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伟大的艾登先生接受了这带有明显笑声的感谢,双方和谐而没有矛盾,教堂里渐渐又归于安静了。

     昏黄的烛光照亮了室内,色调温暖得像颜料绘染再小火烘烤,直至紧贴墙面细致地渗透,就成了难以拔除的融化之物。诺埃尔眨了眨眼,收敛了笑意看向了这第一个案发现场。

     其实那希望等同于虚妄。

     十字架静默地立在前方,来自上空的月色光辉照耀了它的上半部分,幽蓝银灰一如静静流淌的冥河忘川,死灰又美丽的色泽;然后暖黄自底部开始蔓延,犹如明日之光再现,漂浮晃动于相对颜色的混合之下,安心等待。

     绝望而愤怒的憎恨、虔诚而安详的祈望。

     那愤怒是不同的,祈望也是不同的。

     眼瞳里倒映的景象被垂下的眼睫所遮掩,再次睁开以后墨绿的眼睛又重归于湖底的暗沉虚无。浅棕发丝的巫师张了张唇,再一次开口的声音有些干涩,“艾登……布赖恩死的时候,你感到生气吗?”

     对方沉默了半晌都没有说话,诺埃尔转过头去,看见那人竟无声地哭了起来。

     “他说等到很多年以后,我们就可以再见了……可是为什么要那么多年?”棕黑短发的年轻人眼眶全是泛红的模样,“他为什么不陪我?”

     这一回诺埃尔开口十分顺畅,面对纯粹疑惑的表情,虹膜碧绿的眼中并不能看出什么情绪,他说:“因为他要去那里等你。”

     “但是他可以回来。”艾登指了指那个空荡的十字架,继续道:“他说过,很多很多年以前,去了那里以后,被绑在这个上面的人过了几天就回来了……所以他也会回来的,然后就可以一起等到很多年以后,再一起去那里了。”

     “他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诺埃尔望着他,神色不变,“所以你只能自己去找他。”

     艾登摇了摇头,“我不能去找他,那样我就不能去到跟他一样的地方了。”

     “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他说过的。”有着天空颜色瞳眸的人低下了头,似乎对于自己兄长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绿眸的探员微微侧过了头,问道:“所以你让别人去找他回来?那你又为什么对他们生气?”

     “他们说哥哥不可能回来。”艾登的脸上又重新浮现出名为愤怒的情绪,“明明跟哥哥一样相信那个故事,为什么又说不能回来?”

     很快,他又收敛了这份愤怒,喜怒的变化迅速得确实就跟孩子一样,他满怀期待地再次开口道:“但是没关系,等他们找到哥哥,就可以一起回来了,那样他们也就不会再这样说了,事实胜于雄辩!”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这个心智如孩童的年轻人又重新绽开了笑容,就和之前完美地反驳了面前侧写师的说法时一样论证了自己的胜利后的愉悦……和未经世事的幼孩一样,幻想着生活如童话一般美好。

     ……可就连童话都未必是美好的。

     “如果所有人都没有再回来呢?”巫师抿了抿唇,眉眼有些上扬,比之疑问更多的是陈述的感觉,“他们到现在都没回来。”

     “为什么会不回来?”得到这样的问题,艾登倒是单纯的反问。

     一旁烛火的燃烧像是中世纪的壁炉,映照在少年的脸上明明灭灭,这一刻的模样像极了童话故事里扮演反派的巫师,他缓缓开口道:“你看……他们相信那个故事,所以你对于他们说的布赖恩不会回来这一件事感到愤怒,可是还有人不相信那个故事,那么如果是这些人说布赖恩不会回来,你也一样会愤怒吗?”

     “我不高兴。”他这么回答。

     “可是你没有愤怒。”巫师如此反驳。

     于是艾登就皱着眉点了点头。

     “那么这些人相信他们不会回来,也一样很正常。而事实就是,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回来。”诺埃尔直直盯着那双蔚蓝的眼睛,开口道:“他们不会再回来了。”

     这个人是只有孩子的心智而没有多少分辨力,但是就算是孩子,也要教育他们明白自己是做错了事情。

     “本来你可以在很多年以后再见到你哥哥,可是你让他们去找他,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你们不会到达同一个地方。”巫师继续这样说道,表情没有半分温和。

     面前棕黑短发的人瞬间就又哭了起来,像足了小孩子的无理取闹……但事实上,这也不算无理取闹。

     诺埃尔就这样静静地看他流了半天的眼泪,表情没有多少变化,直到对方都哭得差不多了,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艾登……”

     然而被叫了名字的人并不领情,反手拍下了对方伸过来的手,抬头看着面前的人像是在看着一个仇人,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动手。

     叹了口气,少年巫师强制地拥抱了对方,低声地继续开口:“你是个乖孩子,艾登。”

     这一次对方并没有推开他,只是顺从地待在了这个明明看外表比自己还要小的人的怀里,眼泪渐渐地止住了。

     浅棕色短发的少年轻柔地拍了拍他的背,“你杀死他之前,布赖恩很痛很难受,是不是?”

     感受到怀里人点头的动作,诺埃尔勾起了一个很小的笑容,凑到了对方的耳边,说道:“但是他死的时候,他很高兴,是不是?”

     “你不高兴,艾登。”说完那一句话,诺埃尔随即又收起了这个略显奇怪的笑容,“可是其他人死的时候,也很痛很不高兴。”

     巫师又垂下了眼睫,下了最后的判决:“你做错事情了,艾登。现在布赖恩也很不高兴。”

     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似乎又重新蔓延了起来,诺埃尔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肩膀处的布料湿了一部分,腰间的手臂也紧了不少,过了一会儿,怀里的人才抬起头抽泣着问他:“那……那现在怎么办?”

     属于少年的纤长白皙的手抚上了对方的头发,安抚一样地摸了摸,这个容貌过分精致的人此刻又像是温和的导师一样了,他问道:“你以前做错事情的时候,布赖恩是怎么原谅你的?”

     “认错……道歉、弥补、忏悔。”被提问的人乖乖地回答了,很快眼中又亮起了光芒,他笑了起来,“所以哥哥还是会原谅我的。”

     诺埃尔挑了挑眉,对此不置可否,却也没有如之前一样毫不客气地反驳了对方。他站了起来,夜晚的暗沉已经换成了晨曦初现的并不刺眼的光芒,烛火的亮度都因此而显得黯淡了不少。

     已经到了第二天了。

     看了看天空的亮度,巫师走到了前方摆了烛台的地方,倾身吹灭了那并不热烈的火焰,整个教堂一下子又陷入了某种比之前更加光线灰暗的程度,但适应了总算还属于勉强能看清楚眼前事物的地步。

     “艾登。”因突如其来的光亮熄灭而还有些迷茫的年轻人怔了怔,随即目光转向了叫了自己名字的方向。

     这个声音非常干净,听起来让人感觉十分舒心,是轻易就让人放下了少许警戒的那种,这个时候莫名带上了一些温柔的味道。

     眼前倏地燃起了冷色冰凉的光芒,把站着的少年整个人都照亮得清楚,那面容太过好看,以致于在这样的光芒萦绕的时候甚至叫人感觉有些失真,像是来自童话传说中的精灵,但是身后不知被施了什么咒语而舒展起来的虚假翅膀,在这光芒的照耀下都显得真切而神圣起来,这个时候,比起精灵,更像是一个天使。

     “艾登。”将自己伪装成了传说中的生物的巫师这么开口,再一次地叫了他的名字,神色都在魔法所展现的光亮下看不太清楚,声音却因此而听起来像是空灵的质感,如同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所有的魔法都在少年发表完这样一个短暂的呼唤之后消失,面前的人又变回了与普通人无异的模样,他说:“如果有一天你看见布赖恩这样来接你,那就说明,他一定是原谅了你。”

     艾登听话地点了点头。

     打开教堂的门,目送这个棕黑色卷翘短发的年轻人离开的背影,绿眸巫师的面色又沉寂了下来,拨通了加西亚的电话,“加西亚?我想查一查布赖恩·弗格斯的病历,就是这一起案子的第一个受害人。”

     他似乎总习惯于给人以不切实际的希望。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资料,来自斯莱特林的巫师这么想。

     肺癌啊……望着天色渐亮的前方,棕发绿眼的少年也迈开了步伐,走向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到达的地方。

     一个合格的fbi,这种时候,一般都是怎么做的呢?收起手机,诺埃尔不由得突然这样想道。

     “那个……我来认错。”宾夕法尼亚州伊利郡当地的警局,在整个屋内都亮了起来以后不久,迎来了这么一个棕黑色短发的年轻人,蔚蓝的眼睛一如此刻室外澄澈如洗的天空,干净得像是未经世事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