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军训时候的小意外!
    节ri虽好,可也只有三天。中秋节的三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

     期间经过林清河的详细讲解大学里的各门学科后,唐渊终于有了自己的选择,那就是哲学!

     他选择了哲学系!

     听起来多么伟大的一门学科啊,什么是哲学?哲学就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学说与理论体系。总得来说哲学就是使人聪慧之学。

     确立了目标那就好办了,唐渊再次沿着上次的路线,来到了校长办公室,负责的接待的依旧是上次那个笑容甜美的校长秘书,不过这次唐渊并没有拦下来,而是由漂亮的女秘书打了电话,再向校长请示过后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直接将唐渊带到了校长室的门口。

     唐渊对着她善意的笑了笑,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张兴儒浑厚的嗓音:“请进!”

     唐渊推开门,走了进去:“校长,你好!”

     “是唐渊啊。”张兴儒笑着说道。“怎么样?有结果了吗?想好选择哪个系了?”

     “是的!我选了哲学系。”

     “哲学系?”张兴儒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笑了。“年轻人的想法确实不一样,能说说为什么会选择哲学系吗?”

     唐渊略微思考,说出了心中的想法:“贤明,有智慧是为哲!我想做一个聪慧,贤明的人!”

     “好啊,年轻人有想法啊!”张兴儒拍掌大笑起来。“哲理乃宇宙万物和人生根本的原理!相信你选哲学是不会错的。那就这么定了,你先去参加军训吧,现在正是新生军训的时候,军训是在cāo场上进行的。”

     唐渊点了点头,迈步走出校长室。

     清海大学的军训是在校内完成的,唐渊走出来的时候,抬头瞅了一眼,偌大的cāo场上,排成许多个整齐的方阵。

     看着那些稚气未脱,青chun洋溢的笑脸,唐渊也笑了起来,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了。

     在打听好哲学系所处的方阵后,唐渊打算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悄悄溜进去。

     可是他的算盘落空了!

     “那个谁?出列!”一个面sè黝黑的年轻军官,指着唐渊喊道。唐渊苦笑了一声,天不遂人愿啊,唐渊转过身,走出了方阵,来到了那个皮肤黝黑的军官面前。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杜勇用军队里特有的大嗓门看着眼前的年轻人问道。

     “我是唐渊,大一的新生,来这里接受新生军训!”唐渊也大声答道。

     “大一的新生,就做唐渊是吗?”杜勇再次确定了一番。“我不管你是新生,还是唐渊。你现在的身份是我手里的一个兵!告诉我,士兵的职责是什么?”

     “服从命令!”唐渊再次大声回答,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电视上以军人题材的电视剧大火,现在满屏幕都是各sè各样的男特种兵,女特种兵。所以耳濡目染的,士兵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句话也就记了下来。

     “很好!现在我给第一个命令,也是军队里的第一条规矩。在回答长官问话之前,要先回答‘报告长官!’”杜勇一脸严肃的表情:“现在,你明白了吗?”

     “报告教官,明白了!”

     杜勇满意的点点头:“很好,犯了错误,需要惩罚!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你不用跟我解释你迟到的原因,因为借口都是苍白无力的!而且我也不会停。这样你也可以少费些心思去想一个好的借口。”

     “报告教官,我不准备解释,我愿意接受惩罚!”既然军人要服从命令,唐渊当然不会傻到去纠正教官的错误。

     杜勇诧异的看了唐渊一眼,这小子不错!

     “立正!”杜勇大声吼道。

     唐渊将身体绷紧,胸膛挺得笔直,目视前方,双手贴在裤子的接缝处,

     不得不说,唐渊各方面做的都极其到位!杜勇看向唐渊的眼光也越加的柔和,可是他是军人,言出必践!

     “围绕着cāo场跑十圈!立刻出发!”

     “我去,十圈?这小子真倒霉!”

     “十圈哎,跑下来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吧?我都替这个小帅哥心疼。”

     “就是啊,这个教官也太不近人情了!”

     队列里立即有人发出惊呼声,清海大学的cāo场不小,十圈跑下来的话,至少接近一万米了。这些都是祖国的天之骄子,每天最重要的课业就是学习,哪里会有时间去锻炼?在听到教官说出十圈的时候,都在为唐渊抱不平,只是迟到而已,就要被罚跑十圈。觉得教官太严厉了,另一方面也有些庆幸:幸好跑的不是自己。

     “谁在说话?”杜勇转过身来大声喝道。“我知道你们同学之间感情一定不错,有谁愿意陪他一起跑的可以提出来,我一定批准!”

     顿时,方阵里鸦雀无声!

     只是说说而已,跑十圈?会死人的!

     “看来你们同学之间的感情也不怎么样嘛。”杜勇大声笑了起来:“继续刚才的训练!立正!”

     唐渊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事情,在教官说跑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动了起来。

     其实跑步对于唐渊来说并不是一件多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几年来养成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所以唐渊每天早上都有六点就起来跑步锻炼身体的概念。在听到惩罚只是跑步的时候,他的心里甚至有些开心,这样的惩罚未免太轻了些。

     一圈!

     两圈!

     五圈!唐渊依旧和干开始跑一样,面不改sè,甚至连呼吸的频率都和先前别无二致。

     清海大学的cāo场上,一个孤独的身影已经绕着cāo场跑了一圈又一圈了,他的步子迈的很大,一下一下的踏在坚实的大地上,额头上已然可以看见汗珠,可是却听不见大口喘息的声音。众人已经记不清这人是多少次在自己眼前晃过了,应该很多吧,而且很累了吧?可是他却依然坚持在奔跑着。

     偌大的cāo场上,几千名新生及教官被一个叫做唐渊的人身上那种永不服输的jing神感动了。

     杜勇扭过头,看向被自己罚跑的唐渊,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惊讶,接着便被粗狂的笑容所代替:这小子不错!

     一个老师能教出一个好弟子就算是一名成功的好老师了,军人也是,总有好兵的!

     唐渊没有记自己究竟跑了多少圈,跑步是件轻松的事,若用圈数来算,那就变味了。

     好在旁边有人提醒了他:“兄弟,加油!只有最后一圈了,要加油啊!”

     到了吃饭的时间,方阵已经散了,新生们被教官解散了,可是大家却没有立即离去,因为,他们还有一个同伴留在cāo场上。

     只剩最后一圈了?看到同学还有教官看过来的眼神,唐渊脸sè一变,额头上挤了一些汗出来,用手在身体的某个部位刺激了几下,很好,脸sè开始苍白了。他必须要装出体力不支的样子来,不然像刚才那样悠哉悠哉的样子,未免有些惊世骇俗了些。

     要知道他今天训练的强度是一个饱受训练的老特种兵才能完成的,普通的军人都无法完成这样的训练强度。

     “兄弟,十圈!你成功了!”

     “兄弟,你没事吧?你的脸苍白的厉害。”有同学凑过来关心的问道。

     “咳咳,没事。”唐渊咳嗽了几声,努力扯出一个笑脸。

     “对不起,请让一让,请让一让,谢谢!”人群被扒开了,一张犹挂着泪痕的俏脸凑了过来:“雷大哥,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唐渊抬起头看了一眼,是刘胡兰。自己刚来清海大学的时候,帮忙救的那个人。此刻她的眼圈有些发红,像是哭过一般。泪水划过的痕迹还留在俏脸上,看着唐渊的时候眼睛里尽是关切。

     唐渊对着她微笑:“我没事!”可是脸sè却依旧苍白,嘴唇也干裂的厉害。汗水像水一般从他的额头流淌而下。

     “雷大哥,你都这个样子了,怎么会没事?你可别吓我!啊——”刘胡兰着急的快哭了,见唐渊的身体直直的倒了下来,惊叫一声,赶忙伸出怀抱接住了他。

     结果承受不住唐渊的重量,两人的身体一起失去了平衡。

     刘胡兰用力抱住了他,身体被摔得差点窒息过去,全身酸痛的厉害,却终究没舍得推开唐渊。

     唐渊躺在刘胡兰的怀里,柔柔的,软软的,像是母亲的怀抱。

     他睡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