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找麻烦的
    过完十六岁生日的第二天,萧安洋再一次被人堵在了学校后门的小巷子里。

     她被人推搡着,后背抵在了涂画得乱七八糟,却又脏乱不堪的墙壁上,脚下堆着一堆不知被谁偷着扔在这里的垃圾,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酸腐的臭味儿,浓厚的让人有点儿透不过气。

     萧安洋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挡在她面前的三个黄头发的流氓,目光落在了最后面的那个十八岁,长的小白脸的男孩身上。这少年叫李林,是京中李家老太爷的养子,李家李北才是正儿八经的正室所出,不过,李北是干过不少的缺德事儿,但是,几乎每一桩都离不开李林的出谋划策,所以说嘛,最不是个东西的就数这货了。

     当然,这些内情都是萧安洋上辈子被认回了萧家之后才知道的,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出生在小城市里的普通的高中生,学习成绩中上,家徒四壁,穷的叮咣响。小偷进来还要添置东西,不过嘛,她也想让他们来,哪知道,他们没胆子过来。。

     一年前,家里还有一个爱唠叨的、身体不怎么好的姥姥,一老一小就靠着萧安洋她妈妈和姥爷留下的一点儿财产勉强度日,偶尔她姥姥也出来摆个摊位,卖点什么的补贴家用。日子虽然辛苦,却也简单。

     那个时候的萧安洋,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居然隐藏着那么多的秘密。

     当然,任谁比别人多活了一辈子,这些秘密在她眼里也都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尤其上辈子她还经历过那么多的阴谋算计,明争暗斗……

     她那两个名义上的哥哥,姐姐可都是世家大族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心机有多深,手段有多狠毒,萧安洋这样做了十六年的平民老百姓怎么都想不到。从她进萧家的大门算起,其实,她已经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了,估计也是多亏了那个在天上保佑她的老妈了,所以,眼下这点儿威胁吓唬的小戏码,呵……在她眼里根本就不够看。

     萧安洋挺腻味地看着这几个少年人,“有什么事儿?”

     她本来是打算装装的,一般十六七的姑娘家被人堵住威胁,不都得紧张一下下么。可问题是,她上辈子,这辈子都没法理解紧张这个词,所以,萧安洋懒得和他们唧唧歪歪。

     萧安洋只要一想起上辈子自己得了家主之位,把这货折腾的死去活来,她心里就怎么也紧张不起来。甚至还想笑两声试试……

     李林毕竟还是少年,倒是有些好奇这校园里传播的阴沉女的态度,“你不怕?”

     萧安洋心说,你以为你是谁啊?谁会怕自己的手下败将啊,再说,老娘见过你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爹喊娘的怂样之后,能怕的起来那才奇怪好不好。

     “到底什么事儿?”萧安洋不耐烦了,“我今天摆摊,我得早点儿回去准备。。”

     她姥姥之前摆摊赚钱,入世之后,萧安洋也就继承了她的摆摊,没办法,这不是今天才回来,以前的她,可是一点钱也没有,否则也不会,走上道里面那条路了。

     而现在嘛,她准备天气好的时候做些手套、围巾什么的。她听她老妈提过,说是以前娘家祖上是大户人家,刺绣很不错,所以这么多代人,也流传了下来。萧安洋她老妈去世之前年年给她织毛衣,穿出去很多人都会追着问她是在哪儿买的。她也在老妈的逼迫下,学了一些。还是很不错的!要不然上一世也不会哄的老家伙对她放松了警惕。得得得……已经是上一世,想那些干什么……真烦人……

     “你还摆摊?”李林嗤的一声笑了起来,“你会干什么?”

     “不会也得学啊。”萧安洋大大咧咧地看着他,“我老妈命不好,被个老混蛋骗了少女心,还死得早。不摆摊我吃什么?”

     李林听到“老混蛋”三个字,嘴角抽了一下,“伶牙俐齿,你知道我们找你干什么?”

     萧安洋心说老娘还真知道。

     你不就是为了逞英雄,过来替自己的女人出气来了吗?那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好像是马倩倩,不过,那女人好像有好几个男人吧,真不知道李林的审美难道就是这时候造就的?也不怕人家知道你了,废了你!

     萧安洋可是知道和马倩倩有关系的有一个人叫溜子,是这里有名的地痞混混,打人从不看,上一世,李林就掉了进去,而且还是被掉单的时候打的……不过,这也不是他厌恶女人的原因吧,要厌恶也是男人吧,她可是见过这家伙碰了女人浑身起疹子的情况的……

     当时帝都不少人笑话……

     萧安洋又想起她那个渣爹,老天也真是没眼,她的渣爹不知道换了多少女人,早把萧安洋她娘忘到爪哇国去了,怎么也没见他得什么病?

     当然,这些事情都是上辈子她被接回萧家之后才慢慢打听出来的。她记得她那个所谓的姐姐就经常拿这事儿刺激她,免得她忘乎所以,真以为自己对萧家有多重要。

     “不知道。”萧安洋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不是豁达,她只是厌烦了跟萧家有所关联。厌烦了上一世的一切。也就是累了……人也苍凉了……

     可是,当这一切再次展现在她面前,那时候的不甘,屈辱仍然剧烈地压在她的心头,让她有种冲动,想再一次把这些人踩在脚下,狠狠地碾一脚。压得他们再也翻不了身。

     萧安洋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平静了自己的内心,不停的默念着安静,安静,这才冷静下来。

     萧安洋磨了磨后槽牙,“要打架别找我,我现在是好学生,否则,伤了我可不管。”

     李林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太阳穴的位置,有些可笑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先给她十个耳光,然后再说。”

     他虽然只是李家的养子,但京中圈子里谁不知道他是李家老爷锦衣玉食养在身边的二少爷,这个女人竟然敢轻视他!

     “慢着!”萧安洋紧盯着那个冲她走过来的混混,飞快地瞟了一眼李林,“你们先把这签了,”

     李林摆了摆手,接过来一看,竟然是《打架责任书》里面详细阐述了打架以后,责任归谁,还有医药费由谁买单,还有下次见面绕道而行等等一系列惨无人道的条例。

     “我不管你们找我什么事,今天只要你们跟我动手,我不会客气!”萧安洋淡淡冷冷的说道。

     李林果然一怔,随即似笑非笑地瞟了她一眼,“萧安洋,你以为你是谁?今儿,老子不签,老子也要教训你!你用不着客气!”

     “那就试试看你有没有那么多时间。”萧安洋冷笑,一只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放下书包,随即活动活动,脚腕一扭,瞬间身上的气势立变,这是上一辈子,萧安洋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磨砺出来形成的气势。也是经历了无数危险活下来而有的戾气。

     她清透明亮的手指轻轻一勾,“过来吧。”

     不出一会,只听到巷子里偶尔会出现闷哼,或者东西掉地的声音。如果走进去就会看到,那几个混混摔得七零八落,一个个倒地不起。

     但是最让人惊吓的是,一个青葱少女,单手拿着手机不停的拍着,另一只手正在摆弄着一个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单衣的男孩,而那个男孩此时,脸上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其它几个人则是狠狠地低着头靠在地上,不敢抬头,深怕一下子惹怒了眼前这个疯女人,自己也会和现在她手里的人一样下场。因为她还在说,“哎呀,这个姿势不太好,要不要换一个,万一,网上的人不喜欢怎么办?”说着,还想着。妈妈,我再也不打架了,这是,那三个混混此时的想法。。。

     等萧安洋觉得差不多了。随手将衣服扔给了李林,“穿着,难看死了。。”李林顿时又趴在了地上。

     随后众人,只看到她手心里握着一个半旧的诺基亚手机,屏幕上电话换成了接通的,萧安洋冲着手机大声说:“北林一中的后门,乱巷子,有流氓在打架!”

     那三个流氓听此一口气岔在了喉咙里,只见威胁他们的“恶魔”小姐微微优雅一笑,“你们乖乖呆在这里,否则,哼哼……”

     几个人听此一哆嗦,急忙点头。比起被这个女孩打,他们更愿意接受改造。。

     这世道流氓也不好做了……

     萧安洋舒了口气,冲着李林笑得一脸灿烂,“你大概不是本地人,容我温馨提示一下,乱巷子出去就是派出所。一来一回也要不了两分钟。”

     “你,走不走?恩……?”萧安洋的威胁刚刚说出。

     李林听此,满脸通红,眼神屈辱而又愤怒,他堂堂李家少爷,还没有遭遇过这种事情!于是萧安洋只听到一句恶狠狠的声音,“走。”

     李林这会安安静静的跟在萧安洋后面,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会变化那么大,他刚才几乎以为他见到了李家老太爷,却也不明白为何她还能嘻嘻哈哈的威胁他!

     萧安洋懒洋洋地看着远方,心里却想着上一世,她将李林和几个流氓揍了个半死,后来还恶狠狠的威胁李林,如果他敢说出去,她一定见一次揍一次。想着想着萧安洋“呵呵呵……”的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李林愤怒的质问道。

     萧安洋转过头悠悠的看了他一眼,“我笑你傻白甜,笑你蠢,被人带了顶绿油油的帽子,还出来乘凉炫耀。你说你该不该被我笑?”

     这样一想,萧安洋又觉得没什么可生气的了。反正现成的这个不是正供她取乐吗?

     “你等着,我还会再找你的。”李林放下狠话就要走。

     萧安洋靠着墙说道,“你肯定还得找老娘啊,你的相片还在这里呢?要是那天在网上看到你的****怎么办?……唉……问题是老娘怎么就对你一点儿也不想心软呢??”

     李林脚步一顿,看着她气急败坏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我嘛,缺个跑腿的,要是干得好,相片给你,要是我不顺心了,一不小心,漏了怎么办?”萧安洋微笑的说着。

     “你,萧安洋,你……”

     “不用叫了,我知道我的名字,好了,明天见。”说着慢悠悠的走了。

     李林看着萧安洋的背影,不知为何,他似乎看出了一丝寂寥,呵呵呵……那个疯女人怎么会寂寞。。一定是他看错了……

     萧安洋上一世看过几次心理医生,后来她累了,整天窝在老宅里。一天二十四小时,她有一大半的时间在忙着工作,忙着批文件,忙着扩展萧氏的商业帝国版图。

     直到某天深夜,筋疲力尽的萧安洋突然间醒悟了,她发现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傻瓜,她九死一生的去斗渣爹、黑渣哥、斗白莲花姐姐……斗来斗去斗的不亦乐乎,最后成功的把自己变成了一头每天不得不耕地的牛,亲手给自己刻上了枷锁。

     她图的是什么呀?!

     萧家发展成什么德行跟她有个屁的关系啊?!她小学时代的理想是要当科学家,虽然不靠谱,但是,她中学时代的理想是要搞设计类,虽然不理想,因为自己没有想象天赋,高中时代的理想可是要学医……这个是她心里一直的遗憾,因为到现在她还能背出来中医的一些书籍。但是,到她大学之后,她一辈子的打算都被萧家那些半路冒出来的渣渣给歪了!

     “老娘简直是个不可救药的傻帽儿,人家说几句废话,老娘就屁颠屁颠地跟过去了,简直蠢到家……不整你整谁?!不笑你笑谁?”萧安洋走出巷子的时候忍不住吐槽。。

     当初的那位心理医生曾经提醒过她,尽量与人交流,因为她长期的心理压力太大,很容易一下爆发出来,到时候恐怕很严重,让她注意。

     可是她现在明明都穿越到二十年前了,难道心理压力也跟着一起回来了?

     萧安洋摸了摸胸口,年轻的心脏跳动得强健有力,她可以肯定自己的身体健康的不得了,而一切跟萧家有关的糟心事儿也都还没发生,一切还有改变的可能。

     只要她不肯去京城,而且这辈子都不跟萧家的混账渣渣们打交道,那她的心里压力有没有可能慢慢地好转?

     “不过,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老娘这么年轻,前途似锦,一片光明,为什么要有心理压力?老娘还要逍遥的睡个好觉呢?鬼才管他?……”

     一个刚从拐角处走过来的中年妇女跟她打了个照面,大概是听到了萧安洋的吐槽,脸上流露出可怜同情的神色,这姑娘看着挺漂亮的,怎么是个神经病?于是低着头赶紧绕去小巷的另一边。

     萧安洋顿时有些泄气,“老娘……真不是神经病。”

     “当然不是神经病。那个骗钱的白大褂说了,咱这症状只是轻度的。”

     “唉……”

     萧安洋跟自己吐槽了半天,也没出什么结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萧安洋垂头丧气地把书包甩到自己背上,看着远方的天空,轻声说道,“老娘这一次一定要逍遥自在,谁要是敢挡路,杀无赦……。”

     萧安洋叹了口气,“唉,萧家那群不要脸的似乎这两天就要来了,要想个对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