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摘星
    能够轻易将对手的法力点燃令其****,这说明玲珑锁的实力已经到了何等骇人的地步。刘禅根目睹这一幕已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而那只被自身法力燃烧的巨型尸妖,此刻在烈火之中痛苦哀嚎,健壮的肌肉像是崩裂的泥块,纷纷掉落了下来。

     “吼!”

     浑身被熊熊大火包围的尸妖垂死挣扎的吼叫了一声,身体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扑向了悬空的玲珑锁。

     只是当它挥起一只巨拳,狠狠砸向玲珑锁小小的青色身影时,对方只是气息一动,娇躯间突然有一团无形的冲击波扩散而出。

     顿时可见尸妖的巨拳一接触到冲击波便无力的化为灰烬,紧随其后,又见它的身体被冲击波打翻过去,还未倒地就断裂成了几截。

     整个过程干净利落,尸妖完全被碾压。

     一会儿后,裂成几截的尸妖身体在自己的法力灼烧下化为了灰灰,而在此时,一束五彩光芒闪耀而起,迅速驱散了尸妖的灰末,然后升到了夜空中。

     这便是被尸妖吞下的琉璃珠,但作为焚妖寺的镇寺法宝之一,这琉璃珠岂是区区尸妖能够吞噬的。若是尸妖还活着,不出几日就会被其反噬,最终也还是化为灰灰的命运。

     “嗖!”

     悬空的玲珑锁看到散发光芒的琉璃珠,婀娜多姿的身形突兀变换位置,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了琉璃珠的面前。她黑亮清澈的美眸一动,两根玉指探出轻轻一捏,便如摘下一颗星辰般将琉璃珠拿在了手中。

     刘禅根仰望着她,吞了口吐沫,不知她会如何处理琉璃珠。

     好在到了玲珑锁这等境界,法宝于她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她只是静默的转身落下,停在呆呆看着自己的刘禅根面前,探出白净的手掌道:

     “给你。”

     近距离相对,刘禅根更加明显的闻到了玲珑锁身上的幽幽香味,但他立马被对方的这句话惊醒,面上露出喜色。

     “多谢玲珑姑娘!”

     刘禅根毫不客气的接过了玲珑锁手中的琉璃珠,双手将其捧在掌心喜笑颜开。

     既然已经诛杀尸妖,刘禅根欢喜够了便将琉璃珠收进了卐印纹内,同时还有那块悬空的巨石,刘禅根特地向玲珑锁打听了一下来历。

     对方静默不语的观望着磨盘大小的巨石,而猛然间好像这巨石对玲珑锁产生了反应,一阵妖异的精光从粗糙的巨石表面放射出来。

     刘禅根承受不住刺激,单手遮盖住眼睛,以为巨石的谜团即将要解开,但令他失望了,上面的精光只是闪了几下,很快隐没。

     “玲珑姑娘,可曾弄清楚这巨石的来历?”

     刘禅根放下手来,迫不及待的询问了一声。

     对方一直在仔细观察,可未曾看出什么端倪,所以摇头道:

     “没有,你先将这巨石留着,也可作个防身的宝物,不过世间万事万物都不会是偶然发生出现的,所以想必是机缘未到,你且耐心等待。”

     闻言的刘禅根觉得有几分道理,便探手一吸,将那巨石收进了卐印纹内。

     最后玲珑锁见四周留下了大量的打斗痕迹,怕被外人看到引发祸端,便心念一动,一声青光飘逸荡开,很快将周围的一切复原成了原来的样子。

     看着玲珑锁做完这一切,刘禅根也松了口气。要是被人追查下来,以现代的条件,迟早会查到他的头上,到时候有着许多奇遇的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也必定会因此惹来众多脱卸不掉的麻烦。

     “我们走吧。”

     玲珑锁完成这一切就径直转身离去,刘禅根急忙跟上,不时询问一些关于修真禅院的事情。

     他们是步行穿过森林的,而且刘禅根一直跟随玲珑锁的方向,最后不知不觉走到了龟山主峰。

     这里是刘禅根挖出那只尸妖的地方,但最吸引人的,却是山顶处,那只屹立不到的巨大石龟。它正昂首挺立,后半身则与山石融为一体。

     夜空之下,玲珑锁纵身一跃,身形灵巧的飞到了石龟的头部,一只纤细的手臂向天伸出。

     后面的刘禅根静静观看她的美妙身姿,忽然也纵身一跃,落在了她的身边。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刘禅根与她并排而立,口中情不自禁的向天来了一句古诗。他是觉得玲珑锁身上有这诗中的意境。

     不料玲珑锁回了句:

     “摘星之事,也并非不可能,传闻有修真大能与日月星辰并驾齐驱,举手投足间便可吞噬天体,以求让自身修为更进一步。”

     这可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刘禅根现在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吞噬天体是如何办到的。

     “啊,看来我还是太过渺小了,想必你生活过的那个修真时代,一定非常精彩吧?”

     刘禅根想到玲珑锁所处的那个年代,如果自己生活在那时,不知后来会有怎么的境况。

     玲珑锁见他问起此事,冷漠的俏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道:

     “若你好奇,有机会可随我回去看看,我渐渐觉得你可能更加适合过去的世界。”

     这么一说,可是刘禅根始料未及的,他真的适合过去的世界吗?

     “玲珑姑娘对禅根的夸奖过头了,我不久前还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自从遇到延舍大师,误入修真一途,生活才开始了变化。”

     刘禅根这么说,玲珑锁却露出万分认真的表情注视着他,半晌后她才郑重道:

     “我可并没有夸奖你。”

     此话倒是不假,只不过是刘禅根对她上面的最后一句话没有应答的话语,这才牵强作答。

     两人在此问题上没有再作停留,刘禅根接着环视一周,口中略显失望的说:

     “本来今晚是专程来寻找摘星寺遗址的,可是结果阴差阳错撬出一块奇怪的巨石,还放出一只凶恶的尸妖,真不知道往后寻找其他遗址会是多么的险象环生。”

     对于这个摘星寺,玲珑锁并不是很了解,因为她本就不是这里的人,当初只是为了援救被围攻的升龙寺才赶来的,而她的家族,在那遥远的秘境之处,不知道现如今破败成什么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