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顾穆宸,我的人
    萧安洋出了门,找了个没人的偏僻的地方,一下钻进了茂密的树林里。

     这里是没开发的树林,越深入树木长得越粗壮,萧安洋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微微吸了一口气,提身一跃。

     这一跳她竟然跳了近一米多高,蹬着树干灵巧的跳跃就跳上了树枝上。

     一次实验的成功让萧安洋眼睛眯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畅快的弧度,大胆的朝不远处的树枝跳过去,她放开了自己的速度,感受风在脸庞边吹过,一种自由肆意的畅快肆意的感觉弥漫全身。

     “果然如此。”异能不仅仅是透视这一项,竟然还改善了她的体能。

     昨天晚上,萧安洋与戈沂枪战的时候就发现,她的身体素质似乎与之前不一样,而且她的透视异能也改善了许多。

     突然,萧安洋察觉到,暗中有一双眼睛锁定了她!

     她甚至无法确定这双眼睛到底是人,还是野兽,因为太可怕了。

     那视线仿佛实质,紧紧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在她的身上,让她衣服后的汗毛都本能的竖立,身体受到巨大威胁。

     冰冷却又炙热得充满兽性疯狂,形成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将萧安洋整个笼罩。分明没有看到狮子的存在,萧安洋已经明了的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压力无形的压迫她的神经。

     走!走!走!

     脑海里叫喧着本能,浑身的血液催促着她。

     重生以来,已经很少有人能带给她这种感觉了!

     萧安洋没有动,她能察觉到暗中的危险,但是她的脸色则愈加的冷静。她觉得要是现在动的话,绝对会惊动视线的主人,不知为何,萧安洋觉得把自己后背留给对方会带来不可预料的后果。

     萧安洋轻轻的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周身的气场无声的变化。

     她刻意朝暗中视线的方向看去,紧绷的心神让她时刻注意着视线的变化,结果并没有看到视线的主人,却感觉到那视线的压迫有一瞬间的放松。

     也就趁着这一瞬间的破绽,萧安洋把速度爆发到极致,猛然往出走去。

     这类人,萧安洋也不想去接触。有这种可怕眼神的存在,她这辈子没有招惹的兴趣。夜招惹不起。

     不用回头看,萧安洋都感觉到有越来越近的黑影无时无刻不在逼近她,速度快得像怪物。

     一刹那。

     萧安洋本能回身一脚。

     砰!

     这一脚就好像是踢在了铁板上,疼得萧安洋眉尖一皱。紧接着眼前被黑影笼罩,双手像被铁索框住,身体大力的撞击在树上,萧安洋闷哼一声,只觉得头晕目眩,昏倒之前她似乎看到头顶有一道朦胧的影子。

     萧安洋抬头,那是一张鬼斧神工的俊美脸庞,冰冷的眼神,此时却有着灼热的烫意,深邃神秘。漆黑微短的头发凌乱得嚣张,几缕随着他低头遮住他的额头,薄薄的嘴唇微张,吐出冷酷低哑的嗓音:“害怕了?”

     萧安洋如临大敌,一张嘴,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却已经是失声的喊出,

     “……顾穆宸!”

     萧安洋她头一歪,陷入一片黑暗的昏迷。

     然而她却不知道,那一声失声的喊叫带给顾穆宸何种心灵悸动。

     萧安洋的嗓音本就干净剔透,失声之下的喊叫反而像是轻声的呢喃。轻轻的,暖暖的,柔软而干净,就像是清泉一样。凉爽而又让人平静。

     让顾穆宸手脚都僵硬在原地,瞳仁紧缩看起来很凶狠,很贪婪的死盯着萧安洋,心脏那块就像是突然狠狠地震动了一下,这是顾穆宸从没体会过,也不明白的感觉。

     南山靠海的山头有一座私有别墅,没几个人知道这别墅的主人是谁,也没人知道这座山里还有着人,只是对外言明保护区,而且对外没修马路,想要去的话估计只能坐直升飞机。

     当然了,如果你凭自己的本事走翻山越岭的话,也是可以从正门入的。

     今天别墅里发生一件大事,惊动了别墅一众老小。

     高大的男人一脸冷峻,抱着个人从庭院一直走到大厅,周围穿着军服的汉子们都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

     他们对视一眼,“这是嫂子?”

     当得到消息从楼上急匆匆跑下来的顾秋生和妻子卢瑶看到一幕,卢瑶脸色先是一激动,紧接着就心疼的看着顾穆宸怀里的萧安洋,“穆宸!你把这孩子怎么了?”

     顾穆宸脚步一顿,面无表情的说:“她,高兴。”

     太高兴了?所以晕倒了?

     这是什么个情况?

     顾秋生也严肃起来,“你又发病了?”

     顾穆宸嘴唇抿紧,“没有!”一开始有点,可是见到她的时候,他确定自己的病似乎熄灭了。

     卢瑶叹了一口气,走过来,“把人交给奶奶吧。”

     谁知道顾穆宸竟然避过去,让准备接手的卢瑶一呆,不可思议瞪着自家的孙子。

     顾穆宸皱眉,挪了挪嘴唇,没说什么就大步流星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消失在人前。

     “我的人。”

     “秋生!这是什么情况?”卢瑶奶奶懵了头。

     顾爷爷若有所思:“你有没有觉得穆宸刚刚神色看上去还不错?”

     卢瑶奶奶又惊住:“还真是!今天早上出去的时候就跟火山似的,现在反而感觉到冷静了……他还亲手抱着小姑娘!”

     “等穆宸出来了再仔细谈谈。”顾爷爷这么决定,然而谁知道两夫妻在外面等了大半天,都没等到孙子出来。

     爷爷奇怪了。

     房间里。

     顾穆宸把昏迷的萧安洋放在床上,再把被子盖在她的身上。本来是打算做完这些就走的,可莫名移不开步子,他皱眉盯着床上的人,白皙如玉的肌肤,以他的眼力都看不见任何的瑕疵!长长的眼睫毛微微翘着,垂落在眼眸上方,整个人更显精致又脆弱,这时候,看起来比醒着的时候要更加稚嫩,像个未成年人了。

     在顾穆宸的眼里,就是萧安洋这副单薄的身体里潜藏着巨大的潜力和爆发力。

     一想到之前在林子里看到萧安洋的弹跳力以和速度,顾穆宸就又被安慰了。

     忽然被指尖传来的微凉柔嫩的触感。他猛地缩了缩瞳孔,盯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抚着萧安洋脸颊的手指。

     一时间,淡淡笑了。

     “你是,我的人!”

     “你是,顾穆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