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 第12章 让心情自由飞翔
    在家里睡觉、看电视、上网看看天涯的帖子,饿了去星光天地吃东西。就这样囫囵吞枣地过了三天,我也腻了。

     在城市待久了,整个人都变成了机器,日复一日地运转,忙碌而枯燥。但我们早已形成一种惯性,适应着这种生活。当有一天突然停下来,我们却感觉无所适从,甚至已经麻木,什么也让我们提不起兴趣。

     我就是这样……

     突然发现,秋天早到了。

     秋高气爽,风轻云淡,正是北京最好的季节。

     这样的季节,应该出去享受一下,要不实在是太浪费了。

     我想去香山看红叶,但时候尚早,去八大处吧。

     暂时脱离喧嚣的都市,在山野中去听鸟鸣虫唱,看古树流泉,体味秋凉,享受日光……我感觉有一种浓浓的诗意。想起这些,心里久藏的童真开始肆意地充溢起来,我整个人为之一振。

     我给小宝打电话,叫他去。小家伙听说去爬山,在电话中就欢呼起来,直呼叔叔万岁。我叫嫂子也去,她不置可否。

     星期六的早晨,我穿上一身白色运动衣,看看镜子中活力四射的自己,还是相当满意!

     我跑到嫂子家。小宝早已整装待发。我看嫂子没有去的意思。

     “嫂子,跟我们一起去吧。这么好的天气,不要浪费了,对不对小宝?”我给小宝一个暗示的眼神。

     小家伙多聪明啊,赶紧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妈一起去吧!一起去吧!”

     “是啊,出去散散心也好。”我借机又说。

     嫂子答应了,去楼上换了衣服。她下楼,我眼前一亮。她换上的是一身粉红色的阿迪达斯,整个人俏丽、青春了不少,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的那个她。

     “妈妈真漂亮呀!”小家伙嘴甜着呢,好机会绝不忘了表现。

     “那我呢小宝?”我把双臂抱在胸前,瞪着眼等他回答。

     “叔叔也帅呆了!”这绝对是我最满意的回答!

     我开着车行驶在长安街上。

     坐在副驾驶上的小宝一路上极为兴奋,对着车窗外的高楼大厦问我个不停。我喜欢听他说话,他那稚气的童声就像这很高很高的碧蓝的天色那样澄澈透明,能感染我的心,让我的心境也高远开阔起来。

     看得出,嫂子心情也不错,听着我和小宝说话,脸上不自觉地泛起笑意。

     初秋的八大处,还是草木茂盛。放眼望去,起伏的山峦沉浸在温暖的阳光里,树叶开始变黄、变红,比画家笔下的油画还要精致迷人。

     走在山间的林荫路上,我们身上披满点点透过树叶漏下来的阳光,像漫游在童话的世界里。

     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t,仿佛心底沉淀的杂质也被消融,心情格外的舒畅。

     小宝像刚出笼的小兔子,一蹦一跳地在前面跑。我不停地按动快门,给小家伙抓拍了不少照片。我的摄影水平绝对是专业级的,在广院熏也能熏出来。

     嫂子看着撒欢似的小宝,微微地笑着。我也在她不注意的时候,给她拍了几张。

     “这是什么在叫啊叔叔?”小宝问我。

     “是蝉,是蝉在叫。” 我听了听,说。

     “蝉是什么?鸟吗?”

     “不是,是居住在树上会飞的昆虫。”

     “那你给我捉一只吧,我回家养。”小家伙还真是会异想天开。

     “叔叔不会爬树。再说,秋天一到这蝉很快就死了。”

     “它们不像人一样老活着吗?它们真可怜。”小家伙有不少慈悲之心呢。

     “还记得,在广院的时候,夏天晚上我们捉蝉的幼虫吗?”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场景。

     “记得。”嫂子笑了笑说。

     “那天,也不知道你怎么心血来潮,想知道蝉的幼虫是什么样子。我和崔诚他们就争先恐后,晚上去树上找……”

     “呵呵,你自告奋勇,不会爬树还要爬……”

     “不是想在领导面前表现一下嘛!”

     “可虫子没捉到,你从核桃树上掉了下来……”

     “怎么没捉到呢?唯一的一个就是我捉到的!”

     “人家刚从地下爬出来,就被你发现了。你眼睛好,崔诚他们都是近视眼……”

     “哈哈——还是学校的时光最好!”

     小宝一个话题引起我和她一个美好的回忆,我看到她一直笑着,这种笑已经久违了。

     我和嫂子一路聊,小宝开心地跑。不知不觉就到了灵光寺。

     在寺门口居然有一只憨态可掬的猫懒洋洋地蹲着。小宝跑过去,那只猫也不动,任由他抚摸,还“喵——喵——”地温驯地叫。

     “这只猫咪好可爱啊!”小宝说。

     “因为它不是寻常的猫,是禅猫,仙猫。”我神道道地说。

     “叔叔,什么是仙猫啊?”

     “它在这古刹仙境中修炼得太久了,自然沾染了灵气……”我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味道。

     小宝一脸茫然不解。

     “瞎说——”嫂子笑道。

     “嘘——佛门净土,不许乱说话哦。”我冲嫂子煞有介事地摇摇手。

     嫂子瞟了我一眼,用手捂着嘴轻轻地笑。

     我本不信佛,但今天却感觉这里很神圣。

     在大殿的佛像面前,我点燃一拄香插在香炉里,然后跪下,虔诚地双手合十。此时,我心里极为明澈干净,只有一个愿望,求佛保佑她以后一定要过得幸福开心,不要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叔叔,你刚才干吗跪在地上啊?”出来后,小宝问我。

     “求佛保佑。保佑我们小宝快乐成长。”

     “会灵吗?”小家伙又问我。

     “一定会的!”

     小家伙听完我的话,转身又跑回大殿里。他居然也跪下,学着我刚才的样子,闭着眼睛,双手合十,也是满脸的虔诚。

     “你也求佛保佑啦?”小宝出来后,我很诧异地问他。

     “嗯!”

     “是不是保佑闻婧一直和你玩啊?”我逗小宝。

     “不是。是要叔叔一直不离开我和妈妈!”

     小宝的话让我非常意外,一时气氛很尴尬。但马上我抱起小宝,狠狠亲了他脸一下。

     “走,叔叔带你去看金鱼去!”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睛有点发涩。

     中午,我们在一个小溪边的青石上吃东西。我在超市买了一大堆好吃的,有小宝爱吃的五香牛肉,有嫂子爱吃的进口巧克力。

     我们正吃的时候,一位男士走过来。

     “兄弟,给我们照张吃饭的全家福吧。”男士说。

     “你算找对人了!我可是专业摄影师!”我不停地显摆着。

     嫂子边吃东西,边轻蔑地笑着。

     她肯定又想起我在大学第一次给文艺部的活动拍照的事了。那次我信誓旦旦,说了一堆如何保证高质量完成任务的鬼话。但最后发现,有一半的照片没找好焦点,都是虚的。这事成了我在文艺部最大的污点,崔诚那帮兔崽子,有事没事就拿出来挤对我,弄得我一下决心,跟着摄影系的班上摄影课。一个学期下来,我的摄影水平突飞猛进。可惨的是,我是逃自己专业课去学摄影的,那门课的期末考试理所当然地挂了。那可是我大学四年,唯一的一次挂科!

     给他们家照完后,那男士看了看我照的相赞不绝口。

     “来,我也给你们家照两张。看你挺年轻的,儿子都这么大了,真幸福啊!”这位热情的大哥不由我分说,拿过我脖子上的照相机就比画上了。

     我何乐而不为呢?

     回去的时候,天还早,我带小宝去吃哈根达斯。

     这一天,过得真快。我玩得很幸福,小宝也是,我看得出来,嫂子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