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容星澜继续做出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期期艾艾的靠过去,“师兄,这些人都不讲道理,他们要杀我,怎么都不听我解释,是师兄救了我一命,我只相信师兄。”

     他知道这时候能出手保护他的只有这个风君了!管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只要能保住他一命就好了!

     必须得牢牢抱住人家大/腿。

     明德面无表情又轻轻的踢了他一下,“别靠过来。”

     容星澜可怜巴巴的伸出两只手,拉了拉明德的衣襟。

     “也别伸爪子。”明德又补充。

     容星澜不开心的噘嘴。

     明德冷漠的走开了一步。

     “师兄……”容星澜使出仰头星星眼卖萌必杀技。

     完全没用,明德看也不看容星澜一眼,直白又冷淡的说,“你走吧,你一个道修,管我叫什么师兄?我不是你师兄,也和你没关系。这里太危险,下次不要过来了。”

     容星澜有点着急,“你……你就不管我啦!”

     这可是要命的事啊,虽然有点厚脸皮,但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就不要太顾忌自己颜面了,就是要死皮赖脸的缠上去!

     容星澜当然也想要走,可是九曲那个暗含恶意的眼神让他实在有些吃不消,估计是动不了明德这个妖修,就把帐全算他头上了,而那个遁走魔修黑影也对他虎视眈眈,说不定哪时候就跑来杀他,所以他哪里是能这么容易脱身的。更何况他还收了秃头校长的钱,要继续调查这次的陌生尸体,他还需要给对方一个答案呢,容星澜可不信这群修真者会让同伴的尸体落到凡人手里,这就说明了必然还有凡人在此殒命,因此他就更不离开了,他怕他才一离开,小命和名声都不保了。

     明德说,“怎么?不想走?还不怕?”

     容星澜赔笑,“师兄……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送我一程吧……你也不想你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人,你一走就有性命的危险吧。”

     在场都是耳聪目明的修士,容星澜刚说完,九曲真人脸就绿了。

     少年,好歹你也等众人离开再和你救命恩认说这种话嘛。

     这不明显担心有人挟私报复吗?

     九曲真人的脸被打得啪啪作响。

     明德:“……”这小子真大胆,还会顺杆子往上爬。

     ……

     “师兄请坐,请喝茶,”容星澜笑容满面的双手捧起茶杯,亲自送到明德面前,,“这是我一个客户送来的大红袍,比不上修真界的灵茶,没有灵气,但胜在味道甘甜醇厚,也别有一番滋味。”

     他对明德眨眨眼睛,“我先去换件衣服,然后拜一下祖师爷,之后请师兄吃饭,谢谢师兄对我的大恩大德。”

     明德凤君不动声色的接过茶,“你也回家了……”我也可以走了吧?

     “话说师兄喜欢吃什么?凡间没什么特别,就是美食多。”容星澜好像没听到一样,“我最喜欢春满园的火锅,听说他们也做外卖,我现在打电话去定海鲜锅底,有客户送我的打折卡,价格很便宜!师兄你一定喜欢,嘻嘻嘻!”

     嘻嘻嘻你个头!

     看着容星澜蹦蹦跳跳的跑到室内去换衣服,明德脸上浮起难以形容的神色,有些复杂又有些迟疑,明德没怎么在人间行走,因此不知道凡人们发明了一个词形容这种人,“自来熟”。

     。

     还真是怪模怪样的小子,他心里忍不住想。

     对方还真有点古灵精怪,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行为也奇奇怪怪,在一干喜欢装模作样的道修当中显得分外格格不入。不过容星澜这小子一点也不为此害臊,反而活的比谁都坦然自若,自得其乐。

     有点意思。

     其实明德在九曲第一次想要容星澜的命的时候就已经在附近了,他也和道修一样,察觉到了魔修的气息匆匆赶来,不过并没有现身,只是隐匿了自己的身形。刚开始九曲以剑气攻击,他没有动手,是因为明白容星澜还足以应对,直到所有人发动诛仙剑阵,明德瞧见对方确实是命悬一线,这才出手救了这小道修一命。

     他不是多么善心的人,不过也挺乐意看道修们的笑话的。

     袭击同族师弟这种事,无论是哪一界修士,都是一个丑闻。

     没想到这一救就个自己添了这么多麻烦。

     说起来,一个筑基期的修士胆敢在人间历练确实是不简单,尤其是这个容星澜毫无过人之处,天资低劣,后天似乎也没多勤勉,明德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修为主要是靠后天浇灌上去的,对方没什么优点,顶多是外表对于其他人修可能是上上之姿,但这一点对于多出俊男美女的妖族来说,他长得也就一般意义上的好看。

     不过挺会撒娇的。

     这点明德深有体会,他几乎就是被容星澜给烦过来的,在和九曲一行人交涉完毕后,明德刚想离开,容星澜就又扑上来抱着他的腿嘤嘤嘤起来,一直喊着师兄救他,师兄不要不管他……之类的话,明德没什么感觉,倒是把周围一群道修臊得面红耳赤。

     万般无奈之下,明德只好答应送容星澜回到安全的地方。

     对方顿时眉开眼笑。

     娇气。明德在心里评价,看来莫盈道君对自己的徒弟太过溺爱,才养成了这样不知世事的性格,放出去好像炸弹一样尽得罪人。搞不好他一离开,这小子真的会被自己那张破嘴弄丢性命。

     思及此处,明德也索性待了下来,四处打量着这间店铺,不大的模样,收拾的十分整齐,地步擦得干净明亮,可以当镜子照人身影,墙壁正面就悬挂着阴阳镜,八卦图,桃木剑等算命的东西,前台放了一只肥嘟嘟的招财猫,不停的上下招手。一看就是完全没用心随便搞来糊弄凡人的物件,唯一稍微像样就是被屏风挡住的内堂,似乎布置了一个祭拜祖先的供桌。

     这应该就是那小子说要拜一下祖师爷的地方。

     明德忽然发现自己把容星澜的话记得有些牢,也难怪,难得碰到一个有点意思的小子,他眉头一皱,闭目养起神来。

     在房间内,容星澜拼命挑着衣服,这个普拉达颜色太轻佻,估计来自妖修界的师兄不会喜欢,这件范思哲的黑色面料定制版倒是蛮正式的,但是有点显老成了,他只有去达官贵人压场时候才穿。这件topman的夹克倒是穿起来又好看又炫,但是牌子太低了,师兄会不会觉得自己穿的更怪了呢?

     ……都好难选!该穿什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