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这样解释着,瑞德又加了一句:“但是你最后还是没有说那个问题到底是什么。”

     听到是在说这件事情,诺埃尔眨了眨眼,然后目光又放到刚收到的信件上了,垂下的睫毛将那双墨绿的瞳眸都遮掩无虞,只在路灯的光线下隐隐流出些许光亮,“事实上……因为我发现就算这样,最后的推论还是回到了原点。”

     玉白的手指在混黑的夜色里翻飞,将信收好放到了外套上自带的口袋里,他才抬起头开口道:“不过,我现在觉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在这种事情里,提问比沉默更加有用,不是吗?”浅棕发色的巫师这么说,唇边扬起的弧度十分细小,但仍然清晰可见。

     从某方面来说他已经习惯于沉默,但是沉默是金这种话,也是要看场合的。

     颜色更加厚重一点的棕发博士点了点头,似乎是赞同了这样的说法。

     “受害者现场的照片,你还记得吧?”对于瑞德的记忆能力,诺埃尔并没有任何怀疑,因此这样的问话,其实也不过就是把话题打开来而已。

     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复,诺埃尔又接着道:“虽然每一个受害者都是被同样的匕首杀死,被同样的手法捆绑在了十字架上,但是不同于其他的受害者,第一张照片里的受害者身上非常干净、非常整齐,就好像有人特地给他好好打理过了一样。”

     “照片是按照受害顺序排列的。”像是被提醒到了,瑞德这么开口。

     “是的。”诺埃尔点了点头,“我本来是猜想会不会其实凶手是两个人,第一个凶手杀人其实并不是因为愤怒或是憎恨,或许他其实只是想要完成一副艺术作品,而接下来的都是模仿犯杀死的,并且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得到第一位凶手的内涵真旨。”

     照片里以杀人现场这种目的而拍下来的效果,是不可能出现艺术作品这样的效果的,但是倘若将所有的细节拼凑起来,那么场面就变得不太一样了。

     框架构图、人物背景、伤痕捆缚、朱红渲染、冷月光辉……一副满心虔诚的画作。

     远目遥望的碧绿虹膜里,仿佛浸上了银色与殷红的颜料,照在全无星火的夜空下,最后又逐渐变成了暗黑的浓墨。

     “但是匕首是同一把。”身边的博士反驳了这个推论,就跟他自己反驳了这个推论一样。

     略微侧过了头,少年巫师又接着对方继续反驳了自己刚刚的猜想,“而且就连绑人的手法都是一模一样的。”

     “凶手是同一个人。”这样说着,诺埃尔双手□□了自己的口袋里,转头笑意又深了不少,“但我希望,这个发现应该还有用。”

     “如果是那种为了艺术而杀人的疯子的话……”然而博士并没有顺着将话题结束,而是接着分析了起来,“将那些愤怒理解成对于接下来的作品感到很不满意……”

     “很牵强。”巫师反驳了这一猜测,“他的愤怒与憎恨是在杀人的时候,而不是在完成一切之后,那样的话他可能就直接拿后面的受害者泄愤了……而且如果把那些称之为作品的话,后面的作画手法简直就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退步。”

     瑞德抿唇思考了一下,同意了这个说法,“一般来说,这种类型的罪犯,不会再继续重复自己之前的作品。”

     所以哪怕是因无力继续巅峰的技艺而愤怒憎恨也是不可能的。

     最后,所有推论还是又回到了原点。

     由于出发的时间已经是入夜了,所以他们到达宾夕法尼亚的时候也不早了,上交了第一个受害者身上的问题,探员们与当地警察交接完以后,各自带了其他更加详细的资料,去到分配好的休息地方继续填充这个连环杀手的侧写。

     因为对那第一个受害者很在意的关系,诺埃尔手上的资料是着重与这第一起凶杀发生的,飞机上虽然没有睡觉,但也差不多养足了精神,这个时候他还没有睡意,坐在床边浏览着手上的资料。

     这个受害人叫布赖恩·弗格斯,就跟其他受害者一样是一个虔诚的信教者,上面显示这第一个案发现场离这里很近。

     诺埃尔看了看自己刚刚才惯性喝了一口的咖啡,觉得自己今天晚上大概是睡不着了。

     晚上的教堂其实有些阴森,尖耸的塔尖远远望去像是恶魔的獠牙,但最引人注目的宗教标记冲淡了这种不详的想象,走近以后砖面都隐约可见。老实说,这里其实也已经废弃了,所以在这种时刻,在有着那样的事件发生以后,会有现在这种既视感也是很正常的。

     略微让人感到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当诺埃尔走进这座教堂以后,发现里面居然是有着光亮的。

     那并不是月光的眷顾,虽然伫立在最前方的十字架上确实刚好透进了这一份光辉,但更加吸引人注意的,是熏黄的烛火的灯光。可移动的烛台放在上面,映照着这装饰并不怎么显得华丽的地方,稍有复古的味道。

     还只能看见一个背影的人坐在这个被废弃的教堂里,看那姿势似乎是正在仰望那竖着的十字架,诺埃尔站在门口看过去,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虔诚来。

     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惊动了对方,他转过了身来,面容在这样的逆光下有些被黑暗所遮掩,但诺埃尔还是看清楚了这个人的长相。

     “艾登·弗格斯。”他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哪怕在此之前二者根本就没有见过一面。

     这不是因为魔法的关系,仅仅是这个人他刚刚才在布莱恩的资料里看到过。第一个受害者的弟弟,据说是只有儿童的心智,但两兄弟的关系倒是非常好。

     这个年轻人显然对于自己的名字被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叫了出来而感到疑惑,棕黑的短发有些卷翘,蔚蓝的眼瞳黯淡却十分清澈,就真的跟孩童的眼神无异,他歪过了脑袋,然后开口问道:“你是谁?”

     “fbi的探员,为你哥哥而来。”浅棕色短发的巫师诚实地回答了。

     得到了问题的答案,艾登点了点头,又转过身去看那伫立不变的空荡十字架了,再一次开口的声音显得很轻,“我一直在等他醒来。”

     这样说着,他眨了眨眼又低下了头,看上去十分低落,“可我等了这么久他都没有醒过来……他是不是醒不过来了?”

     诺埃尔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也望向了对方刚刚看着的地方,沉默了许久才说:“从科学上来讲,是这样的;如果从非科学角度上来说的话,要醒过来也不是不可能。”

     因为对方的心智并不健全,所以诺埃尔才会有后面的非科学角度,但就算是这样,其实死而复生这种事也不太能做到,如果这是一个西幻世界的话,那对方或许还是能够与其兄长再次相见的,可这并不是。

     但是也不是说完全不可能,这个世界存在魔法,巫师们信仰梅林,他本人就是一个巫师,虽然他不一定信仰,可史书就记载了梅林时期的故事,倘若梅林真的存在的话,那么普通人所信仰的上帝也未必是不存在的,如果存在,那么要死去的人再次醒来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就算存在,能让那个人再次醒过来也只是很小几率的事情,但他并没有说谎,更何况,他的学识并不囊括所有,若是当真存在可以使人死而复生的魔法,也是有可能的。

     “他们都说他已经醒不过来了……”棕黑卷翘短发的人这么说,转头看向了这个深夜突来的人,久违地扬起了笑容,“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看着这张仿佛重燃希望的脸,棕发绿眸的巫师开口则显得并不那么温情,还是诚实地告知了对方,即便如此,那几率也是非常非常小的。

     然而这个只有孩童心智的人并没有就这样被打击到,只是问道:“小到什么地步?像蚂蚁一样吗?”

     “小到几乎没有。”新来的侧写师说出来的话十分冷酷无情。

     “但事实上,还是有的。”像是打了一场胜仗,艾登略微扬起了脑袋,那么看着他这样说道。

     诺埃尔转过头看着死死盯着他的人,那抹蓝色干净得像无云的天空,让想起了某个同样有着蔚蓝眼睛的人,但那个人有着非常耀眼的金发,就像他的性格一样,那个时候的神情也是与面前之人很是相似,完全是一个普通的执拗的可爱小孩。

     可惜的是,这种可爱并没有维持多久,就渐渐变成了令他厌烦的存在了,高傲又任性……就跟那在巴尔的摩买下来的琴弦一样。

     少年巫师嗤笑了一声,“你又做不到。”

     那棕黑短发的年轻人一下子就变得很不高兴,看着诺埃尔皱起了眉,但是没过多久,他又笑了起来:“看在你说我还能再见到哥哥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唔……”诺埃尔扬了扬眉,嘴角的弧度拉大了不少,最后还是笑出了声来,伸手摸了摸这个实质上已经是个大人了的人的脑袋,“感谢您的宽宏,艾登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