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偶遇闯东北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做完一些准备工作之后,一看手表五点十二分,到点了,该吃晚饭了。得,老爸老妈也不回来,出去吃吧。已经八月份多了,这天还像酷暑那么热,唉,谁让东北这天就这样呢,夏天燥热,冬天干冷。换了身半袖,带上武器装备和大赛自行车的车钥匙。换在平时,肯定出门是不能带武器的,可由于最近总是发生一些碎尸案,这样的案件光新闻就已经播报了七八次了,还有一些这样的案件,就是政府的部门的人先发现的尸体,为了不引起恐慌,肯定要掩盖过去的。因为一发生什么的大案件,闯东北总会跟我们这几个铁哥们说的。尽管他老子官不怎么大,但好歹是政治官员啊,一到开什么大型会议,都会去参加的。所以这样的碎尸案件恐怕次数早就不止十次、二十次的了。所以现在大街上的一些青年人和中年人,都会随身携带一些棒球棍啊,匕首啊和防狼棒电击棍之类的武器防身,因为我是武器收集爱好者嘛,所以我随身带的武器比较专业,就像是:手刺、冷钢-2177折刀、21寸长正品单警伸缩警棍、CRKT哥伦比亚河开山专用营地斧和荧光双色飞镖,还有把忍者长刀。这些只是我随身携带的,家里保存的当然还有更多,朋友和同学一来我家都说:“嚯,你家真像是个武器店啊。也就是没有枪,如果再有两把枪的话,你这都算是恐怖分子的贼窝了。”

     我走到楼下,骑上车快速的骑了出去,走到小区减速带,碰见小区的保安。迎面我俩都笑了笑,他对我说:“呦,小特种兵,出去啊。”“是啊,饿了,出去吃点饭。赤哥(这保安名字叫钟赤),吃了没?”“还没,他们吃完了就来替我,然后我就去吃。”“我这次吃饭的地有点远,就不邀你跟我一起去了,改天,一定一起喝一顿。那行,那我先走了啊。”“恩,好。”老实说,这次我吃饭的地儿,并不算太远,骑车十分钟就到了。只不过顺路去闯东北的警署厅去看一眼,看看警方有什么动静没有。

     我快速的骑出小区,哪知道刚刚骑了不到十分钟,从立交桥上下来,迎面却撞见了闯东北。我向他一招手,警车从我面前停了下来。开车的警察探出头来,骂道:“干什么呐,这是警车,你当是出租车呢,伸手就拦啊,耽误警方办公你负得起责嘛你……”开车的警员还想继续说下去,闯东北伸手往前一档,笑着摇摇头。那个小警察明白了这是顾少认识的人,这才闭了嘴。

     闯东北笑着对我说:“磊哥,这是老爸刚刚给我配的警员。关于办案,还是我的经验比较多一点,所以要我带着一点,但说实话,我俩是共同学习嘛。”我将大赛掉过头来冲向我来的方向,抬起头说道:“哎呦,你小子,行啊,混的可以啊,你老子都给你配助手了啊。”“低调,低调。哎,磊哥,你干嘛去啊?”“没老爸老妈也不和我一起住,家里没人给我做饭啊,自己也不愿意做,出来买碗面吃呗。唉,这年头儿,没个女朋友就是不行啊。对了,你吃了没,没吃的话,一起啊?”这时,闯东北面漏难堪之色,好像很难回答,顿了一下,回答我道:“恩,我还没吃,这样吧,磊哥你先去。我这手头上还有点事,一会我再去找你,还不知道呢,哪家啊?”“就是县图书馆斜对面的那家—李先生加州牛肉面。”“行了,知道了,你从这儿到那里得个十多分钟,我们也尽量快一点开,弄完回来。估计你刚坐下,我们就会回来了。”说完就准备上车,我向车头喊道:“恩,那好,我等你啊,告诉你,我死等,不来明天你可就废了。”车头露出半个脑袋:“磊哥吩咐了,肯定照办,怎敢怠慢啊。”说完发动车疾驰而去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已经在他们车上放了追踪器。

     哼,闯东北啊闯东北,哥儿四个就你和强子不擅长撒谎,你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但愿别出什么事吧。我的追踪器放在车把下的车轴上,对着正前方,和车灯连在一起。在远处一看,两个食指长、矿泉水瓶盖那么粗的长圆筒连在一起,就像两个小望远镜。刚才就在他们上车准备开走的时候,我迅速按了一下后面的按钮,“啪”的一声黏在了车的后盖上。一般情况下肯定是可以听的到的,但已经被我的声音给盖过去了。

     我打开手机窃听器,插入耳机。唉,粘的真不是个地方,听得也不算是清楚,马马虎虎吧。总之,还是可以听到一些的。“顾少,刚才那个是你的朋友吗?”“恩,是我的好哥们。”“关系很要好吗?”“当然了。”“既然那么要好,怎么不把我们去干什么告诉他呢?这件案子也没什么特别的,估计又是那些暴力分子做的吧,毕竟尸体都被咬成那样了啊,电视上播了七八遍了,估计只要是在辽省,无人不晓啊那是。再说谁能去关注大桥底下啊,那些人在桥下作完案就溜之大吉了。桥下既无人家,大半夜的,也没有行人,这案子怎么查啊。”“唉,这件案子查起来是比较扎手,可如果这件案子办成了,抓捕了凶手,我们可就立了大功了。话说回来了,但这件案子的具体情况打死也不能告诉磊哥,当初就是我和老爸没听他的话,小江才会死的。可现如今,我却怎么得也不好意思把这件事告诉他,如果告诉他了,我要怎么面对他呢。唉,一会吃饭的时候,你可别给我抖出去啊。”“有那么神嘛,行了,我知道了,放心吧”“……”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