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抵京
    傅瑜立刻转身朝着大书房疾步而去,很快就将赵安和甩在后头。

     见傅瑜步履匆匆,面色焦急,赵安和想着,大概与那‘净白’有关吧,毕竟公子听到这两个字,表情立刻就变了。

     傅瑜焦急的原因很简单。

     净白。

     苏澈白,小字净白。

     来信的是老五苏澈白,虽然不知苏澈白来信有何要事,但她也知道,苏澈白年纪虽小却风趣幽默,学识渊博,绝非普通人家出身的孩子,既修书与她,便不是小事。

     第一个拆开了苏澈白的来信,看完信之后,傅瑜忍不住失笑,看来最近日子过得太精彩,竟有些草木皆兵了。

     苏澈白来信只是报平安,他已经安全回到家里,并且重新稳固了自己的地位。

     虽然不知道苏澈白家族是个什么情况,但想也知道,一下子就失踪一年,多少是有些影响的。

     确定了苏澈白这里并没有出事,傅瑜便松了口气,才去拆太子和明王的来信。

     太子的来信主要是提到萧韫的伤势如何,至于拉拢她的话,一个字都没有提,一封信看完,傅瑜倒有些对这位传说中贤德的太子刮目相看了。

     似乎是她此前太过小心,也有些小人之心了。

     这位太子对萧韫这个表弟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出身皇家,还是出生就被册封太子的人,能有这份心,也是难得。

     不过一封信也瞧不出多少好歹来,人究竟如何,还得当面见过人再说。

     然后傅瑜又拆看了周呈谦的信,也是关心萧韫的伤势,不过更多的是提醒她,让她不要参与夺嫡之事。

     周呈谦确实是将她当弟弟看待的,竟对她比对那位太子还要关心几分。

     她可是知道,周呈谦是太子一系的人,若他有心,完全可以劝她帮助太子,太子现在虽然地位稳固,可有端王和齐王虎视眈眈,太子想顺利登基,那两个一定是要先打压下去的,否则将来必有祸事。

     对周呈谦的好意,傅瑜心领了,若是没去江宁之前,傅瑜可能真的不会干涉夺嫡,但现在她想炼心,没有比夺嫡更锻炼人的地方了,纵使有危险,傅瑜也有自信全身而退。

     将信焚毁,傅瑜去客院看望萧韫。

     刚进客院的门,便见到一袭青袍的萧韫躺在院内的摇椅上,摇椅是从屋子里搬出来的。

     仰头看了看天色,今天阳光正好,出来晒太阳也是情理之中。

     萧韫听到动静看过来,笑着道,“方才便听到府里动静不小,猜是你回府了,果真不出我所料。”

     “事后诸葛?”傅瑜冷嘲道,听到府里动静才确定她回来,可不是事后诸葛吗?

     没在意傅瑜的冷嘲,他道,“我听闻你去了一趟江宁,是去解决安武侯府那位云姑娘的麻烦?”

     “没想到身在傅府,你消息还挺灵通的。”傅瑜眯眼笑,。

     萧韫也笑,“这不是你根本没阻止他们给我透露消息么?可见没拿我当外人。”

     “你的脸皮一向如此之厚?”

     萧韫终于被噎住,从未有人这么直白的对他说这话,不过他也从未如此死皮赖脸的呆在人家府里。

     面色讪讪,萧韫不吭气儿了。

     终于噎住了萧韫,傅瑜心里也舒畅了。

     “我看你伤势好的差不多了,该回京了吧?”

     萧韫不紧不慢的道,“我这伤势还需要休养一段时日,傅公子该不会将我这伤者赶走吧?”

     “哦?果真?”傅瑜面无表情的看着萧韫。

     萧韫面不改色的点头。

     傅瑜勾唇,兴味的道,“既如此,那我便先进京,你且留在府中养伤没关系,本公子府里什么都不缺,确实是个休养的好地方。”

     “……”萧韫再不明白是被傅瑜给耍了,那就是真蠢了。

     抿抿唇,萧韫面带尴尬的道,“其实我还是可以跟你一起进京的。”

     “那可不行,萧公子可是士族萧氏的嫡枝公子,若在我这里有个什么好歹,我可赔不起。”傅瑜笑道。

     萧韫清了清嗓子,道,“傅公子,我们就不需要再拐弯抹角了吧?我若没猜错,你该是没打算进京的,怎的又改了主意?”

     见萧韫不装了,傅瑜知道他是在转移话题,却没拆穿,装作不知的道,“萧公子这话我就不明白了,京都乃国之首都,谁不对京都趋之若鹭?本公子自然也是如此。”

     见傅瑜不告诉他真正原因,萧韫也没有不高兴,他心知傅瑜虽然与他结盟,但还没有跟他交心。

     “既如此,傅公子打算何时进京?”

     “过两日便起程。”傅瑜道。

     又闲谈了两句,傅瑜起身离开客院,命人叫来赵安和。

     “赵老,帝京可有傅家的宅子?”

     赵安和闻言一惊,“自然是有的,公子打算进京?”

     “我有感自己心境出了问题,需要炼心,帝京势力混杂,对我有几分好处,便是麻烦,我也能全身而退,赵老不必忧心。”傅瑜宽慰道。

     原本赵安和确实不放心,不过听傅瑜这么说,立时便放松了些许。

     “既如此,老奴立刻命人进京将宅子清理出来。”顿了顿,又道,“江南这边,留谁镇守?”

     “我看赵老的二子赵秉阳是个人才,不如就留在江南吧。”顿了顿,“文赋还要留在翰墨书院读书,秉阳是文赋的嫡亲二叔,总不会亏待他。”

     赵安和见傅瑜如此为他长孙考虑,很是感动,“让公子费心了。”

     “赵老何须如此客气?你们尽心尽力,我自然也不能坐视不理,行了,下去安排吧,旁的我便不去吩咐你了,相信赵老自己能安排好。”

     赵安和心情舒畅的去了。

     过了两日,赵安和便收拾好了行囊,第三日便起程进京。

     苏州离帝京不远不近,走水路一月便能帝京,比陆路要快许多,一路上便乘船赶路。

     直到九月初七才抵达京城,刚下船,萧府的总管便来迎萧韫回府,回了帝都,萧韫便没了理由赖在傅瑜府上,他倒是没有胡搅蛮缠,很有风度的在码头向傅瑜道谢,语带感激,让围观的人好好过了把看戏的瘾。

     傅瑜看着萧韫离开的背影,面上不显,心中又气又怒。

     ——这混蛋,竟敢算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