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th.(小修)
    27th.

     十几岁的少年最容易在情绪激动下做出出格又莫名其妙的事,一如现在的秦嘉佑。

     他把莫晴天压在学校外偏僻巷子的墙上,狠狠地亲吻着,喘息粗重。

     其实最开始把莫晴天带来这偏僻巷子的人并不是秦嘉佑,而是王莉。

     王莉是早上和莫晴天抢手机起冲突的女生。

     莫晴天是在下午放学的时候被王莉拦住去路的,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几名男男女女,都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坏学生。

     莫晴天一向胆小懦弱,此刻自然也不懂反抗,被他们推搡着去了学校外不远处的偏僻小巷。

     那些人中,早就有几人看不惯莫晴天了。

     如同之前提到的一样,这个学校是市内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多是富家子弟,很少有向莫晴天这种穷人家的小孩进来就读。

     莫晴天是个特例,因为初中优异的表现和成绩,她被保送进了这里。

     这所学校的学生有一种特别的“家世歧视”,他们觉得像莫晴天这样的社会底层是不配跟他们读同一所学校的。

     可偏偏她不但进来了,每逢学校的大考小考她都能霸占年级前三的位置。

     这样的表现,难免不让人羡慕嫉妒恨,特别是这所学校的差生。

     况且平时莫晴天从来不主动跟人说话,在学校也没有朋友。

     这就让人觉得她这个人仗着自己成绩好,摆出一副孤高冷傲的姿态,好似不屑与他们交谈。

     可其实,莫晴天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她不敢主动跟他们说话。

     早就存在的矛盾,如今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先免不了的自然是一顿冷嘲热讽。

     “哼!长着一副清纯样,却没想到是颗婊子心。”

     “在老师面前装着乖乖的样子,背地里却尽干些肮脏龌龊的事。”

     “莫晴天,你还真是能装啊!差点全校人都被你骗过去了呢!”

     “哟!真能忍!都这样了还不开口说话呢!”

     “莫晴天,敢情我们之前都误会你了?其实你不是高冷派,而是个哑巴。”

     “呵,我还听人说,你每天上下学都有豪车接送呢!婊子就是婊子,巴结倒贴这事,都不用人教!”

     ………………

     那嘲讽的话语越说越过分,越说越难听。

     莫晴天站在人群中间低着头,脸色逐渐变得惨白。

     她不反驳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哪句话是哪个人说的。

     只狠狠地咬住自己的下唇,那表情看起来有些倔强。

     她越是这样,越是能激起那帮人的怒气。

     其中不知道是哪个女生,扬起手“啪”地就扇了下去,细长的指甲在她的脸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一旁的王莉看到,立刻瞪了一眼动手的女孩子。

     “动手别打脸,我可不想帮你收拾烂摊子。”

     说完,她又一脸狞笑,“哼!不过倒是帮我报仇了!”

     有人带头动了手,其余的人也就都不客气了。

     莫晴天感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用手挡着自己的脸在人群中缓缓蹲下了身。

     这场单方面的群殴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人群散去的时候,莫晴天已经半蜷着躺在了地上。

     等人都走光了,她才动了动自己的手脚,慢慢爬起身,捡起地上的手机卡,捂着左肋,缩到了墙角处。

     颜翊送她的手机被他们抢走了,手机卡被拔出扔在了这里。

     手里紧抓着手机卡,她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把衣袖拉起一些,正低头检查着自己手臂的伤,一双干净的板鞋闯进了她的视线。

     抬头,看到的是秦嘉佑。

     秦嘉佑低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莫晴天,随后蹲下身,伸出手掸掉了她头发上的脏东西。

     末了,他问:“疼吗?”

     莫晴天咬住下唇没有回答,一向淡漠的眼睛里此刻流露出别样的情绪。

     她问:“照片的事是你干的?”

     秦嘉佑的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点头。

     “为什么?”

     莫晴天不懂,她和秦嘉佑这人一向没什么交集,更没有得罪过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害她?

     秦嘉佑嘴角的冷笑逐渐消失,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莫晴天,要怪就去怪莫天骏,你那只会破坏别人家庭的爸爸!要是没有他,我爸和我妈就不会离婚,我在秦家的日子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

     莫晴天盯着情绪有些失控的秦嘉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她所听到的版本,一直都是秦毓费尽心思来勾引莫天骏,最后莫天骏为了权势地位终是离开了陈欣和她,抛弃了那个家。

     还有。

     秦嘉佑,在我这样的人面前,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的日子难过?

     莫晴天不愿意与秦嘉佑起冲突,没有正面反驳,只问他:“你真的觉得,只要没有莫天骏,你妈就不会和你爸离婚了吗?”

     一下就被戳中痛处,秦嘉佑看向莫晴天的眼神变得狠戾起来。

     莫晴天看着他,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估计是平时被颜翊瞪多了,毕竟他俩瞪人的杀伤力不是一个层次的。

     “秦嘉佑,你已经报复过了,那你现在心里有好受点吗?”

     狠戾的眼神顿时一暗,秦嘉佑颓然地低下头,轻轻摇了摇头。

     “那……你就放过莫天骏吧,也放过你自己。”

     莫晴天说完,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准备离开。

     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身后的秦嘉佑问她,“莫晴天,你不恨吗?他为了钱抛妻弃女,从来没有管过你。你不恨这样的莫天骏吗?”

     莫晴天转身,“恨,当然恨。我不但恨他,我还恨你。”

     说着,她脸上浮现出自嘲的笑,“……可是,那又怎样?”

     她恨莫天骏,她恨秦毓,她恨秦嘉佑,她还恨老天让陈欣得了病,可是那又怎么样?

     她恨,又能怎么样?

     “你不想报复吗?”秦嘉佑不死心。

     莫晴天摇头,“不想。”

     她脸上的表情是倔强的,眼神却是坦然而清澈的。

     秦嘉佑看着这样的她,心底莫名一动。

     他快步走到莫晴天身边,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把她重重地压倒在墙壁上,狠狠地亲吻着。

     不懂自己是哪里来的冲动,只是初尝接吻的滋味,感受着莫晴天柔软的唇瓣,他忽然有些不能自抑。

     莫晴天,和你接吻的感觉真不错。

     你的味道,很好,很让人……依恋。

     >>>

     颜翊已经在学校不远处的路口处等了四十多分钟了。

     连着跟莫晴天怄了好多天的气,今天心情终于好了一点,他大发慈悲按时来接她放学,却没想到反被放了鸽子。

     “莫晴天,你够狠!说了让你别乱跑别乱跑,你他妈当老子放屁啊!你有本事今天就别让我找着你!”

     颜翊黑着脸骂骂咧咧下了车,边想着会不会前几天莫晴天也是先跑去玩完了才跑回来等他,那他故意让她等着难受的计划岂不是全都白弄了?

     学校里已经没什么人了,颜翊直奔莫晴天的教室,教室门早被锁了,办公室的老师也早已下班。

     颜翊无言,只能再次拿出手机,拨打刚刚就拨打了无数次的号码。

     可手机里仍旧只传来冰冷的女声——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关机关机!关他妹的机!

     就是为了方便才给买的手机,结果要找人的时候就打不通了。

     莫晴天,老子给你买的手机是玩具吗!

     整个人越来越暴躁,颜翊没办法,只能出了校门又往回走。

     没走多远就看到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一对穿着校服的小情侣正在接吻。

     那吻接的那叫一个火辣辣,颜翊冷冷偏过头,在心里咒骂了一句“世风日下”。

     正要离开,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再次抬头朝那对小情侣看去。

     这一看,颜翊的脸彻底黑了。

     他死死地盯着他们,那被压在墙上的女生,不是莫晴天又是谁!

     前几天莫晴天的话语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就只是说说话而已,也叫过度接触吗?”

     “那最起码也要牵手拥抱什么的吧,还有接吻、咬耳朵、滚床单……嗯……”

     ………………

     莫晴天,很好,非常好!你干得很漂亮!

     你成功的挑衅到我了!

     被怒意蒙蔽了双眼,所以颜翊并没有注意到她脏掉的校服,乱掉的头发,惊讶的表情,以及脸上那道长长的血痕。

     他死死盯着莫晴天的脸,手里的手机几乎被捏碎。

     他早该想到,从她在他身下承欢的那一刻起,从她选择在酒吧出卖自己的那一刻起,从她随随便便对一个猥琐的老男人投怀送抱,送上自己嘴唇的那一刻起,他就该想到了……

     莫晴天,从来都是一个肮脏、随便的女人!

     他多天真,居然还想把她从那烂泥潭里拉出来,可那也得看她够不够洁身自爱!

     莫晴天!你他妈不配!你他妈从来都不配站在老子身边!

     不愿意再多待一秒,他带着满脸狠戾转身离开。

     >>>

     被莫名其妙强吻的莫晴天,感受到秦嘉佑试图伸进她嘴里的舌头,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狠狠咬了他的舌头,嘴里立刻弥漫了血腥味。

     秦嘉佑吃痛,整个人一松。

     莫晴天趁机推开他,骂了句“疯子”。

     随后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巷子,往平时颜翊等她的路口跑去。

     她边跑边在心里祈祷,希望颜翊今天也像前几天一样故意来晚。

     万一他比她先到,她就又惹来一个麻烦了。

     一口气跑到路口,并没有发现颜翊的车子,莫晴天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看样子他还没有来。

     莫晴天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十点半,依旧没有看到颜翊出现。

     没有手机可以联系,她只能离开,赶着末班地铁回去。

     莫晴天到颜翊家大门口的时候,看到别墅里一片漆黑,也不知道他到底回家了没有。

     她站在大门外,拍了拍自己脏掉的校服、理了理乱掉的头发,这才从书包里拿出颜翊给她的备用钥匙。

     她这么狼狈,希望不要被他看出些什么才好。

     轻手轻脚地进了玄关,莫晴天摸着黑把鞋换了,这才去开客厅的灯。

     灯一开,她就傻眼了。

     客厅的沙发上,两具赤|裸的身体正交|缠在一起,暧昧的喘息声让她一阵脸红心跳。

     突来的灯光,让被压在颜翊身下的赵语蓉起了警惕。

     她飞速扯过一旁的大抱枕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这才去看进来的人。

     竟然是个穿着校服的小姑娘?她是谁?来干嘛的?跟颜翊什么关系?

     莫晴天呆站在客厅门口,看着沙发上二人,嘴巴张了又张。

     “颜……颜翊……”

     好不容易出了声,却发现声音里带了哭腔。

     她无助地看向颜翊,希望他能向她解释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那男人只是冷冷地看着别处,对她说:“出去!”

     莫晴天被他吼得一愣,又讷讷地喊了两声,“颜翊……颜翊……”

     “听不懂吗?我叫你出去!”

     颜翊失了耐性,抓起一旁的浴袍披上,走过去扯着莫晴天就往外拖。

     莫晴天吃痛,本就受伤了,这会儿痛得她眼泪直流,却忘了喊疼。

     颜翊一口气把她连人带包一起丢出了别墅,冷着声音说:“从现在起,你不准再踏进这里一步!”

     莫晴天站在外面,擦着眼泪,不停地问他:“颜翊,我到底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

     我到底怎么了?你要这样对我?

     颜翊这才看到她脸上那道长长的血痕,可是现在他已经不想去关心她是怎么受伤的了。

     充耳不闻那些哭泣和问话,他重重地关上了门。

     莫晴天站在门外,抱着自己的书包,看着那扇被紧紧关上的们,无助得像个孩子。

     她流着泪不停地重复着,“颜翊……颜翊……我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