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准备了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爸,你也听到了吧,让署里多派几辆运尸车过来。行了,那我就在这开始调查了啊。恩,好了,先挂了。“闯东北将手机装入口袋里,继续返回医院大楼内部,开始调查了起来。正在他们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对此事还一无所知的我刚刚从被窝里爬起来,打开电视,开始洗漱。

     “今日A股跌停幅度较大,倒逼熔断机制完善改革……“唉,今天的股票又完了,一周的努力又白费了。自打老妈买了这个股票之后,就一直被套着,没法甩手,就好像是是刻意给我们准备的似的。再者说也不能怪他们,我也是服老妈了,指哪哪跌,比股评预测还准。算啦,还是快点刷牙,然后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吧。正在我来回穿插着寻找一些娱乐节目或者音乐歌曲时,一记新闻报道映入了眼帘。

     “我省chy市今早遭人报案,chy市二三四级医院内发生了屠院事件,整个医院内不论是院方人员,还是病人全部遭到不明人士杀害,现场异常惨乱……”“噗……”漱口水全部被我喷在了镜子上,内心不禁一阵猛烈的颤动。什么?全医院的人都被人弄死了,什么人才有这样的实力呢?再者说了,他们弄了这么大的动静,目的何在呢?

     报案人是chy市二三四级医院的清洁人员,下面请报案人叙述。“今儿一大早上,我来医院准备进行医院内部的清理工作。但进医院的时候就感觉不太对劲,首先医院里乌漆麻黑的,一点亮光都没有,其次,医院门卫室一个保安都没有,我当时才情可能是去厕所了吧,然后我就准备进医院里去。这不开门还不要紧,一开门可没把我吓死。我这一开门就发现两个保安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了,这些以前我见也没见过啊,给我吓得啊,直接就晕过去了。然后早上醒来就躺在对面的这家医院里了,我其他在里面工作的那几个姐们跟我说,幸亏我没进去,不然直接就吓死了。他们之间有几个胆大的医生进去楼上楼下的看了一眼,全都死了,而且个个死的都挺惨啊,给他们吓得,跑下来时腿肚子都软了。哎,他们不就在哪呢吗,你过去问他们不就知道了嘛。”说完这个清洁大姐把摄像机对着刚才出事的那家医院大门口外的几个中年男子,之后就看到摄像机持续的摆动,很明显,摄像师和记者肯定是跑过去采访那几个人去了。

     “抱歉打扰一下,您好,我是LN省广播电视台的记者,你们是案发现场的目击者吗?”

     “嗯,对。你们是想了解医院里的状况吧,抱歉,我们不能说得太多,只能简单的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没关系,你们能说多少是多少。”

     “那好吧,我们看到的情景是这样的。当时,我们按照正常医院上班的时间来到医院,发现医院大门还没开,而且也没锁,我们心里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要不平常的时候医院是不会关上大门的,并且还一点亮光都没有,整个医院里阴森森的。等我们推门一看,好家伙,有三个人倒在地上。那地上全是血啊,虽说已经干了一部分了,但有的地方还是像积水一样积了一滩血,墙上到处手是血掌印和爪子印。然后我们看那个保洁大姐好像还有呼吸,我们抓紧把他抬到了对面斜对着的那家医院进行救助了。我们看楼下的护士保安和医生都没有了呼吸,然后就报警了,紧接着我们上楼检查病人,。我们几个一人一层,我负责最上面的第六层。等我上去之后,看见每个病房都开着门,每个病人都有着的明显被什么东西啃食过的痕迹。紧接着就听到了他们的叫声,当时我怕他们出了什么事,就迅速往楼下跑。很快的,我就跑下了五层,这时候看见了在五楼检查病人的安大夫,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说他也不知道,紧接着,我俩又继续向下一层跑,看到第四层没人,但第三层却有说话的声音,我们就又下到第三层。看到小古大夫坐在地上,其他的大夫也在第三层,我们就上前去问他怎么了,他说,你们进去看看吧,全都死了。然后我们就跑进了每一间病房去查看,但每向里走一间,我们的心就越来越沉重,病房里的病人死相越来越恐怖,有断胳膊断腿的,有血肉一片模糊的,有的甚至把肠子都扯出来了啊。唉,我做了这么多年大夫,手术也没少做,还没见过一个像这样的,都快成肉馅了……”

     我减小了声音,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一个人几个小时内就可以弄成这样吗?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在阳间活着?是他自己回来的,还是别人帮他回来的?如果是别人帮的他,那这个帮他招魂的人是谁呢?”

     这时,电视机屏幕上过来一个穿着西服套装的中年男子,长得还算精神,但稍稍有些谢顶了,下巴上挂着个大口罩。这个男子过来拉着正在采访的医生说道:“哎,易医生,别说了,快过来。”

     ”哦,是院长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院长模样的人,从裤子的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小手绢,在脑门上蹭了蹭将要留到脸上的汗珠,说道:”派人去大仓库那几副担架车过来,警察们说他们警署的太平间已经没有多余的地方放这些尸体了,没办法,现在只能放在咱们医院的太平间里了。这些死者的家属要求咱们院方赔偿损失,这么些个家属,估计咱们一人赔款十万块,就算上头调动公款帮咱们减轻压力的话,咱们医院也得赔偿几百万的损失费啊。再说他们把将尸体赖在这不走,这可是夏天啊,不经过及时处理的话,用不了几个小时尸体就会烂掉的,等到那时,咱们医院里还进不进人了?“

     ”恩好,院长,我马上去拿担架车,那我要拿多少辆呢?“

     ”先拿出三十辆吧,来来回回的用呗。“

     ”三十辆啊,还得来来回回的用,到底还剩下多少人啊?“

     ”还有四五十个吧,你快去弄吧。一会警察估计还有找咱们录口供呢!”

     “还有那么多啊,什么,录口供,不是录完了吗?还录什么啊。”

     “我听他们说,之前存放在咱们太平间里的那个警察尸体,今早却丢失了。咱们到那里去,无非就是问问有没有看到那具尸体,警署的尸体丢了,那他们也不好给家属个交代啊。”

     “哦,好吧,院长,我马上去办。”

     说完,医院的院长就准备走回去。刚想要走,就被那个女记者给拉住了。

     “哎,先生,先生,请等一下,你是院长是吧。”

     ”恩我是,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我们是L省广播电视台的,我们想了解一下里面的状况,你可以跟我们说一下可以吗?“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不是案发现场的第一发现者,具体情况警方也暂时不允许外漏。“

     ”那好,我们就问几句,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好吗?“”好吧“

     ”恩,谢谢。请问院长先生,现在具体有多少病人被杀害了呢?死因又是什么呢?“

     ”现在目前死者有168个人,死因就像刚才那位医生所说,被什么东西咬死所致。“

     ”那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因为我们进不去,所以也拍不到照片了。“

     ”你们没有拍这个照片那是最好不多的了,我怕你们进去后直接吓晕过去。里面的病人啊,很遗憾,都死掉了,虽然我很不愿说出这个现实,(但在我认为是怕医院的名誉度下跌吧,反正都出这个事情了,纸也已经包不住火了,还有什么名誉度可提啊)能跑的都死在走廊里了,不能下地的,都死在病床上了,整个医院没有一处不被血所侵染,简直比黑色星期五的巴黎公社墙还惨啊!好了,我只能说这么多了。抱歉抱歉,我还有事要忙。“说完,自己又戴上大口罩返身进了医院里。

     ”下面由本台记者为您……“我将电视关闭。冷笑道:”哼,今晚要有大事情发生了,得先准备准备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