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第二天一早,许晓艾就被电话吵醒了。

     电话是法院的人打过来的,说关于许晓辉一案,法官们在卷宗里发现了一些问题,所以要退回刑侦重新调查,许晓辉一案暂不开庭,他日再议。

     许晓艾挂掉了电话,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的。

     把萌萌送到了幼儿园,许晓艾如行尸走肉一般来到了汉光。

     站在公司楼下,她先是给检察官打了电话,然后又给负责办许晓辉案子的警察打了电话……终于确认法院确实驳回了许晓辉的卷宗,让重新审理。

     许晓艾纠结万分地上了楼。

     李蕊闲闲地坐在前台,看到她连忙问道,“晓艾姐,你弟弟的事……怎么样了?”

     许晓艾终于想起了这茬,反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弟弟出了事?”

     李蕊一愣,盯着许晓艾看了半天,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噢”了一声,说道,“你还没加我们的助理群吧?”

     这回轮到许晓艾发愣了。

     他的助理还有微信群?

     而且从李蕊的表现来看,似乎这个助理群还很强大?就连她弟弟犯了案子这样的事情都知道?那……周董也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以及,她适合加他的助理群吗?

     别说她以前是个打杂的,以后可能是个暖床的……一年期满以后,可能她就彻底消失在这个男人和他的助理群的视线之中了,还犯得着加群吗?

     许晓艾叹了一口气。

     不加就不加吧。

     她又不是他真正的助理……

     许晓艾磨磨蹭蹭地朝草坪走去。

     一步一挪地走到了厨房,磨好了咖啡……可她又不想进入他的房间。

     纠结了好一会儿,许晓艾叹了一口气,视死如归地端着咖啡进去了。

     男人已经正坐在桌前看报纸了。

     许晓艾把咖啡杯放在桌上。

     男人看了一会儿报纸,突然抬起头,皱着眉头盯着她。那清冷的视线像盆冷水一样,把许晓艾浇了个透心凉。

     许晓艾落荒而逃。

     躲在厨房里,她有些难堪,却又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门外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又过了一会儿,许晓艾小心翼翼地伸了个头出去看看……

     他走了。

     许晓艾讪讪地出来了,去给他收拾屋子去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这个男人早出晚归的,基本上喝过咖啡之后就离开,一直到许晓艾下班也不见他回来,这倒是让许晓艾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几天,a市那边有消息传过来……

     刘小慧翻供。

     首先,刘小慧的真实年龄……并不是十五岁,而是十九岁。其次,这个“刘小慧”其实并不是刘芹的女儿,而是刘芹的远房侄女,她只是套用了刘芹女儿的身份而已。再者,“刘小慧”承认,她从来都没有跟许晓辉发生过性|关系,倒是说出了另外一桩隐秘的事情……

     情况发生了大扭转。

     至于“刘小慧”的隐秘到底是什么,她是怎么怀的孕,又是怎么出的医疗事故……许晓艾根本无暇顾及。

     最重要的是,许晓辉洗脱了嫌疑。

     许晓艾又带着萌萌回了一趟a市。

     她联系了许晓辉学校的老师,学校领导和他的室友,同学,朋友们,一起去羁押所接他。当许晓辉走出羁押所,看到所有亲朋的时候,忍不住眼圈发红。

     “姐!我,我是清白的……”

     一言未了,许晓辉潸然泪下。

     其实许晓艾搞出这么大的举动,把弟弟的导师和学校领导都请来了,一方面是为了让弟弟将来在面对亲朋尊长的时候不至于躲闪和心虚,另一方面也是为弟弟正名——将来若有好事者再提此事,也好拿出来说,如果许晓辉真犯了事,他的导师和校长还会亲自去羁押所接他回来么?

     许晓艾抱着萌萌,笑道,“好了好了,没事就好。”

     被她抱在怀里的萌萌歪着圆脑袋偷偷地看着许晓辉,犹犹豫豫地喊了一声,“……舅舅?”

     许晓辉努力控制住面上的表情,伸着小姑娘伸出了手,“给舅舅抱抱好不好?”

     萌萌当然是肯的。

     舅舅一向疼爱自己。

     许晓辉从姐姐怀里抱过了外甥女儿,一大一小不住地说着话。

     不远处,一辆大红色的敞篷跑车静静地停在街道对面,车里坐着个戴墨镜的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

     他痴迷地看着人群中那个青春靓丽的身影,嘴角边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这么些年了,你总算出现了……

     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许晓艾对众人说道,“好了好了,咱们别在这儿傻站着了,我在碧波楼订了房间,咱们去吃一顿吧!”

     于是一众人又去了餐厅用饭。

     席间,做为当事人的许晓辉对于案件后来的转变一无所知,但许晓艾却已经把所有的细节全部都告诉了许晓辉的老师和同学……

     所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先恐后地把后来刘小慧反水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席间气氛热烈,但萌萌年纪小,坐不住,迈着小短腿要往外面跑,吵着要去外面看养在大堂里的观赏鱼。

     许晓艾追了出去。

     带着萌萌在大厅里玩了一会儿,她突然听到有人犹犹豫豫地喊了一声,“……晓艾?”

     许晓艾应声回头。

     年青英俊的男人穿着休闲装,戴着一副墨镜,手里拿着车钥匙,正一脸惊喜的看着她。

     陆智俊?

     许晓艾眉头轻蹙。

     “晓艾!真是你……这几年你去哪儿了?我一直在找你……”陆智俊摘下墨镜,情不自禁地就上前探出了手,想抓住她的胳膊。

     方才在羁押所门口也没好好把她看清楚……

     他接了电话,收到了一个重要的饭局邀请。

     想着晓艾已经现了身,以后也不愁找不到她,他便放心离开了。

     让他感到惊喜的是,他竟又在酒楼里看到了她。

     见陆智俊突然欺身而近,许晓艾一侧身,险险地避开了陆智俊的触碰。

     陆智俊仔细地打量着她。

     三年不见,她愈发肤白貌美了,而且还苗条。虽然身上穿着的衣服裤子不见得都是名牌,但根本遮不住她前凸|后翘的婀娜身段……

     陆智俊的眼光就有些痴痴的。

     她初嫁他时,只有十九岁,脸上身上甚至还有些婴儿肥,那时候的她,傻傻的,纯纯的,还很天真……

     现在隔了这么些年,她……二十五了吧?褪去了少女的青涩,眼前的她多了几分成熟女性的沉静,五官依旧秀美,肌肤白得几近透明。

     “白美美生了吗?”许晓艾问道。

     陆智俊一滞。

     “我和她……早就分手了。”他苦笑道,“……晓艾,你,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补偿你?我,我发誓……”

     “你已经补偿过了。”许晓艾淡淡地说道。

     现在说补偿还有什么意义?当初她嫁给他的时候,确实不知道白美美的存在……后来知道了,她也尝试过要努力挽回他,即使他并不爱她。然而她的主动示好,换来的却是……他伙同白美美与刘芹一起,设计她,说她不孕不育,还推荐她去刘芹那里接受治疗……

     这些事情平时不想还好,一想起来……

     许晓艾心里就憋得慌。

     “智俊?”

     一个白裙长发女人走了过来,不悦地说道,“你在这儿干嘛呢?人都已经到齐入座了,你怎么还不进去和他们打个招呼?”

     许晓艾看看这个长发飘飘的白裙美女,又看了看陆智俊,嘴边浮起了讥讽的笑容。

     “妈咪,妈咪……舅舅喊我们过去吃鸡腿……”萌萌步履蹒跚地挪了过来,抱住了许晓艾的大腿,奶声奶气地说道。

     许晓艾低下头,看着女儿一笑,将她抱在怀中,说道,“好!我们回去吃饭饭!”

     她带着萌萌离开了。

     陆智俊一脸的呆滞。

     刚才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叫晓艾“妈咪”?

     她,她生了个女儿?

     陆智俊的心脏顿时怦怦地狂跳了起来。

     他和晓艾离婚,正好是第三年。

     那个孩子……

     会是他的吗?

     陆智俊心慌意乱。

     可是……

     之前晓艾在刘芹的误导之下,吃了不少药物,其中不乏避孕药和各类激素药物,当时的晓艾身体很不好,甚至连经期都已经停了,她,她有可能怀上他的孩子吗?

     “智俊,你怎么了?”

     白裙美女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袖子。

     陆智俊如梦初醒。

     啊……

     他朝白裙女子勉强一笑,又朝着许晓艾消失的方向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白裙美女的身后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