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琉璃醉解,希望
    御书房

     “暗一,你说朕这几个儿子里谁最适合继承皇位?”

     “卑职不敢妄下断言。”暗一恭敬的说,整张脸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此人正是隶属于皇上的二十四暗卫首领。

     “暗一,你跟了朕这么多年,还不能对朕说实话么?”君苍穹低叹一声。

     “卑职不敢。”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

     “罢了,罢了。朕不问你了,你下去吧。”

     “是。”转瞬间人就没了身影,随之消失的还有那滔天的恨意。

     而这厢洛王府

     “阿甲,去把萧神医叫过来。”

     “阿洛,我没事,你不用紧张。”云相惜无奈,都和他说了自己能解,他还不信。

     “相惜,听话,让萧神医看看,我才放心。”

     “哎,好吧。”

     “参见王爷。”萧竹得过特许,所以从不跪拜君宸洛,只微微的欠了欠身。

     “神医免礼,快来看看相惜这琉璃醉是否可解。”

     “请云小姐伸出手来,老夫好为您把脉。”云相惜乖乖的伸出手来。

     “云小姐确实中的是琉璃醉,此毒倒是可以解,就是有些麻烦。”琉璃醉的解法是他自己研究出来的,就是过程有些繁杂。

     “萧神医,此毒并不难解,也不复杂,您说麻烦,我看是你的医术不行吧。”云相惜淡淡的道。

     她倒不是故意挑衅,她还没有那么无聊,这么做是因为知道这萧神医正是给阿洛解毒的人,如果品行,心智不过关,她是断不会让他再留在阿洛身边的。

     “哦?不知云小姐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要是换了一般人被一个小辈这么说,怕是早就气得暴跳如雷了,萧竹不是没傲气,相反,他的傲气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但是他知道能被洛王捧到心间上的人,必定有她的可取之处,所以,他只是相信洛王而已。

     “用金针刺穴法,再加上一颗九转玲珑丸,此毒便可尽除。”对萧竹的反应,云相惜还算满意,便也不保留的说出方法。

     “金针刺穴?”萧竹激动地站了起来“你怎么会金针刺穴,你和医毒老人是什么关系?”

     “正是家师。”

     “太好了,太好了,王爷,有了金针刺穴,最起码可以保证您三年内毒不发作。”萧竹激动的语无伦次。

     “不用等三年,阿洛的毒我可以解,一年就够了。”

     这一句话仿佛平地一声雷,让所有人都失去了语言功能。

     “云小姐,你说的是真的么?”阿甲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声音中有些许不确信。

     “我不会拿阿洛的身体开玩笑。”

     “相惜。”君宸洛激动得说不出话,只能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他终于可以和她相守一生了。

     “阿洛,我会治好你的。”

     “恩,我相信你,先把琉璃醉解了吧。”轻吻她的发顶。

     “那个,云小姐,能不能让老夫开开眼界。”萧竹别别扭扭的说道。

     “好,不过我给阿洛解毒时,你要给我当助手。”

     “行,行,没问题。”萧竹欢喜的应着。

     “阿甲,麻烦你到将军府把我的金针拿来。”

     “是,属下这就去。”只片刻,阿甲就回来了。

     云相惜拿起金针,在穴位上如行云流水般的变换着,看得几人目不暇接,刚才说让几人观摩时,君宸洛心里还在别扭,想到让他们看到相惜的肌肤,他就有杀人的冲动,原来是他想错了,相惜根本就没脱衣服,只隔着衣服就刺入穴位了,足以明白相惜的穴位找的多精准。

     半柱香时间,相惜就把琉璃醉解了,比萧竹的方法不知简单了多少倍。

     “相惜,怎么样?”轻轻擦掉她额头上的汗珠,焦急地问道。

     “没事了,都解了,只是苦了这张嘴,这几天只能吃些清淡的东西。”说到这,相惜不禁皱了皱小鼻子。

     “你呀,毒解了就好,还贪吃。”君宸洛总算松了气,恩,这些天要好好学下厨艺。

     既然毒解了,那也该和颖贵妃,义王好好算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