌萌离开之后,她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什么也不会思考了。现在周凛这么一提醒……再想想,她果然不适合去见米茹。

     ——无论如何,萌萌的“失踪”,是建立在“被薜伟伦弄丢”的基础上,而米茹是薜伟伦的女人……出于许晓艾这个丢失了女儿的可怜母亲的角度,从正常人的思考角度来看,她应该是要痛恨米茹的。一来,她必须要痛恨米茹曾介入她妈妈米云的婚姻;二来,她必须要痛恨把萌萌弄丢的薜伟伦,所以她还真不能直接去看望米茹……

     许晓艾细想了一番,直接对周凛说道,“……我,我还是想去看看她。”

     男人颌首,“我会安排。”

     许晓艾松了一口气。

     她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虽说s市的冬天并不冷,但她大病初愈,又在这风口处站了一会儿,不禁觉得有些瑟瑟发抖。

     周凛站起身,走到她的身边,拥着她朝别墅走去。

     刚将她抱满怀,男人就有些怔忡。

     ——她这样瘦了?

     也正好许晓艾抬头看了他一眼。

     他的外套已经披在她的身上,为什么……他的怀抱还是暖暖的,而她却冷得厉害?

     周凛带着她回到了别墅。

     客厅里虽然空荡荡的,但灯光明亮,饭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许晓艾坐了下来,兴趣缺缺地看着满桌的药膳。

     这段时间她一直病着,保姆赵阿姨就一直遵医嘱,给她炖煮蒸各种各样的药膳……刚开始吃的时候还有些新鲜,可一般说来,药膳不是蒸就是炖,不但中药味浓重,而且滋味还淡,吃上大半个月……许晓艾实在没了胃口。

     周凛动手替她添了一碗汤。

     许晓艾愁眉苦脸的,还长叹了一口气。

     “不喜欢吃?”

     男人挑了挑眉。

     许晓艾没作声,无精打采地舀了一勺汤,慢吞吞地喝了。

     男人失笑。

     他站起身朝厨房走去……

     许晓艾看了他一眼,又转过来看看自己碗里泛着中药苦味的炖汤,实在提不起兴趣,也没有胃口。

     很快,男人就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过来了。

     还隔得老远呢,许晓艾就闻到了熟悉的食物香气。

     她紧紧地盯着他手里的面条,漂亮的杏眼里明明白白地盛满了渴望。

     周凛将那碗刚煮好的面条放在她面前,还朝前推了推……

     许晓艾已经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

     看到了他的示意,她老实不客气地把药膳汤给推到了一边,又把那碗面条挪到了自己的面前。

     也不知为什么……

     周凛不是总裁么?他为什么这么懂得做饭这一套?这简简单单的一碗面条,也看不出他用了多么好的食材,汤水清流澈面条洁白,青菜也是普普通通的,怎么就这么好吃?

     许晓艾捧着青花瓷的大碗,吭哧吭哧的,将碗中的面条连汤带水的吃了个精光。

     吃完以后,她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先是有些依依不舍地看了看已经见底的碗底,最后又费力地用筷子挟了粒小小的葱花吃了……

     周凛微微地笑了起来。

     “明天想吃什么?我做饭给你吃。”

     他的语气中通出了浅而易见的轻松愉快。

     许晓艾想了想,说道,“红烧肉?还要有干豆角垫底的……还想吃豆豉鱼干,还有上回你做的肉丸子也很好吃……”说着,她还有些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

     男人低低地“嗯”了一声,嘴角弯弯翘起。

     他动手替她添了一碗药材汤。

     这一回,许晓艾没有拒绝,拿着勺子舀着汤,一口一口地喝着。

     她突然悄悄地抬头看他。

     大半个月没见……

     他其实也瘦了好多,面颊明显地深陷了进去,下巴处也泛着胡子青,眼窝下也挂着厚重的黑眼圈。

     许晓艾低下头,默默地喝了一口汤。

     这些天,他也一直都在忙萌萌失踪这件事罢?

     萌萌跟着薜情去了澳洲,应该已经开始了新生活。而她……也确实应该理一理自己的事了,毕竟她也才二十好几,今后的路还很长,不应该继续这样荒废下去。

     想到这儿,许晓艾突然抬起头,看了周凛一眼。

     ——那他呢?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早就已经规划好他的人生与未来了吧?

     周凛感受到她的注视,不由得抬头看向她,然后微微一笑。

     许晓艾又低下了头。

     她压制住心中奇怪的感觉,暗暗告诫自己——许晓艾,这个男人实在太优秀了,他和你之间,隔着天和地那么远的距离,实在不合适。你千万不能心动!

     许晓艾紧紧地攥紧了拳头,复又松开。

     她有些莫名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