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事实上诺埃尔也不指望那位侦探的能让他的记忆回来,毕竟人家只是一个侦探,而不是一个心理医生,但既然是一个传奇一样的侦探,说不定这一次的拜访能有什么收获,何况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确定一下这个福尔摩斯究竟是哪一个福尔摩斯。

     “我以为你会很想去见一见那位侦探?”诺埃尔略微歪了歪头,如此问道。

     “你知道,我见过了。”坐在纯黑木棺上的男人摊了摊手,“没什么发现。”

     棕发绿眸的探员挑了挑眉,调侃道:“在窗户外见的?”

     见面前坐着的人的表情有些微妙,诺埃尔抬眼食指敲了敲手下的沙发扶手,没什么声音发出来,但看在吸血鬼先生的眼里则似乎另有深意,他评价道:“这听起来有点像痴汉。”

     听到这话,莱斯特的脸上有一瞬间的空白,像是有什么超越了自己的认知,然后他眨了眨眼,问道:“什么是痴汉?”

     这一回轮到诺埃尔表情停滞了,他皱起眉,有点不太清楚要怎样去解释,这还是他在收到艾西尔的短信之后了解到的词,有些迟疑道:“就是stk?stalker?”

     stalker这个单词莱斯特是知道的,字面上的意思大概就是跟踪者的意思,但是从现在的语境来说应该还不止这一个意思。老古董的吸血鬼先生不是很确定地反驳了一句他没有跟踪那位侦探,觉得自己需要好好了解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见状,诺埃尔看了一下放在一边的电脑,示意对方可以自己查看,“人类的科技在利于生活的方面有着不小的功劳。”

     往常这个电脑都是诺埃尔在用,今天难得提到了这方面,莱斯特也对于这个从没有碰过的东西稍微有了点兴趣。坐到了屏幕前,歪了歪脑袋对于现在的界面不太明白要怎么弄,学着平日里侧写师的姿势将右手放在了鼠标上,鉴于鼠标的设计还很好理解,倒也没有什么错,不过姿势没什么问题,对于怎么使用却还是十分迷茫的。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因为这其实是属于诺埃尔的东西,吸血鬼先生担心一不小心弄坏了,也没敢乱动,于是就纠结地转过头来询问这电子产品的主人了。

     诺埃尔眨了眨眼,突然觉得把所有相关知识都说明清楚是一件非常浩大的工程量,“我把记忆抽出来你慢慢看?”

     随即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提议,“现在的情况抽出来也好像没法看……”

     这样否定完,诺埃尔便起身走到了吸血鬼的边上,简单地解释了一下鼠标键盘的用法,对桌面上的图标也略微说明了一下,就放任老古董吸血鬼先生自己去摸索学习了,从他当初对对方的摄魂取念得到的信息来看,这位先生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悍的,让他自己慢慢搞明白也大概没什么问题,自己并不是一个优秀的老师,让学生自学也双方都省点力气。

     交代完注意事项,诺埃尔也打算洗洗睡了,莱斯特是夜行生物,一晚上不睡也没什么,他还是个普通人类,没有那么好的精力。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诺埃尔就看见吸血鬼先生仍旧坐在电脑面前,与他睡前的姿势并没有什么变化。

     由于莱斯特的种族原因,他们现在住的地方窗帘都是拉起来的,这就导致不开灯的时候就算是白天也十分昏暗,而诺埃尔去睡觉自然是把灯关了的,这个时候重新走过来,看到的就是电脑屏幕惨白的光打在那张本该妖异非常的面容上,此刻看上去就多了几分苍白的鬼魅。

     若不是对方表情还十分正直,那还真挺有网瘾少年沉迷虚拟世界的即视感,但是所幸这位吸血鬼先生的外表即便非常好看,也一样已经算不得少年了,倒是消去了几分这种错觉感……虽然一般有网瘾的也不只有这一个年龄段。

     讲道理的话,顶着这么一张脸对着电脑,那真的是挺违和的。

     听见身后人类的动静,莱斯特也心知对方已经起来了,回过头就是少年巫师一切都已经梳理完毕的模样,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不会让人有任何不当的想法,但在才搜索具体而详细了解完痴汉stk这种意思与各种相关的吸血鬼先生的眼里,莫名觉得哪哪都不对,可仔细看看又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所谓狂热的暗恋、跟踪、偷窥,这种行为当然是不可能发生在莱斯特身上的,更别说对象是那位侦探的了,但要说起来对象这种方面的话,他倒觉得像诺埃尔这样的人特别容易被这样狂热的家伙给盯上。毕竟如果不去看内在的话,光从外表上的那一身皮囊与看似友好的性格,是挺容易吸引这种存在的。

     当然如果要去看内在的话,那可能吸引的就直接是更加高等一点的**了。

     “看样子你已经对于这方面的知识都了解的差不多了?”见到金发的男人使用电脑已经非常熟练,诺埃尔侧了侧头这样开口。

     灰蓝眼眸的吸血鬼点了点头,“还有你之前说的那个词。”

     棕发的探员一脸的静候下文,然后就看见那容貌过分明丽的非人类生物一脸认真地对他说:“似乎你很容易遇到这样的危险。”

     一瞬间诺埃尔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顿了顿才说道:“那这样看来你也很容易遇到这样的危险。”

     “不,”莱斯特否定了这个说法,“从出行方式来看,你比我危险。”

     诺埃尔感到无奈似的转头看了一眼门楣,又转了回来,“那么拜访侦探一行,要同去吗?”

     莱斯特看了看电脑,又看了看拉上了帘子的窗户,“非常乐意。”

     侧写师的拜访,总归要比他的拜访方式更加容易有收获一点。

     于是哈德森太太打开大门以后,看见的就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温和的少年与一个打着伞的金发男人……虽然这两个人是长得很好看的,但是这样的搭配似乎实在是奇怪了一点。

     不过哈德森太太毕竟是哈德森太太,既然面对脾气古怪的侦探先生都仍然是一个热情开朗的房东太太,仅仅是这样程度的怪异自然也不会让她变了脸色,毕竟这世上奇怪的人有那么多,而且……以哈德森太太的眼光来看,也不一定真的就会感到哪里奇怪了。

     “早上好,太太。夏洛克·福尔摩斯是住在这里吗?”墨绿色眼瞳的少年这么开口,微笑着直白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哦是的,他住这儿。你们是来委托案子的吧?”一边这样说着,哈德森太太一边把门开得更大了一点,将这两个来访的人员给迎了进去。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这位看起来就十分友好的太太关上门以后又拿起了桌上的甜饼,看上去似乎像是刚刚才做出来不久,然后朝着里面叫了一声夏洛克,“新的委托人。”

     带着诺埃尔和莱斯特走向那位侦探大人的哈德森太太又重新转过头来看向了他们,善意地问道:“要来点饼干吗?刚刚好拿出来还热着。”

     这位房东太太的热情稍微令诺埃尔有些没有想到,但是总归这是一份真诚的友好,所以他也没有拒绝对方,顺从地拿了一块饼干,表达了一番对此慷慨的谢意。

     老实说,这样一边走着一边吃饼干什么的非常不符合诺埃尔惯常的行为方式,碎屑掉在地上是十分失礼的,但是这饼干又没法一口解决,因此他直接掰成了两份打算分成两次一口吃完,不过瞥了一眼身边已经收起了伞的非人类生物,突然改变了主意。

     “吸血鬼对人类的食物会感到难以下咽吗?”右手里的一半饼干顺利地一口解决了,浅棕色短发的巫师少年拿着左手的另一半饼干伸向了一旁的吸血鬼,说话的声音确保走在前面的哈德森太太不会听见。

     明白了对方言下之意的莱斯特拿过了给自己的半块饼干,“这倒不会。”

     “但是以现在的味蕾,也不会感到有多美味。”诺埃尔擦完手,又听见了吸血鬼先生这下半句话。

     他拿过了对方另一只手上拎着的伞,将擦手的纸递给了莱斯特,然后评价了一句:“这位女士的手艺非常不错。”

     他真心实意地觉得这比他以前在英国尤其是在巫师界吃到过的食物味道要好多了。

     “那真遗憾。”这样说着,擦完手以后他又跟诺埃尔一样折了折将纸收好放进口袋,准备等看见垃圾桶的时候扔掉,然而等放进去以后,还没有离开自己衣服口袋的吸血鬼先生的手就突然僵了僵。

     从那昨天晚上查到的所谓痴汉stk这种生物的各种相关释义讲解案例等等来说,有一部分会有收集其狂热对象的各种废弃的或者不废弃的种种物品,一旦想到了这一点,莱斯特一时间觉得自己是放也不是,拿出来也不是。

     可惜诺埃尔并没有发觉身边吸血鬼先生的尴尬心态,还等着对方收拾好以后把伞还给他,见莱斯特的动作僵硬了一下,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发觉诺埃尔脸上没有什么异色,莱斯特也就没有继续纠结在这一点上,收拾妥当以后看似自然地拿过了自己的伞,“没什么。”

     既然人家不说,诺埃尔自然也不会去问,这一段路并不长,于是他们很快就见到了夏洛克……和华生。

     ……原来侦探先生和他的助手正在**吗?

     作者有话要说:  心疼一下尴尬的老古董吸血鬼先生= =

     非常抱歉,昨天码着码着我睡着了,然后今天起来又卡文了,然后到现在才更新……【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