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萧家来人
    萧安洋她把自己的小摊子支在了南街的拐弯处,萧安洋去的时候,旁边是一个卖袜子的,她还正在做着鞋垫。这年头不是所有人都习惯上超市去买鞋垫,有些上岁数的人就爱用手做的东西,觉得舒服又结实,因此老太太生意好的时候,每天也能卖个二三十块钱。

     一看见萧安洋身上沾着灰尘,她着急的问了几句。

     “小洋,有人欺负你了?”老太太着急的问道。

     萧安洋也知道老太太是真的好心,并没有其他意思,于是淡淡的笑道,“赵奶奶,我没事的。”

     南街附近住的大都是纺织厂的职工,前些年纺织厂效益好的时候,南街这边特别热闹,做买卖摆摊的也多。后来厂子效益不好了,市场也跟着萧条起来。

     萧安洋记得上辈子自己去了帝都没多久,南街这一片就搞起了拆迁,等她几年后再回来给赵奶奶送葬的时候,这一片早已经面目全非了。

     “这个给你。”张月桂还在她耳边唠叨,“还是热的,你还长身体,赶紧吃了……”

     萧安洋接过赵奶奶递过来的包子,心里流过一丝暖流,“谢谢赵奶奶。”

     …………

     摆了一会摊,萧安洋自己收拾收拾就走了。

     第二天,萧安洋也并未去上学,因为这会,就像前世那样,萧家的人要来了。

     而堵在她门口的那几个人。除了她上辈子认识的萧山之外,其余几个大汉都自觉地留在了门外。

     萧山扫了一眼眼前不到二十平的小客厅,皱着眉头在木质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萧安洋大大咧咧地坐在她对面,连杯热水也没端,一点儿也没有身为主人要招待客人的意识。萧山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个私生女的修养明显和主宅里面的大小姐无法比拟。

     “那个,萧安洋呐,”萧山摆出了一副长辈的架势,其实算起来萧延泽的女儿不就是他的侄子么?家里那两位小辈见了他从来都要称一声“二叔”的。

     “我先来做个自我介绍,我姓萧,是帝都萧家的人。”说到这里他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对面的少年。

     “哦。”萧安洋神情漠然,就好像无论她说什么都不能引起她的兴趣。

     萧山咳嗽了一声,“不知道你对你父母的事情……”

     “这位先生,你大概不了解我家的情况,”萧安洋一本正经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妈当年在帝都念大学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流氓,被骗了生的我,结果我爹得病死了,坟头的草都有我一般高了。”

     萧山,“……”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萧山总觉得萧安洋说这话的时候怎么都有些嘲讽的意思。看她年纪应该不大,但举止间那种从容很难让人把她当成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尤其她的眼神清晰又冰冷,好像什么事儿她都已经知道了似的。

     萧山一时间有些拿不准该把话说到什么程度。

     “有话直说吧,”萧安洋首先不耐烦了。不是她沉不住气,而是萧山本来就是她的手下败将,她很难在心里把他当成一个平等的对手来看待。

     萧山咳嗽了两声说:“是这样,当年你父亲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他们……”

     “前缀就不用描述了,至于后缀……,”萧安洋打断了她的话,“我都知道。”

     萧山心头微微一惊,“你知道?”

     “有话还是直说吧。你累我也累。”萧安洋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玩味,她看得出萧山打算编点美好的事情把萧延泽给美化一下……

     不过萧安洋可没有耐心听他编故事,上辈子好奇听了一遍,一直恶心了她几十年。

     萧山心里骤然涌起一丝怪异的感觉,好像坐在他对面的不是一个生长在小城市里没见过世面的少女,而是一个谈判桌上凌厉强大的对手,甚至这个对手比他还要强大。

     萧山莫名的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萧安洋第n次打断萧山过分夸张的叙述之后,终于怒了,“呵呵呵……你千里迢迢跑到我这个破烂的地方,就是为了编个校园虐恋来消遣老娘吗?还是你想赚老娘的眼泪?”

     萧山被她突然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吓了一跳,忙解释说,“我说这些,是想让你对自己的父亲有所了解。他其实也是有苦衷的。”

     萧安洋心说我比谁都了解萧延泽的面目,于是轻描淡写地反问他,“你们萧家是不是奔着我来的,你们自己清楚,萧延泽那老滚蛋不缺女儿。除了这个,你们想要什么?萧延泽当年除了和她在一起骗她,就只送了她一样东西。”

     萧山这下真的有些心惊了。谁能想到一个十六岁的半大孩子能有这么通透的心思?!

     萧安洋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说道,“东西给你们也不是不行,但是也不能白给,咱们首先得谈点儿条件。”跟这帮心眼多的人打交道就是费神费力,你要是爽快就给他们,他们反而会怀疑你存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

     萧山的表情果然轻松了,“你说。”

     萧安洋从茶几底下拽出自己的书包,从里面翻了个作业本随手撕下一张纸铺在茶几上,拿了支水笔写了个卡号,“给这个卡号里转五百万。”

     这是意料之中的条件,但是萧山却不敢答应,来之前已经跟萧延泽谈过这件事,萧延泽的意思是把孩子带回京城去。而这段时间萧延泽的动作萧老爷子都知道,老人的意思是不希望萧家的血脉流落在外。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孩子居然写得一笔好字,虽然只是很普通的水笔,然而写出来的字迹却暗藏风骨,甚至有着世家风范。

     “从此之后,我们钱货两清,各不相欠!”

     “这我可不能做主,”萧山语带机锋地暗示他,“不管怎么说,你毕竟是萧家的孩子。当年你父亲……”

     “闭嘴!”萧安洋及时打断了他的话,他可不想再听一遍萧延泽那个混蛋如何身不由己离开他老娘的神话故事了。

     萧山张了张嘴又闭上,心里却觉得这小孩儿有点儿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