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分别
    休息了好一会儿,傅瑜捧着六枚精致小巧的青色令牌,上面刻着青云二字,傅瑜长舒出一口气。

     现在只要找到姜明远他们,让他们将自己的血滴在青云令上,就可以出去了。

     之前耗尽了一身灵力,休息了一会儿也只是恢复了一成,不过离开这里是没问题了。

     傅瑜先去偏殿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了身衣裳,然后离开青云境。

     走出自己的屋子,傅瑜仰头看了看悬在空中的烈日,因为修炼了仙家功法,所以傅瑜完全感觉不到热。

     “公子,您出来了?”傅瑜正出神,耳边传来一个女子柔婉的声音。

     傅瑜看去,是赵安和留下来的两个丫头,这两人都有武艺在身,虽然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可实力却不弱,江湖上有先天武者、后天武者的说法,可江湖上的先天武者都不过一手之数,但赵安和留下的这两丫头,妥妥的实力在先天武者之列。

     不过傅瑜的实力早就超脱了先天,她现在算是修炼者,而不是什么武者。

     “梅儿,姜大哥他们在何处?”这一年傅瑜深居简出,因为需要在青云境内修炼学习,所以几乎足不出户,跟姜明远等人交流也甚少,不过少归少,姜明远等人也是正人君子,倒也不因为被困而怨傅瑜。

     赵梅知道傅瑜仙长的身份,恭恭敬敬额首道,“姜公子他们每日这个时辰都会在书房看书,公子找他们,不妨去前院书房。”

     傅瑜因长期在青云境修行,对这青云庄的格局不甚了解,压下心底的尴尬,对赵梅道,“带我过去。”

     姜明远六人在书房里高谈论阔,争执得耳红脖子粗,好不热闹。

     傅瑜刚刚踏进书房的院子,便听到里面的争执,屏息听了听,却原来不是吵架,而是在争执一本书里的一段话。

     “各位兄长姐姐还真是玩的开心啊。”傅瑜踏进门,笑吟吟的道。

     书房突然寂静下来,六人均看着傅瑜怔怔出神。

     傅瑜相貌本就清丽,在修炼了青云诀这门功法后,气质更是脱俗,一身月白色缎袍穿在身上,逆光站在门口,颇有种神仙下凡的韵味。

     傅瑜干咳几声,将走神的几人拉回来。

     姜明远回过神笑道,“小瑜真是稀客,久不见你出门,今日怎的舍得出门了?”

     这一年来,傅瑜足不出户,他们只当傅瑜在内疚自己能出门,而他们不能出门,惩罚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们也不知如何开解傅瑜,只能每日做好了饭菜送去傅瑜房里。

     至于傅瑜身边那两个丫头,是一次傅瑜晚上出青云庄救回来的,说是救回来的,但会武功的魏霄立刻发现这两个丫头会武功,本想拆穿,但见这俩丫头对傅瑜恭恭敬敬,心里便存了疑影,后来几人暗地里商议,觉得傅瑜身上的神秘光圈越发闪亮,傅瑜不说,他们便也不问,相得益彰。

     所以,傅瑜这个死宅突然出现,还真不怪他们惊讶。

     傅瑜送怀里掏出六枚令牌递给他们,道,“把你们的血滴在这令牌上。”

     姜明远六人面面相觑,看着手中镌刻着青云二字的令牌,想到这山庄也是名青云,心思一动,想到了什么,呼吸顿时有些急促起来。

     傅瑜笑了笑,在众人炙热的目光下说道,“把你们的血滴在令牌上,就能离开这山庄了。”

     听了傅瑜这话,姜明远等人也不是傻子,想到傅瑜这一年来足不出户,估计就跟着令牌有关。

     原来傅瑜不是内疚,而是在想法子帮他们离开青云庄。

     一股暖流席卷心田,他们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只能闷声咬破手指将血滴在令牌上,表示对傅瑜的信任。

     只见他们的血滴在青云令上,立刻就被青云令吸收了个干净,还没等几人露出惊讶的表情,青云令就化作了流光各自射入了他们的眉心,只见他们几人眉心有个指甲大小的青色的浮云标记,一明一暗,三个回合后便彻底消失。

     姜明远等人被震惊,本想细问傅瑜从哪儿找来的,但到了嘴边话又咽了下去。

     魏霄看着傅瑜,道,“难为你了。”一个人扛着压力找办法帮他们出去,也不知道这小子耗费了多少精力才弄到这几枚神奇的令牌。

     傅瑜笑着摇头,“这有什么为难的,我知道你们身世非同寻常,不能在青云庄久留,你们也不必问我这令牌从何而来,只需要知道,我把你们都当性命可托的挚友。我们虽然相识不过一年,但好歹是过命的交情,今后离开了青云庄,若分隔各地,也请诸位不要忘了我这个朋友便是。”

     姜明远等人闻得此言,一时哑然,尤其魏霄眸光明明灭灭,似乎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好了,我送你们离开山庄吧。”傅瑜率先道。

     她知道这几人急着离开,但却不好意思开口,只能自己打破静谧。

     傅瑜之前的话,这些人都没有回应,但他们心中却做了决定。

     他们七个人当中,傅瑜是年纪最小的,但这近半年来,他们却几乎都是吃傅瑜的用傅瑜的住傅瑜的,还要让傅瑜费尽心思的想办法帮他们脱困。

     他们心中不是不感动,可就像傅瑜说的那样,他们是过命的交情,矫情的话也不必多说,各自心中有谱就行了。

     几人走出青云庄的大门,果然没有受到无形力量的阻拦,心中更是对这山庄充满了好奇。

     青云庄门口有一条青石阶梯,直通山下。

     傅瑜道,“你们从这条路一直走,就能离开这座山,离此处最近的城骑马也需要两三日,走路太慢,在这山下有个马棚,是我一个家仆建的,负责人是赵峰,你们只需要说青云二字,他们就会把马牵给你们,你们即刻下山吧。”

     听得傅瑜此言,他们如何不明白傅瑜早就为了他们能离开这里,在暗中做了很多努力。

     一行人对视一眼,姜明远道,“此去不知何时能再相见,姜明远多谢小弟一番心意。”多的话,姜明远也不知从何说起,只能一句话道尽千言万语。

     魏霄表情严肃的对傅瑜拱手,“小瑜,我还有要事在身,你真的帮了我的大忙,恩不言谢,将来你若到了京城,哥哥我扫榻相迎。”魏霄虽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世,但显然身份不简单。

     来自京城啊。

     其余人也纷纷对傅瑜道别,然后跟着赵兰下山。

     赵兰就是傅瑜身边除了赵梅外另一个丫头。