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沧海桑田
    火蝾亲昵的围着玲珑锁,她的一只纤细玉手摸了摸火蝾布满红黑相间纹路的背部,好像摸到了火蝾数千年以来的孤寂。

     一会儿后玲珑锁将注意力落在了延舍大师身上,她看得出来,这位老和尚虽然没有法力,但作为僧人的修行却是极为出色。

     打量了一番看都不敢看自己的延舍大师,玲珑锁终于开口道:

     “你们住在何处?先送刘公子回去休息才好。”

     延舍大师闻声,赶忙有些结巴的回复道:

     “好好好,我们的车就在旁边。”

     说完延舍大师就在前面带路,玲珑锁抱着昏迷的刘禅根随着他到了车前。她第一眼看到这种车子就有些好奇,但对于外面沧海桑田般的变化,她早有心理准备。

     延舍大师见她如此,急忙打开车门,让她将刘禅根放在了后座,自己则是翻出另一把车钥匙,准备开车回家。

     本来延舍大师还想着让玲珑锁坐在副驾驶座,可是她却不愿意,因为有火蝾在身边。

     延舍大师发动车子开始驱离五脑山,玲珑锁一路上站立在火蝾背上,从夜空中一直跟随。她还施加法力,除了延舍大师以及昏迷的刘禅根,外人无法看到他们。

     当到了刘禅根所住的破烂平房,玲珑锁从空中看到附近都是一些三层的高大建筑,当即知晓刘禅根的处境并不好。当然她不知道刘禅根拿了焚妖寺十几幅古画,那可都是六祖惠能的真迹。

     等延舍大师将刘禅根安置妥当,玲珑锁去床前看了看这个救自己出来的男人,见他并无大碍后,与火蝾一同出去了。

     她要出去看看数千年来,这个世界发生了多少变化。

     夜空之中,玲珑锁所到之处几乎看不到她那个时代的样子,唯有在一些景区或者文物保护建筑上才能看到她那个时代的痕迹。

     在玲珑锁四处查探之时,昏迷的刘禅根一直没有醒来。虚弱的他一夜好梦,在第二天早上才醒来。

     他还记得玲珑锁的事情,以为她应该就在这里。但他起床走出房门,只看到延舍大师在桌边闭眼念经,手中在不住的拨弄一串佛珠。他的手边还有一个精致的盒子。

     “大师,玲珑姑娘不在这里吗?”

     刘禅根走过去打断了延舍大师。

     对方见他安然无恙,便点了点头,同时将手边的精致盒子推向刘禅根道:

     “她不太适应外面的变化,所以先回升龙寺了,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盒子。”

     这盒子刘禅根自是认识,打开一看后,里面有一颗不大不小的五色珠石,上面不时闪过一丝丝光芒。

     这琉璃珠经过昨晚一战,已经算是刘禅根的法宝,毕竟焚妖寺早已经荒废,宝贝放在那里也是浪费,而同时刘禅根也不想声张,以免被其他人知道了焚妖寺遗址。毕竟寂灭大禅师的肉身佛还在那里安息,被谁打搅了都不好。

     收起琉璃珠的刘禅根见延舍大师现在也无事,记起他们虽然救了玲珑锁,可他们的前提目的是为了寻找升龙寺。

     现在升龙寺已经找到,怎么也得进入看看。

     于是他拍了拍延舍大师的肩膀道:

     “大师,看你也闲不住,咱们要不去升龙寺看看?”

     闻声的延舍大师一喜,心中早就想去看看了,但是刘禅根昏迷之后刚刚醒来,延舍大师怕他还没休息好,就没说这句话。

     两人立刻欢欢喜喜的出门了,刘禅根驾车,延舍大师坐在后面,一路畅行无阻的到了五脑山。

     这一次他们到达湖泊前,火蝾又是第一时间从水中飞了出来,看来玲珑锁已经知道他们的到来。

     “谢谢火蝾的迎接!”

     这火蝾降落在岸边,刘禅根谢了一声,与延舍大师先后跳到了它的背上。

     不过为了不被外人发现升龙寺的秘密,玲珑锁已经将这附近布下法术,但凡刘禅根与延舍大师到来,外面就再也看不见他们了。所以当火蝾驮着他们扑通一声落入水中,其他人是察觉不到的。

     延舍大师没有法力,一开始还担心在湖中会呛水,但是他多虑了,水中的他一样可以自由呼吸,还不会被湖水打湿衣衫。因为这里都被玲珑锁布下法力。

     当到了湖底处,他们看到一个有些涟漪出没的透明圆圈出现,升龙寺的一些房屋透过折射暴露出了一些,但没有看到玲珑锁出现。

     好在她已然知晓了刘禅根的到来,便送出一句话来:

     “你们到了,随火蝾一起进来吧。”

     言罢,这藏有升龙寺的独立空间荡起了波澜,然后看到一个旋转着的洞口出现了。

     火蝾驮着刘禅根他们嗖的一声进入到了洞内,接着便是天旋地转,无数光芒急速往他们后面闪退。

     再又是一瞬间,天旋地转的场景突兀消失,他们一下子到了一片万里晴空中。在身边的朵朵白云下,一座气度恢弘的寺庙正耸立在那里,周围还能看到连片山脉与广阔的平原丘陵。

     “这便是藏有升龙寺的独立空间?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火蝾背上的刘禅根与延舍大师都是惊诧不已,像这样的一个小世界,宛如世外桃源,如果能在这里颐养天年,实在美哉。

     就在他们高兴之余,晴空之中,一道妙曼的青色身影陡然出现,一下子挡在了火蝾的前面。

     她正是玲珑锁,这一向冷言少语的她在刘禅根面前的态度缓和了很多。好歹是他救玲珑锁出来的。

     刘禅根又一次见到她,抱拳道:

     “玲珑姑娘,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习不习惯?”

     对方听见这话,望着远处的云朵略显怅然回道:

     “有些不习惯,但当我见了外面的世界,却更加不习惯。”

     刘禅根明白外面沧海桑田的改变,不是她一时能够接受的,特别是有很多她重视的人,在意的事,都烟消云散了。

     好在玲珑锁毕竟是修为极高的修行人,抛开这些杂念,带着刘禅根他们降落了下去。

     在一个巨大的山门前,刘禅根与延舍大师跟随玲珑锁走近,然后抬头就看到了一块大气的烫金匾额,上书“升龙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