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不过诺埃尔的运气很好,就在他以为自己今天晚上大约只能与办公室里的咖啡为伴的时候,就有人带回来了可以填饱肚子的吃的……哪怕那只是一些隶属于零食或者叫垃圾食品的分类里面的食物。

     但其实美国的用餐比起英国来说总要好太多了……

     “啊哈,可爱的年轻人,晚饭吃过了吗?”带回来大包零食的,是他前不久才见到的传说中电脑技术十分厉害的加西亚。

     这个女孩……恩虽然可能是叫女士更加贴切一点,但出于对方的性格,或许这个称呼才更符合?好吧,这位天才的技术人员……这个称呼大概就没多少异议了。

     加西亚是个非常可爱的人……啊这并不是因为刚刚对方叫了他可爱的年轻人的缘故……即使从身材来看她并不符合斯莱特林一贯的美学,可一旦与对方相处过,就会发现她的性格其实非常可爱,连带着那好像没有多少出色的外表,也在细看之下觉得很可爱……可能这就是传说中那种乍一看没什么感觉但仔细看就发现非常耐看的那种人吧。

     当然那友善的性格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虽然对方偶尔会在口头上调戏一下别人。

     “如果我吃过了晚饭,这位美丽的小姐就不愿意与我一起分享美食了吗?”勾了勾唇,浅棕色短发的少年上挑了眉眼,如此调笑道。

     加西亚在诺埃尔的身边坐下,将手里的袋子放到了桌上,摇头否定道:“不,如果你吃过了晚饭,那你肯定吃不下那么多,剩下的就都是我的了。”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这样说着,诺埃尔不客气地伸手拿了一包薯片,拆开来拿了一片才继续道:“我晚饭还没吃就被叫过来了。”

     抬眼间看见对面坐着的博士先生表情变得尴尬的样子,内心略微感叹了一下,有些无奈又有点像对待一个让人操心又宠溺的孩子,将手里拆开的薯片往前面移了移,凑到了这个棕色头发的年轻人面前,开口问道:“你要来点吗,博士?”

     “薯片的营养价值很低,含有大量脂肪以及过量的铝,长期食用会造成……”这样说了一半,好像突然意识到自己又把事情搞砸了,瑞德顿了顿,顺从地从袋子里拿了一片,低着头说了一声谢谢。

     新来的侧写师挑了挑眉,嘴角的弧度上扬了些许,“不客气。”

     随后又自己拿了一片以后才将袋子移到了加西亚的眼前,却还是稳稳的拿着并没有要送还的意思,笑道:“我的幸运女神,你呢?”

     “不,我还有别的,好运的男孩。”拒绝了眼前的食物,电脑天才小姐拆开了另外一包薯片,解释道:“本来今天我是要有一个浪漫而温馨的约会。”

     “向您献上我诚挚的歉意,加西亚。”话虽如此,这位来自英国的绅士的手还是没有松开薯片,然后接着问道:“这么说这一整包都是我的了?”

     “哦是的,都是你的了,诺埃尔。”喝了一口一同带回来放在桌上的可乐,对方如此回答。

     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巫师抱着薯片又咬了一口,真心诚意地说:“感谢您的慷慨。”

     诺埃尔此刻深深地觉得要是身下的沙发,前面要是还有一个电视可以看那就更完美了……可惜,他现在是正在工作中。

     没有过多久,人差不多也都到齐了,与此同时,诺埃尔和加西亚也已经把那一袋子零食给解决得差不多了,棕发绿眸的巫师先生刚刚好洗完手回来。

     “这一次请我们分析的是宾夕法尼亚州伊利郡的一个连环杀人犯。”金发的联络官抱着资料走过来,桌子上已经被整理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之前食物与包装袋的痕迹,只有一边的垃圾桶里的垃圾,昭示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听到是连环杀人犯,摩根扬了扬眉毛问道:“该不会受害者又全都是妓|女?”

     “不,是信教者。”jj摇摇头否定了黑人探员的说法。

     正在解决最后十分之一可乐的加西亚拿着杯子感叹了一句:“这可新鲜,反对宗教者?”

     戴着眼镜的棕发博士转了转手中的笔,微微侧过了头,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个国家可有82%的人信仰宗教。”

     “但是我们可以稍微缩小一下范围比例。”这样说着,jj将资料里的现场照片按照受害顺序分布在了已经完全干净的桌面上,接着道:“每一个受害人最后都被绑在了十字架上,和圣经里耶稣受难的样子没什么区别。”

     “所以这就是判断是同一个凶手的原因?”看着桌上的照片,霍奇抬了抬头这样问道。

     “是的,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联络官又接着道:“他们身上的伤口都是一样的。”

     起身环视了一遍在座的探员,jj把法医的鉴定资料又放到了桌上,“所有人都是被同一把匕首杀死的。”

     “但是根据当地警方的说法,这个罪犯的作案时间与作案地点都是不固定的,没有规律可循,只能知道他杀死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着非常深厚的信仰。”对应着受害者的照片,金发的探员在它们的下面摆放好了它们的个人信息。

     “所以,凶手很可能是一名无职业者……”从联络官的话里,最年长的侧写师推断出了这样的结论,“或者是自由工作者。”

     瑞德向后靠在了椅背上,黑色的笔还抓在手里,衬得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十分净白,他顺着吉迪恩的推测说:“我们都知道,圣经里耶稣在这之后复活了,所以有没有可能凶手的本意其实是想要给这些虔诚的信徒赐予新生?”

     “比如说,他认为自己就是上帝?”博士抬眼看向其他的探员,如此问道。

     “不可能。”摩根否决了这一推论,眼睛还盯在桌上的现场照片上,“愤怒、憎恨,这才是这个凶手杀人时的情绪,没有救赎或者慈悲之心。他之所以杀人,很大可能是与这些人交流时被他们所惹怒了。”

     “但是好像有点问题……”撑头看着照片,诺埃尔皱着眉开口道。

     “如果是因为被惹怒才杀人,受害者的模式有些太过固定了。”瑞德放下了手,接着巫师的话说了下去,然后也皱起了眉,“可这些受害者一定是有让凶手愤怒的地方。”

     手放到了桌上,小组的长官最后作了总结:“这么说,我们要找的是一个极端的反宗教者,或者他也信仰宗教,只是非常坚持自己的理论而无法接受与自己不同的说法?并且这个人还没有工作或者工作时间十分自由?”

     “一个时间自由的偏执狂。”耸了耸肩,摩根转向了身边的电脑天才,“能查一下这些受害者所拥护的理论说法吗,亲爱的加西亚?”

     已经喝完最后的饮料的天才技术人员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调笑道:“无所不能的电子女王为您服务。”

     “感谢您,尊敬的女王陛下。”黑人探员也陪着对方这么说。

     “那么接下来去宾夕法尼亚?”吉迪恩这样问道,得到了霍奇的点头。

     不过在走出办公室以后,跟着大部队的诺埃尔就被一个年轻人叫住了。

     “诺埃尔先生?你的信件,他们说你往这个方向走了。”像是送信人员的人把信封递给了诺埃尔,似乎还在庆幸自己的好运气。

     接过信封,上面显示寄信人是来自英国的阿黛拉,不由有些疑惑,他今天才寄的信,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有了回信才对。

     看了看跑过来送信、貌似十分真诚的小哥,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于是他向着对方笑了笑,表达了自己的谢意:“谢谢,您的恪尽职守让我惊讶,先生。”

     浅棕发色的少年这么说,过于好看的面容显得这个笑容也变得特别好看,即便夜色下并不能看出这其中的真诚程度,“下次不用这么麻烦,直接放到外面的邮箱里就可以了。”

     顿了顿,他又问道:“请原谅我的失礼,不过,您是新来的吗?”

     “啊是的,今天才第一天工作。”对方笑着回答了,表情还是没有半分漏洞的模样,看起来就是一个新上任的一腔热血的年轻人。

     少年巫师脸上的笑容就变得真诚了许多,“祝您一切顺利,先生。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道了别,诺埃尔转身加快了脚步跟上了大部队,手上拆信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或许是本来他们就放慢了步伐在等着,很快身边就突然多出了一个人,要不是对方的肤色比起大多数黑人来说要白了很多,他一时之间可能还发现不了。

     “一封突如其来的情书?”摩根笑着这么问,对于刚刚送信的小哥做了一番评价,“看上去那个年轻人还挺真诚。”

     “不,他只是个新来的送信的。”阅读完信件上的内容,诺埃尔概括了一下那上面的大意:“一个英国的朋友,她说她要订婚了,想邀请我去参加她的订婚典礼。”

     “那真可惜,现在我们要去宾夕法尼亚。”似乎是因为得到的答案有些无趣,黑皮肤的探员又走到前面去了。

     诺埃尔耸了耸肩,像是同意了这一说法,虽然阿黛拉好像从来没有提到过对方的男友,但是这封信上倒是写的详尽,她能得到幸福他也是为她感到高兴的。

     过了一会儿,他的身边又多出了一个人。恩这一回比上一个要显眼多了。看着神情有些犹豫的博士,诺埃尔如此想道。

     并没有迟疑多久,对方就开口了:“你有什么发现吗?”

     “什么?”

     “之前我接着你的疑问说完以后,看起来你原本并不是想说那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