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rd.
    33rd.

     被颜翊当众毫不留情的羞辱,赵语蓉的心情自然是不会好的。

     刚刚那场好戏也已经传遍晚宴,即使赵语蓉这人平时再受欢迎,现在也没有人愿意去招惹这号是非人物。

     无人作陪,赵语蓉只能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香槟。

     想到颜翊之前说的话,她捏紧了酒杯,面带不甘,心中早已把颜翊和莫晴天咒骂了千万遍。

     什么颜家少公子不止他一个,难道他的意思是让她去跟他那个十一岁的弟弟结婚?

     呵!颜翊,你够狠!

     直到喝到微醉,她才听到有人小声叫她。

     转头,看到是庄茹,她正躲在晚宴会场的某张侧门后,朝她招手。

     赵语蓉放下手中的酒杯,稳了稳自己有些混沌的脑袋,这才朝庄茹走去。

     等赵语蓉进了侧门,庄茹立刻警惕地朝门外看了看,这才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对于她的举动,赵语蓉有些看不懂,问她,“颜夫人,你怎么鬼鬼祟祟的?”

     庄茹不答,只正了正脸色,反问:“语蓉,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阿翊?”

     赵语蓉笑,那笑却是厉然的,她说:“原本也不是定要非他不嫁的,只是今天出了这种事,若我赵语蓉不嫁于他,以后又还有什么脸面。”

     听着赵语蓉的话,庄茹盯着她,脸色蓦地变得严肃。

     赵语蓉被她看得心中一惊,“颜夫人,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庄茹双眸下垂,像是在犹豫着些什么。随后走到门前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确定没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对赵语蓉说:“我这里有个一本万利的买卖,只要你赵家跟我合作,我保证日后颜翊定能成为你的囊中物。你回家跟赵老爷商量商量,他一定也会同意。”

     说着,她凑到赵语蓉耳边,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悉悉索索说了些什么。

     赵语蓉听完后大惊,“您说真的?”

     庄茹面色坚决地点头。

     赵语蓉问:“这么对付颜家,对你有什么好处?”

     庄茹冷笑:“没什么好处。但颜家不把我当人看,那我也绝对见不得他家好。颜家的财产,我只需要给我儿子的那一份。”

     听及此,赵语蓉忽然闷声低笑,“颜家的男人还真是容易得罪女人,可偏偏这世上最不能得罪的便是女人。”

     庄茹没那个好心情,只板着脸问赵语蓉,“那小丫头你准备怎么办?”

     赵语蓉脸上的表情蓦地变得狠戾,她说:“一个不知哪来的野丫头居然也敢跟我斗,我自有办法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庄茹看着赵语蓉微醉的样子有些不放心,“你喝了酒,做事要三思,千万不要误了大事。”

     “放心,我自由分寸。”

     说完,赵语蓉回到宴会厅,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洗手间在宴会厅另一张侧门的过道中,赵语蓉去那里并不是去上洗手间,而是她知道洗手间里是这个晚宴唯一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

     洗手间门前站着的waiter见到跌跌撞撞走过来的赵语蓉,立刻尽职地走过去扶住了她。

     赵语蓉趁势往waiter怀里一靠,朝他妖娆一笑。

     waiter是个年轻的小哥,什么时候受过这么高品质白富美的勾引,立刻就心花怒放,找不着北了。

     他轻轻抱住怀中的赵语蓉,因为紧张一张脸憋得通红。

     他小声问她,“小姐,您还好吗?”

     赵语蓉在他怀里摇头,粉拳捶上他的胸口,“不好,一点都不好。我今天被个不识相的女人坏了心情,小哥,你帮我教训一下她好不好?”

     waiter被赵语蓉捶得心中发酥,早就方寸大乱,对于她的要求自然是有求必应。

     “您想要我怎么做?”

     赵语蓉的嘴角立刻浮现出一抹得逞的笑容,手臂勾住waiter的脖子,在他的耳边交代了些什么。

     随后又从手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人民币塞到他手中,这才起身,理了理自己微的衣服,毫不吝啬地抛了个媚眼,“小哥,那就拜托你了。”

     “财色双收”的waiter早就飘飘然,直到赵语蓉的身影走得远了,他还在傻笑着对她的背影点头。

     >>>

     围观的人群散去之后,颜翊就带着莫晴天在晚宴上漫无目的的乱逛。

     会场够大,人也够多,莫晴天跟在颜翊身后也不会觉得太无聊。

     之前发生的事情还如一道无形的屏障横亘在两人之间,一人别扭一人懦弱,也没人愿意先出声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莫晴天挽着颜翊的手臂,跟在他身后默默地走着,心底将他的名字一遍遍轻轻描摹。偶尔抬头看一看他帅气的侧影,她的嘴角隐隐露出满足的微笑。

     颜翊走在前面,不时侧头偷瞟一眼身后的莫晴天,觉得自己整颗心都暖了起来。

     真好,她又站在自己身边了。

     来参加颜家晚宴的人不乏颜家的世交,即算不是世交也多多少少跟颜家有些来往,对于颜翊的为人他们也都是有所耳闻的。

     传闻颜家少公子颜翊天生一张修罗脸,不管面对谁都能冷得结层冰。为人处事也从来是雷厉风行、*霸道,可从今晚他的表现来看并不是这样。

     …………当然也不尽然,之前他在面对庄茹和赵语蓉的时候还竖起了自己满身的刺。

     可为什么只要一站在这个轻淡少女的面前,他就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起来,那感觉就如同一个温暖的王子在守护自己最珍爱的公主。

     之前跟颜翊打过交道的人,不免对这一幕啧啧称奇。

     颜家晚宴是颜家的主场,颜翊不可能一整场都陪在莫晴天的身边。

     他拉着莫晴天逛了没多久,颜峰的助理就找过来了。

     “大少爷,老爷找您。”

     颜翊先看着助理皱了皱眉,又回头看了看莫晴天。

     莫晴天朝他淡淡一笑,“你去吧,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

     颜翊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莫晴天领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又去给她拿了一些吃的喝的过来。

     几分钟后,莫晴天看着方桌上渐渐被堆成小山的食物,眼角抽搐,她说:“颜翊,我不是猪,吃不了这么多的。”

     颜翊眉毛一拧,“你那么瘦就该多吃点,轻轻一推就倒了的人没资格说话。”

     莫晴天不服气,“颜翊,我就被你推到过!”

     话一说完,才发现有歧义,莫晴天的脸蓦地一红。

     颜翊强忍住嘴角的笑意,眉毛一挑,“莫晴天,这事我知道,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

     又被欺负了,莫晴天嘴唇一瘪,小声反驳,“我不是那个意思。”

     笑意终于溢出眼眸,颜翊上前揉了揉莫晴天的头,“嗯,我知道。”

     助理在一旁看着两人有爱的小互动,轻咳了一声,不解风情地提醒道:“大少爷……”

     颜翊被这声“大少爷”叫得脸色一沉,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应道:“嗯,知道了。”

     对于之前赶到晚宴会场看到的那一幕,颜翊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

     莫晴天这种天真的小白兔真的很不适合来颜家晚宴,早知道他就不用晚宴来做见她的借口了。

     他微微皱眉,回头嘱咐莫晴天,“你在这里等我,我没来之前一定不要乱跑,知道吗?”

     莫晴天踮脚,轻轻抚平颜翊眉间的褶皱,她淡笑答道:“嗯,放心吧,我等你。”

     颜翊离开了,莫晴天坐在座位上无聊地东看西看。

     来参加晚宴的人都知道她是颜少公子的女人,也没有人敢来跟她搭讪。

     时间久了,她就觉得无聊了,开始一心一意地消灭起颜翊给她拿来的零食和饮料。

     不一会儿,就被她吃了一大半。

     莫晴天看着方桌,对于自己吃零食的战斗力有些咋舌。

     吃得多了喝得多了,三急问题就跟着来了。

     莫晴天坐在椅子上朝颜翊离开的方向张望了一下,想着他嘱咐她在等到他来之前,一定不要乱跑。

     可现在她是要上洗手间,这事不能等啊,也不知道颜翊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她快一些去解决了,然后马上回来,颜翊应该不会发现的。

     抱着这种侥幸心理,莫晴天向一旁的waiter打听了洗手间的方向,离了座位。

     颜翊被颜老爷子拉着,不停地被介绍给各类人。

     走马观花似的,颜翊头都要被绕晕了,也没记住几个人的样貌和名字。

     他知道他近几年都没来参加过颜家晚宴,颜峰是想趁着这次机会把他介绍给他们认识。

     不好扫了自己老子的兴,即使他再想去陪莫晴天,也得硬着头皮先跟颜峰把场面给撑足了。

     几轮敬酒,几轮介绍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颜翊匆匆赶回莫晴天所在的位置,却发现她已经不在了,四处看了看,也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原本堆满零食的方桌也已经被收拾干净,这表示莫晴天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颜翊的心里突然就慌了,他不过走开这么一会儿,为什么莫晴天就丢了?

     她去哪里了?是不是她讨厌他了?是不是她一个人跑去躲起来,再也不要见他了?

     颜翊越想越不安,一把抓住一旁的waiter吼道:“莫晴天呢?!她刚刚还坐在这儿的,为什么现在不见了?!”

     waiter被颜翊吼得一愣,好半天才理解他在吼些什么,咽了咽口水,指着洗手间的方向对颜翊说:“刚刚坐这儿的小姐去洗手间了。”

     说完,他又自己小声嘟哝了一句,“已经去了好久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听到后句,颜翊心底莫名升起不好的预感,额面也沁出了丝丝冷汗。

     他放开waiter,沉着脸疾步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