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th.
    25th.

     颜翊和赵语蓉的相亲,最终不欢而散。

     一个是傲慢骄纵的二小姐,一个是霸道冷漠的大少爷,两人碰面,这结果可想而知。

     这次相亲,颜翊是只身前去,而赵语蓉有赵母相陪。

     开始时,有赵母主持大局,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没那么尴尬。

     可长辈们总是想着要给年轻人留点时间独处的,所以她觉得差不多了,就找个借口离开了。

     赵母离开了,最先迎接颜翊和赵语蓉的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两个人谁也不愿意先开口说话,大眼瞪小眼,那感觉就像是在展开一场时间拉锯的心理战。

     最后还是颜翊轻咳了一声,发挥出那仅剩的一点点绅士风度,开了金口。

     “赵……赵……”

     赵……赵……庄茹说这女人叫赵什么来着?

     妈的,怎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就忘了呢!

     赵语蓉坐在颜翊对面,当然知道颜翊是忘了她的名字。

     她赵家二小姐几时受过这般对待,见他的男人哪个不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生怕她有一个不高兴?

     偏偏坐在对面的那男人,从头到尾对他冷着一张脸不说,居然连她名字都不记得。

     这男人确实长得好看,气质也是一等一的好,她确实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上了。

     喜欢了,那又怎么样?

     喜欢和尊严,她一向都会选择后者。

     心里不舒服,嘴上自然也不会饶人。

     原本端庄精致的脸上浮起一抹嘲讽的笑,“颜少爷,你长得一表人才却没想到是个结巴,可惜了可惜了。”

     赵语蓉边说,变作可惜的摇了头,可脸上嘲讽的笑容丝毫不减。

     颜翊的冷脸瞬间黑了,沉默着再不说一句话。

     赵语蓉的消遣他的意思那么明显,他又怎么会不明白。

     他承认,这赵语蓉长得确实有几分姿色。

     化着妆容,端庄而精致。

     可她心胸狭隘,性子骄纵,说话刻薄,样样都不是他喜欢的。

     这相亲看样子是继续不下去了。

     颜翊轻啜一口咖啡,冷声道:“看样子赵小姐对于我不甚满意,那以后我们也不要再见了。”

     赵语蓉却笑,“颜少爷,这可不是你说了算。我说,我们以后一定还会再见的。”

     颜翊抬眼,紧紧盯着赵语蓉的眼睛。

     赵语蓉被他冰冷的眼光盯得心头一惊,气氛再度陷入僵持。

     二人对峙着,赵语蓉的表情好似在说,我一定跟你死磕到底,而颜翊用眼神回敬,老子随时奉陪。

     这场长辈们精心安排的相亲,就这么不欢而散。

     颜翊和赵语蓉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赵语蓉回家先当着赵母的面发了一大通脾气,几个名贵的陶瓷在她的手下碎成了渣。

     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气得脸都快变形了,赵母立刻心疼地安慰,“哎哟!蓉蓉,你不喜欢颜翊咱就不去见他了,妈咪又没逼你,你别生这么大气,别气坏了自己。”

     赵语蓉的脾气已经发泄得差不多了,听到赵母这么说,掸灰似的拍了拍自己的手,答道:“不。妈,我就要他。”

     精致的脸上浮起意味不明的笑,眼睛死盯着地上碎裂的陶瓷,那眼神好似盯着志在必得的猎物。

     颜翊没有亲妈,后妈他更不想找,所以他果断决定去虐虐家里的小宠物泄泄火。

     >>>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莫晴天还在医院照顾陈欣。

     叶心诚已经连着拍了好几天的戏没有休息,接到颜翊让他要去接莫晴天的话,等颜翊前脚刚走,他后脚就翘了班。

     想要休息是借口,他真正的重点是去看看小白兔,顺便八卦一下她和颜翊的发展。

     莫晴天在医院看到叶心诚的时候有些惊讶。

     “心诚哥哥,你怎么来了?”

     叶心诚看了看病床上的陈欣,知道不能实话实说,不然这小姑娘的妈一定会怀疑。

     “就是来看看你最近过得怎么样,顺便来给阿姨探病。”

     说着,叶心诚已经走进病房,把一个大大的水果篮放在了陈欣的床头柜上。

     “阿姨,我也不知道您平时爱吃些什么,给您挑了个果篮,您看您喜欢吗?”

     叶心诚一走进病房,陈欣就认出了他是谁。

     对于一个在家每晚追剧的家庭妇女来说,要是认不出叶心诚这号人就真是奇了怪了。

     偶像来了,陈欣看得有些呆,还是莫晴天在一旁小声提醒,她才记起点头,然后连着答:“喜欢喜欢!”

     偶像送来的东西怎么会不喜欢!

     不太敢确定到底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陈欣小声喊道:“襄王爷?”

     襄王爷是叶心诚在剧中饰演的角色,一般像陈欣这样的中年妇女都不会知道他的真名,只会记得他饰演的角色名字。

     听到她喊,叶心诚立刻朝她竖起一个大拇指,夸道:“阿姨好眼力!一点都不像晴天那个榆木脑袋,大明星就在他面前,他都没认出来!”

     莫晴天站在一旁,苦着一张脸,“那是因为我平时都不看电视。”

     见真是本人,自己还被夸了,陈欣顿时就更不淡定了,拉过莫晴天就小声问:“诶诶,晴天啊,你怎么认识的啊?”

     自己女儿的能耐,她最清楚,哪有认识大明星的命?

     可偏偏还就真认识了,看上去关系还不错,这就让陈欣好奇了。

     莫晴天看着陈欣,笑得尴尬,犹豫了半天才小声说:“妈,他是上次在酒吧额……把我认错的先生……”

     陈欣一下子震惊了,敢情她女儿脖子上的吻痕是她的偶像留下的?

     她的震惊才刚刚开始,就被莫晴天接下来的下半句“……的朋友……嘿嘿……”给生生掐死了。

     陈欣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莫晴天,心里暗骂道:“嘿什么嘿啊,还好意思嘿嘿啊?就这么点出息!既然这吻痕都留都留了,怎么也要留偶像的啊。你留别的男人的有意思吗?”

     莫晴天不懂为什么陈欣突然就用一脸哀怨的表情看她,怕她骂也不敢问,只悻悻笑着去帮她削平果。

     陈欣吃着苹果,叶心诚和她寒暄,一会儿夸她女儿莫晴天这里好那里好,一会儿又夸她年轻又漂亮。

     被自己的偶像这么夸了自己和女儿,陈欣一会儿就高兴地找不着北了。

     见陈欣开心了,叶心诚立刻找了个借口,把莫晴天一起拉出了病房。

     两人在医院的草坪里散着步,叶心诚先绕着莫晴天问东问西,问了一大圈之后,终于问到了正题上。

     “晴天,最近……你跟颜翊怎么样?”

     前面叶心诚问的问题都是类似于你爱不爱吃苹果,夏天会不会穿裙子或者你念书哪一科最好的这种生活类脑残问题,对于问题内容突然转变到个人感情生活上,莫晴天有些反应不及。

     愣了一会儿,她反问:“呃……什么怎么样?”

     叶心诚想了半天也没想好到底如何措辞才会显得更委婉些,所以停了一下,他只能重复,“呃……就是你跟颜翊最近关系怎么样?”

     莫晴天虽然还是不懂叶心诚究竟要问些什么,但至少她抓住了“关系”这个关键词。

     微微低头,掉落的刘海遮挡了大半张脸,让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暧昧不清。

     她轻答:“嗯,算是认识了吧。”

     对于莫晴天模棱两可的答案,叶心诚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算是认识?……了吧?

     敢情你们俩之前有事没事老碰一块儿,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你还认为颜翊他只是一个陌生人?

     我他妈都要替颜翊大少爷感到悲哀了。

     对于莫晴天的迟钝,叶心诚急了,也不再兜圈子,问她:“你难道对颜少一点儿那种意思都没有?”

     莫晴天的表情蓦地一变,总觉得被自己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小秘密要被人发现了,那种感觉让她很不安。

     可马上她就恢复了正常,摇了摇头,“没有。”

     因为刘海的遮挡,叶心诚并没有看清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纠结。

     他有些不相信,反问:“真的?”

     莫晴天轻笑,答:“他又坏又霸道又不讲理,每次见到我都在欺负我,为什么我要……对他有那种意思?”

     本来她是想说“为什么我要喜欢他”,可话到了嘴边她忽然觉得尴尬便改了口。

     对于莫晴天的不开窍,叶心诚更急了,埋在心底的话冲口而出,“颜翊喜欢你!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

     莫晴天再一次怔住,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

     眼底的情绪一时之间变幻莫测,不知是在猜测或者纠结一些什么。

     隔了好半天,她大笑出声,“心诚哥哥,你就别消遣我了!颜翊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对啊,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就像他之前说的,她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她什么都没有,身上也没有一处可以配得上近乎完美的他。

     那么让他,又如何能有喜欢她的理由?

     莫晴天笑得十分认真,导致叶心诚都没有看清她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悲哀。

     他也跟着她轻声的笑,只觉得这女孩的笑声真是清脆好听,认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她笑。

     他看着她,半是玩笑地说:“既然他不爱你,你对他也没意思,那你就果断地到我怀抱里来吧!要是下次他再欺负你,你就找我,我们一起气死他!”

     “嗯!”虽然知道叶心诚只是说笑,但莫晴天还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她是真的被颜翊欺负怕了,怕得随时都想要逃。

     >>>

     颜翊其实早就来医院了,但是他并没有去找莫晴天,因为他还进到病房就听到了叶心诚的笑声。

     然后,他就看到病房里正在聊天的三个人。

     那画面那么和谐,让他不敢去敲门打破,更觉得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

     终是没有让他们发现自己,却鬼使神差地跟着莫晴天和叶心诚一路到了医院草坪。

     现在,那二人在阳光下肆意欢笑的身影,那么的和谐,那么的令人喜悦。

     可这一切在不远处的他看来,却是万分扎眼。

     莫晴天,你们究竟在聊些什么?

     你笑得真开心,你们笑得真开心。

     你怎么可以在别的男人面前笑得这么开心?

     你在我面前都从来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

     不明白心底巨大的失落感和不安感究竟从何而来,颜翊面色冰冷地站在阴暗的角落,森冷的目光紧紧盯着阳光下二人,身侧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