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th.
    颜翊觉得他一定是疯了,现在才会在莫晴天的家里和她面对面“好好谈”。

     这绝对不是大总裁颜翊的办事风格,他应该在破坏了求婚之后,就强行把莫晴天带走,不管她愿不愿意。

     对,霸道野蛮、不讲道理才是正常的颜翊。

     可是这一次,当他听到莫晴天用温温糯糯的声音对她说“颜翊,别闹”,他忽然就霸道不起来。

     莫晴天把颜翊约回家见面的原因,是因为她觉得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外面总是没有家里安全的。

     然而,颜翊却完全会错了意。他想莫晴天既然都把他约回家了,怎么心里也原谅他一半了。

     所以,他在见面的头天晚上,激动得几乎整晚都睡不着。

     他甚至打了无数次骚扰电话给白瑾,从“白瑾她是真的约了我吧?”到“白瑾,她约我去家里是原谅我了吧!一定是的!”再到“白瑾,我好多年没见她了,我好想她。”,每一句都彰显着他对莫晴天的爱。

     被这么疯狂的骚扰,白瑾索性也不睡了,爬起来听颜翊难得一次的碎碎念。

     白瑾是个很称职的秘书,在听完颜翊碎碎念之后,他给他出主意,让他去见莫晴天的时候带上一束花,虽然这东西没什么实用价值,但是女孩子都喜欢。

     甚至连颜翊该说些什么话他都想好了,颜翊在电话那头听着那些腻歪的情话,好半晌没有说话。

     然而有句话叫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还有句话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

     当我们的大总裁颜翊抱着一大捧花赶到莫晴天家中的时候,深切的体会到了这两句话的含义。

     唐皓森比颜翊先一步到莫晴天家,所以颜翊一踏进莫晴天的家门,就看到唐皓森正坐在沙发上带着两个小屁孩玩得不亦乐乎。

     见他来了,他还自然地跟他打招呼,“诶,来了啊。南南北北,快叫颜叔叔。”

     看着他俨然一副男主人的姿态,颜翊差点跳脚,恨不得把手上那一大束娇艳的玫瑰花甩在他嘚瑟的脸上。

     看到颜翊一脸吃瘪又不能当场发作的表情,唐皓森那个心情就别提有多爽了,瞬间就觉得自己昨天的一拳之仇已经报了。

     南南北北坐在唐皓森的旁边,好奇地看着颜翊。

     这个男人他们还是有印象的,前几天在C市商场的电视里看到过,妈咪那天因为他还哭了好久。

     两双小眼睛骨碌碌一转又落在了莫晴天的身上,妈咪好像和他认识很久了,以前也看到过妈咪拿着他的照片偷偷流泪,不过只有极少几次。

     妈咪今天看到他,不会又哭吧。

     那天北北问过妈咪这个男人是不是他们的爹地,妈咪后来告诉他们,他不是,他们爹地是谁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不是他们的爹地,那为什么妈咪还要见他一次哭一次呢?难道他以前欺负过妈咪?

     得出这个结论,南南北北对颜翊的印象立刻打了对折,再加上他一进门就板着一张脸都没效果,他们就更加不喜欢他了。

     “南南北北,叫颜叔叔。”

     莫晴天又强调了一遍,南南这才不情不愿地喊了句,“颜叔叔。”淡漠的眼睛却看向别处。

     颜翊显然不满意他这敷衍的态度,正想说些什么,那边的北北已经跳下沙发,笑盈盈地说:“颜叔叔,你也是来追妈咪的吗?那束花真漂亮!”

     颜翊这才想起重点,至于白瑾告诉他的那一段华丽丽的开场白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先不说自己有没有那个心情,光是有唐皓森和那两个小破孩这几个百万瓦灯泡在场,他就绝对不会说了!

     把手里的花粗鲁地塞到莫晴天怀里,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拿着。”

     要是白瑾在场绝对会不淡定地跳起来骂娘,你妈你这是想要求得别人原谅的态度吗?!

     一旁南南北北的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这人追人的方式好……个性啊,跟皓森叔叔完全不是一个路数的。

     唐皓森在一旁不说话,只喝茶看戏。

     花是颜翊一大早去花店买的,为了表示出自己的诚意,他还和店主墨迹了好一会儿。

     最后才决定用111朵玫瑰包住一朵黄色的郁金香,这束花的意思是用我无尽的爱来求得你的原谅。

     莫晴天看了一眼被硬塞到自己怀里的花,很漂亮,心型的玫瑰中央有一朵黄色的郁金香。

     一只手下意识地抱住怀里的花,看向颜翊的眼神却是惊悚的。

     他怎么了?吃错药了?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从没送过花给她呢,现在突然送过来是几个意思啊?

     “你……什么意思?”莫晴天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花你已经收了,该跟我走了。”说着,颜翊就要去拉莫晴天的手。

     莫晴天立刻把手中的花丢还给他,“我不跟你走,花我不要。”

     “莫晴天!”男人看着手中被丢还回来的花,怒了。这女人现在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简直是找死!

     虽然已经过去了六年,但其实在莫晴天的心底对于颜翊还是畏惧的。所以当她看到男人发怒的眼睛时,她下意识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看到莫晴天害怕的样子,颜翊这才想起白瑾跟他说过,一定不能来硬的,来硬的是不可能让莫晴天从心里原谅他的。

     强压下自己的脾气,颜翊想把花重新塞到莫晴天手里,莫晴天连忙把手背到身后,“我不要。”

     颜翊牙根一紧,他送出去的东西,几时有收回来的道理,顺手就把花丢给了北北,“拿去玩。”

     啧啧啧,可怜我们颜翊大总裁心中“无尽的爱”就这么被俩小屁孩给一根一根拔了出来。

     “皓森,你带着南南北北到房间里去玩吧,我有些话要跟他说。”

     唐皓森点头,可我们颜大总裁就不乐意了。

     首先,对于莫晴天的称呼他就不乐意,凭什么叫那个男人是“皓森”,到他这里就变成“他”了。

     之前他就很有意见,她跟那个男人有那么亲密吗?还“皓森”。她叫他从来都是“颜翊”,那照这样叫,起码也要叫他“翊”或者“翊翊”啊。

     还有,这里总共就两间房,客厅和卧室,现在她是叫那个男人去她的卧室吗?

     莫晴天啊莫晴天,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随便的女人,轻易就让别的男人进你的房间!

     “等一下,让他们在客厅玩吧。”颜翊的言下之意就是,我们去卧室。

     莫晴天觉得都一样,正要点头,却听到南南在一旁说:“那不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伤风化,我是妈咪的儿子,我有义务保护她!”说完这些,他淡漠的眸子扫过颜翊和莫晴天,又说道:“就都在客厅吧。”

     那气势、那气场比颜翊还要足,就像是在说“朕说完了,你们谢恩吧。”

     莫晴天一向不知道怎么拒绝他的儿子,只能扶额叹出一口气说,“妈咪不关门可以吗?”

     南南回头看一眼唐皓森和北北,这才点了点头。

     一旁的颜翊用杀人的眼光盯着唐皓森,妈的,真卑鄙!居然利用小孩子!这一招,他以后也一定要学!

     莫晴天和颜翊进了房间,先是长久的沉默,莫晴天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颜翊一直看着她的侧脸,近乎贪婪。

     良久良久,莫晴天温软的声音才响起,“颜翊,我希望你能回去好好生活,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没想到莫晴天会这么直接,颜翊愣住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还以为,她一定会原谅他的。

     “为什么?”颜翊艰难地问出这几个字。

     莫晴天微微低头,不去看颜翊的眼睛,“当初是你逼着我离开你的,你忘了吗?”

     “晴天,那是个误会……”

     “我不管是不是误会,我已经离开你了。你也看到了,没有你,我照样过得好。”

     颜翊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对啊,原来没有颜翊,莫晴天照样也可以过得好。

     曾经他是她的天,是她的全世界。他们都以为,这个世界如果没有颜翊,莫晴天一定没有办法好好的活下去。

     她把一切都交给了他,她相信他,相信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他在,她就不会再受到伤害,就算真的有人欺负她,他也会让那人比她痛苦千万倍。

     可是到了最后,伤害她最深的却不是别人,偏偏就是颜翊。

     然后,她离开了他,依旧活了下去。

     “那孩子呢?”

     颜翊突然提到孩子,让莫晴天的脸一瞬间惨白。

     “南南和北北是我的孩子对不对?莫晴天,你好样的,居然背着我帮我生孩子!”

     “他们不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莫晴天突然激动起来,“马上从我家里出去!”

     房间的响动惊动了屋外的三人,唐皓森想要冲到房间去,却被北北拉住了,他朝唐皓森轻轻摇了摇头。

     颜翊把情绪激动得莫晴天轻揽入怀,在她耳边说:“别骗我了,我已经查过了,跟你走得近的男人除了追了你五年的唐皓森,谁都没有。我知道,他们是我的孩子。”

     “他们不是!他们不是!不是!!你出去!!…………”

     被抱住的莫晴天情绪变得更加激动,她在颜翊怀中使劲挣扎着,颜翊见她这样有些心急,抱得更紧了。

     “晴天,你冷静点,六年前是我不对,我该死,我不该让你离开我,对不起。可是晴天,那时你刚离开,我就后悔了,我一直在找你,我每天都想你,我做梦都想见到你,可是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怎么可以藏得那么好呢?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

     颜翊说着,声音变得有些哽咽。怀里的莫晴天听到他的哭腔,终于安静了下来。她抬头看着他微红的双眼,心里一阵抽痛。

     这些话,是白瑾教颜翊说的,颜翊强势*冷漠,他根本就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又怎么能想出这么煽情的句子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别人教他说的话,在莫晴天面前说出来的时候,他突然开始想哭。

     因为是真的,那些话每一句都说到了他的心里,那些话表达的就是最真实的他。

     强忍住泪意,颜翊拥着莫晴天,把脸埋进她香香的头发里,小声说:“莫晴天,我爱你。”

     莫晴天,我爱你。

     从前是,现在是,以后都是。

     爱你,只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