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 第45章 我愿化作一缕清香
    后天就是高菲菲的生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想给她过一个浪漫的生日PARTY,就我们两个人的。这是我俩在一起以来她过的第一个生日,我不想让她在忧伤中度过。

     周嵩说的是对的,没有勇气承担的东西就彻底放下吧,委屈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何必呢?很多人是不是总感觉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在手中的又不太珍惜?失去以后才想到再拥有,可那时受伤人早已远去,不可能再回头。人世间每天有多少场这样真实的戏在上演,有谁一不小心会成为主角?是我们贪恋得太多,还是爱太执著?如果曾经拥有果真能成为永远,我们的爱真的也不会改变吗?

     所以我想,把握住现在的,也许是最好的吧。

     我没有直接给高菲菲打电话,而是让周嵩以他的名义邀请高菲菲。地点定在了朝阳公园附近的“8号公馆”,高菲菲答应了周嵩。

     送她什么礼物呢?玫瑰一定要送的,于是我在网上订了一束。其他的呢?项链、香水、女士包?总感觉太俗。对,写一首诗给她,把这首诗印在精致的瓷器上。

     真的好久没有动笔写东西,手都生疏了,诗性的思维也变得很淡。这个超级现实、超级物质的世界似乎根本不适合诗意的存在。

     大学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出版社要给我出一本诗集,但最终我没有同意。因为诗在我的心里是神圣的,我的每一句诗行,诗行里的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标点,都是我情感的最高升华,是灵魂在虚静之际的道悟,是思想在自由宇宙中的遨游。我不愿意让生命的精华拿给别人去评头论足。

     今天突然想到给高菲菲写一首诗,连我自己也感觉很诧异。

     写诗,我必须用笔写,绝对不能用键盘打。因为用笔写字这种古老的方式,能让我的感情喷薄而出,似乎笔是心灵的外化,它们之间的融通自然而然。

     写诗,我很少去改动,我相信第一感觉最真实、最动人。想到爱,是不是也是这样子?

     今天,不知为什么,心里还是不能太静。那种不用冥思,妙手偶得的快感,很难再现。

     但最终还是写下了这样几行:

     你,朱唇微启的那一瞬

     我,愿化作一缕茶香

     在青春的光影里

     即便稍纵即逝

     可那淡淡的悠长

     会穿越整个生命的时光

     ——夏宇

     写好这首小诗,我把它E-mail给一个开瓷吧的朋友,让他印在一个精致的茶杯上。

     在昆仑饭店和台湾一个音乐人谈完事儿后,我到味多美蛋糕房取来预订好的生日蛋糕,然后直奔“8号公馆”。

     我来到一个雅致的包间,把带来的蜡烛摆成一个心形点燃,生日蛋糕放在“心”的中央,再把生日蜡烛小心翼翼地插到蛋糕上。一切安排就绪,我恭候高菲菲的到来。

     我不知道高菲菲看到这个为她精心准备的生日烛光晚餐会不会感动,我想至少她对我的怨气会消减一些。对于像她这样优秀的女孩来说,我的确不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其实每一点内疚都会让我更加看不起自己。我从来不是一个能够在女人那里游刃有余的男人,很多时候面对一些突如其来的变化我会完全束手无策。这点,我觉得自己没办法和周嵩比。但是周嵩和她老婆好像矛盾也不断,所以我想即使再精明再伟大的人也未必能够把男女感情处理得完美无憾。

     我正愣神儿的时候,门开了,高菲菲走了进来。

     我站起身,透过暖暖的烛光,看到高菲菲那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表情里充满了惊诧,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对不起,我把你骗来了……”我走过去,拉起高菲菲的一只手满怀愧疚地说。

     高菲菲没有说话,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开始泛起湿润的光,那光里流露着一种极其复杂的东西,像是穿越了久远的历史,等候一个千年的约定,一路风尘已满是疲惫,但里面至少还有一种元素是深深的感动。

     “玫瑰给你,祝你生日快乐!”我把带来的那束鲜花送到高菲菲的面前。

     两行泪已经开始在高菲菲的脸上缓缓地流淌……

     “夏宇,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折磨我?为什么?”高菲菲突然趴到我的肩上肆意地哭起来。

     “菲菲,我不想再说道歉的话了,因为你都听烦了,我恨我自己……”我轻轻抱着她的腰说。

     “你可以对我再好点吗?你可以的。”高菲菲泪眼婆娑地看着我说。

     “嗯!其实,我一直在努力,只不过我很笨,一些事总是让我搞成一团糟……”我擦着她脸上的泪水。

     “那你从今天起学着聪明一点不好吗?聪明一点吧,你知道我也不是没人要的傻丫头,你这个笨小子有一天真的失去我,你不后悔吗?”高菲菲把头贴在我胸前。

     “菲菲,我是不是没有什么资本要你这样好的女孩……”

     “你别瞎说!我知道夏宇,你的心很善良,很多事你想处理得很完美。也许,有时候是我太任性,太小心眼了。”

     “你别这么说,你再说这样的话,我会更恨自己!我自己的毛病我知道,我努力改,以后我也绝对不会再和你说谎。”我轻轻嗅着她那散发着香味儿的秀发。

     “夏宇,我们都老大不小了,以后有什么事,你我应该好好地谈,应该理性一些。”高菲菲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

     我把蛋糕上的生日蜡烛点燃,高菲菲双手合十,双眼微闭,许了一个心愿。随后,她一口气把蜡烛吹灭。

     “这里,还有一个礼物送给你。”我把那个精致的茶杯拿出来给她。

     “就一只茶杯?夏宇,你可真够抠门啊。”高菲菲开玩笑地说。

     “礼轻情意重嘛!不过,菲菲你太不仔细了,你看看杯子上的字。”

     高菲菲这才注意到茶杯外壁上的那首小诗,高菲菲轻轻咏读了一遍。

     “你写的?真是你写的?”她万分惊奇地问。

     “那你说呢?有哪个傻小子会这么无聊呢?”我笑着说。

     “嗯——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文采!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那是!我诗意的本质还不是一般人能发现得了的,我的每个细胞里涌动的都是浪漫的因子……”我像诗人一般故做陶醉状。

     “行了吧,给点阳光你就灿烂!今天,我可不想让你做诗人!”

     “那你让我做什么?你说,只要我能做到!”

     “嗯,让我想想——对,你应该做我的仆人,在你这儿我得说一不二。”高菲菲有点霸道地看着我。

     “行!没问题!”我很豪迈地表态。

     “不是我逼你的吧?”

     “心甘情愿!”

     “一辈子的仆人也愿意?”

     “嗯,一辈子给你做仆人也没关系,只要我不做饭,不刷碗,不洗衣,不打扫房间,不……”

     “那主人直接晕死算了!”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