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沈希,我很抱歉,不能为你做任何事,丹丹疑心病重,所以跟你见面时我只能假装不认识,我以为我对你越冷漠,她越不会认为我们之间还牵扯着什么。我……”

     沈希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要跟他废话这么多,曾经相爱过的人既然分开了就不要彼此打扰,她只想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那么你现在岂不是在害我吗?齐锐,你这一通电话打来岂不是会让你女朋友恨我入骨,这个圈就这么大,你是不是想把我逼出去才肯罢休?”其实她一只脚还没有迈进去,他们又何必这样对她赶尽杀绝,“我挂电话了,以后,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前男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恋爱之前沈希年纪太小,还没有想过这种问题。恋爱的时候,沈希认定了齐锐,觉得这一辈子就是他了,从未想过他会成为自己的前任。分后之后沈希才知道,前任就是过去式,哪怕不甘心,他也不再属于自己,两个人最好不要有任何的来往,不然只会徒增烦恼。

     齐锐一通电话都能搅得沈希内心不得安宁,沈希挂断电话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然后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当她点开微信,看到高文杰发给她的信息时,沈希才知道,生活没有绝望,只有更绝望。高文杰通知沈希今晚参加一个饭局,特意嘱咐她穿得漂亮一点。这一次他甚至没有打着争取角色的幌子,沈希想起刘慧的话,浑身冷得发抖。

     她给高文杰回了消息,“杰哥,我今晚有点不舒服,可以不去吗?”

     高文杰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沈希,你是怎么回事?啊?公司签了你就是为了给公司盈利的,难不成白吃白喝让公司养着你吗?”

     可是,沈希想要反驳,她签的是艺人约,不是妓-女约,只卖艺不卖身的。

     “杰哥,我今天真的是不舒服,您就通融一下好不好?”

     高文杰之前还以为沈希有程子浩这个靠山,她的角色被换下来之后,他还以为沈希能靠着程子浩再重新进组,没想到这一两天过去了,上边连个动静都没有,人家剧组已经驻扎进影视城了。所以高文杰猜测,沈希并没有抱到程子浩的大腿,她不过是程子浩的一夜情人,亏他还刻意巴结讨好沈希,想着把她往高大上的女明星方向包装呢。

     “沈希,我丑话说在前头,合同上有明确规定,十五天之内不能给公司带来利润的艺人就算是违约了,违约金你自己知道有多少,到时候你交不出来就不要怪公司不客气,咱们公事公办,会走法律程序的。”

     有这么不平等的一条?沈希签约的时候怎么不记得合同里有这么一条了?想到之前高文杰恭维自己的嘴脸,想到他还要给自己安排助理和住的地方,而今对比他的态度,沈希只能苦笑。那层窗户纸还是被捅破了,她跟程子浩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就不能再在他这棵大树下乘凉了。高文杰的老鸨本性暴露,这是要逼着她去卖吗?

     “待会儿我把地址发到你的手机上,”高文杰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沈希,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出来混的都不容易。想一想你自己有什么,钱?关系网?还是资本?你现在有的就只有年轻而已,这是你唯一的资源,好好想清楚。”

     高文杰已经挂断电话,沈希还紧紧握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忙音每一下都像是子弹,击穿了沈希的心脏。是啊,她有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她是社会最最底层的人,她需要钱,想要成功,但是很难很难。

     下午的时候,沈希接到家里阿姨打来的电话,阿姨在电话里告诉沈希,她家儿媳妇要生孩子了,她得回去伺候月子,所以不能继续照顾老人了。沈希本想通过加薪挽留阿姨,但是想到这个月的工资她都支付不起,更何况阿姨本身也不想在继续做下去了,她加薪恐怕也没有用的。

     “阿姨,那您能帮我物色个看护吗?在您走了之后能继续照顾外婆的。”沈希觉得心好累,她真想飞回去自己照顾外婆,没钱吃饭,她就跟外婆一起喝西北风,直到这个世界最黑暗的一天到来,她跟外婆就可以去往无病无痛,没有贫困的天堂了。可是她不能,她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外婆过上好日子,为外婆治病,这是她曾在外婆面前许下的诺言。

     死太容易了,沈希就曾列举出两百多种结束生命的方式,活着才难呢,但是人生下来不是为了死,沈希不能做懦夫,她更不可能不做任何努力就把外婆的生命交给命运。

     阿姨是个很善良淳朴的乡村妇女,“前几天我跟村头的张婶儿提过这件事,她家老头子在城里给人家看大门,儿子和媳妇都在城里干活,现在她一个人在家里住,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跟她说自己不能继续在你家做活了,问她想不想接手,她还挺乐意的。”

     张婶儿?沈希想了想,就想起一个胖乎乎的头发蓬松的,老是围着一个围裙揣着手笑眯眯地立在街头的妇女形象,张婶儿也是个特别淳朴的老实人,沈希小时候还吃过她做的一顿饭。

     “那您把张婶儿家的电话跟我说一下吧,等一会儿我跟她联系。”

     “哎,行。”李阿姨翻出一个本子,将上面的一串数字念给沈希,“你打这个号码就行,这是张婶儿的手机号码。”

     “好的,谢谢您了李阿姨。”沈希是真心实意地很感激这个阿姨,在她不能守在外婆身边的日子里,她一直尽心尽力地帮她照顾外婆,“真的,很感谢您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姥姥的照顾,谢谢您。”

     李阿姨立即说道:“好孩子,说的哪里话。你对你外婆的孝心我们都看在眼里,她这是为了你才没咽下最后一口气呢。你是个好闺女,是咱们村子里最有出息的孩子,将来一定赚大钱,让你外婆也享享福,过过城里人的好日子。”

     在农村,大多数的人一辈子没离开过村子,尤其是农村妇女,她们的眼界只能停留在那贫瘠的庄稼地里,城市是什么样子,只通过家里的电视见过。在很多人的眼里,城里的生活就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有宽敞干净的房子,有楼梯,有各种好看的家具,有她们从来没见过的好吃的,生病了有最好的医生给医治……她们的眼里只能看到城里生活的好,却不知道,只要没钱,在哪里都一样,都是要过下等人的生活,如果运气不好,还会不停地被人踩在脚下,甚至永生不得翻身。

     沈希笑了笑,没有说话。她挂断李阿姨的电话后发了一会儿呆,就拨通了张婶儿的电话。因为李阿姨之前已经跟张婶儿提过这事,所以张婶儿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只要李阿姨一走,她立马就会接手照顾沈希的外婆,工资还是每个月一千五。

     沈希摸着干瘪瘪的钱包,心中的滋味比小时候穿着短得露出半截小腿的裤子时还要局促,她没有钱了,现在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今天她好不容易在学校食堂吃了两个青菜一份米饭,这是两天以来她吃的唯一一顿饱饭。以后的日子该怎样继续过下去……

     夜色很快来临,沈希慢腾腾地换着衣服,高文杰把饭局的地址发到了她的手机上,她不能不去,现在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资本,谁让她当时急于求成又没有任何经验才会上了这条贼船,除了继续留在船上,她别无他法,否则她会被扔进大海,然后被鲸鱼吞食,连个完整的尸骨都留不下来。

     就在她决定英勇就义准备出门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那是一个陌生号码,沈希皱了皱眉头,接了起来,“你好,我是沈希。”

     “我知道你是沈希,”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一响起,沈希就想把手里的电话扔出去,“你知道我是谁吗?小姑娘手挺狠呐,知道你那一巴掌打得老子有多疼吗?”

     这是陆秉的声音,每一个音符传进沈希的耳中,她都觉得像是蛇信子在舔舐她的耳朵,沈希浑身发抖,她知道自己就像一只蝼蚁,陆秉随便一根手指头就能把自己碾死。

     “陆总,您好……好久不见,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沈希强作镇定,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沈希连想都不敢想。她之后在网上和公司其他女艺人那里听说,陆秉在男女之事上无所禁忌,简直就不是人。被他玩残的年轻女艺人不下十个手指头,他除了对自己的女儿还是个人外,对待其他女人简直畜生不如。想到那晚沈希不过是忤逆了他一下下,他就一个巴掌扇向自己,别人对于陆秉的描述,沈希完全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