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容小少爷也是胆大包天,占着自己喝醉,手就开始不老实了,先是摸了自己一直想摸但是不敢摸的师兄的胸口,嗯,硬硬的,很有手/感,然后又把魔爪伸向姬合的脸,不客气捏了一下。

     容星澜:“(☆_☆)!”捏到了!

     而姬合一下子……愣住了。

     自从他化出人形以来,每个妖族见他无一不是恭恭敬敬,尊敬守礼,还没人胆敢把魔爪伸到他头上去。妖族的等级制度无比森严,像勾手,拍肩这样寻常朋友的姿势,对待一位凤君是不合适的,就算是小翠,也只敢变成小鸟偶尔蹭蹭他,多余的雷池一步都不敢跨越。而姬合同父异母的兄弟姊妹又彼此之间关系疏远,更不可能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姬合长这么大,印象最深莫过于母亲在他小时候经常温柔抚摸/他的毛发,但等他化形之后,母亲也再没有类似的动作——说到底她也不过是只平凡的小妖,并没有资格去碰触姬合。

     而容小少爷呢,现在不仅捏了姬合的脸,还色/眯/眯的摸了又摸,“好/嫩,红红你的脸怎么保养的,居然比我的还软还滑。”他的表情垂涎欲滴,一副好好摸啊我不想放手的表情,仔细一看,甚至带了那么点猥琐。

     ——要不是容小少爷本身是个小帅哥,那副尊荣还真的有点不忍直视。

     不过也不奇怪,容星澜本来就是颜控,从小到大只喜欢漂亮的东西,到了凡间,被网络媒体一熏陶,更有点变本加厉的趋势。他第一眼能对姬合小翠他们生出那么大的好感,除去对方曾对自己出手相助以外,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们美丽的皮相——谁不喜欢美丽的人呢?他容小少爷就是这么俗,就是沉溺于肤浅的追求!

     他看人眼刁,对自己更是严苛,每天都用药香阁的女仙炼制的花蜜膏来保养自己,早晚各涂一次,再加上各种精油,按摩膏,洁面乳轮番上阵,工序繁琐的和妹子差不多,每周还要做个特殊的养护面膜spa,才能保证自己的脸蛋永远都是细腻光滑,符合小鲜肉的定位。

     所以,当他发现姬合——一个完全不追求生活品质的男人,他的皮肤居然比自己的还好时候,容星澜感慨了,姬合的脸摸上去触感和顶级的巧克力一样丝滑柔顺,让容星澜没忍住自己的贼手,在上面流连忘返颇久。

     姬合:“……”

     “这手/感,这韧度,啧啧啧,红红,别害羞,再让我摸/摸。”

     姬合感觉自己青筋都要出来了,尤其是容星澜左捏右捏,一副哪哪儿都好摸,哪哪儿都喜欢的样子,更是让他十分不自在。而容星澜明显也是个厚脸皮的家伙,这时候非但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还变本加厉,得寸进尺,手越摸越下,都快伸到姬合衣服里面了!

     这家伙,真的醉死了吗?

     姬合被迫忍受骚扰好几分钟,终于忍无可忍,伸手把容小少爷在他身上不停做妖的手打开,只听啪的一声,容小少爷的手臂被骤然甩到一边。手背红了一块。

     这下轮容小少爷愣住了,一阵沉默,他不可置信的收回手,看了眼自己微红的手背,又看了一眼姬合皱眉的冷脸,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委屈起来。

     “……你打我?”小少爷伤心了。

     姬合:“……”你只有三岁吗?

     容星澜当然不止三岁,但你和醉酒的人可没有道理可讲,因为他们不听任何解释,也不会明白你的用心良苦,容小少爷就是这样,他才不管姬合甩开他的力道其实并没多重,他只是想,他的师兄居然真打了他,师兄居然会对他这么不好,师兄是个坏人!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背,咬着嘴唇,眼圈说红就红起来。

     更要命的是,眼前的少年似乎觉得单单红眼睛不够分量,不足以证明自己此刻的悲怆,于是没等姬合做出什么反应,他突然低下自己的头,轻声抽噎咽唔起来,那声音如诉如泣,哀婉幽怨,好像背负了千万种不甘委屈,小肩膀还一抖一抖的,整一个萧瑟可怜,含泪雨洒的模样。

     姬合:“……”

     容星澜一边嘤嘤嘤的干嚎——不带眼泪的那种,一边凄凄惨惨,声嘶力竭的控诉姬合的残忍,“……我明白了,你们都讨厌我……因为我很烦。”小少爷的声音有些含糊软懦,咋一听还挺像那么回事,要不是他不时抬头瞪了一眼姬合,暴露了那根本只是光打雷不下雨的可鄙行径,姬合说不定真的会发自内心的愧疚一下。

     小少爷悲伤的道,“果然…咯,我还是走比较好,去一个…咯……你们都去不了的地方,再也不回来,再也不碍你们的眼…咯…”因为说的太急,他居然还像小孩子那样打起咯来。

     说着,容星澜就一脸悲愤的转身,嚷着要回去收拾行李。

     他要离家出走。

     但是,别忘了小少爷这时候刚从浴/室出来,浑身刚被水淋过,还湿答答的,那副模样要多蠢有多蠢,一个自己都照顾的乱七八糟的家伙,这时候还幼稚巴拉说什么要去远方,再也不回来,姬合直接被他气的笑起来。

     他干脆把人一举,整个扛在肩膀上,转身就往外头走。容星澜啊的惨叫一声,和个乌龟一样四肢乱动,“别……顶/我的胃…我要吐了。”

     “不许吐,敢吐我你就死定了。”

     “嘤嘤嘤……”

     “假哭也会揍你。”

     容星澜连忙捂住屁/股,更加悲愤的道,“你还要揍我?天哪,我这么一朵娇花,今天就要被你给辣手摧残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屈服的,你阻碍不了我的脚步,我要飞~飞到天边~让你再也追不上我~~~”

     姬合:“……”

     他深呼吸好几次,告诉自己不要和傻/瓜计较,才把人安全完整的拎到了卧室,容星澜被剥成了白鸡蛋,一个咕噜的滚到了床/上,姬合把他塞进被窝里,然后压住他不让他乱动。

     “睡觉!”他特别凶的说。

     容星澜扭来扭去,不安分的想爬出来,但他的反抗被武力镇压,姬合干脆一只手直接把对方两只手拉过头顶。“你到底睡不睡?”

     容星澜以为他和他闹着玩呢,对他吐了吐舌头。“嘻嘻嘻!好玩!再来!”

     两人折腾了一个晚上,就这么你想逃,我不让,你想起身,我偏要你躺着的状态。直到凌晨两三/点,容小少爷才终于安静下来,他打了个哈欠,慢慢闭上眼睛,而这时候姬合已经绝望了,他坐在容星澜的床边发呆了许久,忽然变作一只肥嘟嘟的小红鸡,把头藏在自己翅膀底下。

     这时候,他突然领会到了一个刚才小翠领会到的道理,有些人,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多管的,该放手就要放手,该letitgo,就让他letitgo,不能放手,也要及时甩锅给别人,就像小翠一样,非常及时的把锅甩给了自己,这样才能避免不留神被别人给气死的结局。

     他最正确的做法,就是应该在容星澜狂敲他门的时候,当做自己不存在。

     但现在说这些已经太迟了。

     看着容星澜好不容易安静的睡脸,姬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底现在在想什么,是有些生气对方的不知轻重,还是觉得这么肆意飞扬的青春也是有趣?

     恐怕二者兼有之。

     他的视线落在在眼前少年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又忽然挪开。

     得了,眼不见心不烦吧。

     而第二天醒来的容星澜:我!不!想!活!了!

     他坐起来,掀开被子,感觉有点风吹蛋蛋凉,然后顶着鸡窝头在床/上发了两分钟的呆,又猛地的倒了下去。

     他做了什么会是这样一副尊荣躺在床/上!

     小翠蹦蹦跳跳的在门外敲门,“容师弟,我可以进来吗?”

     容星澜一瞬间有点惊慌,他还没穿衣服呢,怎么这时候就有人要进来了?再一看,散落的衣服从门口丢到床边,最近的衬衫距离自己两个手臂那么远,伸手过去……糟糕,还够不着。眼看门把手就要被拧开,他连忙大喊,“别别别……”

     小翠大喇喇的推开门,“别什么别,我进来啦,肚子好饿!我要吃早饭!师弟我今天想吃小笼包……”

     紧接着,她就看见容星澜满脸的尴尬的坐在床/上,用被单把自己紧紧裹起来,那副模样就好像一个刚在宾馆的大床/上醒来,结果发现自己第一次被夺走的可怜处/男一般,特别的孤立无助。

     小翠扑哧一笑,“容师弟,一大早你干嘛?”

     干嘛?当然防止自己走/光啊!他现在可是白斩鸡一只,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遮蔽物,而他还闹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副状态,目前正在十足的茫然期。

     容星澜看看自己,再看看小翠,脸上的表情一片衰败,小翠的到来让他想起一件事,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昨天是对方陪他一起去的酒桌吧?

     因为心里有事,容星澜忘记掌握分寸,喝的时候就忍不住喝高了一点。他没有离开的记忆,只记得自己似乎不是很清醒,走出饭店已经是摇摇晃晃,之后的记忆自动断片,怎么想也没有多少印象。

     那么,自己这幅样子也和对方有关喽?

     容星澜满脸惊恐。“小翠,昨天该不会是你把我送回来的吧?”

     小翠说,“是呀!”

     容星澜顿时生无可恋,“什么?居然是你!那你……唉,谢谢你送我回来,可你怎么脱了我的衣服啊!虽然我们不同物种,但我可是男孩子啊!”天哪,他的名誉还要不要了,他还是个元阳未泄的小少年,一世清白躲过了魔修,躲过了大蜘蛛,就毁在一只鸟的手上了。

     这也太凄惨了吧!

     小翠瞪大眼睛,“什么呀……莫名其妙的。”她仔细一看,才发现容小少爷坐在床/上正拿被单牢牢遮住自己——下面明显不着寸缕,小翠顿时脸一红,啐了他一口,“谁脱你衣服了?臭不要脸!明明是你自己脱/光/光的睡觉,赖我/干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容星澜更傻了。

     “不可能,我才没有裸/睡的习惯,绝对不会不脱衣服就睡觉的。”他很肯定的说。

     小翠说,“你睡迷糊啦!昨天我把你放到浴/室,让你自己去洗澡,之后我就回自己的窝去了,我可没动你一下,肯定是你自己洗完澡忘记穿衣服啦……”

     容星澜急了,“胡说,我才没裸/奔的爱好。我虽然醉了,那种丢脸的事才不会做,而且我记得明明有人帮我……”突然他住口不说了。

     小翠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古怪。

     容星澜也差不多。

     小翠突然说,“都太阳晒到屁/股了,还不起来修炼,容师弟,你这样下去可小心到不了开光期……”

     容星澜也胡乱点头,“好,好,我去修炼,顺便把早饭做了,呃……小翠你想吃小笼包?这么晚了外面大概没有卖,要不换个其他的东西?”

     “吃吃吃,我都吃!”小翠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