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刚风尘仆仆地出差回来,又做了那么剧烈的床上运动,程子浩是真的饿了,沈希将一碗面放在他的跟前,卖相还不错。

     程子浩用筷子挑起几根面条尝了尝,味道也还可以,他这钱花得好像跑偏了,虽然说沈希在床上的功夫差强人意,厨艺倒是说得过去。

     “你在床上的表现还没有你煮面技术的一半好。”程子浩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专心吃面的沈希,淡淡地开口说道。

     “咳咳……”沈希成功被他呛到,仓促抬起头来看向程子浩,吃都堵不住这个男人的嘴么?既然嫌她床技不好,那还为什么摁着她使劲折腾!腰软活好会转圈的失足少妇一抓一大把呢,自己去找啊!

     程子浩仍旧气定神闲地吃着面,眼睛都没瞥沈希一眼,那傲慢劲儿,好像他吃的不是一碗成本不到五块钱的面,而是世界级的大餐。

     沈希选择不说话,默默地吃着面。

     以前说话多被嫌弃,如今不说话照旧没被程子浩放过,他扬了扬眉,问道:“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金主大人批判自己床技不好,她该怎么回应?哦,沈希抬起头来,小声说道:“我会努力的。”

     金主大人对她这个态度还算满意,直到面吃完,都没再讲话。

     沈希顶着巨大的压力将碗筷收拾进厨房,两个碗一只锅洗了有半个小时才磨磨蹭蹭地从厨房走出来。

     程子浩没在客厅,沈希松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剧本来继续研读,上面很多地方都被她作了标记,即使不是她自己的戏份,她也用心做了功课。有些地方看上去很难演,她就在上面标上一颗五角星,打算演这段戏的演员上阵时仔细观摩。

     不知道自己在楼下待了多久,直到程子浩站在二楼对她招呼了一句,“上来。”沈希把剧本重新放回包里,不情不愿地上楼了。

     刚走到程子浩跟前,他火热的吻就落了下来,疾风骤雨一般,沈希无力抗拒,从楼梯口程子浩就开始脱她的衣服,宽松的浴袍很好脱,他的手握着沈希腰间的带子用力一拉,浴袍就散落在地上,程子浩这才发现浴袍的里面是那件看起来很有年头的睡衣,他三下五除二地将睡衣从沈希的身上扒下来,火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明天去买几套像样的睡衣,你是我的女人,不是要饭的乞丐。”

     这句话说的,沈希真想打死他。她知道男人看到她的老式睡衣会倒胃口,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最后沈希被程子浩按在床上折腾,她觉得浑身难受,身体里像是一群蚂蚁在爬来爬去,程子浩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灯光下,程子浩那张妖孽的脸格外欠抽,他的嘴角向上勾起,身下用力的同时,无不邪恶地说道:“这就是你努力的结果?嗯?”

     王八蛋的程子浩!每天这样不停歇的车轮战,拿她当金刚不坏之身一样的折腾,她哪里还有力气努力?!

     被程子浩折腾到几近昏厥的后果是,第二天沈希又不小心睡到了日上三竿,程子浩已经走了,沈希爬起来冲进浴室洗了个澡。昨晚又忘记把手机带到卧室了,沈希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提醒着下一次一定要记得带在身上。

     赵梦思给她打了两通电话,发了一条信息:今天下午两点有你的戏,别迟到哦,不然莫寒导演会发飙的。

     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沈希赶紧换了衣服背着包出门,幸好刚走到大路上就拦到了计程车,司机师傅在沈希的一再催促下加着速,这才在一点半还不到的时候到了影视城。

     沈希还没有吃饭,她现在都顾不上肚子饿了,跑到换衣间换上戏服,化妆师把她按在座位上就开始给她戴假发,化妆,沈希动也不敢动,她以前看八卦新闻,听说剧组的化妆师都大牌得很,除了对一二线的大腕儿和颜悦色外,对其他人都很高贵冷艳。

     “沈希。”赵梦思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沈希下意识地扭头去看她,不小心扯动了造型师手中的头发,沈希疼得倒抽一口凉气,造型师反倒脾气暴躁地说道:“别动别动,都跟你说了别动,你还动来动去的!”

     沈希被吼得六神无主,对赵梦思做了个鬼脸后小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动了。”

     “沈希,你需要我做什么吗?待会儿你就要拍戏了。”

     “麻烦你帮我买一块面包一瓶水吧。”沈希到现在早饭午饭都没有吃,急着赶来的时候不觉得饿,在椅子上坐定了之后才觉出胃里空荡来。

     “好哒,你稍等。”赵梦思欢快地走了出去。

     沈希的造型搞定后,莫寒导演就叫了起来,“各就各位,拍下一个场景,秋蝉和李陵就位!”

     沈希不敢怠慢,穿着宽大的汉服,顶着一头假发和首饰急匆匆地站到了指定的位置上。

     这个场景是秋蝉和李陵初次相遇,秋蝉是个类似于闯荡江湖的侠女,李陵是世家子弟,将门之后,只不过秋蝉跟他相遇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沈希走过去,按着她理解的剧本情节演了起来,只不过还没开口说第一句话,导演就喊了一句停,“你到底会不会演戏?啊?就说你呢那个女演员!”

     大家的视线都聚集在沈希的身上,沈希的脸上火辣辣的,不是因为被导演批评了演技,而是作为这部剧中的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导演竟然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别人会怎样想?她不应该是被导演选定的吗?

     饰演李陵的男演员是二线男星顾北,他一向以脾气温和著称娱乐圈,沈希先对他说了句不好意思,然后对着导演方向的工作人员鞠了鞠躬,又说了一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叫沈希,我会好好演的。”

     导演才不管她叫什么,沈希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代号,他现在要的是秋蝉。又过了一遍,导演还是不满意,“那个叫沈希的女演员,你是来背台词的吗?你看看你面部表情僵硬的,我们拍的是中国历史古装剧,不是僵尸片!”

     沈希再一次态度谦和地向大家说对不起,被导演这样吼了两次,她的手心里都捏出了汗来,本来就是夏天,她又穿着一层一层的汉服,身上热,脸上也火辣辣地热。

     又拍了两条还是没有过,导演直接把手里的矿泉水扔到了地上,“休息一下!”

     沈希和顾北的脸上都是汗,助理赶紧递上来擦汗的纸巾,带着他们去补妆,沈希羞愧得不敢直视顾北,低着头向他道歉,“对不起,连累你了,下一条我一定会好好拍的。”

     饶是以脾气温和著称的顾北,平白无故地被她拖着后腿在那么热的地方多站了十几分钟,再好的脾气也给热没了,蒸发了,他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只淡淡地回应了一个嗯字。

     “沈希,我给你买了面包,你要吃一点吗?”赵梦思把一个长相可爱的面包递到沈希面前。

     沈希摇了摇头,她现在哪里有心思吃面包?只从赵梦思的手里接过矿泉水喝了几口。

     别人都不知道沈希跟程子浩的关系,所以对她拖累了全组的进度成见很大,虽然导演知道她是程子浩的人,但是导演一身正气,允许她进组就已经是极限了,更不可能和颜悦色地对待她,她自己又不争气,演得老是达不到莫寒导演的标准,所以莫寒对她发脾气,她只能默默忍受。

     以前她顶多就是跑过几趟龙套,有时候连个台词都没有,只用像个木头一样站着就好,在学校里排练的时候,她一直表现优异,老师对她也相当满意,直到今天站在镜头下,沈希才知道学校里学的理论和实训跟实际的拍戏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剧本不一样,场景不一样,观众不一样,受众不一样,预期不一样,所以演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

     沈希的心里很难受,她以为自己是科班出身,应该很容易上手,现在的事实却啪啪啪地打着她的脸。

     “难受了?”

     沈希抬起头来,只见白慧珊在她身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

     “你的表情有些空洞僵硬,虽然你的台词背得很熟,可见也下了一番功夫,但是人物的精髓不是她说了什么,而是她以什么样的神情姿态说了这样的话。李陵跟秋蝉第一次见面,两个人虽然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地位,但是行为举止还是大相径庭的,你见到李陵便觉得他气度不凡,心里对他特别欣赏,而秋蝉是个行走江湖的快意女子,所以她对李陵只是欣赏,还没有达到一见钟情的程度。所以,对于李陵的感情表达就是一个度,你要把握好这个度。”

     白慧珊的话就像是一缕光,为沈希的纠结迷茫指出了一条明路。这样短短的一个情节里暗藏的情绪原来这么多,而她刚才的表现对这一情节的解读实在肤浅。那些纠结的心理变化她连考虑都没考虑到,更不可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沈希对白慧珊感激地说道:“多谢你,白姐!”

     白慧珊笑了笑,说道:“没事,我也是日行一善。刚从学校走进圈里就接到了这样需要动脑筋才能演好的戏,也是不易。理论的学习跟实践本就有差距,每个新人都会有像你这样一段被导演骂到抬不起头来的时光,习惯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