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是被逼无奈?还是期待已久?
    天空是晴朗的,身前的山峦和身后的房屋,都沉浸在无风的恬静和明朗的夜空,沉浸在耀眼的光亮,沉浸在淡蓝的yin影里,一切都那么雪白、坚硬、空寂和洁净,万里无云的淡蓝天空,穹顶似的笼罩着这大地,几千或几万乃至更多闪烁的光点,发亮的晶体,在天空中飘舞,嬉戏。

     月sè如水,微凉。月光的照耀下,隐约可见一个单薄的身体矗立着,月光照过他的头去,可以看见一团明媚的光,没有头发!是个和尚!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微风吹起他的衣襟,翻卷着飘舞在风中,送来一阵秋夜的凉爽,汗水顺着他消瘦的面庞一滴一滴的流淌而下,两道淡淡的弯眉,和一双灿若星辰的双眸,紧抿的嘴唇流露出一股和其年龄不相称的坚毅气质。他就这样站着,冷静、挺拔、消瘦、俊美,整个人笔直的就如一株挺立的白杨树。

     “唐渊!”有人在喊。

     年轻的和尚嘴角撇出一丝微笑,老和尚在叫他。他转过身,慢慢的走向那间有着块破匾,上书“大雄宝殿”的破庙。

     庙里有座巨大的佛像,可是看起来很旧了,佛像的脸部都脱落了,很严重,几乎认不清是天上哪位佛爷。整个佛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有的地方竟然有某只辛勤的蜘蛛结下了蜘蛛网。佛像下方有个桌案,桌案上摆放着一卷经书,旁边一只木鱼和一根被腐蚀的只剩一半的木杵。

     想必这座庙宇的主人应该是个大忙人!

     佛像底部有盏长明灯,灯火摇曳出一片昏黄的光晕,映照出一道人影,一个老和尚!

     “师傅,你忘记叫我的法号了。”唐渊再一次的提醒道,老和尚早已经不是第一次叫错了。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你我都是信佛之人,不必拘泥于此!坐下吧。”老和尚慢慢睁开眼睛,缓缓说道。

     唐渊头一歪,撇了撇嘴,蹑手蹑脚的走到老和尚的对面,盘腿坐在一个蒲团上,双手合十,默默的诵了一段吠陀经。

     唐渊诵完经,小心的睁开一只眼睛,迅捷的打量了老和尚一眼,突然,他手上的一串篆刻着奇异花纹的佛珠爆发出一团璀璨的光,那团光以肉眼难辨的速度直直朝对面的老和尚飙shè过去。可是刚到老和尚身前,便化成如光雨一般,无声的消匿于无风的空间里。似乎是遇到阻碍一般。

     噬灵珠又一次失败了!不,是从没有成功过!老和尚恬淡的面容古井无波。

     “唐渊,为师与你说过,打坐要用心,心静则明,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

     “是,师傅!弟子知道了。”唐渊打断老和尚,一边用唇语模仿着老和尚接下来要说的话,一边摸摸自己的光头,尴尬不已。

     老和尚不再说话了,两人便陷入了沉默。久久的。

     “唐渊,你可知,今天是什么ri子?”过了很久,老和尚突然开口问道。

     “难道是师傅的生ri?”唐渊的眼睛转了一圈忽然说道。

     “为何会认为是我生ri?”

     “哦,我看见今天加餐了。”唐渊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这小子!”老和尚笑笑。“唐渊,你可曾想过下山去?”

     “下山?为什么要下山?我从来没想过!”唐渊低下头去,又摇了摇头。

     “为什么没想过?”老和尚步步紧逼,接着唐渊的话说道。

     “师傅啊,我是和尚啊,当和尚的不就是应该要念念经文、敲敲木鱼吗?”

     “不,那是和尚要做的事,而你不是!你不是!”老和尚看着唐渊的眼睛,摇了摇头,认真的说,口气严肃的像是ccav台的新闻播音员。“再说,当和尚的就一定只能念念经,敲敲木鱼吗?真是没有一点理想,抱负,一点进取之心都没有!”老和尚接着说,说完还斜睨了唐渊一样,带有鄙夷的样子。

     “我不是?”唐渊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确实是没有头发的!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惊慌的大呼:“师傅,你不要我了吗?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以说呀,我可以改,我会改的呀……”说到最后已经变成了呜咽。他自打记事起印象中只有两件事物:一个是老和尚,另一个就是这间破庙了。除了这些,他什么也没有了。

     你能体会到孤独的滋味吗?

     一个人,一整天!除了念经,练拳,剩下的时间只有发呆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常会睡不着,很期待有个人能在你旁边陪你说说话,讲个故事。就算什么都不说,只要陪在身边,一直在身边就很好了,可是,期待最终会变成绝望,最后还是一个人。周围安静的像是在一个密闭的真空环境里,真安静啊,安静的甚至让人有些害怕。偶尔能听见蚊子嗡嗡的声音,它在吸你的血!可是你却舍不得一巴掌拍死它,因为,它一死你就又是一个人了。

     师傅,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你!相依为命就是像我们这样吧。

     唐渊忽然感到很慌乱,他从未感受过慌乱的感觉,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和尚,除了吃饭睡觉,剩下的就是念经敲木鱼该如何感受慌乱,但是现在他真切的感受到了。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主人抛弃的布偶、玩具娃娃。对于主人来说它是可有可无的,因为主人不会在乎布偶的想法。

     “唐渊!”老和尚说,他的话语不大,但是,唐渊却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认真的听着他说。“先前我问你可知今天是什么ri子,你说是我的生ri,其实我很想笑,连我自己都不记得我的生ri了,你又怎么会知道呢?今天是你的生ri啊!你的二十岁生ri,我把捡到你的那天记作是你的生ri,到今天,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年了啊,你已经是一个男人了,眼泪是怯弱的表现,是弱者才有的东西。告诉我,你是弱者吗?”

     “不是!”唐渊看着老和尚的眼睛说,眼神中有种叫做坚定的品质在流淌。

     “很好!”老和尚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说道:“你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我,是我啊!我不该把这一切强加在你身上,你还只是个孩子啊!”老和尚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唐渊的光头,眼睛却看向别处,眼神中有失望,有遗憾,有不甘,转过头再看向唐渊时,又多了一丝期许:“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

     唐渊看着老和尚黯淡的眸子,惊异于一向恬淡释然的人竟会出流露出这种莫名的悲伤。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唐渊一时之间有些茫然无措,赶紧安慰道:“对啊,师傅,你还有我,还有我啊,可是我到底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下山!”

     唐渊的脸又皱成像个苦瓜:“难道除了下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看到老和尚刚刚恢复一些神采的眼睛又黯淡下去,唐渊赶紧改口道:“好吧,我答应你!”他无声的叹了口气,却没有注意到老和尚在他答应的那刻如释重负的面容和嘴角流露出来的诡异的笑容:唐渊,现在你也许会恨我,但是我不担心,因为,以后你会感谢我的!你是我的弟子啊!这个地方太小啦!浅滩岂能困得住游龙?

     唐渊慢慢的站起身,失魂落魄的样子像是丢了魂一样。一转身,向寺庙的后院走去。

     推开院门,一阵凉风扑面而来,让唐渊沉寂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些。借着皎洁的月光,他默默的打量着院子里的两间厢房,一间是老和尚的,另一间是自己的。厢房的前面是一片规整的菜园,用竹子编成的篱笆围着,老和尚和唐渊两人在这荒无人烟的破庙里基本上实现了生活上的自给自足。

     菜园旁边睡着一条懒散的黄狗,体型巨大的彷佛不像是只狗!那是唐渊几年前的时候,随老和尚一起下山意外收获的一条狗,那天是一个风很大雨也很大的夜晚,小狗缩着身子在风雨中瑟瑟发抖。睁着眼睛看着路过的两个光头!唐渊一直没明白自己当时是怎么发现他的,直到后来看到它的眼睛才明白过来,是那双眼睛让他发现了它,以至于逃过了死亡的威胁。越是黑暗,眼睛却越是明亮!

     唐渊当时欢喜的不得了,立刻要求把它收留下来,可是却遭到老和尚的反对。别看老和尚是个和尚,可他却没有一点出家人慈悲为怀的心胸。还说什么,养了你这么一个小秃驴已经够我累的了,再加上一条狗?不干!说完,老和尚自顾自的摇了摇光头,转身离开。唐渊看着老和尚渐行渐远的身影,委屈的哭了起来,可是他却什么办法也没有。回过头,默默的看了那只可怜的小狗一眼,跟着老和尚的步伐离开了!

     出于报复老和尚的心理,唐渊之后的时间里没有和老和尚说过一句话,甚至连晚饭都没吃!后来,实在饿得不行,爬起来却发现老和尚静静的倚靠在门口,轻轻的笑。手里端着一碗饭,白sè的热气自饭里蒸腾而出,怀里抱着一只狗,那只狗正用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身为主人,如果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怎么照顾自己的狗?”老和尚说。

     老和尚把食物和狗交给唐渊,在迈出房间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既然,你要养着它,那么,你便是它的主人,身为宠物的主人,你的责任就是负责任的照顾到最后!这是你身为主人必须要尽到的责任!”

     唐渊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狠狠的点了点头!

     这只狗便是他童年所有的回忆,唐渊小时候几乎没有玩伴,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并不是完全没有!这是唐渊的一个小秘密……

     他对这只狗付出了他所有的耐心,很小心的照顾着,小狗才渐渐有了生机。如今,已长的这般大了!唐渊的脚轻轻的移过去,可是,躺在地上的黄狗却很jing觉。它抬起头,看了一眼,接着身子一跃而起,朝唐渊奔去,亲昵的舔着他的裤腿。

     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啊!明天或许就不在这儿了吧,为什么这样死寂的环境会在这会儿变得如此的生动起来?那一草一物,一间房,一条狗,承载的是他满满的记忆啊!师傅,你太狠心了啊!

     “不早了,洗洗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老和尚的脚步从来都是无声无息,但是唐渊的耳朵何其灵敏,为什么没有察觉?或许是自己想事情太认真了吧,他想。

     老和尚让过身子,径直从昙渊的面前穿了过去,云淡风轻。很难想象刚才那个悲伤的快要内出血和现在这个面无表情的老家伙是一个人。

     人的虚伪或许是天生的吧!唐渊想。其实,他并不知道老和尚还有一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在外面,不要让别人欺负了你,因为,你是我的弟子!那样我会很心疼!

     看着老和尚的身影渐行渐远,唐渊忽然有种想追上去踹两脚的冲动。洗洗睡吧?明天早起?我呸!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急个啥子哦?先前装可怜,把我骗下山,现在来装好人,是提醒我‘早睡早起身体好’这个道理吗?不好意思,我早就知道了……

     回过头,再一次打量了一眼寺庙,庙里只剩下一盏长明灯在散发一点微弱的光亮了,四周已是一片漆黑。

     师傅啊!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只是一个人小人物啊,没有钱又没有权的,在外面被人虐成渣,也是那种没人管没人问的角sè,如果你能记得我的忌ri的话,或许也就只有你会在那天帮我烧点纸钱。可是人一老,记忆就衰退了啊,你会记得吗?

     作为一个没下过山的孩子,他忽然对外面的世界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或者,也可以理解成是期待,山下面的世界?

     唐渊终于知道晚餐这么丰盛的原因了,原来是最后的晚餐嗬!散伙饭不是应该丰盛一点的吗?你瞧?就连死刑犯临死前都可以弄几个小炒,配碟花生米下酒喝。因为,吃了这一顿,他就要去另一个世界吃饭了。想着想着,唐渊一阵毛骨悚然:老家伙,你这是让我慷慨赴死吗?

     算了,不管了!

     咚!

     唐渊重重的关了一下门,唯一的光明被隔绝在了门外!

     明天,下山!

     ps:身为光棍,我还是努力码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