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你好,”沈希走到齐锐面前,对着他一鞠躬,“我是沈希,饰演女二号,请多多指教。”

     齐锐并没有多看她一眼,像对所有的新人一样,他对她笑了笑,点点头以示认识了。

     沈希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之前所做的所有心理建设都是那么的多余,人家根本没拿自己当回事,他们之间的过往他早就不记得了。

     “沈希对吧?我是宋邵阳,很高兴能跟你合作。”刚坐回去,宋邵阳就走了过来,他是所有人当中第一个向自己示好打招呼的人。

     沈希笑着跟他握了握手,“很高兴认识你。”

     “你还是学生吗?”宋邵阳在她身边坐下,开始跟她搭话。

     沈希起初有些拘谨,但是宋邵阳的态度很温和,跟他聊天让人觉得特别舒服,“对,今年就该上大四了。”

     “那你年纪比我小的多,原来是小妹妹一个。”

     沈希知道,这一行里有无数人熬了很多年才熬到一个叫的上名字来的角色,所以她只是腼腆地笑了笑,没有多话。

     齐锐变了许多,沈希不经意地向他的方向投去一瞥,他只是冷冷清清地坐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个男人曾经温暖如骄阳,陪着她走过一段孤独寂寞的时光。而现在他不热衷于应酬,对任何人都是不冷不热的姿态,也是,一线大腕就该有自己的架子,只有像她们这些没什么名气的新人才需要点头哈腰地讨好别人。饭局进行到一半,齐锐就在助理的陪同下离开了,沈希看着他挺拔俊秀的背影,心里的滋味复杂难辨。

     李佳虽然担纲女主角,但是在演戏这一块毕竟也是个新人,所以她对待沈希的态度很好,聊了几句就姐妹相称了。沈希跟李佳和宋邵阳互留了联系方式,前两天她刚刚删除了齐锐之前的微信号,他应该早就有了新的联系方式,只是她一直不知道罢了。

     吃过饭后,高文杰送她回学校,“明天到公司来一趟,后天就要进组了,我给你安排了个助理,你跟她碰一下头。公司会尽快给你安排住的地方,到时候你活动起来比较方便。”沈希现在还是学生,住在学校的话总要有时间门禁上的忌讳,拍戏又是个没有固定时间点的工作,所以住在校外会方便一些。

     “谢谢杰哥。”沈希下车,跟高文杰道别,现在她的心里没有别的想法,只想着把戏拍好,所以组织上的安排她都听从,她现在还没有资格提要求。

     这一次回寝室,徐贝贝就在了,只是她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不是很好。感情的事啊,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别人怎么也替不了她。不过作为室友,沈希还是开口关心了一句,“晚上吃饭了吗?最近是不是生病了,我看你脸色苍白,有点吓人。”

     徐贝贝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有气无力地回应道:“唔,可能是吧。沈希,你说你们公司很不靠谱是吗?”

     沈希看徐贝贝不想继续原来的话题,于是接口说道:“嗯,是个狼窝。”想到之前那个刘慧对自己说过的话,沈希就一阵脊椎发凉,她现在真的是豁出去连命都不要胆子越来越大了,公司已经沦丧到这种地步了,她还敢继续待下去。其实,沈希何尝不想明哲保身早点离开呢,可惜,她解不起约,还需要钱。

     “我也想着在a市找个工作,看来看去,像我这种没有一技之长的啥工作都坐不了,要是也能签个经纪公司就好了,就算不能成名成腕儿,好歹有个收入来源。”徐贝贝以前的言论是她还是个学生,不着急赚钱,再疯狂几年,不知道现在想啊怎么突然有了转变,沈希没兴趣知道原因,所以没有追问,只是符合着点了点头。

     “后天我就要进剧组了,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回宿舍住。”沈希对徐贝贝说着,拿出自己那个笨重的行李箱来,现在是夏天,行李也好收拾,多带几件换洗的衣服就好了。

     徐贝贝震惊地看着沈希,“你拿到角色了?”之前沈希回来的时候说希望不是很大,而前两天徐贝贝一直没有见到沈希,所以现在突然听到她说要进组,徐贝贝有些吃惊。

     “嗯,”其中各种曲折沈希不想说给徐贝贝,只是淡淡地说道,“这一次比较幸运一些吧。”

     沈希觉得老天爷像是特意要磨练她,所以幸运女神总是很少光顾她,既然这一次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抓住的。

     徐贝贝真心替沈希高兴,尽管她自己也有烦恼,还是走上前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太棒了沈希!你一定会演好的,你是我们班最用功的学生了!到时候成名了一定不要忘了我,让我去你主演的戏里跑跑龙套我就知足了。”

     徐贝贝对表演没有多大的热情,大学这几年她所有的热情都投注在了爱情上。小康家庭长大的孩子,对名利一般都不热衷,面包已经有了,她们更加喜欢追求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等到她成名,那得是多遥远的事呢?沈希不由得苦涩一笑,她也很希望自己能有那么一天。

     沈希收拾出几件衣服,她像样的衣服本来就没有几件,幸亏现在是夏天,都是短裤短袖一类的衣服,十几块钱的地摊货也能穿出几十块钱的效果。

     今天晚上徐贝贝睡得特别早,沈希洗了澡,在洗脸水里滴了几滴白醋洗脸。面膜太贵,超出了她的经济负担,但是爱美和害怕衰老是每个女生的天性。看着徐贝贝每天大把大把地往自己脸上涂抹各种保养品,沈希在网上看到白醋洗脸同样可以起到美容和延缓衰老的作用,是最廉价的护肤方式。

     洗漱完之后,沈希开了桌子上的小台灯,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还没有看完,沈希刚想安安静静地看一会儿书,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沈希赶紧拿起手机走了出去,她怕吵着徐贝贝。

     手机上有来电显示,沈振国,这是沈希亲生父母家的电话,沈希原本无意存他们的手机号,是外婆让她存的,她向来听外婆的话。

     犹豫良久,沈希还是接听了来电,“喂,我是沈希。”

     “小希啊,我是妈妈。”沈希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她七岁。在之前,妈妈这个词对她来说很陌生。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沈希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波动,要不是因为外婆,她真希望一辈子不跟他们有任何接触。

     沈希长大了才知道,她的妈妈不是外婆亲生的,外婆跟外公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在路边捡到了沈希的妈妈,当亲生女儿一样养大,已经竭尽所能给了她最好的,可惜沈希的妈妈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打工期间认识了外省的一个农村汉子,远嫁到别的省不说,为了节省路费,好几年才回来看望一眼养育自己的老母亲。而外婆时常挂在嘴边的不是指责和怨怪,而是担心女儿在婆家过不好吃不好,毕竟离得那么远,她什么都瞧不见,心里着急。

     对于沈希,这个女人也没有善良到哪里去,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偏远的农村尤甚。沈希是她的第二个女儿,所以成了牺牲品。她从一出生就不被喜欢,还没过满月就被送到了外婆的身边,因为沈振国夫妇想要儿子,而那个时候的计生政策,农村户口只有第一胎是个女娃才能接着生第二胎,生三胎是不被允许的,要交罚款。

     “小希啊,你也很久没回过家了,过两天回来一趟吧,我跟你爸都挺想你的。”沈希的妈妈说的一口正宗方言,沈希听着这种方言长大,此时却觉不出一丝一毫的亲切。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挂电话了。”要是她现在在外婆身边,外婆也许会想听一听她女儿的声音,可是沈希对这个所谓她的亲生母亲一点好感都没有,她也感受不到任何血浓于水的牵连。

     “你先别挂电话。”沈希的妈妈急切地说道,“这不是你弟弟也该成家了,现在的女孩子哟,张口那个彩礼要的吓人,我跟你爸就合计着,要不你先嫁人,男家送来的礼金给你弟弟娶媳妇用,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找个婆家了。你小时候也没在我跟你爸跟前,我就合计着,你嫁人的时候就嫁到这边来,村东的张财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咱们家跟他家也熟络,你过几天回来跟他见见面,把亲事定下来吧。你姐这不也在邻村,以后咱们一家人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这个世界上,怎么就有那么不要脸的人呢?沈希想了很久都没有想通。沈希名义上的大姐是个实打实的农村姑娘,从小被封建思想荼毒,远没到结婚年龄就嫁人了。她在家做姑娘的时候就因为家里供不起两个孩子读书,沈振国夫妇不让她读了,她就不读了,小小年纪帮着父母干农活,明明就比沈希大三四岁,看起来像是大了十三四岁的中年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