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许晓艾跑出了夜总会。

     黄钰气急败坏地跟在后面追,“晓艾!晓艾……你等我一下!”

     许晓艾恍若不闻。

     她愈走愈急,愈走愈远,黄钰却始终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沿着街道一路从夜总会走到了人民广场的公交站。

     许晓艾转过头,看着气喘吁吁的黄钰。

     “我在这儿搭公交车,你自己打车回去吧!”许晓艾说道。

     黄钰穿着高跟鞋跟着她跑了几里路,酒也醒了大半,脚也疼得要死,干脆把高跟鞋脱了下来,赤脚站在地上。

     “我不想回去!我想静静!”黄钰说道。

     “静静!静静……你在哪儿?有人想你!!!”

     黄钰发起了酒疯。

     许晓艾看了她一眼,没理她。

     黄钰赤着脚,拎着自己的高跟鞋,围着许晓艾兜圈子。

     “哎,你没听她们说吗?”黄钰问她。

     许晓艾踮着脚看了看远处。

     已经十点半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末班车。

     “……她们说,我是王修远的情妇,就因为我是王修远的情妇,所以我才能坐上高级业务的位子……哈哈,我一天到晚什么也不干,一个月也有几万块的收入……”

     说着,黄钰直勾勾地看着许晓艾,轻声问道,“为什么你从来都不问,我和王修远是什么关系?”

     许晓艾看了黄钰一眼,老老实实地问,“你和王修远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情妇。”

     许晓艾“哦”了一声,又朝着远处张望着。

     要是没有末班车了,打车回去可要花上近一百呢。

     “怎么样,对我刮目相看了吧?”黄钰洋洋得意地说道。

     许晓艾看了黄钰一眼。

     “你自己选择的路,又没有人逼你,你喜欢就好。”

     黄钰一滞。

     “我当然喜欢!我为什么不喜欢?我二十好几了……长得也一般,有个有钱男人愿意养着我,宠着我,我为什么要跟男人和钱过不去?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

     黄钰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呜呜呜……没人逼我,谁敢逼我?是我自己,是我自己非要呆在他身边的……你不知道,我十八岁就跟了他,从他没结婚,到他结婚……哈哈哈,又眼睁睁地看着他老婆怀孕,再到现在……他的女人满天飞!哈哈哈,哈哈……”

     看着貌似疯颠的黄钰,许晓艾眉头轻蹙。

     她想起了自己那段痛苦又失败的婚姻。

     黄钰拎着鞋子,像个疯子一样围着许晓艾又唱又跳。

     许晓艾始终静静地站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黄钰围着许晓艾转圈,跑得气喘吁吁,终于停了下来。

     “哎,要说,你和那个渣男……离婚也已经三年了,怎么就没想着再找一个?因为萌萌吗?可是陆智俊的经济条件比起你来……好太多了,就是冲着经济基础和教育环境来说,你也该让萌萌回到陆智俊身边去……再凭着你,也还算年轻,又漂亮,皮肤还水灵灵的……再找个男人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萌萌是我的孩子,跟陆智俊无关。”许晓艾说道。

     黄钰看着她,说道,“……可你带着孩子,确实不好找下家。”

     许晓艾笑了笑。

     “找男人干什么?”

     黄钰挑了挑眉,嘟嚷了起来,“找男人干什么!!!瞧瞧……你说找男人还能干什么!不外乎……冷的时候他就是被子,饿的时候他就是饭……你想花钱了,他就是那□□……”

     许晓艾嗤笑了一声,“你说得对,男人也是这样想的。”

     黄钰一愣。

     许晓艾补充道,“而且你只是他衣柜中的一件衣服,饭桌上的一碗饭,除了你,他完全还有别的选择……而且每件衣服每道菜,都比你强。所以?”

     醉了酒的黄钰傻乎乎地问,“……所以?”

     “所以找男人干嘛?特意请个大爷回来,把自己当成他的老妈子?没日没夜地侍候他?”许晓艾说道。

     黄钰哈哈大笑,“难得你这么有感悟……先前你和陆智俊离婚,是因为他有了三儿吧?那你还替陆智俊带孩子?岂不是白白让他和三儿逍遥快活!”

     许晓艾陷入了沉默。

     这时,末班车缓缓驶进车站。

     许晓艾掏出零钱,对黄钰说了声,“快回去吧,不会有人来接你的。”

     黄钰赤足踩在水泥地上,呆愣愣地看着她。

     许晓艾上了车。

     公交车缓缓离站。

     黄钰目送着公交车渐渐远去。

     她突然哭了起来。

     是啊!

     不会有人来接她的。

     黄钰在少女时期就跟了王修远,一直到现在。她眼睁睁地看着王修远结婚,生子……再眼睁睁地看着王修远睡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

     可说到底,她也不过只是王修远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她到底在图什么?!

     黄钰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没理会,蹲在地上认认真真地大哭了一场。

     手机响个不停。

     看了看手机号码,黄钰冷笑了一声,滑下了接听键。

     电话是王修远打来的。

     “操!”

     黄钰听了半天,突然骂了一声,直接摔掉了电话。

     **

     第二天,许晓艾如常去上班。

     黄钰破天荒地没来找她。

     又过了一天,黄钰仍然没有出现。

     许晓艾有点担心了。

     这天晚上,许晓艾和萌萌吃过晚饭以后,就打了个电话给黄钰。

     黄钰很快就接了。

     可电话一接通,许晓艾反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黄钰在电话那头笑道,“怎么?我发奋图强努力工作了,你还不习惯了?”

     许晓艾:……

     黄钰发出了银铃一般的笑声,“我在外地谈点生意,过几天回去。”

     许晓艾放下了心。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许晓艾瞎猫遇到死耗子似的,顶替前台轮值的时候,有两个中年人进来公司询问,然后……她接了两个大单,引进投资共计二十几万。

     还没到月底,人事就来找她签正式合同了。

     说不惊喜是不可能的。

     汉光的正式业务员,合同一签就是一年,而且保底工资五千,午餐交通和全勤的补助是实习生的几倍,保险福利就更不用说了……

     许晓艾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这合同一签就要签一年,也就是说,即使自己在接下来的一年当中,一项投资都没有引进,但汉光在一年之内都不会解雇自己……工资加福利,一月下来能有六千。周末的时候她再去打打零工,晚上回家串串珠子什么的,到了明年这个时候,应该也能攒下四五万……那晓辉的读研学费也就差不多了。

     这么一想,许晓艾毫不犹豫地签下了合同。

     下午,许晓艾去后勤部领了正式的员工卡,去了业务部。

     黄钰出差还没回来,许晓艾就被分到了业务三组。

     三组的组长叫郑娜芳,是个御姐型的成熟艳丽女子,为人很厉害。

     许晓艾一到,郑娜芳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把许晓艾数落了一顿……她从许晓艾的发型说起,再说到衣服裤子和鞋子……一直从三点骂到了五点半下班。

     老实讲,刚开始的时候,许晓艾还是有些震惊的。

     她没想到连衣服鞋子也能跟工作有关——据说汉光的业务员都是靠电脑和电话来联系客户的,所以许晓艾觉得,虽然她身上穿的衣服裤子并不是名牌的,那又怎么样?电脑电话那头的客户能看见吗?

     一想到合同上写明了她一个月工资才五千,如果真像郑娜芳说的那样,浑身上下都要裹了名牌的话……难怪这些业务员每天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死命地拉投资赚提成。

     再想想自己的条件……

     许晓艾决定还是继续穿三十九一件的白衬衣吧。

     第二天,当郑娜芳看到许晓艾又穿着半旧的白衬衣去公司的时候,忍不住又骂了起来……

     许晓艾在业务三组呆了三天,就被郑娜芳逮着骂了三天。

     最后人事看不过眼了,把许晓艾叫去谈话,“……郑组长的脾气就是这样了,要是你不想听她罗嗦,最好还是听她的。毕竟在公司里还是要注重个人气质和修养,你穿得漂亮大方点,对你自己,对公司都有好处。”

     “我没钱。”许晓艾老老实实地说。

     人事一噎。

     “这样吧!你先暂时调离三组,等黄组长(黄钰)出差回来,再调你去一组吧……这几天你也别再呆在三组了,正好咱们的名誉董事长这几天在咱们这边视察工作,你去他办公室里打打杂吧。”

     打杂?

     太好了。

     许晓艾欣然应允。

     想了想,她又问道,“名誉董事长……我不会外语,他是外国人吗?”

     人事扶了扶眼镜,说道,“周董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他是地地道道的京城人……不过,平时他不怎么来我们c市,所以公司没有为他配备秘书和助理。你只要每天保持他办公室里的清洁卫生就好……有时他让你倒倒茶水什么的,你照办就行了。”

     许晓艾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