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龟山
    这两人是从诗中有了领悟,明白既然叫摘星寺,那必定是一处海拔极高的地方。所以不难想象,摘星寺很可能在龟山的山顶上。

     既然如此,他们稍作准备,购置了一些新的装备,然后选择在天黑之后出发。

     这一路上往龟山行去,刘禅根开车,延舍大师则是在后面研究刚到手的那本修炼法诀,企图有所突破。

     在快要靠近一处红绿灯时,刘禅根心念一动,一身法力扩散而出,直接将整辆车子都包裹在了其中。这下子在夜幕里看到车身有光芒一闪而过,然后整辆车消失了。

     下一刻,隐没的车子径直闯过红灯,附近没有一个摄像头捕捉到他们。

     就这样很快到了龟山脚下,刘禅根老远看到一座险峻的山峰,远远还能看到些许的灯光。

     这里也是一处风景区,但比起五脑山要出名得多,所以夜晚还是能看到人的。他们将车子停在山下的一处空旷地带后,自己则选择走小路,从一处偏僻位置潜入龟山。因为在正式的入口处有门卫,直接上去不太方便,估计别人会问你大半夜上山干嘛?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刘禅根没有背上那个巨大的军用背包,而是打开后备箱,直接探手一吸,卐印纹里便是放出一股吸力,直接将军用背包吸了进去。

     另外他提前备好了两把手电筒,腰身上则带着那把砍刀,别的就都在卐印纹里了。

     一路上打着手电筒上山,在一处茂密的丛林里不时能听到奇怪的动物吼叫。当他们一前一后的快步往上跋涉时,前面的刘禅根举着手电筒警惕的观望着四周的环境,结果突然在脚下传来激烈的响动,不知什么东西慌乱的从草丛中逃走。

     后面的延舍大师吓了一大跳,抓紧刘禅根后背,语气紧张道:

     “禅根,什么东西?”

     “大师放心,可能是什么兔子野猪之类的动物,不过你放心,以我现在的反应,一般的飞禽走兽伤不了你。”

     刘禅根在前面停了下来,安慰了一下延舍大师后,继续前进。

     两者就这般穿过一片片茂密的森林,在行到山腰处时,延舍大师要求歇一歇,一屁股坐在了草丛上。刘禅根则站上附近的一块巨石,往山下眺望时,发现下面亮着大排的灯光,应该是供旅客入住的酒店以及购物商铺。

     可就在这时,往下眺望的刘禅根突然听到下面的树林里传出一声惨叫,一个女孩子好像在下面遇到了麻烦。

     闻声的刘禅根认真起来,觉得声音有些熟悉,跳下巨石道:

     “大师,好像有人,我们下去看看。”

     延舍大师自然支持他的行动,两人快速往下走,很快到了惨叫的女孩身边。

     他们举着手电筒,两束灯光在地上照出一个坐在地上的小姑娘。她也就二十出头,扎着马尾,身上脚下都穿着名牌,而且她的样貌也极为吸引人,看得出来是个大美女。

     刘禅根他们一出现,小姑娘心中一喜,急忙喊道:

     “两位好心人,快救救我!”

     听见这话的刘禅根眼睛一瞪,马上蹲下来凑近一看,猛然发现这个漂亮姑娘是他认识的。

     “胡爽?大半夜你跑到龟山上来干嘛?”

     刘禅根这一出口,地上的女孩也一惊,抬头望去,隐约觉得此人有些眼熟。

     想了半天,她脑中忽然浮现出一个游手好闲的流氓形象,口中当即惊喜道:

     “刘禅根!好些年没见了,你怎么在这山上?”

     名叫胡爽的女孩是刘禅根小时候的邻居,家中极为富裕,以前他没少欺负这小姑娘,不过他们已经好些年没见面。据说胡爽大学去了美国深造,学习地质勘探。另外她还是一个探险迷,喜欢寻找一些稀奇古怪的遗迹,为此她还自学钻研了大量相关知识。

     这一次偶然见面,刘禅根开玩笑道:

     “这不是胡大美女,没想到知识再渊博,也免不了掉入市井小民设下的陷阱。”

     刘禅根这么说,是因为看到胡爽的一只脚踩入一个小坑内,里面有一个黑色的金属夹子,正是那种专门用来夹野猪的,所以牢固得很。这一带的野猪可不少。

     胡爽一听到刘禅根说这话,气不打一处来,破口大骂道:

     “刘禅根你这小混混,难不成是你下的野猪夹子,看老娘不扒了你的皮!”

     这胡爽虽然家境富裕,学识渊博,但性格很是火辣,可骂了一句突兀觉得小腿上疼痛不已,又连连求饶道:

     “刘禅根,我开玩笑啦,快帮老娘把这野猪夹子掰开,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胡爽求饶的话传来,刘禅根哼了一声,但看她疼得难受,便蹲下来用力一掰,带着尖齿的野猪夹子一下子分开成平行。胡爽连忙用双手小心抬开自己的小脚,上面能看到血迹。

     做完这些的刘禅根又双手一松,野猪夹子嘭的一声弹起闭合,力道相当大,看来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头的胡爽遭了不少罪。

     之后刘禅根又小心帮她检查了一下小腿,在她白嫩的肌肤上,刘禅根强有力的五指轻轻摸过,一阵法力瞬间钻入了她的皮肉之内。

     这样她小腿表面的伤势快速的愈合起来,但好在内部的骨头没有受伤,否则以刘禅根现在的法力,还真处理不了。

     感受到刘禅根在给自己检查伤口,从小对刘禅根没什么好印象的胡爽微微有些感动,但她又觉得这野猪夹子是刘禅根下的,顿时生气得很。

     “刘禅根,你没事跑到山上来下什么野猪夹子,是八百年没吃过肉吗?”

     听见这话的刘禅根与延舍大师对视一眼,记起此行的正事,便解释道:

     “胡大小姐,没证据可别乱冤枉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下的野猪夹子?”

     胡爽见他这么说,才注意到他身边还有一个看起来修为极深的老和尚,想到这样的人应该不会陪刘禅根来大山里下什么野猪夹子。

     “啊,是我误会了,不过你来这里干什么?以你的作风,是不是又逃票上来的?”

     胡爽这么说,是因为知道小时候刘禅根经常带着狐朋狗友,绕小路潜到龟山上来游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