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我孙女和你很般配!
    唐渊忽然停下不说了,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前面说那么多全是废话,只是起铺垫的作用,目的就是为了让这老太太不至于很生气。老人家万一身体不好,有个心脏病什么的,一气之下出毛病,那就不好了。

     没想到唐渊的一番功夫做的全是无用功。老太太双手一撑,扶着椅背‘嚯’的站了起来,眉头深深皱起,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朝着唐渊怒吼:“你说什么?手信被你擦屁股给用了?”

     “你的屁股得是有多金贵,竟敢拿他给我的手信来擦?你知道我等他的消息等了多久了吗?”老太太不依不饶的说,手在四下摸索,似乎抓到什么东西她就能朝唐渊扔过来。

     “来人,来人呐!把这言而无信的小子给我扔出去,腿打折了,扔下山去。”

     看看,看看,就知道是这种结果。腿打折了,扔下山去,敢有点新意不?“等一等!”唐渊大声喊道,“手信我是没有了,不过,你确定不要听一听下山之前师傅和我说过的话吗?”

     秦小婉蓦地一愣,身形一滞,将即将进门的大批保镖赶了出去,转过身,想听听唐渊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唐渊自口袋里拿出老和尚写着住宅地址的那张纸,伸出手,将已经皱巴巴的纸交给秦小婉。皱是皱了点,不过凑活着能看。

     秦小婉将信将疑的拿过纸,只看了一眼,便无比确信唐渊说的确实是真的,眼前的这个小和尚确实是他的弟子,丝毫没错。

     字若游龙,力透纸背!确实他的字无疑,这样的笔迹非一般人能模仿出来的,字如其人,写出什么样的字便能得知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真是一如既往倔强的xing格啊!是他!

     心里突然的就有些难受,鼻子酸酸的,眼睛好涨,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一般,是想要流泪吗?

     秦小婉拿着纸,似乎透过纸已然见到那个傲然挺立的身影。这么些年了,你肯舍得露面了吗?离去的时候是那样的决绝,你从来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吧?你从来都不知道会有一个人痴痴的等着你回来,你从来都不知道还有一个人嘴上念着你,心里想着你。

     我做的这些,你从来都不知道!

     她忽然有些恨他,恨他的绝情,恨他的杳无音信,恨他的不管不顾和一走了之,恨他一切的一切。

     可是这深切的恨,源头不都是因为爱的深沉吗?

     “你都跟你说了什么?”秦小婉默默的擦干眼角的泪,才转过身来面对唐渊,尽量显现出没有事的样子。以这种状态出现在一个小辈面前实在是不太好。

     说了什么?鬼才知道!老和尚整天一副装逼的样子,从来都是惜字如金。唐渊酝酿了一下感情,看来又到见证自己演技的时候了。

     “在我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师傅把我叫到书房,哦,不是,其实就是他的厢房。很小的一间小房子,师傅平时就是睡那里。”唐渊连手带脚的比划出一个小房间的样子。

     “我跟在师傅后面进了去,师傅背着手不说话,房间里的气氛压抑极了。良久,师傅转过身来,似乎是犹豫,最终他还是缓缓的开口了,他说,唐渊,你长大了,有些事也是你该知道的时候了。”

     “你此次下山为师没有别的要求,保持本心,顺其自然就好。切勿贪念人世间的繁华,须知那一切都是假象,真相是需要你自己去找寻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你要牢牢记住这一点!”

     “另外,为师却有一桩心事未了,需要你去助为师完成,找到这个地址,拿着我的写的纸条她就会见你的。见到后不要跟她提及于我,跟她说声对不起,当年之事错在与我,是为师负了他。为师并不祈求她的原谅,教她忘了我就好,不要费心来找我,为师已然出家,身若浮萍,无根无籍。”

     “师傅就跟我说了这么多。”唐渊叹了口气说。

     这边唐渊刚说完,那边秦小婉已经泣不成声。

     “对不起?现在来说对不起还有何用?错在你?你没有错,怪只怪我,怪我……”秦小婉一边哭,一边骂。

     “原谅?我当然不会原谅你!一句简单的对不起就想叫我原谅于你?怕是太便宜了些。你说不要去找你,我偏不!我秦小婉的xing格你是知道的,你就不该说这话,我管你出不出家,是不是和尚,我要找到你,我一定要找到你!”

     “秦阿姨,你又何必如此呢?”唐渊面sè凝重的劝道,心中却有些窃喜,不是吧,这样也能蒙的中?明天买彩票去,搞不好头奖就是自己的了。但见秦小婉这样心中还是有些于心不忍,当然,他更怕事情的真相败露,那样的话就糟了!这个淡未免扯得大了些,唐渊苦笑一声。

     “什么阿姨?叫得如此生分!”秦小婉不满的说道。

     “秦伯母!”唐渊硬着头皮喊道,尴尬的搔了搔光头。

     “既然你师傅让你要送信,那你就应该知道我和你师傅关系匪浅,而你又是小辈,正和我的孙女一般大小,他们都是叫我nǎinǎi的,怎么?让你叫声nǎinǎi落你的脸面?”秦小婉佯装生气道。

     “秦nǎinǎi!”唐渊郁闷不已,还有这样强攀亲戚的?

     “把秦字去掉!”

     “nǎinǎi!”

     “嗯,好。”秦小婉满意的点点头,嘴角尽是笑意。

     “唐渊是吧?”

     “是的,唐宗宋祖的唐,深渊的渊!”

     “没问你什么唐,什么渊。难道nǎinǎi我不识字吗?”秦小婉又生气了。

     “……”有钱人的臭毛病就是多,这也不是,那也不行的,好像什么事都要在他的掌握之中。当然,唐渊是这样理解的:小学毕业的人就怕你说他文化程度不高。

     “刚从山上下来?”秦小婉的眼里又盛满了笑意。

     “是的!”唐渊这回学聪明了,问什么回答什么,绝不多言。这是个喜怒无常的人,要小心!

     “现在住哪?”

     “住在我师姐家里。”

     “师姐家?怎么能住师姐家呢?孤男寡女的,那怎么行呢?nǎinǎi这不是能住吗?我这儿有还多房间都空着呢?以后你就住这儿了!这儿就是你的家!”秦小婉皱眉,摆了摆手,没待唐渊反对又继续说道:“工作找好了?”

     “没有,师傅说听您的安排,他说您会处理好的。”

     “对,对,听nǎinǎi的没错,nǎinǎi会帮你安排好的。”秦小婉笑了笑,表示赞同唐渊师傅说的话。“这般年纪,正是上学的年纪,说工作还太早了,正好这边开学也没多久,我去给这边学校的负责人说说,让你入学,这边倒是有个不错的大学。”

     唐渊点点头,当学生吗?听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秦小婉忽然对着唐渊招了招手,示意让唐渊走近一些。

     “nǎinǎi帮了这么多忙,你是不是要做些什么来回报一下nǎinǎi?要知道,可不是什么人求nǎinǎi办事nǎinǎi都会答应的。让你帮nǎinǎi一个忙,这个小小的要求应该不算过分吧?”

     果然啊,老话说的在理啊!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任何不求回报的付出都是有目的的!

     说了这么多,这里要说的才是重点吧?前面的都是铺垫啊铺垫!看来唐渊铺垫的能力被秦小婉毫无保留的复制了,隐隐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

     唐渊一玩鹰的,终于尝到被鹰给啄了的滋味。可怜,可悲,可叹!

     “什么忙?”唐渊小心翼翼的问,不会是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抢劫银行什么吧?我可是个好人,那种事做不来的,您老还是另请高明吧!

     “这个忙其实对于你来说,很简单!”秦小婉顿了顿,继续说道:“告诉我!你师傅在什么地方!”

     “这个……”唐渊面露为难道。

     “怎么?这么点小忙都不愿意帮吗?”秦小婉这次或许是真的生气了,一前一后的表情给人极大的反差。

     当然不愿帮啦!开玩笑,让你找到他我岂不是就穿帮了?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看见唐渊犹豫,秦小婉稍稍放心了些。只要没有直接拒绝,那么事情就还有转机。她不能逼迫唐渊,因为她知道,这样做是没用的,更加有可能会激起唐渊的傲气从而适得其反。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学会做什么样的人,唐渊在他的身边受他的影响,xing格、行事风格只怕会和他如出一辙。

     “唐渊,你有喜欢的人吗?”不能力敌,那就只能智取了!威逼利诱或许会是一个好方法。

     “没有。”唐渊老实答道,刚刚才下山还没来得及喜欢。

     “或许你还不知道我有一个孙女,不过以后你们会见面的。”

     “……”没事提孙女干嘛?促进家庭和谐,加强感情交流?

     “我想把我的孙女嫁给你!”老太太直接了当的说。

     “咳咳,咳咳……”这个转折实在是太有水平了,唐渊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如果有水在嘴里,他一定会一口给喷出来。

     “这不太好吧?”唐渊为难的说,连面都没见过就为自己谋得了一个老婆,真不知是我的幸运还是她的幸运。

     “有什么不好?你未娶,她未嫁,我看正是合适!”

     “我们连面都没见过,怎么能就这样走到一起?根本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啊!”这都什么时代了?还学封建社会时期搞什么包办婚姻?我要婚姻ziyou,我的婚姻由我做主!唐渊气愤的想,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慢慢来,会合适的。”秦小婉继续循循善诱道。“你要知道风华是我最疼爱的孙女,聪明又能干!嫁给你是便宜了你小子!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而且,他在商业方面颇有些才华,这任家主退下来以后,以后的家族事业将全部交由她来打理!”

     唐渊看着偌大的庄园,这么多的财富以后就交给一个女人了?如果自己答应了,那就是自己未来的老婆啊,一个身家不菲的小富婆!

     要不就从了她?听说城里买房可不好买了,辛苦奋斗一辈子只为城里一套房的人可大有人在。自己要是从了她,这里的一切不都属于自己了吗?一辈子舒舒服服,还不用做房奴。

     “风华虽然称不上国sè天香,倾国倾城,倒也还颇具几分美名,甚至远在燕京的人亦对此有所耳闻!根据我了解的一些情况,意图追求她的年轻俊杰几乎可以从我家门口排到山脚下!你当真要否定我为你们定下的亲事?”

     “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都是不稳定的,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想以后对我和对她所受到的伤害都会小很多!我想要的幸福很简单:我爱她,她爱我!这样就可以了。”

     唐渊哭丧着脸,不带这么诱惑人的,再勾引我,再勾引我,我,我就改变主意了!

     “好吧,看来你是铁了心不同意这门亲事了?看来你也不会帮我的忙了?”秦小婉惋惜的说。

     “其实我很乐意帮你的忙,只是你不知道,师傅早已跟我说过,我走后他自会离开,只怕原来的地方早已见不到师傅的影子。”

     “是这样吗?”秦小婉狐疑的看着唐渊,“那你一定能联系上你师傅吧?”

     “如果联系上师傅,我必相告!”唐渊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好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