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8第二更
    第五十一章

     飞机准点降落昆明,霍星站在人群第一排,隔老远就冲陈晚招手,他和陈晚并排,都向出口靠近。

     陈晚松开行李箱,对他张开手,站在原地歪头笑。

     霍星环住腰,单手将人抱起转了小半圈。

     她长呼一口气,“真没见过谈恋爱谈成我们这样的,大半工资都贡献给了中国航空。”

     霍星推着箱子,“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坐飞机。”推了两下,他皱眉,“这么重?”

     陈晚咳了一声,转眼看别处,“东西多。”

     今天周六,来之前霍星就把菜都切好,整齐码放在盘子里,回家刚好饭点,他洗了手就去做菜。陈晚背着手在屋里巡视一圈,最后来到厨房。

     “床和衣柜什么时候买的?”

     “回来就买了。”

     陈晚走过去东看西看,捡起一片黄瓜往嘴里塞,“你锅里炖的什么?”

     “骨头汤。”霍星把两瓣蒜用刀背拍,皮肉分离,再切成蒜末,“你喜欢吃的菌子火锅。”

     陈晚又吃了片黄瓜,“下午陪我出趟门吧。”

     “怎么?”

     “我要买车。”

     霍星的刀停在半空。

     陈晚不作反应地继续吃黄瓜,“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父母?”

     刀倒在案板上,霍星深吸气,从嗓眼里挤出声音,“明天。”

     陈晚哦了声,“那下午买车,明天去见你爸妈,后天是周一,周一我们去登记。”

     霍星一动不动,站在灶台前。

     骨头汤冒着热气,已经能闻到熟透的骨香,陈晚舔了舔嘴唇,看着霍星,“行吗?”

     好久,他才答了一个字:

     “嗯。”

     陈晚两手拍了拍,准备去客厅看电视。

     一个女人一生里最重要的事,就这么轻描淡写,一锤定音了。

     她洒脱,明确,笃定,简单。

     想做的就做,想要的就要。

     爱情,男人,婚姻,哪一样都是孤注一掷的赌途。

     陈晚转身时,透过厨房的门,看到整洁的客厅。

     沙发、茶几、电视柜,每一样都普通,安安静静浸泡在秋日的阳光里,没有比这更美的风景了。

     像是一幅静物素描,时光宁静,是身体的归路,是心的归属。

     而身后的男人,是所有美好的来源。

     她腰间一紧,霍星抱住她,身上有淡淡的尘土味。

     陈晚唔了一声,“做饭呐。”

     霍星闷声,“你还让我怎么做?”

     陈晚轻轻笑出了声,“当然是去厨房做啊,如果是做别的,那得去卧室。”

     霍星:“……”

     陈晚推开他,转身一看愣住了。

     霍星五官深,十分立体,沉默的时候更显硬气。

     陈晚见过他很多样子,严肃的时候,认真的时候,忍着脾气的时候,还有疼爱她的时候。

     每一张表情她都能记住,唯独此刻,他眼眶通红的样子。

     陈晚垂下眼眸,这样的霍星,只见这一次就够了。

     够了。

     吃完饭,两人去看车。

     陈晚很有目的性,去了之后直奔目标,保时捷,裸车价一百来万。

     霍星欲言又止,陈晚看他一眼,“你不喜欢?”

     霍星字斟句酌,说:“有点贵。”

     陈晚很公平地听取了他的意见,“走吧,那就不买。”

     霍星:“……”

     最后,陈晚买了奥迪q7。

     霍星又准备开口。

     陈晚扫他一眼,“我已经听你话啦,买了个便宜的。”

     霍星:“……”

     在她的认知里,九十万比一百万便宜,这就是让步。

     挑颜色的时候,陈晚要了黑色,她对霍星说:“你赶紧把驾照考了,咱俩出去也可以打个替手。”

     霍星已经被这女人的行动力震惊到。

     陈晚坦然道:“让我一下子不开车,真的不习惯,以后结婚了,家里要用车的地方会很多。”

     霍星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低声失笑。

     办完提车手续,夜幕已经降临。

     陈晚开着新车,心情非常好,回到家的时候,她神神秘秘地将霍星拉进卧室,蹲在地上把行李箱打开。

     “这些都是我从上海买过来的,你挑挑,挑你爸妈会喜欢的。”

     霍星愣住。

     陈晚摸摸脑袋,不好意思道:“这套化妆品就给霍燕吧,这两条烟——你爸爸抽烟吗?不抽的话我就买别的。这两条丝巾你觉得你妈妈会喜欢哪条?”

     她仰着头,眼睛发亮,像一个回答问题的小学生,紧张地等待答案。

     霍星胸腔一阵阵发紧,他难以形容这种感觉,在某一瞬间,他觉得生命到此为止,也值得了。

     “陈晚。”将她拉起,两个人坐在床边,“你别害怕,我家人都很好,他们会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真的?”

     霍星点头,“我保证。”

     陈晚抿了抿唇,“也是,我这么好看,谁都喜欢。”

     霍星:“……”

     第二天天还没亮,闹钟甚至还没响,陈晚就起了个大早。

     她拍了拍霍星,“起床。”

     霍星翻了个身,声音哑:“几点了?”

     “四点半。”

     “……”霍星拿被子捂住脑袋,再次把眼睛闭上。

     陈晚扯他的被子,“我跟你说话呢,咱们早点走,怕塞车。”

     “不会。”

     “塞车赶不上中饭你要死啊。”

     陈晚跨腿坐在他身上,捏住被子往下一拉,凉气逼人,霍星不情不愿地起床了。

     他还没有完全醒,惺忪倦怠,才把她看仔细。

     “你几点起来的?”

     “三点多。”

     霍星无语。

     陈晚不仅换好了衣服,还化了淡妆,头发扎成一把马尾,像个乖巧的大学生。

     后来,霍星在车上也没再睡觉,他一直陪陈晚说话,就怕她犯困。

     到昭通的时候,七点不到。

     陈晚揉了揉太阳穴,恍悟道:“哎呀,真的起早了。”

     霍星笑得淡,“走吧,回家。”

     霍星父母前几日就开始张罗,预订新鲜的河鱼,腌好肉和排骨,听说陈晚喜欢吃菌子火锅,霍星的爸爸亲自去山上摘。

     霍燕在下班回来的路上,还特意买了一束百合花。

     他们用朴实和诚意,彻底打消了陈晚的顾虑。

     陈晚在沙发上正襟危坐,背脊挺直,霍星碰了碰她的胳膊,笑意不减。

     “你腰不酸啊?”

     陈晚努努嘴,看着厨房忙碌的霍妈妈,“要不我去帮忙?”

     霍星挑眉,“帮忙炸厨房?”

     陈晚摸摸鼻子,“第一次,不是应该表现得勤快些吗?”

     霍星握住她的手,声音沉:“在这我妈做饭,回家,我给你做饭。”

     一旁的霍燕机灵地给陈晚递苹果,“晚姐,你吃。”

     陈晚双手接过,问她:“你身体还好吗?”

     “按时做透析,一切都好。”

     陈晚点点头,她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放在霍燕手中。

     “我在上海托朋友打听了,英国有家医院的肾.源信息还算松宽,我帮你梳理了要求,你这种情况基本符合,里面是一些资料和表格,我都帮你翻译过来了,你看一看,没问题的话,填好给我。”

     霍燕楞了,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她有很大的希望找到合适的肾.源,这种可能带来的最大福报,就是彻底治好她的病。

     不管以后有多难,至少可以过一个女人该有的正常生活。

     霍星握着她的手,力气越来越大,千言万语堵在嗓子眼,“陈晚,我——”

     “这是我给霍燕的见面礼。你不许说话。”

     陈晚平声静气,捧着苹果咬了一口,对霍燕笑着说:

     “甜。”

     吃饭的时候,霍爸爸端出大圆桌面,往桌上一放,菜上齐,堪比宴席。

     陈晚默默数了数盘子,差不多二十来个。

     最后霍爸爸拿出一个酒壶,除了霍燕,每个人都倒了一小杯。

     陈晚拿起酒杯,起身对霍爸爸说:“叔叔,我敬您。”

     霍星还没来得及拉她,仰头干光。

     陈晚皱眉头,太烈了。

     大家起先是微笑,后来绷不住,都笑开了心。

     霍星告诉她,“这酒不是这么喝的,得兑玉米汁。”

     “这是你叔叔自己酿的,全镇就他会弄。”霍妈妈熟练地把玉米酒兑好,递给陈晚,“你再尝尝这个。”

     陈晚闷了一口,像清酒,又多了一道玉米香,入口淡,到了胃里,酒香才在唇齿间散发。

     回味无穷。

     直到现在,陈晚才真正地放松下来。

     吃完饭之后,霍妈妈去厨房小声打电话,脸上喜色藏不住——

     “张大姐,对,带回来了,漂亮呢,你来看啊。”

     “张嫂啊,吃了吃了,在屋里呢,行啊,来吧。”

     “人特别好,和和气气的,和我家小霍没的说。”

     短短半小时,家里已经来了四拨人。

     陈晚问霍星:“你家今天还有客人啊?”

     他只是一直笑。

     霍燕告诉她,“晚姐,都是一些老邻居,看着我哥长大的,他们其实都是来看你的。”

     厨房里,老妇人三两个,一边帮霍妈收拾,一边啧啧称赞,

     “媳妇真漂亮,人也好,嘴巴真甜。”

     陈晚没忍住,当着那么人的面,瞬间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