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th.
    18th.

     颜翊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时钟正不紧不慢地滑过11点半。

     下午因为忙合同的事情,也没有好好吃晚饭,现在肚子开始发出“咕——”的长音跟他抗议。

     胃病是从小就有的,跟他老子颜凌锋的遗产有那么点关系。

     只要没好好吃饭,他的胃就会越来越痛。

     对于胃痛这件事,颜翊是有阴影的。

     两年前,他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有一次为了完成论文,连着中饭晚饭都没吃,半夜的时候胃病就犯了。

     那疼是钻心的,饶是他是个耐得痛的人也是被疼得满脸苍白,冷汗直流,连喊人的力气都没有。

     最后还是室友起床上厕所才发现了他的不对劲,马上喊了急救车送他去了医院。

     连着在医院挂了两天水,人才逐渐缓过来,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只能吃少量的清淡食物。

     这种事情出过一次,颜翊就绝对不会允许它再出第二次。

     之后他对自己吃这方面就特别的上心,很少会出现不按时吃饭的情况,就算偶尔有他也会在忙完之后马上点个外卖什么的。

     可是今天是个例外,半夜十一点根本就点不到外卖,冰箱里的存货也都是生的,没有什么可以即食的食物,而我们的颜少公子是个料理白痴,甚至连自家厨房长啥样都不太清楚。

     颜翊想来想去,最后把主意打在了被他关在别墅外的莫晴天身上。

     想到就做,他走到电子门铃前,按下了开关。

     莫晴天正缩在别墅大门的角落里,第一百四十七遍的咒骂颜翊没人性,突然听到头顶上传出他的声音,不免被吓了一跳。

     ——“喂,还在不在?”

     莫晴天匆忙起身,到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最终目光锁定在了大门上的一个白色盒子上。

     她好奇地凑过去看着,还拿手轻轻敲了敲。

     颜翊在别墅里看着莫晴天奇葩的举动,眼角抽了抽,忍无可忍地说道:“别把你的傻脸凑这么近,丑死了!”

     听到这句话,莫晴天的自尊心大受打击,她讪讪地答了句,“哦——”便站直了身体。

     “在就赶紧给我滚进来,别墨墨迹迹的。”

     莫晴天听着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微微皱了皱眉,想着这人还真是没礼貌。

     大门发出“嗒”的一声,自动打开了。莫晴天先踮脚往里看了看,这才走了进去。

     路有些黑,我们一点也不贴心的颜大少是绝对没想过要开灯这一茬的,莫晴天被台阶绊了两、三次,这才成功走到别墅门前。

     门已经微微打开了一条缝,她推门而进。

     颜翊已经站在玄关处等她了,他冰冷的眸斜睨着她,指着鞋柜用命令地语气说道:“鞋换了,进来。”

     莫晴天立刻换了鞋跟上了颜翊的脚步,走到客厅的时候,被客厅奢华的哥特风格闪瞎了眼睛。

     天哪!她不小心招惹的这个男人究竟是多有钱啊!她以前还一直以为秦毓家就够有钱了,现在一比……

     好吧,她承认,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去做饭。”

     颜翊的手指往厨房方向偏偏一指,莫晴天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皱着眉头看他,“啊、啊?”

     “做饭,冰箱在哪儿。”颜翊把话重复了一遍,原本指着厨房的手又换了一个方向。

     莫晴天的思路好像终于转过来了,她还以为这个男人把她放进家里是想要跟她谈借钱的事,结果没想到他是要她给他做饭。

     这大半夜的,他让她做、饭?

     莫晴天真的想对颜翊大喊,老娘不想给你做饭!

     可感受着颜翊冰冷的眼神,她却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只能乖乖点了头,就朝冰箱走去。

     说实话,如果不是她的妈妈生病了急需要钱,她是真的不想再跟这个男人牵扯上任何一点关系的。

     这个男人没品又毒舌,强势又□□,没有一点绅士风度和基本礼貌,跟他说话,一定得每分钟原谅他八百次才能继续下去,可是……

     他是真的长得好看,声音也很好听,住着豪华别墅,品味也一流……

     她承认,如果摒除那些糟糕透顶的性格,这个男人是完美的,很难会有人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不对他心生好感。

     莫晴天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只剩鸡蛋和一把青菜。

     青菜看着好像还放了几天,已经不大新鲜了。

     也没有面之类煮一煮就能吃的,正想着该怎么办,颜翊幽灵一样地飘到他身后,语气不善地说道:“快一点,老子饿了!”

     莫晴天嘴巴一瘪,心里骂道,妈的,老娘又不是你丫鬟,你喊什么就是什么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嘴上却没出息地应承着:“嗯,知道了。”

     二十分钟后,莫晴天端着香喷喷的蛋炒饭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颜翊坐在客厅离得比较远也看不清她做的到底是什么,但是盯着盘子的双眼已经开始发直了。

     莫晴天却在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她看着颜翊,脸上的表情纠结而紧张。

     那厢颜翊等得都快要发飙了,这边才犹犹豫豫地开口,“颜、颜翊,你要是想吃这个,先、先借我钱。”

     他颜大少爷等吃的等得眼睛都绿了,现在她跟他说这个,绝对是找死!

     “你过来!”颜翊的脸色骤然就黑了,莫晴天看着他的脸,心里也跟着黑压压一片,完了完了,这少爷该怒了。

     见莫晴天半天没有反应,颜翊的脸色更加不好看,咬着牙又吼了一嗓子,“过来!!”

     莫晴天端着盘子听着那句命令,明明心里想要逃,脚却不受控制地走到了颜翊身边。

     颜翊抬头,冷眸狠狠瞪住她,用手重重敲了敲茶几,“放!”

     莫晴天赶紧把手里的蛋炒饭放了过去。

     本以为自己终于能解放了,却听到了颜翊更暴躁的声音,“你就给我吃这个!”

     莫晴天被这句话吓得嘴巴一瘪,小媳妇儿似的站在一边,委屈得差点就要哭出来。

     “冰箱里……只有这些东西能吃……”

     看着莫晴天一脸受到惊吓的样子,颜翊重重地啧了一声,也懒得挤兑她了。

     不是有句话叫饥不择食么?他现在就是这个状态,拿起勺子就开吃。

     这碗蛋炒饭有些出乎颜翊的意料,看上去挺寒酸,吃起来却是不错的。

     他吃惯了清淡的口味,莫晴天炒得这碗饭倒是很合他的胃口。

     颜翊抬眼飞快地扫过莫晴天,没想到年纪小小的,手艺却不错。

     几分钟后,颜翊吃饱了,满足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色终于看起来好了许多。

     莫晴天正准备再次跟他提起借钱的事,却看到他把茶几上的空盘子朝她一推。

     “把碗洗一洗,你可以走了。”

     莫晴天瞪大眼睛看着颜翊,有点不敢相信。纵然是他脾气再好,被这么对待,也难免不炸毛。

     他是谁啊?她又是他的谁啊?一不是丫鬟,二不是保姆,就被这么呼来唤去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人有时候不要脸确实是种心理需要,但是不要脸到这种极致,她到底是遇到了怎样一朵奇葩啊!

     “我不洗。”

     颜翊看着莫晴天把碗推回他面前,原本缓和了一些的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

     这女的居然敢拒绝他!

     外面的那些女人哪个不是拼了命地往他这里倒贴,哪个不是对他唯命是从!

     可是她,却拒绝了他!

     颜翊正要怒,莫晴天却已经想好了,她都已经不怕死地拒绝他了,就干脆再不怕死一点,把话都说了吧,反正今晚她是豁出去了。

     “颜翊,你到底借不借我钱?”

     颜翊看着莫晴天脸上不要命的表情,即将破口而出的愤怒转为了一声冷笑,“不借。”

     “为什么?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莫晴天的语气有些急。

     倒是颜翊往后一靠,悠哉了起来,“莫晴天,现在我们两个之间的联系仅限于你肚子里那个未知的生命,若是他不存在,那么我们毫无瓜葛,若是他存在,那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会在一个月之后结束。期间我所要尽的义务就是,让那个未知的生命离开你的身体。”

     莫晴天不知道颜翊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才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句话。

     那语气平常得就好像在说,我不小心捡了你一块钱,还给你之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紧紧盯着颜翊的冷眸,怒极反笑,“好,那我就来跟你说说我肚子里这个孩子的问题。”

     “颜翊,我记得那天叶心诚哥哥说过你的身份特殊,这个孩子不能留下来,那如果我现在让这件事情曝光,你觉得后果会怎么样?”

     莫晴天触了逆鳞,颜翊看着他,原本就冰冷的眼睛里,此刻更是浮上了一层薄冰。

     那眼神,就好像要杀了她一样。

     这辈子,他最讨厌别人要挟他,妄图控制他!

     “莫晴天,你大可以试试看,你看你在做了这件事情之后还能不能给自己留个全尸。”

     早在颜翊眼神变了之后,莫晴天就已经很没出息地没了气势。现在又被这样威胁,她的脚都已经开始发软。

     她知道,那个男人是认真的,虽然并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到底有多厉害,可是看着这别墅的装潢就知道,以他的身份要让她死或者让她家破人亡,都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看到莫晴天站在一旁煞白着脸咬着下唇,紧握成拳的双手微微地颤抖,颜翊又勾起一抹冷笑,“现在知道害怕了?刚刚又为什么那么不怕死地来招惹我?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抓着我一点把柄就拼命地想找我拿好处。你跟她们的手段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

     莫晴天依旧站在原地死死咬着下唇,表情跟之前的比起来并没有多大变化。

     颜翊见这话对她刺激不大,眯了眯眼睛又接着说道:“莫晴天,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不卖吗?现在时候却总是来找我要钱又是什么意思?本少最痛恨的就是你这种虚伪的人!”

     终于被戳中了痛处,莫晴天猛地抬头,死瞪着颜翊,“我不卖。”

     没想到她会突然出声,颜翊先是一愣,随后用一声冷笑应对了她的辩驳。

     “我不卖!”莫晴天又重复了一遍,音调比刚刚那一遍要上扬许多。

     她的眼眶已经开始积蓄泪水,颜翊看着她红着眼眶的样子,蓦地就想到那晚被他压在身下的她,两张脸交织在一起,让他的脑子突然有些乱。

     他说不清那种突然出现在心底的微妙情绪究竟是什么,只能暗暗在心里骂了句“该死”。

     之后,他不由分说地扯过莫晴天的手,把她丢出了自己的别墅。

     说是丢,一点也不夸张。

     暴躁中的颜翊是越发的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对于自己的力道究竟用得有多大也根本没数。

     所以,颜翊把莫晴天甩出别墅门的时候,莫晴天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眼泪就是在这个时候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的,可是她顾不得疼,也顾不得自己有多委屈。

     她马上站起身,大喊着颜翊的名字,“颜翊,我不卖!我跟你说的那些人不一样,我不是为了钱才过来倒贴你的,我的妈妈生病了,没有钱她会死的!”

     颜翊关门的手因为这句话有了片刻的迟疑,莫晴天立刻继续说道:“颜翊,我真的很需要很需要钱,除了你我已经无人可找了,我想救我的妈妈,这个世上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可颜翊仍旧不为所动,他只是淡淡地看着门外的莫晴天。

     莫晴天见状,生怕他下一秒就会转身而去,所以她放下了所有的尊严所有的固执,“咚”的跪在了颜翊的面前。

     “颜翊,我求求你,救救我妈妈……”

     颜翊看着这样的莫晴天,原本冰冷的眼睛里闪过一些其它的情绪,有可怜、有同情,或许还有一些其它的,可是莫晴天都来不及看清楚了。

     他冷冷地转身关上了门,空气中还回响着他最后说的那句话,“莫晴天,我看上去像是那么善良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