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诺埃尔愣了愣,蓄势待发得差点要扣下扳机,可他还是极快地回过了神,眨了眨眼解除了施加在男人身上的魔法,枪口仍然抵在男人的脑袋上。

     “怪物!这个人是怪物!不……他是恶魔!”被解除了魔法,男人失声叫道,脸上的表情非常惊吓害怕。

     可是枪还对着他,*地磕了磕他的脑袋,那通缉犯一下子又消声了。

     突然进来打断了诺埃尔动手的陌生女人走到了男人面前亮出了手铐,毫不留情道:“fbi。你被逮捕了。”

     然后陆陆续续又进来了一堆警察,带走了自己抢下的人,诺埃尔顿了顿,还是没有拒绝他们,让他们把那个男人带走了。

     一个被捕的罪犯,如果要说出来他的事情,也不一定会有人信,何况……短发的少年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将手腕上的红色痕迹完美地遮掩了过去,垂下的浓长睫毛掩盖了眸子里流转的光华。

     侦探啊……不错的身份不是吗?

     处理完嫌疑人的事情,艾尔转过来看向了一边的少年,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确实长的非常好看,哪怕是身上的痕迹也并不妨碍这种好看,即便这与犯罪嫌疑人通常下手的性别并不一致,但在其他方面对条件的符合,似乎也可以说明对方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对于她来说,诺埃尔后面的举动其实并没有任何意义。诺埃尔以为他们的的注意力都在那个通缉犯的身上了,所以这个时候放心地打算采用嫌疑人先生不经意的建议,可在一开始艾尔出现阻止了他开枪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手腕上露出来的红色磨痕,还有脖子上被啃咬的痕迹。

     这似乎完美地解释了对方会想要开枪的理由。任何一个受过这样折磨对待的人,无疑精神上会有一定的影响,而一旦摆脱了那种糟糕的处境,恨到想要亲手杀了对方也就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可她还是阻止了他。

     即便她理解这种心情,但理解不代表认同,罪犯应该交给法律来制裁,而不是再让一个无辜之人的手染上鲜血。

     受害者不应该背负这些。

     他们从美国查到英国,没有在对方出境之前抓捕到,本来很担心等到对方再在英国开始作案会迟了,可是这两个人叫人佩服,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那位女士就冲出来了向他们求救,甚至出乎意料得知这一回还有另一个受害人的时候压力更大,在他们听到枪声的时候心情更加焦急,担心剩下的一个会真的迟了,但好在没有。

     这样的人不应该因为那样一个通缉犯让未来的光明黯淡,但即使不是那样的人,也不应该蒙上阴影。

     她看见少年低着头,并没有任何言语的模样,走过去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你做的很好,很机智,也很勇敢。”她拍了拍他的背,低声劝慰道:“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诺埃尔怔了怔,竟然莫名觉得有些酸涩,没有推开对方的拥抱。

     是的,一切都过去了。黑色短发的少年睁开了下垂的眸子,墨绿的眼瞳中没有任何湿润的色泽。

     他不会让过去占据现在,也不会叫阴霾存在未来。

     明显怀中的少年情绪不是很激动,艾尔搂着对方走出了这件房子,与其他bau的成员汇合了,之前逃出来的女士还在外面,见到诺埃尔出来,高兴地走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虽然她看起来行动还不是很利索,不过精神倒是不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诺埃尔才是受到折磨比较多的那一个……

     他们成功被救出来了,警方惯例一样各自给了他们一条毯子和一杯热水,但是从结果上来说确实还是起到了让受害者冷静下来的作用。这之后理所当然就要与他们的家里人联系,问到那位女士的时候还好,但是问到诺埃尔的时候,就出了点问题。

     如果他们是在他还没有被那个家族算计跟那位黑暗公爵扯上关系之前这么问,他在麻瓜界是还有可以联系的人的;就是在他第一次计划失败以前行动被大部分限制的时候,要说联系的人也一样还是有的,可是现在的话……什么都没了。

     他摇了摇头,“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这样的回答显然不会让人放心,这才拿枪指着别人脑袋下来,心理状况本来就是需要处理的,更何况才刚刚从一个通缉犯的手里逃出来,身体状况也让人担心,怎么可能放心让人自己回去,再不济也要派个警察之类的护送的。

     最后,诺埃尔还是被安排住在了医院里,说是要先身体检查完确定没有问题才可以出院,据说还安排了心理医生来看看他的心理状况。

     ……其实诺埃尔心里不是很乐意的,可是看这个架势,他要是直接一走了之,指不定会有什么麻烦,现在和这件案子有关的人有这么多,就是一忘皆空也解决不了问题,所以他还是得在医院里住几天,静观其变。

     通缉犯的抓捕,并不是代表了一切的结束,在逮捕了犯罪嫌疑人以后,还有审讯与庭审,而这一过程中,审讯出了点问题。

     那个被抓捕的男人坚持在英国的时候只有一个受害者,那个少年是突然冒出来的,他既然都已经承认之前在美国的罪行了,连在英国对那位女性的行为都供认不讳,无论认不认对那个少年做的事情,都不会对最后结果有任何改变,没有道理要在这上面撒谎。

     虽然他老嚷着什么怪物恶魔,但是经过调查与测试,并没有精神疾病。那就很奇怪了。

     如果这个少年真的不是受害者,那么他这么做的动机又是什么?又是怎么做到的?如果这个少年确实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那么对方又为何坚持不认?这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这一切的背后,会不会有一个更大的阴谋?

     “诺埃尔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吗?”走出审讯室,霍奇这么问道。

     “出来了。从身体状况来看,有被性|侵的痕迹,轻度凌|虐。”

     身边的金发女子面色沉静,开口道:“一个男性,除非他是个同性恋并且有特殊爱好,否则宁愿遭受这样的对待也要为一个不可能脱罪的嫌疑人身上添加一条罪责,会是为了什么?”

     “就算他是个同性恋并且有特殊爱好,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顿了顿,她又接着这么道。

     摩根抱着胸,靠在审讯室外的玻璃上,顺着接道:“而且他们之间互相并不认识。”

     有着柔软棕发的年轻人闻言皱了皱眉,摸了摸下巴,“之前我见他的时候,那个诺埃尔……手腕上并不是绳子捆绑的痕迹,而是铐链磨出来的,看样子被锁了有好一段时间了。”

     听见这话,bau的几人互视了几眼,神色皆郑重了起来,“去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