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th.
    11th.

     “莫晴天是我的女人,她除了我,谁也不嫁。”

     颜翊握着莫晴天的手,像是要昭告全天下一般的说出这句话。

     虽然他脸上仍有着隐隐的狂怒,虽然他的双眼仍因为疯狂而通红,但却让人不得不去正视。

     台下的人已经陆陆续续认出了他,颜氏集团总裁颜翊。

     他确实是该有这个胆子来抢唐皓森的婚,没有人敢来他,也没有人敢说多话。

     前一段时间,他们三个人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现在他来抢亲,虽然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看来,真的如新闻所报道的一样,莫晴天真的是颜大总裁爱了很多年的女人。

     台下虽然没有人敢上来动颜翊,并不代表台上也没有人敢动。

     颜翊说完那句话刚过去几秒钟,唐皓森就从地上爬起来,毫不含糊地把刚刚那拳招呼了回去。

     唐皓森平时经常健身,偶尔也练练拳击。

     这一拳他是下了狠劲的,出于对颜翊的愤怒和报复。

     为什么他拼命追求的,他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为什么他当初明明已经拥有莫晴天了,却还要放手?

     现在,他又是凭什么来他的婚礼闹?凭什么打他?凭什么带走莫晴天?!

     饶是颜翊是个练家子,但毫无防备地被唐皓森这一记重拳打来,也不免得朝后连退了几步。

     吸了吸唇角,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沫,再低头用手扶了扶自己的下巴。

     这才抬头朝唐皓森看去,那狠戾的眼光,便是站在一旁的莫晴天都看得心尖一抖。

     她觉得,他可能真的会杀了唐皓森的,真的会。

     然而唐皓森却一点都没有惧怕,迎着那狠戾的目光看了回去,沉声说了句,“滚!”

     围绕着颜翊展开的保镖想要出手,却被不远处的白瑾用眼光制止了。

     因为他知道,男人之间有些问题就是必须得要正面用拳头解决。

     颜翊站在原地,握住莫晴天的手不动声色的放开了,另一只手则是紧紧地握成了拳。

     连站得离他最近的莫晴天也没看清他到底如何出手的,只感到一阵风掠过,颜翊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唐皓森的面前,拳头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腹部。

     传来的闷响让在场所有人的心脏都是一紧,这一拳这么重,唐皓森能受得了吗?

     大家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虽然那一拳确实重,但是他低头连喘了两口气之后,生生地受了下来,随后抬头便和颜翊扭打在了一起。

     两个人打得太认真太疯狂了,没有人敢上去劝架,都害怕自己会被误伤。

     莫晴天想要上去拉开他们,却被保镖们拦住了。

     她不停地喊着他们的名字,试图让他们停下来,可是此刻的唐皓森和颜翊都抱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想法,根本就听不到莫晴天的声音。

     颜翊的功夫是从小就培养的,自由搏击、跆拳道等等他都学过,甚至有一年夏天他父亲还把他送到了特种部队训练了一个暑假。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但是那时候培养出来的反应能力却还在。

     这是只坚持健身和练过拳击的唐皓森是没办法比的,再加上之前腹部那一拳带给他的伤害,没多久他就处于了下风。

     颜翊一个过肩摔,把唐皓森狠狠地摔倒在地,唐皓森听到自己身体里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躺在地上不再还手。

     已经是极限了,他承认,他确实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

     他太强了。

     颜翊却没打算就此放过唐皓森,他用膝盖压着他的胸,右手一拳接一拳的揍在唐皓森的脸上和身上。

     已经陷入疯狂了,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莫晴天看着这一幕,已经近乎崩溃,她流着泪朝保镖们大喊:“你们快去阻止他啊!他真的会把他打死的!”

     她看得出来,她也懂那个男人,他是真的想要了唐皓森的命!

     白瑾也知道情况不对了,朝保镖示意让他们拦下颜翊。

     保镖们刚一动,莫晴天就插着空子更快一步地冲到了颜翊的身边。

     她蹲下神,使劲拖着颜翊的手臂,哭着大喊他的名字,“颜翊!颜翊!颜翊!我错了!颜翊!你别打了!颜翊!颜翊!!!是我错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可颜翊就像从没有听到她的话,仍旧一拳一拳重重地打向唐皓森。

     这个男人想抢他的女人,他该死!

     眼看着唐皓森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莫晴天的眼泪越来越急,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看准了颜翊的拳头,整个人都往唐皓森的身上挡去。

     他没有错,结婚是她要结的,为什么现在挨打的却是他?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打死。

     已经双眼紧闭做好疼痛的准备,可是等了好久,拳头都没有下来,莫晴天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看到颜翊的拳头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

     看着挡到唐皓森身前的莫晴天,颜翊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他做不到,对这个女人,他下不了手,他舍不得。

     收回拳头,颜翊紧抓着莫晴天的手,一句话没说,拖着她就走。

     莫晴天想要挣开他,一直回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唐皓森,

     “你再回头看他一眼,我就马上杀、了、他。”

     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声音,让莫晴天背脊发寒,整个人都开始发抖。

     她还以为这几年他变了,原来从来都没有,颜翊还是六年前的颜翊,一点都没变。

     穿着婚纱的莫晴天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颜翊带走了,没有人上前阻拦。

     颜翊开着车一路飙到了B市最出名的五星级酒店,莫晴天被他拉着从酒店大厅经过的时候,引得人们纷纷侧目。

     对于那些多出来的眼神,颜翊一路无视彻底,拖着莫晴天就去了他长期包下的总统套房。

     房间门被流畅地打开关上,莫晴天被一路拖着进了卧室,然后被颜翊重重地丢在了床上。

     她沿着床边坐着,紧张地缩起身子。

     颜翊杀人的目光把她从头扫到脚,又从脚扫到头。

     她忽然觉得,在这个男人的眼皮底下,她就是透明的,任何想法任何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孩子是谁的?”

     莫晴天有点猜不透他在想什么,难道他气势汹汹地抢了婚又把她带了这里,只是为了问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她之前已经回答过,现在他又问,证明她的答案,她并不相信,那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见莫晴天不说话,颜翊继续问:“为什么和唐皓森结婚?”

     莫晴天默默地低下了头,依旧沉默着。对于这件事,她无话可说。

     颜翊仅剩的一点耐心都即将耗光,莫晴天却一直不说话,他用力压着她的肩膀,强迫她抬头看向他,冰冷着声音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孩子是不是唐皓森的?”

     孩子是不是唐皓森的?

     听着回响在耳边的这句话,莫晴天直直看着颜翊狠戾的眼睛,突然就不觉得害怕了。

     她整个人放松下来,轻轻地笑出了声,笑着笑着,眼泪就留下来了。

     颜翊,原来是这样。

     你以为孩子是唐皓森的,你以为我是因为孩子才跟唐皓森结婚的,他抢了原本你以为是你的一切,所以你才去破坏他的婚礼甚至想要杀了他。

     “莫晴天!”她的笑容让颜翊发出最后的警告。

     “对,孩子就是唐皓森的!”

     莫晴天话音落下的同时,她就被颜翊压倒在了床上,颜翊的右手毫不留情的扼住了他的喉。

     “我再问一次,孩子是不是我的?”

     莫晴天的脸因为无法呼吸被憋得通红,但她仍从喉咙里挤出了两个字,“不是。”

     不是。不是。

     颜翊,不管你再问多少次,答案都是一样的,那两个孩子不是你的儿子。

     扼住莫晴天喉咙的手又更紧了一些。

     “莫晴天,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莫晴天艰难地点了一下头,她信。

     她不傻,她知道这个男人这一刻是真的想要了她的命。

     颜翊本就是地狱的修罗,惹怒了他,他什么都干得出来,不管你是谁。

     他死死掐住莫晴天的脖子,丝毫没有松手的迹象,眼睛里闪着狠戾的光。

     他看着莫晴天的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感受着她的呼吸越来越微弱。

     曾经也不是没有想过,干脆一点杀了这个女人。只要杀了她,就再也没有人能左右他的心了。

     可是,终究是下不了手。

     他这一生,只为了一个女人动过心,只爱过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莫晴天。

     莫晴天是他心里的宝,他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看到伤到一分一毫。

     最终还是放了手,莫晴天抱着脖子,弓着背不停的咳嗽。

     这边还没有缓过气,那边颜翊已经粗鲁地撕碎了他的婚纱。

     她知道的,他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放过她。

     颜翊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什么都不管不顾,撕碎了莫晴天的衣服之后,没做任何前戏就贯穿了她的身体。

     只要他能拉回一丝理智好好看莫晴天一眼,他就能发现,此刻莫晴天苍白的脸颊以及眼神里的恐惧。

     她在害怕,可是他不知道。

     她被他压在身下索要着,双眼空洞得如失了魂,眼角有无声的泪水一滴一滴地落下。

     莫晴天也不知道究竟被颜翊折腾了多久,等她从恐惧中缓过神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黑了。

     卧室的落地钟滴答滴答地走着,时间正不紧不慢地滑过12点。

     颜翊抱着她闭着眼,看样子已经睡熟了。

     她尝试着动了动,转头看颜翊,发现他没动静,这才小心翼翼地把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轻轻挪开。

     她不敢开灯,摸着黑走进了浴室,身下撕裂般的疼痛提醒着她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在浴缸中放满冷水躺了进去,一个激灵,混沌的脑子好像终于清醒了一些。

     眼泪又开始不受控制地留了下来。

     无声的眼泪是他对这个世界的控诉。

     为什么要让她遭遇这些?为什么要让她遇上颜翊?

     如果可以,她希望她的生命力从来没有出现过颜翊这个人。

     她好不容易自己一个人安安稳稳地生活了六年,为什么要让这个男人再次回到她的生命中?

     如果他没有来找她,也就不会有人拿南南北北来逼她,她也就不会选择和唐皓森结婚,今天一切的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

     可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放过她?

     颜翊,为什么每次你一出现,我所有的生活都会乱了套。

     不管是六年前,还是现在。

     从浴室出来,看着卧室的地上一片狼藉,莫晴天暗暗叹息。

     婚纱已经被撕得不成样子,肯定没法穿了,就算没坏,她也不打算再穿着它出去。

     捡起一旁颜翊的衬衫和裤子穿上,把衣袖和裤脚扎起来一些倒也不算太难看。

     低头看着熟睡中的颜翊好一会儿,莫晴天才小声对他说了句,“颜翊,保重。”随便转身离开了。

     她不能和他在一起,她必须离开。

     天大亮时,颜翊才从睡梦中醒来,昨天高强度的运动量让他一夜好眠。

     闭着眼用手在床上捞了一把,发现是空的,他猛地睁开了眼。

     他又把莫晴天搞丢了,再一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