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我们在路上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他们收好了我送给他们的“礼物”之后,我对坐在沙发上二人说:“我屋子里有电脑,你俩谁要是嫌没意思的话就去玩吧。厨房里有水果和各种饮品,想吃什么自己拿,这些不用我教你了吧!”

     “这还用你说,咱们什么关系,我还犯得着跟你客气啊!哎,不对啊,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不打算招待我们俩了啊。”“是啊,是啊。磊哥,你还有事没做啊。”

     我转身走向为父母准备的备用房间,头也不回地对他们说:“我去补个觉,我怕晚上熬不住。我劝你俩也去补个觉,晚上的活动虽说是好玩,但也是很危险的,稍稍不留神的话,就会全身伤痛的哦。”

     “今晚会玩到很晚吗?我怎么越听你这么说,越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赶紧眯一会去,好奇会害死猫的,没听过吗?不过今晚的这个活动,保证你没玩过,而且还很刺激,杀气重重的,挺危险。我可没强迫你俩啊,要是怕了就赶紧回家去,别等一会出去了给我丢人。”

     雷胖子拍着胸口,将声音提了几个声调,对我说道:“怕?开什么玩笑,我从小到大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别吹了,到时候不把你的屎给吓出来就不错了,现在还是赶紧睡觉吧,等晚上请你看出好戏,大型恐怖片,还是3D效应的,就拿的大场面,绝对赞啊!看你们那满脸诡异的表情啊,要知道别人一辈子也看不到的,哭着闹着求我带上,我都没管,就留给你们看,你们还不知足呢!反正我是提醒你们了,至于你们睡不睡,随便好了。”说完,我回到备客房睡觉去了。

     当我再一睁眼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多了。我停开床头柜上的矿泉水瓶喝了两口水,便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看见他们在电视上正互K拳皇呢,他们发现我出来了,头虽然抬了起来,手却依然在手柄上搓着。强子对我说道,“磊哥,睡醒啦。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可就回去了,明天还得上学呢!“着什么急嘛,留你俩肯定是亏待不了你俩啊。你俩要是想走,一会耽误了好戏看,可别后悔,你俩现在要是有谁想走的话,就回去吧,没人拦着你俩。”“磊哥,别生气啊,雷胖子只是随便说说的,对了,那你看我俩谁能赢?”

     “我觉得啊,”“嗯嗯。”两人都同时瞅着我。“我觉得能抓鬼的天师会赢。”说完之后,我转身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往脸上猛扑了几把水。

     “切,这算什么答案啊。”“就是,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啊。”可二人还没等打完,就反应过来。连忙扔下手中的手柄,向我跑过来。“哎,磊哥磊哥,给你毛巾。咱们一会出去,不会是看收鬼吧。”

     “我还以为你俩的脑袋只会玩游戏呢!”那二人看我并没有否认,就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连忙说:“那敢情好啊,这个可是够刺激,磊哥,你太够意思了,有时间我俩请你吃饭。那咱们什么时候走,马上就到八点了。还有一个就是,需要准备些什么啊?”

     “九点半我们准时走,先去找闯东北,然后一起行动。至于准备嘛,就带着我送你们的那些东西就可以了,另外,桌子上,还有你俩的战术手套和急用医疗包。”

     “哎等会,怎么还有急用医疗包啊,我怎么感觉越来越危险了!”“强子,你怕了啊,这样才刺激嘛。”雷胖子用一种嫌弃的眼光看着强子。“什、什么?谁怕了啊,去就去。”

     “好,那我们马上就去准备。”说完之后,他俩就兴冲冲地回到沙发开始摆弄我送他们的那些东西。还有一点他们没问,也是我所庆幸的——他们没问驱魔师是谁,要听是我的话,硬绑他们,他们也不会去的。

     我拿出电话,给闯东北拨了出去。一阵铃声过后,对面响起闯东北的说话声。“喂,磊哥,我执行任务呢,你有事吗?”

     “没事,就是问问,你现在在哪呢?”

     “二三四医院,怎么了?”

     “没事,我们仨本来是想约你一起出来吃个饭的,没想到你还有任务啊。”

     “是啊,我这边走不开,要不改天吧。”

     “你们是去抓那伙暴徒了吧!”我听见闯东北压低了声音,说道:“恩,国家对这起案件十分重视,要求我们立即破案。”

     “那你们带了多少兵力啊?”

     “警署里百分之九十的警员现在都在外面吧。”

     “那行,你忙吧,我就不耽误你执行任务了。记住啊,一切小心”“恩。”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雷胖子、强子听见我打电话,围上来对我说:“闯东北,他不来了啊。”“恩,他在执行任务,来不了了。”“哎,就是那小子没有眼福,明天让他后悔去吧。磊哥,我们都准备好了,走不?”“不急,来,我再陪你俩玩一会。”说完我抄起手柄,跟他们轮番互斗。

     经过他们二人一个小时的苦口婆心相劝下,我终于放弃了抵抗,提前二十分钟出发。唉,以前玩游戏的时候可没看过这两人分心,那家伙的,打得那叫一个投入啊,恨不得自己进去替他们打。可今天是怎么了,骚年们,你们肿么了?

     我们骑上车在空空的街道上飞驰着,周末的时候一到晚上,八点半以后街上的人明显就已经少了一半以上了;九点半以后就很少有人出来走动了;到了十点半以后,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就连街道上的车辆也没有几辆了。但警车例外,市民们谁都不想先触那个霉头,但警察们巴不得现在就碰见他们呢,将他们越早抓捕归案越好。案子推得越久了,被伤害的人民也就越多,这就是人民警察的责任感。但他们完全不知道,这次他们要面临的,他们口中所谓的“暴徒”,和往前相比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可以说完全就不是一个次元的。也不是我打击警察,他们也是蛮辛苦的,但就凭他们的武器要想打赢,简直是做梦一样啊。当然,在街道上,除了警察以外,还会有一些胆大不怕死的,或者有些急事非办不可的在街道上走着。

     你们可以想象到,整个市里的危险状况可能随时都会爆发一样。人民自由活动时的安全不再受到保障,这样人民就会惧怕,就会躲避,藏起来。就目前而言,到了晚上,或者深夜,警察们把大量警力都放在怎么防范、抓捕这伙“暴徒”身上了,根本不可能有多余的精力放在基本的社会治安上,但他们还是不敢在警察们“取经”的道路上造次啊。所以啊,市里的各个小街道,胡同也就成了混混的天下了。

     “磊哥,你这是带我们去哪啊?”

     “警署。你们看了今早的新闻吗?最近的撕咬案件越来越多了,而且案发现场的范围越来越大,被害人的死状也越来越残忍。但警方经过多次调查,却依然毫无头绪啊,相信这些是刚闯东北他们头痛的一件事了吧。”

     “是啊,他们警察调查之后,别说是头绪了,连推力都推理不出来。他们调查的证据通通都是指向死人的,每一次都是,你说他们是不是疯了,死人怎么会作案呢?这个假设未免也太疯狂了吧!”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个假设成立呢。你想过没有,那警察他们将面对的是什么?”

     “那后果不堪设想啊。”“根本就不存在这种如果,磊哥,你的设想太荒唐了啊。”

     他们说完后,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但这个笑容已经被钢铁制作的面罩给遮盖了。唉,你们还是太天真了啊,以后你们只要跟着我,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物啊。有些时候,你们看到的那些会不会把你们吓死,我现在都不敢保证。而现在的这件连个开始都算不上,顶多是个序章的第一小节。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