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先弄死一个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我将首先的击杀目标放在最前面的刚才强子和雷胖子联手弄成的半残行尸,我双手各持一把警棍,迅速冲到他身前,抬手直接冲他的左胸膛戳去。以我多年用警棍的经验,以及对力道把握的程度,这一击猛戳就连八毫米钢板都要被戳个坑进去,所以我十分自信。几秒之间,我的警棍轻松地插进了对方的左胸部,黑血从我差进去的伤口里喷了出来,不过并没有溅到我的身上。如果对方的心脏不是天生偏移的话,我有足够的把握来说,对方的心脏绝对是被我戳穿了。这时,我猛地感觉到一阵阵风速速的穿过,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身边的处境很危险。我右脚用力向后一点,便跳离了原地。

     可事情并不像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当我还没有着地的时候,刚才被我用警棍插入心脏的家伙一拳就打了过来。幸好我对武器的使用比较娴熟了,我双手用另一根警棍才勉强撑住了这一击,要不然的话,以刚才这一击的力度,打在肚子或胸口上,绝对够我疼个十天半个月的。这对我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因为从小在健身房锻炼,所以抗击打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唉,只因上了高中之后,没什么时间去健身房,这才会微微的有些发福了)这要是换了一般人,挨下这一拳后,保证很伤就会是个大黑印,口吐鲜血。一般懂医学的人都会知道,黑色的伤痕就是有淤血,这是极度危险的,这种伤痕在上半身,要是不及时救治的话,随后就会发生呼吸不畅,血留到呼吸道里被呛死。

     但这一拳我被打得也实在是不好受,后退了几步,手上留了个长条状的印子。对面的家伙在出拳之前的动作幅度都很大,就好像每一击都用尽了身上的力气一样,只不过,正常人打完一套拳法之后很定会上气不接下气的喘,可他却连个汗珠也没有。我稳定身形之后,还是出了一小下神,对面的家伙被戳中心脏后还能给那样的一击,这样的情节毕竟只有在小说里才会看到,今天这也是我第一次见,所以心里也是有一丢丢的震惊的。

     但是已经没有留给我震惊时间了,我必须速战速决。明白这一点以后,我又迅速冲上去,左手抓住插在他心口处的警棍,紧接着一个猛的翻身踢朝对方踢了过去。这一下我加大了脚力,直接把对方踢飞了出去。在我看出这些东西都不是正常人类之后,我就已经没有陪他们慢慢玩下去的耐力了。我双手相互的拧了两下手里的一对警棍,然后向地面用力一插,警棍便收缩了回去。我将两个小手电一样短棒子塞入两侧口袋之中,从身后拔出了一把开山刀。如果刚才有人在场的话,一定会看到这把开山刀上和刚才的一对警棍一样,都有着一个个奇怪的图案,但两个图案并不相同。

     换成了开山刀威力就是不一样,几十秒下来,对面十多个行尸每个人身上都挂着两三个深长的、往外流血的伤口。可对面的人就跟没有感觉一样,依旧缓慢地向前移动着。不可能的吧,难道他们的不死之身吗?我看着对面一个个行尸重新从地上爬起来,刚才那一阵攻击虽说打得比较散,但威力还是不小的。有的僵尸肚子的左右两侧都被我给豁开了,心、肝、肠子什么的顺着伤口直往外流,可他们还是一小步一小步地向警局大门口走去。我去嘞,我就不信了,你们就算是不死之身也应该有破绽吧,这下把你们剁成肉陷,看你们还怎么动!我冲到刚才被我豁开肚子两侧的行尸身边,右手拿着刀慢慢举到左胸前,唰,寒光一闪,对方的身体被我拦腰砍断。趁着他的身体还没有分离,血还没有溅出来的时候,接着一回手,刀从对方肚子进入,用力向上一划,一个漂亮的十字斩将对方肢解开来。

     到从下巴进入,从头顶出来后,我立刻向后一跃,几个垫步便跳出了几米开外。等我刚刚站定,对方的血就从身体里喷出来了。我不禁暗自庆幸,幸亏我闪的快,要不然这身衣服就白费了。这时就看到刚才被斩的那个人的头顶鼓出了一个小包,这个小包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在不断变大,像是有东西想从那个人的脑袋里面出来一样。

     这帮家伙好像并不想给我反应时间,刚才的这个刚刚倒下,从后面又急速跑出来两个二十多岁男青年。我手握开山刀,想利用它们的惯性把他们劈成两瓣,所以想也没想直接就砍了过去。可是这两个人跟刚才的那个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两人一个侧身,就把我给让进了尸群里,而且动作很快。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哥俩双双抓了肩膀,锁住了胳膊,并且还在慢慢的向两边的斜后角拉扯,使我根本不能有力气把胳膊从他们手中挣脱。我眼看着后面黑黑压压的尸群朝我走来,刚才光顾着跟前面这几个打了,并没看到这时已从最里处的拐角处又出来了好几十号人,这样大厅里最少也有一百多个了。

     他们一步一步的朝我走来,越来越近了,五米、三米、两米、一米,我的心跳加快。但我内心很不服气,难道英明一世的我今天就要折在这了?不行,我还没女朋友,我还没赚钱孝敬父母呢,怎么能这样就死了……可是惊奇的一幕出现了,我眼睁睁的看到这一排排的血人从我面前缓缓经过,就像看大雁南迁,蚂蚁搬家一样。我去,没我什么事了?就这样把我晾一边了啊,那你们好歹让后面的俩哥们把我放开啊,这样算什么啊?唉,虽说我内心的心理活动很强烈,那我也不敢说出来啊,毕竟我还是他们的人质呢!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从楼上传来一声男人洪亮的声音,“你们是干什么的?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要干什么,啊~啊,滚开。”这声音听着好耳熟啊,这时又传来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你们这是袭警,知道吗,别过来,你们要是再过来,我们可就开枪了。”紧接着传来“砰砰砰”的几声响亮的枪声。

     我心里猛的一惊,楼上还有人?二楼的办公室都是在这个警察分局里有职位的人呆的地方,一般的警员是很少在二楼呆很长时间的。那么在二楼的人是谁呢,听过刚才的声音还那么熟悉。哦,对了,闯东北他爸还在这个楼里,刚才发生暴乱的时候,我们哥仨一直在门口,就没看到他出去。所以来说,上面的那两个人之一一定就是他,那么,另外一个人就是那个看着比闯东北他爸的官位还要高的那个人了。“磊哥,磊哥。”我一回头,看见被雷胖子和强子用我给他们的红线五花大绑的玻璃门处挥手喊我。“他们出不去的,放心。一会先把他们困在这里,咱们去支援一下闯东北,他们那里应该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既然这些行尸暂时不打算找我的麻烦,那我就先去楼上救人。就目前情况而言,他们只是封锁住了我的行动,可刀还在我手里啊。我右手一抖,砍刀在我掌心转了一百八十度,我将拿刀的姿势改成了握势。手腕一个反转,我右身后的血人胳膊就被我给卸了下来。我怕左后面的这个跑了,着手手腕也向后一翻,顺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手起刀落,又卸下来一条。就这样,我顺利挣脱了对方的束缚,而那哥俩从此也只能学学杨过的生活方式了。我一身轻松后,想着救人要紧,便什么也顾不得,直接向上楼的楼梯口处跑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