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发丝已不复整齐的医生静止有如石化,维持着攻击固定不动的姿势看起来还有几分可笑,诺埃尔理了理有些散乱的衣服,看着已经不具有危险的医生长舒了一口气,稳定了因体力流失而有些错乱的呼吸。

     不再感到有生命威胁的少年端详着因魔法而像石雕一般僵硬的行凶者,感受着体内愈加充盈的魔力,挑了挑眉深觉出人意料。

     确实很让人没有想到,他的魔力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有所提升?

     因为这一发现而心情突然变好的少年笑意温柔,光看那张脸的话,实在是非常惑人的模样,可手上的动作却是与那笑容完全是两种意味,两根手指夹着自地面所拾捡的手术刀划上医生的面颊,并没有施加多余的力道,轻柔的就好像只是羽毛划过,但换成了刀尖,就令人不寒而栗了。

     即使医生全无反应,在这样的气氛下如此的举动也不是属于什么能让人安心的范围。

     手术刀的路线是从下巴开始缓缓地向上升,几乎是笔直着向上位于脸的正中间,路过嘴巴、鼻子,然后停在了像是阻挡了去路的眼镜前,顿了顿,纤长白皙的手挑飞了它,空闲的另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接住了银灰边框的眼镜。

     就好像那危险的举动单单只是为了这么一副平平无奇的眼镜一样,不久前还身置险境的病人拿着眼镜拉远了与医生的距离,松散地向后靠坐在了病床上,仰倒着凝视了手上的眼镜一会儿,然后好似新奇地戴上了它。

     纯黑短发的少年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银灰色眼镜,抬起头来整个人都添了几分学术的气息,衬着那张精致的面庞,无端端就变得禁欲起来,眉目如画,笑意温润清浅,干净仿若不染丝毫尘埃,合该兀自守着清净的天地,不被俗世打扰。

     ……如果忽略掉那还沾有自身血迹的手术刀的话。

     就是这般气质卓然的模样,少年戴着眼镜环视了一周,然后似乎颇为无趣失望一样地啧了一声,起身摘下了本就不属于自己的眼镜,又走到了医生的面前,看上去轻佻又散漫。

     平光的。这家伙除了是个杀人犯之外,居然还是个装逼犯?看了看对方的头发,诺埃尔又觉得理所当然了。

     病人的脚还是没穿上鞋子,赤足走在地上的时候一样凉意袭人,不看也知道脚底或许已经满是灰尘了。他就保持着这个状态走近了被施了石化咒的不安好心的医生,双手又将对方的眼镜给架了回去,看着觉得似乎没什么问题了,又把手术刀也放回了对方的手里。

     他本该杀了这个家伙。如果是原来的自己,绝不会对一个想要对自己不利的人手软,但是想到了开枪时的阻挠,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现在杀了对方确实很解气,可是事后一定会有警方来调查,就算他是正当防卫,倘若来调查的人也像之前的fbi探员一样推测模拟能力过人,他事后就又要有一大堆麻烦需要解决,那很不划算,他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情。

     所以他还是需要再多一个步骤来完美地结束这一切。

     这么做完了一切,诺埃尔退了小半步,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解除石化咒的同时又施了一个一忘皆空,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跑向了门口。

     医生眨了眨眼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事情,竟然难得清醒了几分,似乎他之前一个恍惚,然后就被对方给逃了?反应过来的医生又转身追上了少年。

     过道上很安静,空荡荡得只有照明的灯光,诺埃尔跑过走廊与楼梯,赤脚的前行本该没有什么声响,但后面追来的医生装扮正常,鞋子与地面接触发出清晰可闻的声音,在过于安静的走道上就像是死神的脚步声。

     但是,这个家伙要说是死神?他可不承认。

     这一回的逃跑相比于之前的躲避更多了些许漫不经心,主与从的地位完全调转了过来,面上仍旧是有几分惊慌泄露的少年,心底所想显然与外在的表现是截然相反的。

     现在的局面,可是由他来掌控的。

     一路上如预想之中的有惊无险,从二楼到一楼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并不如何的多,很快诺埃尔就跑到了前台值班的护士所在,原本已经平复下来的呼吸因为这短暂的跑步又有些微气喘,看起来确实就是刚从一个行凶者手下逃出来的幸存者的毫无破绽的模样。

     “我要出院,我要投诉。”手撑着前台,黑发凌乱的少年表情纵然相对冷静从容,但其中的愤然与不快也还是很好地传达了出来,顿了顿,他又反驳了自己刚刚所说的话:“不,我要报警!”

     本来在深夜已经有些困顿的护士眼前的桌子骤然被敲击,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抬眼看过去就是病服少年格外好看的面容,顿觉更加清醒了,等再看清楚对方衣袖上的血迹,整个人都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您的手臂是旧伤复发了吗?”尽管病患刚刚所说的话听起来已经有点过激了,可是护士的态度还是端正的。

     被护士这么回答,半夜前来的少年似乎也因此而彻底恢复了冷静,冷然道:“你们的医生……”

     话未说完,他所提到的医生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听那距离大概很快就要追上来了,诺埃尔加快了语速:“你们的医生都要杀人了,还不快报警?”

     这话刚说完,手持这带血手术刀的医生就出现在了眼前,见这场景护士瞬间就搞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快速地报了警的同时,医生也已经快要到跟前了。

     年轻的护士面上已是着急又害怕,见到一身骇人模样的医生渐渐逼近了他们,情急之下顺手就将刚刚报警的手机给砸了过去。

     她的运气不错,手机击中了医生的头之后反弹掉在了地上,而医生的脑袋上也慢慢地流下了血,或许是头上被击中导致大脑运行有了些迟缓,他甩了甩头看起来像是要清醒几分,但眼前已有些模糊。

     对于护士如此优秀的反击,诺埃尔不由得多看了对方几眼。原本他是有着别的计划可以顺利摆脱这一境地的,可现在情形如此有利,倒是让他想要就这么顺其自然了。

     一忘皆空这种直接作用与人脑的魔法对于人的精神还是很容易就被影响的,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个要对自己下杀手的家伙,他就更加不可能好好地谨慎控制了,所以医生本来的精神就有点不太对劲,在魔咒和护士这一击的物理魔法双重攻击之下,精神状态就更加糟糕了。

     于是理所应当的,在医生明显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他们安全地等到了警方的到来。

     “我为我之前无礼的态度向你道歉,小姐。”做完笔录,走出警局的少年对护士如此说道,经过这么一顿折腾,天光已经渐渐亮了起来了,因此少年的面容也就愈加清晰,歉意微笑的时候几乎就没有人可以拒绝对方。

     有着精致面庞的少年黑发被风吹的微微飘起,他笑道:“您优秀的反应能力与投掷的精准度令人惊叹。”

     当然,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对方在面对自己之前那么无礼说话时候的态度也让人很有好感。

     “不,那样的情况下先生你的态度一点问题都没有……”听见对方这么说,护士小姐有些无措地摇了摇头,然后对于对方对自己能力的赞叹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其实我只是被吓到了,那个精准度……因为业余爱好而已……”

     或许是出于对自己并不怎么符合大众对于女性所应当有的爱好的担忧,在最后的时候还是含糊了一下。

     诺埃尔理解地点了点头,“方便的话,我想知道小姐的姓名与常用的收信地址可以吗?关于您的手机我还是十分过意不去。”

     “手机的话其实没什么大问题……”这么说着,护士小姐又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说起来,先生您是要出远门吗?”

     不然的话,就算要赔手机,也在医院就可以了,不至于要收信地址。

     闻言,诺埃尔像是感到有趣一样地笑了出来,“小姐,一般女士在听到我这么问的时候都会以为这是在追求她……不过,是的,我要出远门。”

     经历过今天晚上的事情,要他再继续待在这个医院,他也没这么大的心,何况本来他就已经修养的差不多了,放在以前,都是一瓶魔药就可以搞定的事情,结果现在却还伤上加伤。

     “所以你是在追求?”像是才反应过来,迟钝的护士小姐感到有些惊吓,由于性格原因,她倒不太会考虑到这个方面。

     “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伤心吗?”

     ……如果我说我不伤心,你会伤心吗?心里默默地这么想着,最后她也没有把这话给说出来,但她的表情已经完全出卖了她。

     “我开玩笑的,只是单纯地有些过意不去罢了。”这话倒是真的,诺埃尔会这么问也只是单纯出于绅士风度罢了。

     经过这么一场对话,双方的关系也莫名拉近了不少,再加上之前勉强也算得上是一起死里逃生,护士小姐极为难得的迅速与一个认识还不到一天还很快就要出远门的人建立起了友谊,事后连她自己回想起来,也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

     最终,伊夫林先生还是得到了新晋友人的姓名与地址,在风和日丽的一天,坐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