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吃饭
    萧安洋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她的行踪确实是有人盯着的。而萧山也意识到萧安洋已经猜到了这一点,神态略微有些尴尬,“你一个人在外面,家里人当然会注意你的安全问题……”

     萧安洋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离你们越远才越安全。你们难道不知道吗?你们一个两个的总往我眼前凑,我还能安全得了吗?”

     萧山叹了口气,“安洋,你还只是个孩子,没必要这么……这么一身冰的。”冷的人不敢接近。

     萧山把车停在一家私房菜馆的门外,冲着那个方向指了指,“进去吧。有人等你。”

     萧安洋坐着没动,她发现对于要见到萧延泽这件事,她比之前预料的还要反感。

     萧山转过身看着他,吊儿郎当地笑了起来,“哟,哟,你这是舍不得我吗?我可真是受宠若惊啊。”

     “我是舍不得没人当沙包。”萧安洋很厌恶他这种腔调,也懒得跟他磨牙,推开车门下了车。菜馆门口的门童面带微笑地迎了上来,“是萧小姐?请这边来。”

     萧安洋被这一声“萧小姐”雷得不轻,于是偷偷的在萧延泽头上又加了一笔,不过在外人面前还是保持应有的礼仪!

     或许萧安洋没有注意到,在她下车的一刹那,她身上的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在和先前说话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斗嘴的街头女孩,那么现在的她就是威严尊贵的商场帝王。不自觉的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无法小觑!

     门童小心翼翼带着她走进菜馆的门厅,这里地方并不大,但是布置上极有古韵,精致却不会过分夸张,是个让人很舒服的地方。

     门童引着她穿过走廊,伸手在一间包厢的门上轻轻敲了两下,听见里面的人说了声“进来”,这才拧了一下把手,把门推开一尺左右的宽度,示意萧安洋自己进去。

     萧安洋扫了一眼挂在门框边的雕花木牌,上门写着“宁清阁”三个字。萧安洋在心里冷笑了一下,他们谁都不安宁清静!

     隔着尺把宽的缝隙,萧安洋看见了包厢里那个面带惊讶的神色看过来的中年男人。这样的表情萧安洋上一世也曾经看到过,事实上,她第一次见到萧延泽的时候,也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在她的生命里空缺了整整十六年的父亲,然而认出他却毫不费力!

     同样的剑眉凤目,同样的棱角分明,甚至连眉梢眼角微微向上斜挑起的弧度都分毫不差。

     萧延泽张了张嘴又闭上了,表情恍然的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安洋?”

     萧安洋有十多年没见过他了,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医院,他们之间像是有一道深沟,估计萧延泽输了的那一刻也不会想到,平日里对他尊敬的女儿,竟然亲手将她的老子从“帝位”上赶下去了。

     那时,萧延泽脸色苍白地盯着她,眼神中交错着痛恨与不可置信。他像一个真正的疯子一样冲着萧安洋喃喃自语,“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其实,她也想问他,你怎么生了我这样的女儿?这下,自食其果了……

     萧安洋试图回忆起当时的他还说了些什么,努力了一会儿又放弃了。她有些好笑地想,还能是什么呢,无非是她没人性,冷酷无情罢了。哦……她记得,她那会就那么看着萧延泽,最后只说了一句,

     “都是你言传身教的……不好吗?”

     不过那个时候,那些挠痒痒的话对于踩着无数人一路走到高处的萧安洋已经无法产生什么影响了。她会去探望萧延泽,只不过是最后也是无聊罢了……

     反正,她想着去了那里,听到萧延泽的话,还能证明她活着……

     萧延泽回过神来,伸手指了指身旁的空位,“坐。”

     萧安洋扫了一眼他手指的方向,自顾自的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萧延泽的视线一眨不眨地黏在萧安洋的脸上,像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萧安洋知道那只是因为他太过意外了,一个从来没有期望过的、从来没有打算认过的女儿,居然会跟他有这么高的相似度!

     门外传来两下敲门声,包厢的服务员走进来询问是否上菜。

     萧延泽的神情恢复了他平日里的儒雅沉稳,他和和气气地问萧安洋,“饿了吧?有什么想吃的我让他们做。”

     萧安洋眉眼不动地与他对视,“没什么想吃的。”

     萧延泽的眼神里掠过一些感伤的东西,但是,最终什么也没说。

     菜上的很快,两个人沉默地拿起筷子,各自吃着东西,当然如果没有总是同时夹着一盘菜就好了。

     萧延泽此时心里是掩饰不了的惊讶加感叹了,他没想到,他和萧安洋不仅长得像,在吃东西方面竟然也如此相似!

     而萧安洋的举止言谈,从她进门的那一刻,萧延泽就发现,这个孩子骨子里带着的优雅,清贵,就是在帝都的世家里面也没有几个!

     简直就像是从小在他身边长大的一般!如果带出去,没有人会不相信!

     萧延泽心里有些无奈。在他来之前,他还会想着是不是萧山太过刻意了……然而现在他才明白,这孩子那双与他酷似的眼睛冷漠通透,平静的一丝波纹都没有。是真的对他这个父亲没有丝毫的感情!

     萧延泽觉得这样冷静的萧安洋,真的不像一个十六岁的孩子。

     也不知是什么样的经历早就了这样的性格……

     萧延泽抛开这个会让他产生那么一丝愧疚的念头,没话找话地说:“没想到我几个孩子里安洋你跟我长得最像。”

     萧安洋头也不抬地反问他,“恩。”

     萧延泽有种被噎住的感觉。

     “四个孩子?”

     萧延泽面色微微一变。

     “或者说五个?”萧安洋抬眸望着他,若无其事地问道:“萧先生不会跟我讨论你有几个孩子吧?”

     萧延泽凝视着他,目光深沉。

     萧安洋半真半假地笑了笑,“萧先生,你放心,你现在还老当益壮,相信再过几年,你一定会是儿女成群!不用担心子嗣过少!”

     萧延泽头疼地皱眉,听听这语气,这孩子哪里有当自己是女儿的觉悟啊?

     难道她说不想被认回萧家都是真的?可是一个未成年的半大孩子,没有萧家,她的生活又如何保证。

     这是在置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