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 第5章 别打她的主意
    总的来看,嫂子恢复得还不错。回家第二天就去上班了。吃完晚饭,她会继续写稿子。只不过,她说话的确比以前少多了。我明白,她表面上恢复了平静,但内心还一样忍受着苦痛的煎熬。

     我准备要搬出去了,老住在这儿也不是回事。我租的单身公寓就在这座楼的对面,离这儿也不过五十米。高菲菲尽管不说什么,但我也知道,我老住这儿人家心里肯定也有想法。

     我把搬走的事告诉了嫂子。第二天一大早,小宝没起床之前,我就把东西都搬到租的公寓里了。

     小宝起床,看到我走了,大哭大闹。后来,我又跑过去哄他。

     “叔叔是坏蛋!叔叔和爸爸都是坏蛋!拉过钩也不算数!你们都不要我和妈妈了!”小家伙见了我很愤怒,一边哭一边骂。

     我是百口莫辩,叔叔的苦你小家伙怎么会明白!

     后来,他知道我还在这个小区住,才平静了下来。

     嫂子对我的搬出,显得极为冷淡。倒是我,心里乱乱的。

     这些日子,我和高菲菲发展得很迅速,对这丫头我越来越有感觉。人漂亮,性格好,最重要的是心好,而且没有一些女人的矫情。尽管有时候的确有点黏人,但她把握分寸,恰到好处,弄得我也挺迷糊的。

     她在昆泰中心上班,和国贸只有一路之隔,午饭经常到一起吃了。有时,她在家里做韩国菜带给我,比如说紫菜包饭什么的,我很喜欢吃。我也送过她一个毛绒玩具,她也喜欢得不得了。

     我和高菲菲居然成为一道风景,羡煞了两座大厦里的单身男女。

     “你知道吗?我现在早晨根本就用不着闹钟了。”高菲菲说。

     “是吗?你不一直都挺赖床的吗?现在能起早了?”我有点怀疑。

     “因为上班能见到你,现在做梦都想上班,所以就醒得早了。”

     “切!这话从女的嘴里说出来,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好像应该男的说给女的吧。”

     “对啊!那你怎么就不对我说些甜言蜜语呢?”

     “那多小儿科啊。”

     “这你就不懂了。多大的女人也喜欢男人用好话哄着。”

     “我是少说话,做实事儿的人。”我狡辩。

     “那也没看到你有什么具体行动啊。”高菲菲继续将我的军。

     “当然有了!”

     “我怎么没见着呢?”

     “就在眼前,你看那边——”我神秘兮兮地说。

     “什么?”

     当高菲菲转头的时候,我猛地把她搂进怀里,接着把她的头揽过来,把自己的嘴唇深深地压在了高菲菲的嘴唇上。

     此场景就发生在昆泰写字楼的大厅里,时间是中午,来往的人很多。

     高菲菲这次绝对晕了!但我又能感到她晕得很陶醉。

     某天快下班的时候,嫂子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幼儿园接小宝,说自己加班可能要回去晚点儿。

     我接了小宝,在新光天地吃完饭,小宝吵着要我给他买图画书。没办法,我又带他去王府井书店,买了七八本书。

     “干吗想起买书了?”回来的路上我问小家伙。

     “今天,小飞给闻婧讲了一个很好玩的故事,就是书里的。叔叔你回家也给我讲吧,明天我讲给闻婧听。”

     听完他的话,我是狂晕!这小子比他叔叔能耐!但你追美女也别折腾你老叔啊!我可是累了一天了!

     回到我家,小家伙就累了,一个故事没讲完他就睡着了。

     我看看表,都快10点了,嫂子还没有回来。

     为了不吵醒小宝,我跑厕所给高菲菲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打完都快11点了,嫂子居然还没回来。

     我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一片浩渺的璀璨霓虹,又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堆。

     快12点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嫂子加班这么晚也早该打个电话回来了,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

     我打她手机,就是没人接!我心里七上八下起来。

     在我焦急不安的时候,我看到楼下嫂子的车开了进来。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先从车里下来的是一个男的,然后这人跑到副驾驶位那边打开车门,把嫂子扶了出来。

     看到这场景,我脑袋嗡了一下。

     眼看着那男人搀扶着嫂子进了楼。突然,我想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

     我还等什么?我转身就往外跑。好在嫂子家的钥匙我还没还。

     来不及等电梯,八层楼一口气就跑下来,一直跑到对面的楼,进了电梯。

     我蹑手蹑脚地打开嫂子家的门。客厅的灯亮着,楼上的灯也亮着。

     我小心翼翼地走上楼梯,来到嫂子的卧室门前,门虚掩着。

     我不顾一切,刚想开门,门突然开了。

     “啊——”那个男人大叫一声。

     “你谁啊?”那男人看来被我的突然出现吓坏了。

     “你谁呀!”我不屑中带着愤怒。

     “我是陈娅淑的同事。她喝醉了,我送她回来,你是?”

     “我是他弟弟!”我很坚定地说。好像这么说也没错,要说是她小叔子感觉太莫名其妙了。看来紧急时刻,我大脑转得还是很快的。

     “哦,她弟弟啊。这样的,今天晚上我和另外一个女同事陪你姐喝酒,她喝多了,开不了车,所以我开车送她回来。她好像已经睡着了。”

     这时,我才仔细看了看面前这个男人。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带着一个黑框眼镜,很书生气的一个小白脸。看着不像是坏人。

     “那你可以走了。”我很冷地说。

     那男人显然有点尴尬,冲我礼貌地点了一下头,就出去了。

     “夏丰,夏丰……”嫂子在床上囫囵吞枣地喊起我哥的名字。

     我来到床前,却不知所措。她已烂醉如泥。

     “夏丰,我渴——”

     我赶紧倒来一杯温水,抱起嫂子的腰,让她坐在床上,把水往嫂子嘴里送。

     嫂子的身体一直在挣扎,也许酒精让她太难受了。

     她突然搂住我脖子,趴到我肩上。我整个身体哆嗦了一下,呼吸变得紧促起来。

     她的脸还是那么美,在酒精的刺激下嫩白中透着红晕,特别是那双美丽的眼睛半睁半闭,迷离中流露着丝丝感伤……

     “老公,老公,你不要走了吧……”嫂子搂着我的肩,胳膊柔软得像阳春的柳枝。她的胸紧紧贴着我的胸,轻轻地蠕动,酥麻的感觉像电流一样冲击我全身。我能感觉到我的下体在迅速膨胀!

     我坚持不住了!我也是个男人!而且倒在我怀里的是我一直魂牵梦绕的暗恋情人。我不要做君子,我就做小人,就要乘人之危!什么他妈的伦理道德,见鬼去吧!

     此时,我只忠于我的爱,内心最炙热的爱!

     我不顾一切地撕破她的衣服,热吻她的唇,一直向下湿吻,到她的**……我顺势把她放倒在床上,迅速脱掉自己的衬衫和裤子……我听到她陶醉的叫声,我疯狂,我……

     “哦——”我感觉一股热流冲击着我的身体,还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不好,嫂子吐了!整个吐到我后背上了。浓浓的酒精味和酸腐味冲击着我的鼻子,完全打破了刚才那个色情的幻觉。唉!

     我赶紧把嫂子扶到卫生间。她连着吐了好多,也不知道她喝了多少酒。

     吐完后,我把她放回床上,用湿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和嘴。然后,把吐在地板上的东西收拾干净。

     我跑下楼,到附近的药店买解酒口服液。两个药店早就关门了。

     我返回去开嫂子的车,漫无目的地去找药店。

     深夜的北京,少了几多喧嚣,像个淡妆的少女,有一点妩媚,还有一点神秘……我开着车在空旷的马路上行驶,突然感觉自己很孤独,这种孤独从内心最深处升发向外充溢开来……

     终于,在农业部附近,我找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恰巧还有解酒的口服液。

     回到嫂子家,我强力把解酒液灌进她嘴里。

     临走前,我给嫂子盖上一条薄毯,并把一杯水放到床头柜上。

     回到我家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小宝在我的床上睡得正香,小家伙还打呼噜呢。

     第二天一早,我带小宝在肯德基吃了早餐,直接送他去了幼儿园。我刚到单位,嫂子给我打来电话。

     “昨晚加班12点才回来的,没好意思去打扰你。昨天太累了,我刚起床……”显然她不知道我昨晚去过她家。

     “没事,我已经送小宝去幼儿园了。你放心好了。不过——你以后别那么喝酒了,对身体不好。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

     “啊!”她显然非常吃惊。

     “别那么糟蹋自己好吗,师姐?”我没叫她嫂子。

     “呵——”她在电话那头长出了一口气。

     “你还很年轻,还和上大学时一样漂亮!真的!好好地生活……我不想看着你这样……闷的时候,找我聊天吧,我们和在广院时那样开心地聊……”我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呜——”我听到她又哭了,接着就挂了电话。

     我来到厕所,偷偷点上一支烟,郁郁地向空中吐着烟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