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战火白银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火鸡的末日就要来到。

     B世纪40年代,萨克森-温莎帝国,圣罗曼-圣苏妮亚联合帝国,威廉王国等技术强国共同发起了一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B世纪军备竞赛”。全世界主要国家全部卷入其中,可谓世界大战的军备竞赛版。在这场不见血的世界大战中,曾经是世界三大强国的塔斯曼帝国彻底败下阵来。

     在这场文明人科技国家集体掀起的军备竞赛中,为了买来那些价格不菲的先进武器赶上世界潮流,塔斯曼帝国一次次地耗费着祖先几百年积攒的黄金。看着日益减少的国家金库库存,帝国又开始了对民间黄金的搜刮。后来,再后来,国内留存的掠夺黄金实在是不多了,就连该国民间的残余黄金也都所剩无多。

     时间到了B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这个野蛮人帝国几百年杀伐征服中积攒的海量黄金在这场军备竞赛中被扫荡一空,这个暴力强权不得不开始大量使用白银购买他必须的各种先进武器。帝国国库原先是从不存白银的,太占地方,帝国国内的白银全部是充作流通货币使用的。从那时起,帝国开始发行纸币收回白银,再用这些白银支付军火款项。B世纪80年代末期,该国领先于绝大多数国家全面强制推行使用纸币,帝国财政和税收系统被要求在五年内收缴全部民间流通白银货币,“国内所有白银一律收归国库”(引用自1932年《中化民锅币制改革法案》)。与当年物流哥总统强制收回民间大洋银币推行纸片法币的那次币制改革不同,这些收缴到国库的白银为国家开支专用。但是,这些白银绝不是作为新发型纸币信用保证金,帝国新发型的纸币没有任何贵金属准备金,更没有任何外币准备金。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该国金银主要流向国的威廉王国,萨克森-温莎帝国随后也开始了纸币的推行和流通。人家这两家的纸币有足够的贵金属储备作为担保,其中就有大量来自塔斯曼帝国的黄金。

     塔斯曼帝国发型的纸币本来就是抢掠民间流通白银的工具,是没有任何信用担保的,随意滥发。很快塔斯曼帝国的纸币发行就失去了控制,无厘头发钞,钞票完全成为搜刮民众的工具。纸币的狂潮一旦开始,结果总是失去控制,最终,所有帝国纸币的持有者,这里头包括,搜刮者和被搜刮者,征服者和被征服者,统治者阶层和被统治者阶层,统统都陷入了日益深重的贫困,手里拿着0000大额钞票,享受着纸面富贵。

     昔日的白银货币依然在流通,在地下黑市人们最乐于接受的就是白银,其次粮食,本国纸币一概不要,银币的币值更高了。帝国经济被割裂为地上和地下两个部分,地上通胀,地下通缩,互不往来。与那些数着零买卖东西的纸币持有者相比,留存了部分银币的人,日子过得还不错。而那些因为头脑,因为权势或者仅仅是凑巧了手里存下大量银币的人,那简直就是巨富了。

     B世纪90年,立志重建世界第三强国的渣男阿史那沙比哈登上皇位,在首相阿姆撒得利耶的怂恿下更加疯狂的印刷纸片,强制收缴民间黄金白银用于政府开支。“政府缺钱,那就直接印纸币,需要多少印多少,这样我们就不必为财政收支平衡发愁了,还可以多印些,把民间那些金银都收上来”,首相阿姆撒得利耶这一奸计的目的是让自家囤积的白银和少量黄金无限升值,获得暴利。但这一出自一己之私、为私人牟利、国家也获利的“明智”政策,却最终使得塔斯曼帝国国内陷入了严重的经济衰退和严重的通货膨胀,全国各地都是此起彼伏的抗议和民乱。

     部分帝国军队开始兼职城管大队和防爆特警,忙于弹压百姓。随着塔斯曼帝国国内经济每况愈下,民乱愈甚,帝国军频繁上街执法,可那些军人也是纸币的受害者……

     与被镇压者一样,萎靡经济带来的落魄生活也正在一点点的消耗着帝国军队的战斗力和忠诚度。

     。。

     本朝语言:落后就要挨打。那个塔斯曼朝的教训:落后就要挨坑被死坑。

     该国支付了如此数量的巨额货款,一次次买回来的只是淘汰装备,旧装备,以及可能会失败的技术实验型装备。无奈之下,帝国奋起自己制造,可没有任何的配套工业体系,大部分项目自造花钱居然比买还要贵。帝国是除了浑身解数依然在这场没有硝烟的世界大战中失败了。失败了,那必然就要被周边强国瓜分,帝国必然就要灭亡。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短期内他还凭借自己昔日的威名和依然庞大的体量威吓对手。

     不过这种威吓对足够聪明的小强白洋民主联邦不起作用,商人总能理智的分析解决问题。

     B世纪95年,白洋民主联邦远征舰队在盟国舰队的帮助下为塔斯曼帝国从根本上解决了海军的军费问题,帝国海军应该不用再客串海盗筹集军饷了。两次罗克德尔角海战,联邦远征舰队几乎全歼了塔斯曼帝国的高大上海军。世界第六大强国,塔斯曼帝国又要投入巨资重建海军了。

     塔斯曼帝国知道自己已经没钱了,将这次重建的海军定位为近海防御舰队,以中小型巡洋舰为主,不再新装备大型战舰。装备采购上,也不再片面信赖威廉王国等损友,不再委托国际军国贸易公司协办,自己操作公开招标,降低门槛扩大招标范围,从而尽量争取便宜价格。在建舰只上,那四艘在建的“伟大的汗级”先停工吧,太贵了,花钱太多了,为接近完工的博格级全力腾出款项,必须本年建好。塔斯曼帝国的钱真的不多了。

     。。

     B95年对于这个老大帝国来说,是灾难性的一年。都说祸不单行,可这一年帝国的祸事居然连发六起。

     一、年初,国际白银价格狂跌,金银比价由原来稳定多年的1:12到1:15跌至1:60,实际结算价格是1:80,原打算将从民间收缴来的库存白银共计28636吨,计划拿出24000吨在国际市场换成黄金1600吨到2000吨,充盈国库稳定货币,安抚民众,现在开来完全不可能了。年底银价竟然跌穿1:100,仍不见底,仍无人接盘。下跌原因:B90年白银开采技术累计改进产量暴增,发现超大型白银矿世界探明储量翻番,各个超级大国和大国聚敛黄金作为纸币准备金储备,某大国年初抛售白银5000吨,有传言某国要抛售数万吨白银等等。(该帝国曾经长期发型大量白银流通货币,3克重一第纳尔银钱,6克重两第纳尔银钱,30克重10第纳尔银钱,均为纯银铸造。草原游牧人实在啊,银币居然是纯银的,重量也足,罗马银币那基本就是铜锡合金啊。不是罗马帝国想造假币,贵金属太少,你不造假币你的经济就繁荣不起来。)

     二、罗克德尔角战争,丢失钱袋子罗克德尔角,全部的海军舰队所剩无几,帝国昔日积累的威严被扫荡一空。萨克森-温莎帝国财政部门档案显示,帝国通过运营这个钱袋子仅在B96年就纯赚了1.5亿新帝国元,折合黄金12.5万盎司,接近4吨。10年后,萨克森-温莎帝国在这里建起了一座繁华的城市,年产值26亿新帝国元。同一个宝贝在不同人手里效果就是不一样啊。

     三、货真价实的世界第九强国圣阿索尔尼亚王国夺走了供应帝国粮食的殖民地。第一次罗克德尔角战争后不久,圣阿索尔尼亚王国的军队仅用了半个月时间就全部占领了塔斯曼帝国重要的海外粮食供应基地和林格尔三角洲。对于这片富饶的三角洲,该国早就有想法了。这片风水宝地毗邻圣阿索尔尼亚王国本土,塔斯曼帝国却隔着大海远在4000公里之外。该国吃的很放心,明年塔斯曼帝国粮食供应有些吃紧了。

     四、世界排名十强之外却在十五强之内的圣玛丽帝国在与塔斯曼帝国边境地区增派了8个军团56万人的精锐部队,意在夺取塔斯曼帝国的重要粮食产地水晶河谷平原地区。屋漏偏逢连阴雨,呵呵,越是缺粮越是有人来抢粮。作为回应,帝国军派出了多个军团驻防这一地区。帝国陆军历来是胜多败少,这个圣玛丽帝国曾跟帝国陆军交手多次,就没赢过,最近的一次是100多年前,6万多圣玛丽军被俘虏又被砍了,还被我伟大塔斯曼帝国抢了首都加出海口。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

     五、萨克森-温莎帝国照会塔斯曼帝国外交部,“鉴于贵国强行收走萨克森-温莎帝国民间股份公司出资建设的卡兰运河,萨克森-温莎帝国与贵国外交关系将降级,若不交还我国公司此运河,自B96年3月1日起,我国与贵国断交,即日起停止供应贵国所有陆军军械,包括备件和弹药。我国及我盟国所属或参股所有军火贸易商将严格执行此项制裁。“

     对帝国陆军来说,这可是件大事。帝国陆军里的100毫米口径以上的重炮都是他们家造的,炮弹储备也不多,平均每门炮备弹只有不到180发(买来的时候带着的三个基数的弹药,怕弹药过期没多买弹药)。可能马上要跟百年前就打过仗的圣玛丽帝国再次开打地面战,这炮弹供应断了那可就悲剧了。可那条运河不能丢,帝国眼下就指望这条运河收过路费赚国际周转开支了。塔斯曼帝国最后决定要钱不要命,相信帝国军队的战斗力。

     12月31日,总算是有了一个好消息,老朋友威廉王国决定从现役装备中拨出了60门150mm大口径重炮和大量炮弹,但是必须先给钱。合议价格60吨白银。钱的事好说,国库的白银运过去交接就是了。昆仑神啊,保佑这些大炮开战前能运到吧。(李鸿章购福建威远炮台克虏伯大炮,8万两白银,折合公斤数为2880公斤,即3吨白银一门炮,这就叫高端商品,这炮小,便宜点,趁火打劫价,1000公斤银子一门炮,还给搭上6个基数弹弹。不贵。)

     六、第一场规模以上国内叛乱。异教徒的圣诞节之乱。B95年12月25日,帝国统治下的异教徒隔离自治岛屿可马特岛发生叛乱,整个岛都叛乱了,所有的人都叛乱了,叛乱者包括绝大部分守军。该岛面积6000多平方公里,居民233万人,守军大约6千人。200多万人,对于这个统治人口超过4亿人的强权来说,真不算什么。然而,就参与叛乱的人口数量而言,这是本世纪乃至整个帝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场叛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只是开始,恐怕后面还有更多更大的叛乱。

     帝国军尝试登岛平叛,被猛烈炮火击退。帝国军惊奇的发现,叛乱者准备了很长时间,早就秘密用易货贸易方式购买了大量军火,也有很多是别国教会组织暗中供给的。显然,在海军重建之前,帝国几乎无力平定此次叛乱。帝国决定让他们先乐乐,秋后算账,到时候一个异教徒都不留。一个都不留。

     。。

     B世纪95年,可谓多灾多难的塔斯曼帝国太岁年,不知B96年会怎样,希望会好些吧。可是B96年开局就让帝国大跌眼镜。新年第一天,叛乱。两场叛乱。

     B世纪1月1日,又有两个地区加入了叛乱的行列。

     一个是工业重镇城市,异教徒城市维拉。此地位于内海半岛上,三面环海,海对面不远就是敌对国家的军事要塞和海军基地。在这里叛乱的是异教徒工业重镇城市维拉的英勇市民及附近六万之众的帝国外族边防军队。

     维拉城北部隔海相望不远即为我圣罗曼-圣苏妮亚联合帝国新增领土,在B世纪70年代灭掉了塔斯曼帝国的一个藩属国后,这座工业重镇几乎成为我国的囊中之物,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我军海军舰队火力下。为此塔斯曼帝国在内地迪尔新建了一处军工生产基地,但迪尔的产量和重要程度都不及维拉。维拉生产100毫米野炮及少量炮弹,13毫米口径重机枪及该机枪子弹和少量6毫米口径步枪;迪尔生产80毫米火炮,配用的80毫米炮弹,各种弹种的100毫米炮弹,轻机枪,步枪及其配用的6毫米口径子弹,弹药生产能力基本都被配置在迪尔。

     驻防这里的帝国外族边防军队一直与我国边民往来频繁,当时就有多国的红眼病政客指责我国,称是我国在背后策动了这场叛乱。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好汉做事好汉当,的确是我国出了巨资点燃了这根导火索。可那又能怎样?

     几年后,我国把这一历史事实写进了历史书教材,还在中学语文课本里收录了艺术化处理的具体史实作为课文。

     另一个是帝国最大的海岛,露丝岛。该岛物产丰饶,风景秀丽,军事地理位置重要,面积接近1万平方公里,居民人口50万,异教徒人口占绝大多数。帝国在岛上一直驻有重兵,建有舰队基地。

     这场叛乱是异教徒教会酝酿了许久的。叛民们一开始就什么家伙都有,一点也不比政府军差。起义军有十万之众,枪炮齐全,有教会组织的国外军官团志愿者指挥,甚至还有教会租来的两艘驱逐舰。一万多人的守岛帝国军部署分散,疏于戒备,被打惨了。帝国军残余6000余人退到港口基地要塞区坚守待援,与起义军对峙。

     对这次新年第一天的叛乱,阿史那沙比哈皇帝暴怒异常:“帝国曾经征服过他们,他们宣誓臣服于帝国了,但现在发觉帝国不行了,他们就违背了当时的诺言,反叛帝国,实在是令人恼火。这种异教徒必须斩尽杀绝。那几条海军的军舰回来马上出击,打击消灭异教徒。”

     野蛮人的智慧型大臣:“我们还没有马上能用的军舰,没有海军的平叛作战也只能打维拉了。那是座异教徒城市,我们可以用这座城市来展示一下帝国军队的威严,屠城,那样可以保证几十年内几乎没有人敢叛乱了。”

     有大臣好心提醒:“陛下,塞得露丝岛和可马特岛的异教徒可以任意杀掉,维拉的必须留下,他们都是军工厂的工人,我们陆军所有的重型大口径机枪和弹药,所有的自产100毫米加农炮以及炮弹也都来自维拉。他们还生产步枪……产量占到我国年需求量的一半。“

     有大臣却一阵见血:“我们一直用白银支付这些异教徒工人工资,好让他们过得舒服,在为政府工作的很多我们自己本族人却是领纸币作为工资的。我们还从军队吃的优质粮食里给他们划拨口粮,我们的官员都吃不到这样好的粮食。我们对他们这样的好,他们却用叛乱来对待我们,即使陛下您赦免他们,恐怕他们今后也只会给异教徒制造武器!”

     说的明白点,有人认为,维拉的异教徒不能杀,杀了就没人造重机枪和重机枪子弹了,步枪供应也少一半,还没人造100毫米大炮和炮弹了。可实际情况是,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给叛乱异教徒造这些武器,武装这些叛乱异教徒,让他们拥有比帝国军还要强大的武备力量来反抗推翻帝国。

     沙比哈皇帝马上就做出决定,下旨:“进攻,马上进攻。先打维拉。一个异教徒都不留。叛军也全部杀掉以儆效尤。”

     圣谕:“军队立即出击,趁着维拉的外族人边防军团还没有得到过多的重武器。派兵出击平叛,夺回维拉。一个异教徒也不留。一个叛军也不留。”

     塔斯曼帝国陆军火速调集了十万大军前往平叛。正规军四个骑兵师、四个步兵师外加部分地方补充部队,还抽调了2个重型野战炮团(每团36门100毫米野炮),开打后又增派了其他部队和四个100mm重炮团。

     1月6日,维拉的战斗打响了,边防军和市民们组成的维拉自由城市军已经用帝国订购的库存武器好好的武装了自己,背后还有某国暗中提供武器……自由城市军的自动武器数量居然超过平叛部队两倍之多。这些人可不是一般的民间叛乱武装,他们有一整座军工厂。从叛乱的第一天起,自由城市军的炮兵火力密度就达到了帝国军编制数最强配置的3倍以上,重机枪下放到一线,前线重机枪火力密度竟然达到了每公里30到35挺,这个火力密度即使是马穆鲁克骑兵都冲不过来。守军还剩下大量的库存,工厂还在开足马力生产,邻居某大国的运输船源源不断送来所需原料和生活必需品,还把维拉成产的武器运到另两个叛乱岛屿以及新增的叛乱预备叛乱地区,称是因为人道主义……和生意。不用说,都知道是谁。

     。。

     1月6日,对维拉城的第一次进攻,塔斯曼帝国军出动三个骑兵师维拉城外防线猛攻一天,在自由城市军阵地前陈尸两万具,有人也有马。

     1月7日,第二次进攻,炮兵轰步兵冲,伤亡不详……报告领导,咱这炮兵火力跟人家比弱爆了。没能实现突破。

     1月8日,昨晚进攻部队的援军到了,四个重型野炮团,有六个炮团了,集中使用吧,一定能轰开口子。炮兵轰,步兵骑兵一起冲。

     关键时刻,某国飞机侦查报告了守军攻方部队炮兵阵地的准确位置,守军把大口径海防要塞炮调转了炮口(一说我国海军战列舰到场支援),一轮猛烈的射击之后,平叛部队的炮兵几乎不存在了。然后,那海防炮居然还在响,市民们新出厂的100毫米炮也开始砰砰砰了。

     形容那天等待着冲锋的进攻部队很合适的一句话,悲剧啊!(引用易中天老师)

     你们叛军不记得同袍之谊了吗?我们曾经同在一面军旗下啊!亲,停火!

     同袍之谊?ARE!YOU!JOKING!ME!!??在外族人军队的记忆里这东西NONE,那可能是压迫和奴役,可能是被炮灰记忆的回忆。现在正被炮火炸成的炮灰是塔斯曼帝国本族人,前帝国外族军队的官兵们很欢乐。

     。。

     1月8日晚上,阿史那沙比哈这位疑似末代皇帝大发雷霆,高喊道:“派兵继续进攻,必须杀光维拉叛乱分子。必须杀光那里所有的异教徒。所有!!”

     但是进攻短期内再也组织不起来了,该换人了,帝国有的是部队,这需要时间。在这调整部署调集军队的时间里,叛乱者大获全胜的消息传播开来。

     很快皇帝就发现须要去杀的异教徒实在太多了。叛乱在野火一样的蔓延。维拉的胜利鼓舞了帝国压迫下的每一个勇敢者。

     1月10日纺织业制衣业重镇维尔多,高端纺织品断供了,貌似要没衣服穿了。

     1月16日边疆朵格尔草原帝国本族部落叛变,直接宣布并入另一国家。对此皇帝哀叹:“你们是本族人的,这是你的国家,你们居然……”他大概不记得了,那个部落多年来一直是战时炮灰的主要来源。

     1月15日,露丝岛南边的曼妮岛。

     1月19日,露丝岛北边的萨格岛。

     1月24日,萨格岛附近的罗莉斯岛。

     整个一月份,叛乱一直在蔓延,截至月底这个帝国几乎所有有异教徒征服地区的行省都出现了叛乱,叛乱者多数为异教徒,人数在1000万以上。绝大多数叛乱地区是岛屿,没有海军,平叛就是做梦!!

     还有很多都是极为重要的地区。白洋联邦干掉帝国海军而引发的这一系列叛乱似乎即将让帝国陆军即将沦为裸体徒手部队。更糟的是,不只是异教徒在叛乱,帝国早先征服的民族甚至还有部分本族人也叛乱了。

     B世纪96年,本年度开年居然是这个模式,这一年似乎注定要比B95年更加跌宕起伏。

     。。

     海军啊!海军!帝国比任何时候都须要要海军!!海军啊,海军,您快点出来吧。

     B96年1月10日起,塔斯曼帝国海军装备部开始陆续收到了几家相关船厂的竞标书,甚至有一家称要专门派技术专家工程师带图纸来的。

     B96年2月10日竞标截止日期,共收到20国55家船厂的65份军舰标书,看到绝大部分船厂的报价后塔斯曼斯坦军大跌眼镜,尼玛,军舰居然是如此的便宜,这货靠谱吗!!??很多3000吨以上的巡洋舰报价竟然不足5万盎司黄金。

     某国浙江和江苏地区的几家民营船厂价格竟然只有较贵正规厂家价格的五分之一!!人家的竞标口号,不到3万盎司,高仿先进巡洋舰开回家。

     通过某军火公司侧面询问:”几乎一样的图纸,好厂的要15万盎司黄金,他们家的军舰却只要3万盎司,为何如此便宜?“

     人家民营船厂回答:”别看图纸,那玩意不顶用,只要你不是厉害的大国,他都不见得给你按图纸制造。我这船绝对的看上去跟他家的一样,用着还比他家便宜,就是你别拖出去真打。他那是包打沉,碰见人家的船,保证能打沉。我这是打包沉,只要跟人家打仗,我这船保准能被打沉。我这还有比打包沉军舰更便宜的,遇风躲,一万盎司多点,最便宜的军舰叫军港停,绝对的有威吓效果,价格不到6000盎司黄金,你要吗?我这有回扣的,给你行业内通行潜规则标准再加两成如何?“

     大敌压境,开战在即,国内叛军,战火四起。这种打包沉,你敢要吗??!!不靠谱,太不靠谱!!

     最终,塔斯曼帝国海军装备部选择了花新钱走老路,决定买格鲁曼的高价军舰,能马上买到手,能用好用的军舰。

     “还是买布鲁诺吧。毕竟用过放心,火力猛速度快,这次他们家报价也不贵,才10万盎司黄金送3个基数的弹药,经济危机,军火出口税也免了。总体价格实在是便宜。最关键的是人家接受白银付账。帝国国库的黄金已经……”

     那家格鲁曼船业公司的生产任务档期排满了,而塔斯曼帝国这边平叛需要恰恰就是这种军舰的现成货。情急之下,该国不惜代支违约金和加价购买,截留他国所有订单,先后两次再次购买入该型舰共9艘(全部可短期内完工舰只),这些舰全部加班建造,终于赶在B96年年底前全部完成了交货。该国又有海军了。

     算上被威廉王国狠涮用国库剩余金子堆出来6艘博格级,这9艘用白银买来的布鲁诺级,还有逃回来的残余海军,4艘博格,1艘布鲁诺,该国好赖是拥有20艘巡洋舰的中等海军国家。

     当时白银价格已经企稳,金银折算价1:90附近(现在也是这个价,白银垮了就没恢复过,产量摆在那里),每条军舰含税全价900万盎司白银,280,000,000克白银,280吨。这是一艘3500吨的钢铁制造轻型巡洋舰,价格居然是其自身重量十分之一的白银。算上违约金,还不止这个数呢。(知道到各国为什么储备黄金,不玩白银了吧。银子价值密度太低了,还不如DDR内存条。)

     军火,就是这个价。打仗,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办法的啊。这次海军重建花掉了惊人的3200吨白银。没办法,俺们火鸡帝国还得继续搜刮,挖地三尺。B97年该国新政府还从二手军火市场耗费白银1600余余吨购买该型军舰6艘。该国总共购入该型舰达35艘,成为该型舰最大买家。

     (二战时的美军巴尔的摩级重巡,报价3300万美元;当时的黄金35美元一盎司,这得100万盎司黄金才这么一艘重巡洋舰。31吨黄金一艘重巡洋舰,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军工厂就是这么赚钱的,这个价格很有利润,必须暴利,行规如此。)

     国际银价大贬值,国内反叛者四起,这样背景下的这次军购多少带有几分悲情色彩。帝国财富似乎即将枯竭,这样的军购搞不了几回了。协作自造军舰项目让帝国剩余的黄金跑到了国外,为重建海军军购项目则使得帝国花掉了国库中十分之一的现银。

     为了平叛,塔斯曼帝国豁出去了,不就才几千吨白银嘛。

     这似乎有些当年军备竞赛才开始时一掷万金的味道,壕,甚壕。当年的那位老皇帝为了帝国位列世界海军强国排行榜前列,可是豁出近一半的国库黄金来建设海军的。可结局却…………

     同样的味道,似乎早已注定了同样的悲惨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