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将异世而来的吸血鬼送去了巫师界,诺埃尔总算可以好好洗个澡然后滚回自己的被窝里睡上一觉了,可惜今天睡的太足了,现在根本毫无睡意,但是经过了出门撞“鬼”这一事件之后,他又不想再继续在这个时间出门了,最后他打开了电视,一直看到有睡意了才终于又回归了修普诺斯的怀抱。

     于是第二天诺埃尔就起的特别早……

     清晨的巴尔的摩格外的冷,至少视觉效果上是很冷色调的,现代工业化的城市的金属感则更为加深了这一点。诺埃尔照旧捧了一杯暖手的饮料走上了街,在杯里液体温度的感染下,他的手还是没有被冻得通红,液体划过食道流向胃里,连全身都仿佛温暖了起来。

     他长呼了一口气。

     这条路上的房子已经大多是由红砖砌成的了,门柱与窗框被涂刷上白色的漆,以现在的色调看上去屋顶是灰色的,总体来说都是差不了多少的建筑,十分整齐而有条理,但似乎都是属于住宅一类的了。如果不是相关专业的建筑学习欣赏,似乎也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

     诺埃尔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转身回酒店的问题了,直到他看到转角处一家弦乐器琴弦店。

     说起来,他以前还待在那个家族里的时候……恩那大约算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还很小的时候,倒是学过一段时间的乐器……由于主家任性少爷的关系。

     那时他是怎么回复对方的?好像心情还是很平静的,他记得自己还是笑得很温和的,但是最后的结果是那位高傲的小少爷似乎是扬起脑袋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那高高在上仿佛施舍一般的态度……但也确实跟施舍没多大差别了。这么嗤笑了一声,诺埃尔走进了这家店。

     其实作为一名巫师,比起没有魔法可以施展的普通人,他倒是也并没有怎么感觉到冷,但风吹在脸上总归不会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的,所以当进入了室内,那种突然之间将在外风雪都阻挡起来了的感觉还是非常鲜明的。

     这家店的店主是一名黑人,比起之前所见过的fbi探员里的那位看上去血统更纯正一点,此刻对方穿着规矩的黑色西装,里面白色的衬衫十分显眼,但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礼貌,与整家店的风格也并没有什么突兀违和的感觉。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先生?”对方迎了上来,官方开场白。

     “不,我只是看看。”诺埃尔笑着摇了摇头,表情带着显而易见的公式化歉意,“暂时拉不了琴了。”

     莱斯特只是把他的右手恢复好了,但是左手还是老样子,拉琴可并不是只需要一只手就够了的,而且说起来,脖子上那两个窟窿实在是……虽然那或许会尴尬了点,可连吸血都吸过了,姿势也并无什么不同,他倒宁愿对方治愈的地方是脖子上的,怎么说那都是对方导致的……省得他还要再想办法遮住,倒也幸好现在的季节,这样的打扮并不会显得怪异。

     不过其实,就算他的手完全好了,他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拉琴了,所以不论怎么说,现在这个时刻他都一样是像他自己所说的一样,暂时拉不了琴的。

     这样的行为大概实在是够古怪的了,或者说,对于这家店的店主来说也是有点失礼的,意识到了这一点的诺埃尔,瞬间也觉得自己进来这家店或许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何况就算他不缺钱他的行李箱也一样放不下那样一把琴。

     但可能琴弦还是放得下的。

     “我很抱歉。”店主礼貌地表达自己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失误,随即他又微笑着补充了接下来的话,“但是我相信,由您的手拉出来的音乐应当是十分美妙的。”

     这位西装革履的店长一派风度,可是此时伴随着后面的话语而勾勒出来的微笑,却莫名的令诺埃尔感到一阵诡异的违和,总觉得对方的话中另有深意。

     然而他怎么想都没想出来究竟是什么样的深意,再放眼望过去对方还是礼貌十足的模样,没有半分不对劲。

     墨黑短发的少年嘴角几不可见地向后拉了拉,开口道:“您的话让我深感荣幸,琴弦上有什么推荐吗?”

     “您用的是什么琴?”诺埃尔并没有带琴,店主也就只能直接问了。

     一切都按照自己以前所用的琴的规格回答了,诺埃尔走出这家店的时候还是带上了实际上现在对他并没有什么用的琴弦。

     不过等他的手完全好了以后重新拉琴也似乎不错?不管怎么说,音乐总是没有错的。

     可是最后诺埃尔还是放弃了这个决定。

     那不仅仅是由于他即将关上门的时候对方问的那一句“人类血肉的味道是否还不错?”,事实上这句话确实令他停下了脚步解释了一番对方或许是目睹了之前他在小道里与莱斯特之间的对峙而误会的场景,但那并不是足以造成他直接放弃的原因。

     那仅仅是由于第二天早上他所看到的报纸。

     老实说,诺埃尔平时是不怎么看报纸的,但是那一天倒是有点例外。由于这一天他回去的很早的缘故,第二天他起床也一样很早,已经在巴尔的摩待的差不多了准备换一个地方旅行的诺埃尔,准备用早餐之前买了一份报纸。

     他是打算研究一下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来着的,顺便也就买了一份报纸。

     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前一天才见过的店主的消息。

     把受害者的喉咙割掉,插入琴弦,做成了一个人体乐器安放在舞台的中央,并且其店中还有以人体为素材做成的琴弦,一个疯狂的乐器爱好者,最终在一个心理医生的地方被正当防卫致死,由fbi处理了这一事件。

     诺埃尔拿起被子的手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然后自然地将杯中的水喝了一口,面色沉静。

     “琴弦的话,我个人还是推荐羊肠弦。”打扮端正的店主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