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先头那个年长一点的道修似乎被气到了,“师弟,我是为了你好,历练什么时候不能练,非要在外头不安全的时候到处瞎跑,师尊当初要是知道你如此顽劣,一定不会让你离开师门!”

     没想到另一个道修也十分倔强,“把我送回去,好让你和师妹双宿双/飞吗?想得美!师兄,我们说好了要公平竞争,大家都站在同一个起点上,你可不要给我搞什么小动作!”

     原来这中间夹杂着一地狗血,看起来似乎是师兄弟为了貌美娇弱的小师妹而起了相争的心思。先头那个年长的道修见师弟出言顶撞,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好心没好报!如果不是担心你,我做什么要特意赶过来。现在游历的道修那么多身死殒命,你若是不要命了,你就走吧!”

     “走就走!我的事不用你管!”另一个气愤的祭出飞剑,跳上去就往外面飞走了。

     裘慧贪婪的视线紧盯着两个小道修,就好像馋猫盯着砧板上两块肥肉,垂涎欲滴的姿态不言而喻,这个师兄倒是没什么好下手的,力量不纯,根骨不好,身体似乎还有点虚弱,吵起架来一副阳气不足体虚气短的样子,但另一个师弟却浑身撒发着纯正的灵气,灵魂纯粹不说,修为也积累的十分雄厚,他正是筑基后期的境界,差一点点就要突破。

     见师弟离开,先前被出言不逊的修士捂住胸口剧烈咳嗽起来,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面色的神情带着一丝难堪和羞愤,他望着师弟离开的方向轻轻哼了一声,随即往相反方向走了。

     裘慧正希望两人分开,虽然裘慧也能对付两个小辈,但是就害怕他们有什么法宝,能引来其他人相助,在他看来,刚才率先离开的师弟是最好下手的对象,被嫉妒和怒意主宰的灵魂,稍微挑拨就会丧失理智,这样道心不稳的魂魄最适合拿来修炼。

     他追着师弟而去,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另一方向,那位年轻的道修的脸色越来越惨白,他的身形越缩越小,逐渐变成了透明色。

     容星澜察觉自己的傀儡消失,又感到身后传来一阵寒意,便知道他这个引蛇出洞的计划奏效了。

     他对自己的这段加戏十分满意。

     尤其是那声抑扬顿挫的哪一句,“你可不要给我搞什么小动作!”更是完全体现了他对抗邪恶势力坚韧不拔的内心!

     没错,他这句话表面只是台词,实际上根本是一句控诉。

     对裘慧的控诉!

     告诉他:我!是不会屈服的!我对所有一切的反派,必将斗争到底!

     姬合:“……”他完全没兴趣听容星澜的心路历程。

     实际上姬合的主意一开始很简单,就是在裘慧活动地方,投递一个修为精纯的修士诱使裘慧出现,这本是一个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的角色,只需要出现——逃跑——尖叫这样简单的举动就可以了。然而,容星澜却把这个用来引蛇出洞的角色玩出了花样,生生加了一段师兄师弟师妹之间的三角恋,同时又在言谈之中,隐约带出了师门争斗的暗线,丰富了该诱饵的内涵和主题,让他从原本可有可无的小配角,一下子升华到了有血有肉的出彩人物。

     细细一想,这个角色真实度好像变得高了,也让人更加可信了。有些多愁善感的人说不定会立马联想到,不知道是怎样倾国倾城的师妹,能让师兄弟反目为她相争显斗,想必一定是个明眉皓目,温婉动人的女子,也不知道这样争来斗去,到最后他们还记不记自己是为了什么争锋相对,到底是真的为了师妹,还是为了师尊底下的权势利益。

     容星澜:我也是会玩啊嘻嘻嘻!

     师兄应该给我颁发一个影帝奖章。

     裘慧果真不疑有他,或者说,他根本没容星澜想得那么多,他只知道自己的力量日益稀薄,在这么灵气匮乏的时代里已经撑不了太久,必须马上吞噬别人的灵魂来补充灵气。因此那个傻不愣登的小道修御剑飞走,他也立刻跟了上去,打算伺机把人拿下。

     容星澜不开心的一路向东飞去,他施了障眼法,普通的凡人看不见他,只能感觉一阵风飘过,因此大白天大喇喇的从人界闹市中央穿过,也没有一个人惊讶的抬头看他。等他领着魔修黑影来到目的地——一处废弃许久的大楼,那里已经被布置了精妙绝伦的阵法,等待魔修老祖进去后,姬合会立刻发动阵法,对其一击必杀。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发。容星澜落在地上,又假装发起了脾气,碰的一声把剑个丢了,飞剑插入石壁上,好像没入豆腐一样,瞬间只剩下剑柄露在外头。

     忽然他顿住了,似乎察觉到身后有人,声音惊疑不定,“是谁?”

     黑影桀桀笑着,“好个水嫩嫩的小娃娃,这年纪轻轻的,力气倒是不小,出手便是这样入骨三分,老朽我看了就欢喜。”原想着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有胜于无,饱食不够,只能用来果腹,现在看来,对方的灵力精纯犹如融合期的修士。对他出手这一票是绝对赚了。

     那年轻修士心情正差着呢,听见裘慧一番话,立刻跳脚大骂,“哪里来的老瘪三,调戏到你/爷爷头上了!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的丑模样,还喜欢我,呸!老不羞!本少爷也是你可以肖想的?少癞□□想吃天鹅肉了!先去整个容吧!”

     容星澜把无知傲气娇蛮的少年扮演的得心应手,骂人骂得也好不爽快,这其实也是他的心里话,他早就想这样好好骂骂裘慧了,叫你那天追我,叫你那天打我,还想吃掉我,活该被骂!骂死你骂死你!老东西!

     裘慧满脸懵逼,他自万年起一直生活在魔界,还没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古代人都比较含蓄,心有不满也是文绉绉的,顶多赌咒发誓要人好看,说一句抽筋扒皮顶天了。哪里听过这样一长串和泼皮骂街一样的骂词,何况他根本没有调戏容星澜的意思,因此一听对方骂的这番话就傻眼了。

     不过他好歹也是修真界历经风雨的大能之一,很快清醒过来。

     裘慧的声音瞬间一下子变得尖利可怕,“不识抬举的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本来想好好送你上路,既然你不识相,那就别怪我无情!”

     容星澜:“……”骂人一时爽,马上火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