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地下车库
    可是他还有些理智,否则定要让这狗眼看人低的宋忠喜吃不了兜着走。

     为此他收敛起法力,硬生生将怒火压了下去。

     见刘禅根不说话,宋忠喜得寸进尺,一根手指顶到了刘禅根的鼻子前咒骂道:

     “你小子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我告诉你,我们宋家与胡爽家在商业上的交集众多,未来必定要两家联姻,你如果识相,就离我胡爽妹子远点,否则再见面就不是骂几句这么简单了!”

     宋忠喜的挑衅话语如针刺一般传进刘禅根的耳中,他的脸色突然一怒,一双拳头捏得紧紧的,可是宋忠喜觉得在胡爽面前,刘禅根不敢动手打他。

     就在刘禅根即将要忍无可忍的出手时,旁边的胡爽见情况不妙,一把抓住刘禅根的手臂,可是那一瞬间,她感受到刘禅根的臂膀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翻腾,五根手指直接被震开了。

     手掌上还残留着震痛,胡爽心中却暗暗吃惊。她在诧异,一个人的身体里,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虽然还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胡爽还是先阻止宋忠喜道:

     “宋忠喜,我好心提醒你,我身边这位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刘禅根,你如果不想挨揍,就赶快滚,本小姐今天不想看到你!”

     胡爽这么说,的确是为了宋忠喜,因为她万分确信,她刚刚在刘禅根臂膀里感受到的那股力量,实在是太惊人了。甚至她有种预感,这力量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

     宋忠喜又被胡爽教训了一顿,心中当然恼怒,可是他把这怒火都发在了刘禅根身上。

     “你小子叫刘禅根是吧,好,我记住你了,下次别让我碰见你!”

     宋忠喜知道再这么纠缠胡爽,只会让她越发讨厌自己,便朝着刘禅根丢下一句狠话,自己气哄哄的走了。

     胡爽觉得终于送走了这瘟神,自己心中舒畅了很多,便领着刘禅根继续往后花园走去。

     他们沿着一条石子路一直走到尽头,刘禅根看到原来在胡爽家的后面竟然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花园,里面不仅有花花草草,还有泳池、假山、小亭,公路,总之是教刘禅根这等市井混混大开眼界。

     “胡大小姐,你们家还真是被资本主义腐蚀得不轻,这么大个花园,是不是太浪费了?”

     刘禅根惊讶之余,记得胡爽小时候虽然也是富家小姐出身,但家里的资产绝对没有现在这么惊人,看来这些年他们家的资产一直处于爆发式的增长中。

     不过也不奇怪,所谓钱生钱,有钱人的资产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换句话说,在天下太平的情况下,富人会越来越富,而穷人则会越来越穷。

     当然富人的钱也不是白来的,所以穷人也应该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穷。

     胡爽见刘禅根这么说,可没有觉得什么浪费,但她对刘禅根的说法,也没办法去辩解,所以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接着胡爽带着刘禅根走向了旁边的隧道式入口,这里有公路连接,应该是个车库。

     两人走进去,刘禅根看到车库里有很多灯,但不少已经坏掉。照理说,按照胡爽家的习惯,肯定会马上要求管家华姐去换新的电灯过来。

     刘禅根于是问道:

     “这里面有点暗,那么多烧坏的灯管怎么不去换掉?”

     不想胡爽的脸色忽然变得不太好看,口中弱弱道:

     “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这些灯管明明是昨天让华姐找人更换的,谁知一晚上过去,大部分灯管又都不亮了,而且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几次……”

     此话一出,昏暗的车库里,气氛陡然变得阴森诡异起来。刘禅根一阵警觉,目光往四周打量着。

     不过他是有法力在身的人,一般的妖魔鬼怪还奈何不了他。

     于是他拍了拍胡爽的肩膀道:

     “别害怕,有我在,保你没事。”

     感受着刘禅根手掌里的深沉力量感,胡爽忽然觉得心中充满了安全感,这也让她再次想起之前在刘禅根臂膀里感受到的那股骇人力量。

     她正想问问此事,刘禅根却突兀一把将她护在身后,一双眼睛警惕的盯着地下车库对面的一面墙壁。

     那上面的一块瓷砖不知什么原因脱落了,胡爽让华姐修理过几次,可还是自动掉下来,所以干脆就没再去理会那里。

     “禅根,那里有什么问题吗?”

     后面的胡爽发现刘禅根注意到那处脱落瓷砖的部位,小心问了问,而不自觉的,她的称呼竟然改为了“禅根”。

     虽然留意到胡爽对自己称呼的改变,但刘禅根平静道:

     “没事,你跟紧我,我们过去看看。”

     空旷的地下车库里,除了几辆好久没使用的豪车,便只有他们两人的身影。在缓慢的移动中,刘禅根的心跳渐渐加速,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是那种从对面墙壁源源不断扩散过来的。

     当然没有法力的胡爽是感受不到这股压迫感的,她只是抓紧刘禅根的后背,在慢慢的移动里,她感觉前面的身影像是一座铁塔,无论多强的风暴都无法撼动他。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精神高度集中的刘禅根猛地一步踏出,身影一个飞跃,直接到了那脱离瓷砖的墙壁处。

     霎时,刘禅根低喝一声,一只大大的手掌轰击了出去。

     结果在嘭的一声炸响里,刘禅根的五指轰碎了那处掉落瓷砖的墙壁。在飞溅的砖石碎屑里,刘禅根忽觉身前的整面墙壁一震,而后他傻眼了,这整面墙壁稀里哗啦的掉落了下来。

     没想到自己的一掌竟然毁掉了胡爽家车库的整面墙壁,刘禅根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给他们家造成了一笔不少的损失。

     然而,还没等到他不好意思的道歉时,刘禅根的神情凝固了。因为他看到,在完全坍塌的墙壁处,随着后面的大量泥土掉落,又出现了一面墙壁。

     所不同的是,这墙壁非常的古老,是用一块块砖石堆砌而成,用手摸上去,湿滑湿滑的,带着彻骨的冰凉感。

     后面的胡爽也被惊呆的,她没想到自家的地下车库里,竟然隐藏着这样一面颇为古老的石砌墙壁,这让一直是个探险迷的胡爽心潮澎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