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迷茫的时候请停下脚步,想想
    清海游乐园的上空盘旋着几架直升机,螺旋桨转动带来的强大气流,扇的人几乎睁不开眼,上空直升机上的大喇叭依旧在不停的向下方喊话。

     ‘不要轻举妄动’这几个字不停的在王伟的脑子里盘旋,犹如魔咒!

     王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任凭胖子如何使劲的生拉硬拽却依旧没有能拉起他来,双腿发软,彷佛身体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了,怎么也站不起来。

     清海jing方机动部队?怎么把这群怪物给放了出来?难道是在保护他?

     王伟再次看了一眼挺立的唐渊,那个年轻人脸上云淡风轻,没有丝毫的紧张或是害怕,是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吗?

     这次终于踢到铁板了,他很后悔没有听父亲的劝诫,养成这种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xing格,终于导致了今天这件事的恶果。

     刘洋抱着安安从角落走到唐渊身边,现在危险已经解除。明眼人一瞧就知道,这些jing方的机动部队是过来帮忙的,看刘洋笑的的合不拢嘴的样子就知道了。

     “莘队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连机动部队都弄出来了,这些可都是怪物啊!要我说,我们莘队可真是偏心,自己老公个女儿有难就把这个传说中的队伍弄出来,要是我这个下属有难,她不会那么积极,一定会任由我自生自灭,最多出一个骨灰盒子的钱,死后追认为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烈士。”

     唐渊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没有说话,从他的怀里接过安安抱在身上。

     直升机里的人已经陆续跳到了地面上,这些持枪冲上楼来的特jing都穿着深sè迷彩服,身上没有部队番号。外面套着防弹背心,头上戴着特制地钢盔,脚上地皮靴光亮可鉴。

     一排全身武装手里抱着枪身上没有编号,看起来是那个部门的特种部队地人冲了上来。将唐渊围在中间,枪口对着王伟等人。

     “兄弟们,辛苦了!长途跋涉肯定累坏了,先休息一下,先休息一下。”

     众人沉默着,没有人理他,刘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最后一个从直升机上下来的才是莘含香,她穿的也是一身的迷彩,搞得跟女特种兵似得,脸上涂了几种不同颜sè的涂料形成条状。不仅没有降低美感,更是给她整个人添上了一层神秘的sè彩。没有带钢盔,及肩的长发把成一个马尾,利落的甩在脑后,颇有几分女兵英姿飒爽的干练。

     穿着一身迷彩的衬衫,大冷天的也不知道冷不冷,不过唐渊倒是不介意多看一会,这种装束下看莘含香才发觉她的身材还是蛮有料的。手里的长枪被托在胸前,将胸部挤压的越发挺拔,腰细腿长的,看着实在是有些赏心悦目。

     “怎么样?安安没事吧?”莘含香将长枪背在背后,怕武器吓着了孩子,走到唐渊身边,轻柔的摸着安安的小脑袋。

     “爸爸保护了安安,所以安安没事。”小女孩开心的笑着,爸爸妈妈在一起了,所以今天她格外的开心:“妈妈,你穿成这样好漂亮!”安安夸张的赞叹着,没有被吓着,更多的是新奇。

     莘含香再次展颜露出笑容,对于女儿的夸奖,心里表示很受用。

     “怎么样?你没事吧?”莘含香转过脸看着唐渊道。

     “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嘛?”唐渊伸手指指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一群人,脸上得意的说。

     “嗯,很了不起嘛,看来不用我救,你自己一个人也没问题了?”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就凭这几个臭鸡蛋,烂番薯就想取我唐某人的的xing命?会不会太儿戏了?”

     “是挺儿戏的,早知道你唐大侠如此神勇,就不来救你了,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莘含香赌气的说,被救的人没有丝毫的谢意,确实挺让人泄气的,好歹我也是千里迢迢,不说千里迢迢,百里迢迢赶过来的好不好?说几句感谢的话能死?

     看着莘含香扭过头去,闹着别扭。唐渊知道她真有有些生气,抓起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将她的脑袋掰正,看着她漂亮的眼睛,认真的说:“谢谢你!能带着这么多人赶来!”

     莘含香着急的想挣脱唐渊的大手,没料唐渊却是越拉越紧,无奈只得作罢,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拉自己的手了,多拉一次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不用谢……”

     “倒也是,老婆带人来救老公天经地义啊,实在是用不着道谢!”唐渊笑着说。

     莘含香脸红的像滴血:“你胡说些什么?谁是你老婆?我只是……我只是来救安安而已,顺带把你也救了,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是吗?原来都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吗?”唐渊装作一副很受伤的表情,脸上却没有丝毫介意,女人啊,你们是心口不一的典型代表!

     “咳咳……”刘洋走到队长身边,用力的咳嗽了几声:“队长,这边这群人,你看该怎么处理?”

     莘含香赶忙将手从唐渊手里挣脱开来,脸上再次恢复严肃的表情:“都带回局里,接下来就交给你处理了!你也是在场的目击证人,想必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处理吧?”

     “是的,队长!”刘洋敬了个礼,大声说道。

     “等一等!”

     “谁在说话?”莘含香皱皱眉。

     “是我,我是王伟,我爸是海事局的王局长,你不能抓我!”王伟站起来说,看来只有通过老爸这层关系来过关了,想必这些jing*察会卖自己的父亲一个面子的。

     “队长?”刘洋看着莘含香为难的说。

     莘含香也觉得有些难办,对方既然有关系,那么就算是带回去了也就是做做样子,过几天依旧可以出来继续为祸社会。

     这群人渣,真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啊!

     唐渊看的出来,莘含香很为难,他走莘含香身边:“我记得你跟我说过的每一句话,你的目标是做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jing察,对吗?”

     “每一个人生的当口,都会有一个孤独的时刻,四顾无人,只有自己!于是我们不得不停下脚步来看明白自己:自己的脆弱,自己的yu望,自己的念想,自己的界限,还有,自己真正的目标!”

     谢谢你!唐渊,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莘含香转过身对刘洋大声说:“统统带回去!按照章程来办事,我相信即使是海事局的王局长来了,也不能说我们做的不对!”

     “是!”

     “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王伟心有不甘,声嘶力竭的大喊道。

     ps:天气冷了,请各位书友注意添衣保暖!还有pm2.5挺高的,没事就不要出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